就算后来盛七爷回来了,盛家复爵,盛思颜摇身一变,成了盛国公府的嫡长女,牛小叶这股最初的印象却还是扭转不过来。

这也是为什么,她一直对盛思颜比对别的贵女要轻慢一些的原因。

因为最初对盛思颜是一个小小贫女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

她没有把盛思颜和盛国公府放在眼里,但是却不能不把别的世家高门放在眼里。

现在连皇后娘家和太后娘家都青睐王毅兴,她就有些招架不住了。

牛小叶坐在柳絮亭里,垂头想着心事。

一阵风吹了过来,将岸边的柳树吹得哗哗作响。

翠止在房里等了半天,没有等到翠行回来,实在不放心,吩咐几个丫鬟婆子在屋里等着,自己去柳絮亭寻人。

结果她没有看见翠行,只看见牛小叶若有所思地靠着栏杆站着。

翠止拎着裙子走上去,行了行礼,问道:“牛大姑娘,请问您看见翠行姐姐了吗?”

牛小叶看了她一眼,笑道:“翠行姐姐有要紧的事出去了。”说着,上下打量了翠止一眼。

翠止收起笑容,也打量牛小叶一眼,屈膝行了一礼,走上前去收拾小石桌上的茶杯和碟子。

牛小叶心里一动,走过去抢着道:“我来吧,我来收拾。”一边说,一边从翠止手里企图抢过来茶杯。

翠止很不耐烦,也不转身,用肩膀将牛小叶挤了一下。道:“不敢当。这是奴婢做的事。牛大姑娘是顶点小说人……”

她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啊”的一声尖叫!

翠止霍然转身。却看见牛小叶踉踉跄跄正往后急退。

她身后就是栏杆和池塘了!

翠止忙扑上去要抓住她的手。

可是牛小叶却大叫着“不要推我!”、”不要推我!”,一下子扑通一声,从柳絮亭摔到亭子下面的池塘里!

翠止一下子吓傻了,在亭子上呆立一瞬,才大叫“来人!救命啊!牛大姑娘掉水里了!”

随着她的呼叫,从四面八方跑来一些丫鬟婆子。

有会水的丫鬟婆子立即跳入池子,将牛小叶捞了起来。

很快外院的牛大朋也得到消息,说他妹妹在内院不慎落水了。

牛大朋马上道:“毅兴。我先进去看看我妹妹。”

王毅兴皱了皱眉头,道:“我跟你一起去。”

好好的日子,居然有人在他内院落水,还是顶点小说人!——这内院的下人,是要敲打敲打了……

两人回到内院,看见牛小叶已经被救上来了,送到内院的仙顶点小说居里躺着。

牛大朋看见牛小叶气息奄奄,满脸雪白的样子,惊叫一声扑过去,拉着牛小叶的手问道:“小叶。小叶,你怎样了?”又转身对王毅兴道:“毅兴。请帮我们请个郎中过来,我有些胆心小叶。她前些年受过重伤……”

王毅兴想到那一年雪灾,牛家的粥棚突然倒塌的事,点点头道:“我这就派人去请。”

他快步走出来,却听见又有管事来报,说盛国公府来送礼了。

王毅兴想到盛家正是最擅长岐黄之术,忙道:“拿我的帖子,去盛家的药堂请个郎中过来。”

管事又道:“是盛家大姑娘带着丫鬟婆子过来的。”

听说是盛思颜来了,王毅兴大喜,一撂袍子,居然转身就亲自迎接她去了。

“公子出去了?”

翠行匆匆忙忙赶过来,问一脸惶恐的翠止。

翠止颤声道:“出去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翠行往屋里探头看了一眼。

“我也不晓得。就是……就是……我不小心碰了她一下,她就栽到池子里去了……”翠止都快哭了。她可是知道公子虽然是个性子温和的人,但是手段并不“温和”。

翠行叹息,知道翠止应该是着了牛小叶的道儿,只是轻轻拍了拍翠止的肩膀,也没有说“我早提醒过你”这种话。

王毅兴匆匆忙忙来到二门上,就见一个婆子已经领着盛思颜一行人进来了。

盛思颜是第一次来王毅兴这里,不过并没有东张西望到处看。

对于她来说,来这里主要是亲口对王毅兴说一声“恭喜”。

这是他们十天前说好的。

“思颜,你来了!”王毅兴笑着走过去。

盛思颜跨过门槛,笑着对他福了一福,“王二哥,恭喜连中二元!”

“同喜同喜!”王毅兴高兴得笑了起来。

他从来都是温文尔雅,连笑都是浅浅的笑意。

这一次却难得放声大笑。

盛思颜莞尔,暗道同喜什么同喜?明明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同喜不敢当,我们跟着沾点喜气。”盛思颜又福了一福,便想告辞离去,“我家的大礼,和我的小礼都送上了,王二哥这里忙,我们就暂不打扰了。”

“这就要走?”王毅兴有些依依不舍,想了想,道:“牛小叶在这里。你不去见见她?”

盛思颜挑了挑眉,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原来她来了。早知道我就不来了。”

“那有什么关系?她来得,难得你来不得?——真是孩子话。”王毅兴温言道,马上又皱紧眉头,“她刚刚掉到池子里,现下还人事不省呢。”

“啊?要紧吗?”盛思颜一时没忍住,“请郎中了吗?”

“去你们盛家的药堂去请了,还不晓得什么时候来人呢。”王毅兴说道,又让盛思颜,“别马上就走,过来吃杯茶吧。”

盛思颜想了想,“带我去看看牛大姑娘吧。我刚好懂一点医术,看看能不能在郎中来之前。帮点儿忙?”

王毅兴心里一喜。忙道:“是了。我怎么忘了。你从小跟着你娘学医呢!——来来来,跟我来。”说着,带盛思颜去仙顶点小说居。

在仙顶点小说居门外看见两个容颜秀丽的大丫鬟,看上去年纪不小了。

王毅兴随口道:“这是翠行和翠止,我的两个丫鬟。”又对翠行和翠止道:“这是盛家大姑娘。”

翠行和翠止一怔。盛家大姑娘不是矮矮胖胖的吗?怎地变得如此美貌了?

两人面上不露分毫,屈膝给盛思颜行礼,“见过盛大姑娘。”

盛思颜笑着点点头,“两位姐姐好。”

“不敢不敢。”翠行和翠止忙道。

王毅兴道:“我带思颜来看看牛大姑娘。”说着。已经亲自帮她打开帘子,让盛思颜先进去。

翠行和翠止对视一眼,也跟在后头进去。

王毅兴在外间想起来,问翠行和翠止:“好好的,牛大姑娘怎会落水?在我的内院里怎会发生这样的事?!”

翠止面色一白,缓缓地给王毅兴跪了下来,垂头不语。

当时的情形,已经有人在远处看到,说与管事停了,管事又说与王毅兴听。

听起来。就是翠止将牛小叶“撞”到池子里。

当时亭子里除了翠止和牛小叶,也没有旁人。

就连她自己都有些糊里糊涂。搞不懂到底是自己那一撞太厉害了,还是别的原因,自然不知道该如何为自己声辩。

翠行当时不在场,不知该如何说,只得道:“公子,翠止不是没分寸的人。也许,这其中有误会……”

“误会,什么误会?既然这样,如果牛大姑娘没事还好说,如果有事,你就等着吧……”王毅兴淡淡说道,拂袖进屋里去了。

屋里伺候的丫鬟婆子,还有盛思颜、牛小叶和牛大朋都听到了王毅兴的话。

牛小叶虽然闭着眼睛,心里却是暗暗窃喜,如同吃了蜜一样甜。

牛大朋也暗暗点头,觉得王毅兴确实够意思,没有连中二元就看不起他们了。

盛思颜来到里屋,看见躺在榻上的牛小叶,还有在榻边坐着的牛大朋,微笑着道:“牛大公子有礼。”

牛大朋抬眼看见是盛思颜,忙站起来道:“盛大姑娘。”

盛思颜颔首示意,留神看了看牛小叶的面色,还有她微微颤动的睫毛,心里有了底。

微微笑了笑,便对牛大朋道:“我来看看牛大姑娘。听说她刚才落水了,也不知道严不严重。你们知道的,落水这件事,实在是可大可小,不赶紧医治可是要落下大症候的。”

“……不会吧?只是落水而已,大概受了点凉,又受了惊吓……”牛大朋迟疑着说道,飞快地睃了牛小叶一眼。

如果真的落下大症候,可别想找什么像样的婆家了。

大夏女子“五不娶”中,就有“恶疾”一项不能娶。

牛小叶本来雪白的面颊,开始有些泛红了,像是愤怒,又像是紧张。

盛思颜唇角的微笑更浓。

她看了一眼牛小叶,又道:“如果不及时医治,落水的女子有可能因为在水底窒息过久,变得痴呆、迟钝……”

“胡说八道!”牛小叶再也听不下去了,一翻身从榻上坐起来,看着盛思颜不满地道:“你又不是郎中?做什么装神弄鬼?!”

盛思颜挑了挑眉,含笑道:“原来牛大姑娘没事。这我就放心了。不然的话,翠止姐姐可是要背这个黑锅了……”轻描淡写地又帮翠止说了好话。

外屋里跪着的翠止和翠行霎时间对盛思颜充满好感。

这话一出,牛小叶脸色又变得雪白,因为她看得清清楚楚,王毅兴的脸色一下子从关切变得淡漠!

※※※

为enigmayanxi盟主大人八月份打赏的第四块和氏璧加更送到。晚上粉红60加更。再求保底粉红票和推荐票。到粉红100明天依然三更。各位亲真猛。~~o(≧v≦)o~~

。(未完待续。。)

ps:为enigmayanxi盟主大人八月份打赏的第四块和氏璧加更送到。再求保底粉红票和推荐票。|o^_^o|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