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思颜嫣然一笑,“我跟郑国公府的玉儿姐姐很熟悉,如果到时候需要去找郑国公,可以让玉儿姐姐帮着传个话。”

居然把后路都想好了!

王毅兴心里立刻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这是头一次,有人不计回报地为他打算,而不是他为别人打算……

家里人对他殷殷期盼,但是又总担心他会不堪重任。二皇子不断地给他机会,但是也一直在考验他,他必须向二皇子一步步证明自己有得到这些机会的能力。

从来没有人,会这样毫无保留地相信他,信任他的能力。

不需要考较,更不需要权衡。

王毅兴觉得自己的眼角有些湿润,他忙抬头,看了看天边的月色,轻声道:“还有十天就放榜了,到时候自然见分晓。”

盛思颜禁不住露出像小时候一样的甜甜笑容,道:“如果王二哥上榜了,我给王二哥送一份小小的礼物。”

王毅兴莞尔,“小小的礼物?难道不是一份大礼?”

周围人都说等他考中了,要给他送一份大礼。

盛思颜噤了噤小鼻子,“大礼当然是我爹娘送的。我人小力微,只能备一份小小的礼物。不过,”她郑重说道,“我保证,这份小小的礼物,是我亲手做的,不会假他人之手。”

王毅兴笑了笑,终于忍不住,还是揉了揉她的发髻,“不用那么麻烦。你就什么都不送,陪我说说话就是大礼了。”

“哈。那我可是占王二哥便宜了!”盛思颜拊掌而笑。在月光下笑靥如花。

……

十天之后。省试放榜了。

王氏一大早就打发人去看贡院外头看榜。

没到中午,就听见那看榜的人上气不接下气地回来道:“夫人,王公子……王公子高中省试第一名!”

州试上榜的是举人,第一名叫解元。省试上榜的称贡士,第一名叫会元。

结果王毅兴不仅考中了贡士,而且是贡士中的第一名!

这已经是连中二元了!

王氏惊喜地站了起来,“你真的看清楚了?”

“看得清清楚楚。而且就在刚才,报喜的衙差已经去王家的宅子讨喜钱去了!”那下人跑得气喘吁吁。显见得是急急忙忙赶回来的。

王氏双手和什,嘴里喃喃祝祷几句,又道:“快去把咱们准备的礼物送过去。”

那下人应了,出去给外院的管事传话。

车水胡同的牛家宅院里,也是一片沸腾。

上上下下都在说着王公子高中贡试第一名的事儿。

“哎哎呀,这可是连中二元!不知道会不会连中三元!”

如果下一步殿试中了状元,就是连中三元了。

牛小叶听了,就跟自己连中三元一样,眼角一挑,甩着帕子就去找她大哥牛大朋。

“大哥。咱们去王大哥家吧!沾沾喜气也好!”牛小叶笑着说道。

牛大朋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子,“就你机灵!知道大哥这就要去了。——一起走吧。”

“啊?现在就走?!”牛小叶慌慌张张地摸摸脑袋。又掸了掸裙子,“我还没好生梳洗,连裙子都是昨儿穿的那一身!”

“没事的。又不是外人,打扮做什么?毅兴兄不在乎这些的。”牛大朋笑着说道,拉了牛小叶就走。

牛小叶虽然想回去再打扮打扮,但是她最想的还是赶快见到王毅兴,对他说一声“恭喜!”

来到王家门口,果然看见门口密密麻麻停着各色轿子、车马,甚至还有很多人站在门口,拿着名帖翘首以待。

有荐人的,也有被人荐来的,都在这里等机会。

牛大朋他们根本就挤不进去。

牛小叶看着这幅情形,不由咋舌道:“乖乖,怎地来了这么多人?”

“王兄的情况不一般啊。连中二元,是个人就要过来套交情的。进六部是妥妥的。”牛大朋不无艳羡地说道。

他当年放弃了科举,转而经商,虽然也做出些许成就,但是和王毅兴这样寒窗苦读,一举飞上枝头还是不一样的。

最起码,王毅兴以后有的社会地位,是牛大朋挣再多银子都赶不上的。

牛大朋第一次慎重考虑要将妹妹嫁给王毅兴的事儿。

他摸了摸下颌,深思道:“还是从后门进去吧。”说着,领着牛小叶转到王毅兴宅子的后头。

牛大朋是来惯了的,王家宅子的下人都认识他。

见他带着重礼而来,看后门的门子忙让他进去了。

牛大朋带着牛小叶一路穿花拂柳,从后院的林荫小道上往二门上去,准备从那里去外院见王毅兴,跟一般人进来的路线正好相反。

牛小叶见王毅兴内院的女子不多,而且都是年岁偏大的,忍不住悄悄问道:“……王大哥身边可有伺候的人?”

牛大朋知道她问的是什么人,摇摇头,“毅兴兄特别洁身自好,至今没有房里人。”

就连牛大朋还有两个通房呢,王毅兴居然连个通房都没有。

牛小叶一颗心更加火热。

“……大哥,你……你一个人去吧,我就在这里候着。”牛小叶越想越害羞,不敢去前面看王毅兴去了。

牛大朋想了想,道:“前面人多口杂,你去了反倒不好。你就在这里候着,我去去就来。”

牛小叶点点头,又道:“可是这里人来人往,我一个人都不认识,有些害怕。”

牛大朋就叫了个婆子过来,道:“这是我妹妹,以前来过一次的。劳烦您带她去那边的柳絮亭候着,我等下就把毅兴兄叫过来。”

那婆子认识牛大朋。也认识牛小叶。就带着牛小叶往柳絮亭去了。

柳絮亭旁边是个小小的圆形池塘。池边载满柳树。

一到春天,这里就柳絮翻飞,因此得名柳絮亭。

牛小叶来到柳絮亭候着。

那婆子又去给王毅兴的大丫鬟翠止报信,让她给牛小叶送杯茶过来。

翠止和王毅兴的另一个大丫鬟翠行正在给王毅兴打点后日就要去殿试的行囊。

听那婆子说了,翠止有些不高兴,但是也没有多说,点头应了,命小丫鬟砌了茶。拿了两样点心装在食盒里。

等那婆子走了,翠止对翠行低声道:“呸!不知从哪里来的破落户,回回要与众不同……”

翠行是个厚道人,闻言笑了笑,道:“好了,快送去吧。别给公子惹麻烦。”

“哼,明明是那牛家求着我们公子才跟二皇子搭上线,现如今还想跟公子平起平坐!咱们公子可是连中二元了,是他们能攀比的吗?”翠止是个烈性子,而且从小就是从太后那里出去。专门去江南照顾二皇子的,自然比一般的下人要多几分气势。

二皇子将太后当年给他的下人送与王毅兴使唤。既是器重他,也是有考较他的意思。

王毅兴倒是不知不觉地将这些下人都收拢了,成了自己的心腹下人。

二皇子使唤的人多,也不在乎这些人。

王毅兴既然有本事将太后那边送的人都笼络好了,以后进朝堂做官,跟别的人交际应酬应该也不在话下。

因此二皇子对他越发倚重。

翠行好脾气地道:“要不,我送去吧。你看你这幅嘴脸,让那牛大姑娘晓得了,还不知道要闹什么事呢。”

翠止咬了咬唇,迟疑着道:“……她有这么厉害?”

“你不要小看她。”翠行又笑了笑,她平日里虽然不言不语,但是看人的眼光非常准,“你要信了她是大大咧咧没心机没成算的,你也成了盛国公府的那位大姑娘了。”

翠止想了想,失笑道:“我听姐姐的。那姐姐帮我送去吧。”

翠行点点头,“你把剩下的东西收拢,我去去就来。”说着,拎着茶盒,命小丫鬟拎着食盒,跟她一起去柳絮亭。

牛小叶扶着柳絮亭的栏杆站在那里,看着池水出神。

“牛大姑娘。”翠行笑着打招呼。

牛小叶像是吓了一跳,转身回来看见翠行走上台阶,立刻推上笑容,欣喜地道:“翠行姐姐,怎么是你亲自来了?我真不敢当!”

对着翠行“姐姐”长、“姐姐”短,十分顶点小说气。

翠行笑道:“奴婢才不敢当。奴婢只是下人,当不得牛大姑娘叫‘姐姐’。”说着,将那茶盒和食盒放在柳絮亭里的小石桌上,打开盖子,取出里面的茶壶、茶杯,和装点心的碟子。

“牛大姑娘慢用。”翠行放好吃喝的东西,福了一福就要走,竟是一句多话都没有。

牛小叶不让她走,拉着她说话,可是不管说什么,翠行都是好脾气地笑着,不说好,也不说不好。

直到一个小丫鬟跑过来,对翠行招手道:“翠行姐姐,外院管事代话进来,说又有几家要请公子赴宴,连皇后娘家和太后娘家都下了帖子了!”

翠行吃了一惊,转头对牛小叶行礼道:“牛大姑娘,奴婢有要事,您自便吧。”一边说,一边跟那小丫鬟走了。

牛小叶眯着眼睛看着她们远去的背影,心里有些慌乱。

她本以为,王毅兴跟她是一个牌面的人。就连盛国公府先前对王毅兴的青睐,她都没有放在眼里。

因在她心里,一直认为自己跟盛思颜是一样的人。当年她们一起在王家村的想容女学做同窗,盛思颜家比她家穷多了,远远不如他们牛家。

※※※※※※※※

这是第一更。大家够厉害,昨天就粉红60了。今天肯定三更。嗯,今天粉红到了90,明天继续三更。所以,再一次求大家的保底粉红票,还有免费的推荐票。|o^_^o|

。(未完待续。。)

ps:感谢nono1977昨天打赏的香囊。感谢各位亲昨天打赏的平安符。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