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女子穿着宝蓝色缠枝菊花纹织锦缎上衫,系着月白色裙子,头梳双丫髻,丫髻上还各插着一支米粒大的珍珠镶的珠花,乍一看去,就像是盛思颜以前最喜好的打扮。

王毅兴的心漏跳了一拍,但是待看清楚那人的样貌,他又沉着下来,淡笑着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那人正是牛小叶。

她对着王毅兴福了一福,笑道:“恭喜王大哥春闱高中!”

“还没放榜呢,说这些为时过早。”王毅兴笑着说道,转头看向牛大朋,“我在里面待了九天,身上臭烘烘的,要先回去洗个澡。”

“不如去我家洗吧,给你备好了酒席呢。”牛大朋拉着王毅兴的手就往他们家的马车走过去。

王毅兴当然不肯,挣脱牛大朋的手,道:“不行,怎么能这样去你们家呢?太失礼了。我还是先回家去。”

牛大朋苦劝不止,王毅兴还是不肯。

没法子,牛大朋只好道:“那我们跟你一起去你家,等你收拾好了,再去我家吃饭。”

王毅兴笑着点点头,跟他们一起回了他在京城的宅子。

牛大朋是经常来王毅兴的宅子的,跟回自己家一样。

牛小叶却是头一次来这里。

她忍不住东张西望地看了一圈,对牛大朋低声道:“哥,这里的宅子比咱们家的还大,可是只有王大哥一个人住。咱们为什么不在这附近买宅子啊?”

牛大朋苦笑道:“这个地段,有银子都没处买去。”

“什么意思?”牛小叶皱紧眉头。

“这里住的都是世家大族。你没看旁边不远的地方就是盛国公府吗?”牛大朋提醒牛小叶。

京城里面,地价最昂贵。而且需要一定的门路才能住进去的地段。就是在四大家族国公府所在的四个街区。

盛国公府这附近的地儿还不是最贵的。

最贵的是神将府周家那附近的街区。

但是以牛家的地位和身家。连郑国公府那边的街区都住不进去,更别说盛国公府这边了。

“……可是,王大哥还不是官身呢。”牛小叶咬了咬下唇,不甘心地道,“他能住,我们为什么不能住?”

“这宅子是他姐夫给他买的。你有二皇子做姐夫的话,就算住到神将府旁边都行。”牛大朋打着哈哈道。

没想到牛小叶梗了梗脖子,斜抬着下巴坚定地道:“大哥。你帮帮我,二皇子也能做我的姐夫……”

牛大朋皱了皱眉头,道:“你可没有姐姐,如何让二皇子做你的姐夫?再说。纵然你有姐姐,也是不可能的。咱们家怎么可能配得上?”

牛小叶横了牛大朋一眼,“大哥,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可不是说要嫁一个牛家女子去二皇子府。我是说……”她朝王毅兴府邸的中堂那边努了努嘴,“如果能嫁到这里,不也是能叫二皇子‘姐夫’?”

牛大朋这才明白牛小叶的意思,嘿嘿笑了两声。连声道:“慢慢来,慢慢来。你别急。”

牛小叶转嗔为喜,跟牛大朋仔细打量起王毅兴的这所宅子。

王毅兴把这兄妹俩引到花厅之后,就回去自己的屋子洗漱去了。

洗漱完毕,他的管事又来回报。

“二爷,这里有十几份请帖,都是请二爷春闱之后,去他们家赴宴的。”

王毅兴翻了翻,看见最底下那份居然是盛国公府送来的,忙道:“这个留着。别的退回,顺便回一份帖子,就说多谢他们的美意,我刚考完回来,累得很,就不去一一拜访了。”

管事便明白王毅兴要去盛家赴宴,忙道:“小的这就去盛家回话。”又问王毅兴,“二爷去了盛家,那家里的牛大爷和牛大姑娘怎么办?”

王毅兴一拍脑袋,笑道:“瞧我这记性,倒把他们给忘了。也罢,他们不是外人,我去跟牛大朋说说吧。”说着,又命管事准备好礼物,一边转身去了花厅。

牛大朋和牛小叶正在花厅里说着这宅子的情形,就见王毅兴换了身天青色长袍,腰系着宽沿白玉腰带,匆匆忙忙走了进来。

王毅兴一进来就拱手歉意地道:“不好意思了牛兄,刚才管事拿了请帖过来,人家早几天就请了我了,我得先去别人家赴宴。”

牛大朋哈哈笑道:“你果然是抢手的!我还道自己亲自去贡院门口接你,一定比别人抢了先,谁知道有人比我更急,居然头几天就下了帖子请你!”又问是谁。

王毅兴当牛大朋是知交好友,也不瞒他,道:“是盛国公府。”

牛小叶一听王毅兴不能去她家了,正是满脸失望,待听见是盛国公府,忙低下头,不想让王毅兴看见她脸上的神情。

牛大朋拍拍他的肩膀,道:“既然是盛国公府有请,你还是先去他们那里吧。”又道:“那说好了。明日一定去我家!”

“明日一定去!”王毅兴满口应承,命人送了牛大朋和牛小叶出去。

牛小叶一上车,就委屈地流下眼泪,趴在牛大朋肩上哭。

牛大朋莫名其妙,道:“你哭什么?就算毅兴今儿不来我们家,你也用不着哭吧?横竖明儿就来了,晚一天而已。你平日里是个心大的,如今怎么小气起来?”

牛小叶擦了擦眼泪,不满地道:“大哥,你胳膊肘往哪边拐?咱们的人,都被人截胡了,你还笑得出来!”

“截胡?!”牛大朋听得哈哈大笑,“毅兴知道了,肯定要气死了!”

“那就别跟他说!”牛小叶发急,捏着拳头敲打牛大朋。

“好了好了,我不说。不过你真没必要这样难过。”牛大朋笑着看了她一眼。便命车夫赶车回家。

一路上。牛小叶沉默下来。手里的帕子不知不觉间扭成了咸菜。

这边王毅兴送走牛家兄妹之后,便带了管事给他准备的礼物,往盛国公府去了。

王氏得到王毅兴管事的回话,便命厨房开始备菜,自己去找盛思颜,对她说:“你王二哥一会儿要来吃饭了,你换件衣裳再出来吧。”

盛思颜初次来红刚过去没多久,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许多。像是一夜之间长大了一样。

“王二哥真的要来?”她也有一丝惊喜。

本来以为请王二哥的人那么多,他未必能第一天就来他们家吃饭。

王氏却知道,不管有多少人请,只要不出火烧眉毛的事,王毅兴是一定会先来他们家的。

“娘还能骗你不成?他家的管事刚送了信过来,说很快就来了。”

盛思颜忙点头道:“那我去换衣裳。”

仓促间,她也没有着意打扮,只换了一件嫩黄色琵琶扣斜襟上衣,系着深紫色裙子,很提气色。

她刚刚来红过。虽然期间有专门的汤水补身,但是头一次。她还是有些气血两亏,脸上有些过份苍白。两颊上淡淡的樱花粉都看不见了。

因此她又往脸上拍了一点紫茉莉花粉,权当腮红了。

她带着木槿和豆蔻来到宴顶点小说的偏厅的时候,王毅兴已经坐着在跟盛七爷说话了。

“思颜,你来了。”盛七爷见盛思颜来了,暂时停下话头。

王毅兴抬眼一看,顿时觉得自己连呼吸都静止了一瞬。

那个小小胖胖眼盲的小姑娘,如今已经亭亭玉立,长成大姑娘了……

王毅兴站了起来,含笑道:“思颜,好久不见。”

算起来,他们也有两年多没有见过了。

盛思颜敛身行礼,“王二哥。”

“来,坐下,赶快上菜吧。”盛七爷热情地招呼着。

王氏带着小枸杞从门外走进来,笑着道:“菜来了。”又让小枸杞对王毅兴行礼。

小枸杞偏着头看了看王毅兴,脆生生叫了声“哥哥”!

王毅兴乐得哈哈大笑,抬手就把小枸杞抱起来,对王氏道:“盛夫人,这就是小思伯?”

“是的。我还没有多谢你送的冰玉石,着实舒坦,真是帮大忙了。”王氏谢过王毅兴当年送的冰玉石盆景。

王毅兴笑道:“能用上就行,您不用谢我。”这东西他是从二皇子那里磨来的。

二皇子听说是送给王氏,才允了他。

因王氏那一年在王家村救了二皇子一命。

说话间,几个人坐下吃饭,尽述别来之情。

吃完晚饭,王氏让盛思颜送王毅兴出去。

盛思颜笑着应了,和王毅兴一起往二门上去。

“王二哥,你考得怎样?”

“还行。希望能够考中进士。”天已经黑了,王毅兴看着天边的明月,叹了一口气。

“一定能考上。”盛思颜坚定地道,“王二哥这样聪明,一般人比不上的。”

“如果考不上呢?”王毅兴突然想逗逗盛思颜。

“如果考不上,一定是阅卷人瞎了眼,咱们去找郑国公,让他主持公道!”盛思颜握紧小拳头,睁大眼睛,很是认真地道。

月光下,她细长的凤眸映着月色,有一种天真的妖娆。

王毅兴背着手,静静地看着她,目光比月色还要温柔。

“嗯,你说考得上,我就一定能考上。如果考不上,咱们一起去郑国公府。”王毅兴温言说道。

※※※

粉红30加更送到。亲们还有保底粉红票吗?还有推荐票。

。(未完待续。。)

ps:再求粉红票和推荐票。明天粉红60的话,继续三更。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