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槿和豆蔻松了一口气,相视一笑,偷偷做个鬼脸,然后两个人分工合作。

木槿领着盛思颜去浴房,豆蔻留下来收拾床铺。

等盛思颜从浴房出来,早饭已经摆好在外面的桌上了。

早上她一般是喝一碗杂粮粥,吃两个鲜肉小笼包,再有一碗加了杏仁的羊奶,偶尔再吃个米酒荷包蛋。

早上这一顿,盛思颜一向不省,吃得比较多。

她吃早饭的空档,木槿已经去王氏的燕誉堂回报去了。

这也是府里头的规矩。

每天一早一晚,不仅盛思颜要去给王氏和盛七爷请安,就连她的丫鬟,也要每天两次去向王氏回报盛思颜的情况。

哪怕什么事情都没有,也要去说一声“大姑娘今儿安”,才算是了事。

这是她们这些贴身大丫鬟的职责。

每人每月二两银子可不是那么好拿的。

木槿来到王氏的寝阁,笑着问了好,然后说了盛思颜从昨儿睡下,到今早起床的情形。

昨天没有什么异常,就今天早上做了噩梦。

当然,盛思颜叫着“王二哥等等我”醒来的情形,木槿也都说与王氏听了。

王氏听得满脸是笑,掩袖道:“思颜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木槿跟着陪笑道:“大姑娘昨儿睡前在玩大阿福,许是记挂上了。”

王氏知道盛思颜屋里那一对大阿福是王毅兴送的,又想到昨儿他们晚饭的时候说起王毅兴春闱的事儿,遂点点头。道:“正是呢。王公子今儿就下场了。希望他能顺顺当当。考取功名。”

在大夏皇朝,如王毅兴这样的平民百姓子弟,唯一做官的途经,就是科举。

不像那些功勋世家,还有恩荫一说。

只不过恩荫的官儿都是挂个卯的,并不是重要的位置。

京城最重要的六部里面从小吏到堂官,都需要是进士出身,举人都不行。

四大家族的家主当然是例外。他们的位置。是世袭罔替的。

木槿从燕誉堂出去,回到卧梅轩,看见盛思颜已经吃完早饭,正坐在桌前喝漱口茶。

“大姑娘,夫人说您今儿不用去请安了。”木槿笑着说道。

盛思颜知道木槿去王氏那里回报自己的情况去了。

这是规矩,并不是木槿去偷偷打小报告给她上眼药。

盛思颜看向窗外的日头,也有些懒懒地,道:“我是有些累了。昨儿没睡好,我再去补一觉吧。”说着,起身往月洞门处走。

木槿讶异地看见盛思颜月白色薄绢百褶裙的后头沾了一块很显眼的血色痕迹。

“大姑娘!”木槿赶紧叫住她。托着盛思颜的胳膊就往屋里走。

“怎么了?”盛思颜不解,被木槿很快架到屋里。

木槿一阵风一样将她撮到浴房。关上浴房的门,低声对盛思颜道:“大姑娘,您……您是不是来红了?”

盛思颜“啊”了一声,张开的嘴久久合不拢……

原来是这样啊?

难怪她一直觉得身上坠坠的,一大早上就犯困!

木槿帮她将裙子脱了下来。

里面小衣上的血迹更加明显。

盛思颜有些不好意思,“木槿姐姐,你帮我拿……拿那个东西过来。”

木槿比盛思颜大几岁,早就来过红了,闻言忙道:“您放心。从去年夫人就把那些东西交给奴婢保管了,只等大姑娘来红了,就给大姑娘送来。”

盛思颜知道,这里的人都把女人来例假叫“来红”。

娘亲真是想得周到……

盛思颜默默地想着,在浴房里换下弄脏的中衣、外衫和裙子,等着木槿把那套东西拿过来给她带上。

从浴房出来,盛思颜看见木槿在问豆蔻,“床上弄脏了没有?”

豆蔻是收拾床铺的。

豆蔻笑道:“没呢。我仔仔细细看过了,床上并没有脏。”

盛思颜明白她应该是吃早饭的时候来初潮的。

那时候她心不在焉,一直想着昨晚的梦境,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身体上的变化。

“幸好没有把床铺弄脏了。”盛思颜笑道,“我可是受不住了,要去歪着躺一躺。”

“大姑娘快去吧。”木槿笑嘻嘻地道,“等下夫人说不定也过来了。”

家里的姑娘初次来红是大事。

做娘的都会亲自过来再细细叮嘱一番各种注意事项。

盛思颜就晓得木槿把这件事已经报上去了。

本来有关她的事情,木槿她们事无巨细都要向王氏回报的。

“嗯,那我先去歇会儿。”盛思颜笑了笑,走到自己的床帐边上,放下半边帘子,侧身躺了上去。

现在她不仅觉得身上坠得慌,就连脑袋都一阵阵地疼。

她一躺到床上,立刻就觉得睡意袭来,很快睡过去了。

木槿和豆蔻忙把寝阁的窗帘放了下来,免得太亮堂了,影响盛思颜的睡眠。

盛思颜一觉睡到中午,听见外屋传来木槿和王氏对话的声音。

“娘?”盛思颜在屋里懒懒地叫了一声。

月洞门前的小丫鬟忙打起帘子。

王氏笑着走了进来,坐到盛思颜床边。

盛思颜刚刚睡醒,两眼还带着朦胧的水色,两颊的樱花粉也深了些,透出点淡玫瑰粉。

像一枚香甜的糖果,正等人采撷。

王氏用手摩挲着盛思颜的面颊,感慨地道:“我的思颜长大了……”

是真的长大了。

女子来了初潮,就代表能够生育了。

能够生育的女子,在大夏皇朝就是成年女子。

盛思颜是来初潮比较晚的人。别的女子大多在十二三岁就来了。还有的十一岁就来了。

盛思颜坐了起来。将头埋入王氏怀里,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娘,我不想长大。”

“长大这种事,不是你想或者不想就能行的。”王氏感慨地道,又逗盛思颜,“别的姑娘都恨不得赶紧长大,找到一个如意郎君,你却不想长大。不长大。怎么找如意郎君呢?不长大,王二哥就不会等你咯!”

盛思颜听得脸一下子更红了,如盛放的玫瑰一样动人。

她将脑袋扎在王氏的肩上,不依地道:“不等就不等……谁稀罕!”

“咦,不稀罕?不稀罕你怎么在梦里就叫出来了?”王氏在她耳边笑着说道。

“我哪有?!”盛思颜抬头,看着王氏戏谑的笑脸,拉长声音道:“娘——!您不能笑话我!再说,我是做梦了!”

“啧啧,做梦都忘不了人家,还说不稀罕……”王氏今天心情奇好。不断打趣盛思颜。

这两年盛思颜帮着王氏管家,又带弟弟小枸杞。沉稳安静许多,不再像小时候在王家村的时候,动不动就猴在王氏身上撒娇的样子。

像今天这样娇憨耍赖的样子,近两年已经很少见了。

盛思颜眨了眨眼,想跟王氏说她做的梦,但是仔细一想,又挺说不清的,便闭口不谈,转了话题道:“娘啊,您别想得太美了。王二哥如今是二皇子的二舅子,已经不是咱们以前的隔壁邻居了。就算您想,别人也未必看得起咱们呢。”

王氏嗤笑一声,扭了头道:“他们敢?!我们盛家的女儿,只有我们挑他们的份儿,哪有他们挑我们的份儿?你爹说了,若是谁敢挑你的不是,他以后就不给那家人看病,哪怕是要病死了,他也不看!”

盛思颜听得心里暖烘烘的。

有一双宠着她的爹娘,真是太幸福了!

心里满满的暖意像要溢出来一样,连带着她身上都没有那么难受了。

王氏这才拉着她的手,给她细细地说着来红的注意事项,包括不能碰冷水,不能累着、饿着,更不能晚上熬夜不睡觉……

这些事情盛思颜其实都知道,但是听王氏这样谆谆教导一遍,心里更加踏实。

“晓得了,娘。”盛思颜郑重说道。

“嗯,你歇着,这些天不用去给我们请安了,我也会吩咐小枸杞的奶娘,这些天不要过来烦你。”王氏站起身,“我已经吩咐了小厨房,给你另外炖一些专门的汤水,记得每天早晚喝一碗。”

盛思颜跟着起身,笑着道:“娘不用这样如临大敌。我身子好着呢。您要拘着小枸杞不来我这儿,我还想得慌,该去找他去了!”

王氏知道他们姐弟感情好,但是盛思颜头一次来红,还是慎重点好,坚持说道:“只这一次。以后就不用这样了。你听娘的,娘不会害你的。”

盛思颜忙道:“娘,您别这样说。我听娘的就是了。”

“这才乖!”王氏满意地抚了抚她的面颊,转身离开了盛思颜的寝阁。

盛思颜将王氏送到大门外,才回来歪着,一时不想睡了,拿了医书来看。

她想找找,什么样的植物,有她梦中闻到的那股甜香的味道。

……

九天终于过去,明历二十九年的春闱结束了。

王毅兴背着考篮从贡院出来,整个人灰扑扑地,脸上还冒出了些许的胡子茬儿。

“毅兴!这边!这边!”牛大朋站在贡院门口显眼的地方朝他招手。

王毅兴笑着走过去,往牛大朋肩上捶了一拳,“你怎么来了?”

“我能不来吗?我不来,这位可是要骂死我了。”牛大朋说着,往旁边一让,露出藏在他身后的一个女子。

※※※※※※

为熱戀^^八月份打赏的和氏璧加更送到。晚上七点还有粉红30的加更。明天如果到了粉红60,还是会三更滴。↖(^w^)↗

。(未完待续。。)

ps:为热恋^^八月份打赏的和氏璧加更送到。晚上七点还有粉红30的加更。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