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晚饭,盛七爷带着小枸杞出去散步消食。

王氏去隔壁的东次间跟管事对账。

盛思颜就让王氏的大丫鬟玉桂等人去吃饭,自己在这里帮她们看着厨房里的下人过来收拾饭桌和屋子。

这样体恤下人的主子,自然很得大家的拥戴。

这府里有什么事,也有人愿意对她通风报信。

“大姑娘,听大门上的门子说,今儿牛大姑娘来了,要见您……”一个先吃了饭的小丫鬟过来打下手,一边对盛思颜悄悄说道。

“牛小叶来了?我怎么没有见到?”盛思颜眉头微蹙。

很快她的眉头又舒展开来。

如今她娘亲管家,也许牛小叶是专程来见她娘亲的?

小丫鬟又道:“……她没能进来。”

盛思颜:“……”

不进来也好。

小丫鬟接着道:“……可是她把汤撒在咱们家大门口。”

盛思颜抚额,轻声斥道:“有事就快把话说完,从哪儿学的这些吊人胃口的把戏?”

小丫鬟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地道:“大姑娘莫急,奴婢是听二门上的谭婆说的。”

盛思颜“嗯”了一声。她也管过家,对家里的下人了如指掌。

她晓得,二门上的谭婆,是大门上守角门的一个门子的姑婆,他们是亲戚。

门子知道的事情,是有可能说与谭婆听的。

“谭婆说,她侄儿告诉她。今儿傍晚上。牛大姑娘带着一个丫鬟过来敲门。说要来瞧大姑娘,还说带来一壶汤,要送与大姑娘喝。”小丫鬟绘声绘色地说道,口齿十分伶俐。

盛思颜无语。傍晚上门,还说送汤,听着就不靠谱……

“门子大哥不让她进来,说夫人有吩咐,不收外面的吃食。还有,她要拜访大姑娘,得先送拜帖,等大姑娘回帖了,再定日子。”

这是规矩。

盛思颜点点头。门子的回应十分合理。

“可是牛大姑娘恼了,手腕一翻,就把那壶汤泼到咱们大门口。”小丫鬟到这里,已经有些气鼓鼓地,嘟着小嘴,脸都气红了。

盛思颜脸上的笑容淡了下去。她挑了挑眉,伸手搁在小丫鬟肩上。轻声细语地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件事,我娘晓得吗?”

“夫人知道的。门子将这件事早报上来了。”小丫鬟得到鼓励,很是高兴。

“嗯。那就好。”盛思颜努力微笑,“你帮我看着这里,我有些困了,要先回去。你等下帮我向夫人说一声,好吗?”

王氏在跟管事对账的时候,最好不要去打扰她。

小丫鬟忙应了一声,屈膝行礼,看着盛思颜带着她的丫鬟婆子离开燕誉堂。

回到自己的卧梅轩,盛思颜先去浴房泡了个热水澡,才出来坐在窗下的妆台前,让大丫鬟木槿给她拿软和轻柔的巾子擦头发。

三月初的天气,已经接近晚春时节。

太阳早已下山,傍晚的暮霭带着深深浅浅的紫色笼罩着整个庭院。

零零星星早出来的夏虫开始在草地上鸣叫,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花香和青草香。

盛思颜坐在妆台前,手里把玩着一对细陶釉面的大阿福玩偶。

那大阿福是一男一女两个胖娃娃,都是盘腿坐在地上的造型。一个头上扎着单髻的男泥人手里捧着一条蛇,另一个头上扎着双髻的女泥人手里捧着个小胖刺猬。

正是王毅兴当年送她的一对亲手烧制的大阿福。

正在给她擦头发的木槿看了,抿嘴一笑,轻声道:“大姑娘,等王公子高中了,咱们送点儿什么礼呢?”

盛思颜微笑着道:“我还没想好了。木槿,你说我送什么好?”

“金银财宝,尺头首饰这些东西王公子大概是不会要的。”木槿一边想一边说,“依奴婢看,不如大姑娘给王公子做双鞋啊?”

盛思颜轻轻摇头,“不成。我又不会做鞋,纵然送了,王二哥也晓得不是我做的,有什么趣儿?”

木槿便又想了想,自言自语地道:“大姑娘最会的其实是开方子,但是总不能送对方一包药吧?这像什么话呢?难道还能祝王公子生病?”

盛思颜噗哧一笑,“木槿,没想到你也挺话多的。”

“奴婢是为主子分忧。”木槿笑着换了一条巾子,继续给盛思颜擦头发。

“那多谢木槿姐姐了。”盛思颜俏皮地道,心情奇迹般好了起来。

头发擦干了,盛思颜又去看了一会儿书,等天色全黑了,才轻轻打了个小呵欠,用手拍着自己的嘴,半眯着眼睛,爬上床睡觉去了。

这一晚上,她睡得不太安稳,做了一个梦。

她已经有很久没有做过梦了。

但是这一次,她梦见自己和一大群豆蔻年华的小姑娘坐着油壁香车,走在一个大堤上。

大堤的一面是一条浩淼的大河,河水有些浑浊发黄,带着泥沙。

大堤的另一面是一望无际的原野,好像种着麦子,也或者是野草,总之很绿很深。

她记得在梦里,突然听见外面传来喧哗惊叫的声音。

她撂开帘子往车外看,却看见大堤下面的大河变成了血红色,浓稠粘沾,跟人血一样!

她仰头,看见远处的天空也变成了红色,但是近处的东西,却又变成雾蒙蒙的灰白色,就跟她当初眼盲的时候看见的世界一样。

她看不见别的车,也看不见别的同伴。

天地间苍苍茫茫,却只有她一人立在那大堤之上。

盛思颜吓坏了,她从车里下来,大叫着“爹!娘!”

但是无人回应。

突然间。有人在她背后猛地推了她一把。将她推入那跟血浆一样的大河里。

盛思颜记得自己在血河里翻滚呼救。岸上有两个女子看着她笑,但就是不来救她。

盛思颜绝望地呼喊着,慢慢沉入那血河底部。

血河并不腥臭,反而有一股奇特的芳香。

就在盛思颜快要被血河没顶的那一刻,她看见有一个黑衣人从血红色的天幕上降了下来,落入血河,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将她从血河里拽起来。紧紧抱在怀里。

那怀抱是那样温暖和煦,带着股阳光下青草的芳香。

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闻到过。

盛思颜闭着眼睛,紧紧抓住那人的胸口,如腾云驾雾般,从河里跃出来,回到堤岸上。

那人将她放了下来。

堤岸上的两个女子静立不动,如同两个泥塑木雕一样。

盛思颜睁开眼睛,满心欢喜地想看看那人是谁,直觉像是一个失而复得的朋友。

可是她看见的王毅兴那双关切的眸子。

“王二哥。怎么是你……?”盛思颜潜意识觉得不对劲。

王二哥跟刚才将她从血河里救出来的那人的气息太不一样了,而且他穿着一身灰白色的衣衫。不是黑色。

王毅兴却笑着道:“怎么不是我?你掉在河里,是我救你起来的,你以为是谁?”

“我不是这个意思!”盛思颜有些着急地道。

“那你是什么意思?”王毅兴突然变了脸,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冷冷地道。

“就是,你是什么意思?居然嫌弃我们王公子?”刚才那两个站立不动的女子突然走了过来,一左一右站在王毅兴身边,同样鄙夷地看着她。

盛思颜睁大眼睛,却怎么也看不清那两个女子的样貌,一时大急,强撑着从地上爬起来,和她们争辩,“没有,我没有嫌弃王二哥……”

“哼!忘恩负义的无耻之徒!王公子救了你,你居然推三阻四!不识抬举!”站在王毅兴左面的女子突然出手,要扇盛思颜一个耳光。

盛思颜躲闪不及,眼看就要被那手打到,斜刺里却冒出一股大力,将那女子的胳膊生生推得偏了九十度。

结果那女子的一巴掌扇到另一个女子脸上。

另一个女子大怒,两个人在大堤上扭打起来。

盛思颜看向王毅兴,却见他冷冷地哼了一声,转身就走,也不管那两个正在扭打的女子。

“王二哥!王二哥!等等我!”盛思颜大叫着,想跟王毅兴解释。

王毅兴却越走越远……

盛思颜大叫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原来是个梦。

她抬头,看见帐帘里闪耀着清晨的阳光,帘子里挂着一个玫瑰红的织锦面大香囊,在阳光的映照下发出莹莹的红光。

像是她梦里那血红色的天空,又像是血河的颜色。

盛思颜抿了抿唇,伸出胳膊,一把将那大香囊拽了下来,不想再挂在床帐里了。

“大姑娘!大姑娘!大姑娘怎么啦?”木槿和豆蔻在外间听见盛思颜在寝阁大叫,忙跑了进来。

两人撂开帐子,看见盛思颜坐在床上,手里拿着那个本来是挂在帐子里的玫瑰红大香囊,呆呆出神。

“大姑娘,是这香囊掉下来,吓到大姑娘了?”木槿不安地问道。

她看见盛思颜脸色煞白,额头全是细细的小汗粒儿,像是受到惊吓的样子。

盛思颜深吸一口气,摇了摇头,将那香囊交给木槿,“拿去挂在墙上吧。不要挂在帐子里。”然后掀开被子起身,“我要沐浴。刚才做了个梦,睡得不踏实。”

※※※

这是第一更。今天努力三更。亲们的保底粉红票表忘了。还有推荐票。周一了,推荐票同样重要的。

。(未完待续。。)

ps:感谢亲们八月份的粉红票、订阅、打赏和推荐票。现在是九月份了,粉红票和推荐票表忘了哦。大家月初就有保底粉红票的。下午两点有二更,晚上八点有第三更。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