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氏被郑素馨突然凌厉的眼神吓了一跳,禁不住退了两步。

“大姑奶奶?”

郑素馨定定地看着善氏,目光渐渐缓和下来,又像蒙了一层雾,“你先回去吧。这件事,听爹的。爹居既然这么说了,你就好生陪星宏读书吧。”

“可是您又不是不知道,星宏他哪是读书的料?!”善氏忍不住抱怨,“根本就比不过另外三个弟弟。”

“住口!星宏是你夫婿,你怎能这样说他?”郑素馨面色一冷,目光更是如冰似雪,看得善氏不由自主打了个寒战。

“回去!要让我知道你去找了你娘家人,可别怪我不顾亲戚情份!”郑素馨端起茶杯,“送顶点小说!”

善氏被郑素馨的丫鬟撮着离开吴国公府,羞恼不已,但是她又不敢跟郑素馨对着干,只好马上又派人去娘家送信,说事情已经解决,让他们别来了。

好在善氏的娘家知道这位姑奶奶向来听风就是雨,也没有把这件事很放在心上。

……

善氏走后,郑素馨一个人坐在五福进门紫檀软榻上揉了揉额角,头疼不已。

爹昨天对她的态度,实在太伤她的心了。

她只不过是要问一问考题的范围,又不是要直接问题目!

可是爹一副公事公办的口气,好像自己做了多大逆不道的事情一样!

可是郑素馨记得,妹妹郑想容还在世的时候,她无论问什么。爹都会告诉她。包括春闱的考题……

就是因为她知道爹不是那样不懂变通转圜的人。才没有当一回事,以为问问爹就可以了,谁料爹居然毫不留情地将她驳了回去,真是好大一个耳刮子!

现在又不肯立自己的嫡亲弟弟,也就是郑家的嫡长子为世子,这心都偏到胳肢窝去了……

郑素馨咬了咬唇,默默地回到内院,将一份题卷给吴长阁看了。道:“记好了,去想想该怎么做文章吧。”

吴长阁大喜,问她:“这是春闱的题吗?”

郑素馨苦笑着摇摇头,“不是。是我从我二弟那里问来的一些他平时习练的题目。”

吴长阁便知道是他的二舅子郑星辉。

这人可是不一般,文采出众,论述有方,很得大家的赞誉。

“原来是星辉!啧啧,这一次,他莫不是要连中三元?上一次,我记得他是中州州试的解元啊!”吴长阁夸道。

郑素馨摇摇头。“这一次他不下场,状元可要便宜别人了。”

吴长阁没有拿到原题。虽然有些失望,但是想二舅子是岳父最疼的儿子,也许这些题有些玄机也说不定,就欢欢喜喜拿着去书房用功去了。

……

一辆马车从车水胡同的牛家驶了出来,往王毅兴住的大宅行去。

王毅兴的大宅在城北,靠近盛国公府。

牛小叶从车里下来,一手里拎着刚煲好的一壶汤,另一只手整了整发髻,又拍了拍裙子,才对自己的丫鬟水桃道:“去叫门。”

水桃拎着裙子走过去,拍着角门道:“牛大姑娘来看王公子了。”

角门吱呀一声打开,守门的门子陪着笑道:“牛大姑娘有礼。我们公子吩咐,春闱在即,不见顶点小说。”

“不见顶点小说?我们大姑娘不是顶点小说。”水桃笑着道,“我们大爷昨儿才从这儿回去呢。”

水桃嘴里的大爷,就是牛小叶的嫡亲哥哥牛大朋。

可是牛小叶怎能跟牛大朋相提并论?

那门子撇了撇嘴,道:“您这话去跟我们管事说,我没那么大脸,随便放了人进去,让管事骂我。”

牛小叶见不是事,走上前来含笑道:“是我来了,还不让开?就知道淘气……”

那门子一看是牛小叶亲自来了,忙点头哈腰道:“牛大姑娘,不是小的不让您进去,只是这几天是紧要关头,公子吩咐过了,不能放人进去,他要专心念书。”

“我不会打扰王大哥的。我是来给他送点补身的汤。这些日子听我哥说,王大哥日夜苦读,我担心……他熬坏了身子。他的家人也不在京城,只带着你们这些小子,如何能照顾他?”

那门子嘻嘻笑着,并不还嘴,只是拦着门,不让牛小叶进去。

正说着话,从门子背后的角门里出来一个婆子,笑着对他道:“这位小哥,您忙着。我先走了。”

门子忙回身行礼道:“魏妈妈,多谢您叻!您好走!”

魏妈妈手里也拎着一个食盒,她抬头看见牛小叶主仆,愣了愣,再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便从牛小叶身边走过,上了门前的大路,往不远处的盛国公府走过去。

牛小叶眯了眼睛,看着那仆妇远去的背影,回头看着那门子问道:“那是谁?是王大哥家里的下人吗?”

那门子有些脸红,搓着手哼哼唧唧地道:“那……那……是盛国公府的婆子。”

“盛国公府的婆子?”牛小叶两弯描得细细的眉毛高高挑起,“我怎么没见过?”又道:“既然她是盛国公府的婆子,为何她能进去,我却不能?”

牛小叶辞锋锐利,将那门子逼得说不出话来。

门子在心里暗道,我们公子吩咐人家可以进来,可没说你能进来……但是他也不能这样直说。

如果这样直说,他也不用做门子,直接收拾包袱走人是好。

门子只好再堆起一脸笑意,“牛大姑娘,这些我就不晓得了。人家是从里面出来的,又不是从我这儿进去的,我可不晓得是怎么回事。”

圆滑地把话头绕过去了。

牛小叶笑了笑,不理那门子,径直往角门走去。

门子急了。忙后退一步。伸臂挡在牛小叶面前。“牛大姑娘,您不能进去!”

牛小叶看了他一眼,“让开。等我见了王大哥,自当为你说话,你不会有事的。”

门子大怒,拉长脸道:“牛大姑娘,您别让小的难做。小的是仆役,主子说什么就做什么。不敢违拗。——得罪了。”话音未落,那门子已经嗖地一下跑回角门,然后轰隆一声,当着牛小叶的面将角门关上了。

牛小叶见那门子跑得跟兔子似的,又好气又好笑地跺了跺脚,嗔道:“我看你一辈子不开门!一辈子不出来!”

说着,牛小叶回到大车上坐等。

可是她一直等到天快黑了,那角门也没有再开过。

掀开车帘,看着那七进大宅黑沉沉的大门,牛小叶咬了咬唇。有些不甘地道:“走吧……”

大车一路回走,路过盛国公府的大门。

牛小叶看了一眼。想了想道:“停车,去敲门。”

她的丫鬟水桃忙跳下车,去盛国公府的角门敲门。

角门开了一条缝,一个门子探头出来看了看,问道:“请问您是……?”

水桃笑容可掬地福了一福,道:“奴家是牛家大姑娘的丫鬟,牛家大姑娘想去看盛大姑娘。”

盛国公府的门子笑了笑,心想,这牛大姑娘好大的架子,瞧这敲门说话的姿态,就跟她是公主出巡似的……

一般来说,要去大户人家拜访,至少要提前三天递帖子,看看对方有没有空。对方回帖约定时间之后,再上门做顶点小说。

没有这样牛小叶这样,到了天快黑了,路过人家家门口,突然想去做顶点小说,就大大咧咧上门了。

说来就来的顶点小说人,除非是至亲,比如像郑大奶奶回娘家,是可以说回就回的。

“您带拜帖了吗?”盛国公府的门子彬彬有礼地问道。

“拜帖?”水桃回身看了看车上。

牛小叶撂开车帘,笑着道:“我跟你们盛大姑娘是知交好友,她不会向我要拜帖的。”

盛国公府的门子哈哈一笑,拱手道:“牛大姑娘真会说笑。这规矩是我们夫人定下来的,就连大姑娘都不得不守。”

言下之意,就是您这个外人更要守规矩。

牛小叶无法,眼看天色更黑了,再不回家,马上就要宵禁了,只好悻悻地道:“我给你们大姑娘煲了一壶汤过来。既这样,你帮我送给她吧。”说着,将那汤盒递了出来。

水桃一愣,暗道这不是给王公子的吗?

但是牛小叶吩咐下来,她这个丫鬟不得不从,忙拎着裙子走过去接了汤盒,捧过来给盛国公府的门子。

盛国公府的门子并不接手,垂手笑道:“夫人有令,外面的吃食不受。请两位拿回去吧。”

牛小叶一听就怒了。

她这壶汤今儿算是送不出去了!

牛小叶从车上下来,虎着脸从水桃手里接过汤壶,打开盖子,手腕一翻,那汤全撒了出来,淋在盛国公府的角门前面,在那青石板上流得斑驳淋漓。

盛国公府的门子抿紧了唇,紧紧地盯了牛小叶一眼,笑了笑,回身进去,砰地一声也关上了角门。

牛小叶连吃两个闭门羹,气得直跺脚,冲着盛国公府的角门恼道:“你个门子给我记着!别给脸不要脸!——哼!”裙摆一甩,气冲冲回身上了车,回车水胡同去了。

一回到家,她就找到牛大朋,不满地嘟哝道:“大哥,我今儿去给王大哥送汤水,他家的门子居然不许我进去。——大哥,你去跟王大哥说,将那门子赶走!”

※※※

粉红450加更送到。晚上有没有第三更,就看亲们的粉红票了。o(n_n)o亲们的粉红票赶紧投,不投系统就清零了。o(n_n)o

。(未完待续。。)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