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

二皇子念的这句诗,是《想容文集》里面收录过的。

那太子派来的特使也是熟读《想容文集》的,闻言禁不住站直了身子,感慨道:“郑二小姐一介弱女,也能有如此见识,你们这些大男人……”

话刚说完,这特使猛然想到正是因为跟郑二小姐相恋,这二皇子才出家的,顿时好生尴尬。

二皇子笑了笑,合掌道:“她不是凡俗中人,已经驾鹤西去,非我辈所能及。不过,她走了,我们还在俗世中活着,这天下的苍生,还靠着老天爷赏饭吃。您说,我们现在除了向老天求雨,还能做些什么别的呢?”

特使默然无语,看了二皇子一眼,道:“我看了你们三四天了,还是滴雨未降,你们不想个别的法子吗?”

二皇子叹息道:“所有的法子都想过了,这是最后一条路了。”

说着,他看了看天,道:“若是老天愿意给我们一条活路,纵然让我在这里跪上一辈子我都愿意!”

台下的百姓鼓噪起来,愤怒地让太子的特使“滚下去”,不要耽误高僧们求雨……

特使见众怒难犯,只好悻悻地离开高台,走到树荫底下给他备好的座位上,脸色阴沉地看着二皇子一行人出神。

求雨就这样日复一日地进行着。

到了第七天的时候,从京城又来了一行人到江南蒋州道。

这一次,是太后派的人给二皇子送生辰礼来的。

“殿下!殿下!这是太后娘娘给您送的生辰礼。您快下来接旨吧!”太后派来的内侍满头大汗地仰头叫道。

求雨高台上的二皇子对天拜了几拜。才起身走下高台。

每年二皇子生辰的时候。太后都会派人给他送生辰礼物。每次都是一套皇子服,一百寿桃,一百束银丝挂面,还有一双千层底青面白底的皂鞋。

今年也没有不同。

二皇子着急去继续求雨,直接将那皇子服套在土黄色僧衣外头,跪下来对着京城的方向连磕三个响头,口里道:“谢皇祖母挂念。”然后保持跪拜的姿势,等了一会儿。

就在这时。一朵乌云缓缓飘了过来,挡住了烈日炎炎。

这片求雨的地方霎时阴凉起来。

跟着跪拜的民众一下子抬起头,惊讶地看着天上飘来的乌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是要下雨了吗?!

二皇子浑身一震,忙从地上站起来,似乎连皇子服都来不及脱,奔上高台,和众位僧人一起大声祝祷求雨。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忉利天,为母说法。

是时,如来含笑。放百千万亿大光明云,所谓大圆满光明云、大慈悲光明云、大智慧光明云、大般若光明云、大三昧光明云、大吉祥光明云、大福德光明云、大功德光明云、大归依光明云、大赞叹光明云。放如是等不可说光明云已。”

在众僧人朗朗的念诵当中,天空中的乌云越来越多,越来越浓,并且伴随着一道道闪电,如金蛇狂舞,在上空妖娆,雷声震震,震耳欲聋。

“要下雨了!”

“真的要下雨了!”

求雨的民众高声叫喊着,欣喜若狂。

树荫下坐着的特使悚然而惊,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轰隆!

一道道明亮的闪电在众人头上正中的地方亮起,跟着一声声如山崩一样的炸雷声在众人耳边响起来。

就在那炸雷声中,突然响起了一声惨叫。

大雨倾盆而下,如同甘霖普降,滋润着干渴已久的大地。

“终于下雨了!”

无数的民众抬头看着天空,并不躲避,任由那久违的大雨把他们淋得透湿。

就在众人欢呼当中,跟着太子特使一起来蒋州的随从和护卫面如土色,吓得不知所措。

因为就在刚才的雷电当中,那位先前坐在树下的特使大人,刚一站起来就遭了雷击!

周围的人看得清清楚楚,那特使大人是活活被雷劈死的!

一阵倾盆大雨之后,雨散云收,暂时告一段落。

欢呼的人群这才发现树下横躺着被雷劈死的特使大人,背上和头顶一片焦黑,。

“被雷劈了?”

“是啊,被雷劈死了……”

“这人一定做了不少坏事。”

就在这鼓噪当中,一些人开始总结。

“咱们求了七天七夜的雨,一直都没有求到,可是当二皇子一穿上太后娘娘送来的皇子服,就马上天阴了。然后二皇子穿着皇子服求雨,就立刻大雨倾盆!——你们说,这是什么意思?”

“是哦,好像是这样。刚才明明晴空万里,可是二皇子一穿上皇子服,给在京城的太后娘娘跪拜,天马上就阴了。等再穿着皇子服祝祷,这雨就下得哗哗地……”

“正是呢。还有啊,你们看,那边太子殿下派来的特使,居然被雷劈死了!——这可是上天预警啊!”

“预警?预什么警?”

“当然是太子无道……”

“你不想活了?!还不快闭嘴!——莫谈国是,莫谈国是!”

不知怎地,这些传言却不胫而走,很快在大夏皇朝流传开来。

等太子在京城知道的时候,已经是九月份,京城上下人人都知道,上天预警,要二皇子还俗,因为太子无道……

“这都是些什么胡说八道的东西!”

太子在东宫怒不可遏,命飞鱼卫出动,在京城上下抓那些喜欢胡乱嚼舌根的人。

连太子都敢议论,不想活了是不是?!

可是太子忘了,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他抓的人越多。朝野上下非议他的人就越多。

开始大家还只是作为茶余饭后的八卦谈资随便拿来说说。可是当太子把这些闲话当做一件极重要的事,在京城上下抓人封口的时候,他惹怒了那些本来无动于衷的老百姓,还有朝堂上的御史清流。

特别是后者,当他们觉得这个当政者行为不当的时候,他们能拿唾沫星子淹死你!

而且大夏皇朝从开国以来就奉行“不杀言官,不斩清流”的国策,太子可以把说闲话的老百姓抓起来。但是却不能把这些清流言官打杀殆尽。

“太子无道!”

“无道者还有脸腆居上位?!”

无数涓涓细流终于汇成滔滔江河。

如雪片一样要求废太子的奏章飞到了太后娘娘的案头。

太后坐在书案后头,翻看着这些奏章,却并没有很高兴。

她看得很清楚。

就凭这件事,怎么可能真的废太子?!

况且在前台一直叫唤的清流言官只有那么几个而已。

别的大部分清流言官,还有四大家族的国公爷,以及六部的尚书大人们都保持了沉默。

太后抿了抿唇,将那些奏章推给姚女官,“拿去给太子殿下吧。”

“可是,这些是要求废太子的奏章……”姚女官有些犹豫。

要是太子见了这些奏章,肯定会被气得七窍生烟。

太后笑而不语。

姚女官突然明白过来。——让太子难受。不就是太后的目的之一吗?!

“是臣女想左了。臣女这就给太子送过去。”姚女官换了笑颜,抱着这些奏章去东宫。

太子看着这一沓要求废太子的奏章。气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一拳捶到案桌上,“真是欺人太甚!”

姚女官忙低头,生怕自己的笑容被太子看见了,被迁怒就不好了……

“……这是给皇祖母的奏章,姚女官还是拿去送给皇祖母吧。”太子垂头坐回书案后头。

姚女官抬头,眼神闪烁着道:“这是太后娘娘命臣女送来的。太后娘娘说,如今是太子殿下监国,这些事情,太后娘娘不便插手。”

太子松了一口气。

太后将这些要求废太子的奏章直接转给他,当然是表示太后对他的善意,表示太后并无废太子的心思。

不过,也是因为大夏皇朝有“不杀言官、不斩清流”的传统,所以太后纵然将这些奏章转给太子殿下,也晓得他不会对这些人做出什么不利举动。最多也就是罢个官而已。

再说对这些言官清流来说,最大的成就,不是官居一品,而是流芳千古。

只要监国太子真的因他们上书废太子,就将他们打入天牢,又或是将他们罢官免职,他们可就真的能青史留名了。

因此他们做这种事完全是肆无忌惮。

这一下子太子面临的局面就很尴尬。

继续监国吧,明显很多人已经对他不信任了。

可是向这些人屈服低头,将太子之位让出来,他着实是不甘心,而且更不愿意!

但是他要是什么都不做,面临的压力肯定会越来越大。

特别是江南大旱求雨一事,他派出去的特使被雷劈死,光这一项,就是他抹不去的黑历史。

而出了家的二皇子,一穿上皇子服,就立刻求雨成功的事,更是被传得举国上下众人皆知,让太子恼都恼不起来。

他内心深处,对上天还是有着深深的敬畏。

就算是巧合,也忒巧了。

太子心里犹豫不决,不知道该不该向太后低头,同意二皇子还俗。

这一拖,就拖到第二年立秋的时候,也就是明历二十八年的八月。

这一年八月里,大夏皇朝的五州十三道中,有三州都爆发了规模巨大的蝗灾。

※※※※

粉红360加更送到。晚上有粉红390加更。今天三更,亲们的粉红票和推荐票可以投出来了吧?

。(未完待续。。)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