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思颜想到那一天在郑国公内院的晚晴轩,听郑玉儿和吴婵莹两个人说的话,她也看出了其中的一些弯弯绕。

比如说,逼二皇子出家,肯定有太子的手笔。

但是太子为什么要对二皇子除之而后快呢?

盛思颜觉得这一点她有些想不通。

首先,夏明帝已经是活死人,也就是说,只要夏明帝还保持这样半死不活的状态,太子的位置就是稳稳当当的,因为能废太子的只有皇帝。

皇帝不醒过来,就没有人能废掉他这个太子。

除非,太子忌惮的是太后?!他担心太后会支持二皇子做太子!

因为二皇子是太后一手带大的,跟太后的情份不是太子能比的。

盛思颜猛地想起了先前代不死不活的夏明帝临朝听政的太后娘娘!

在皇帝成为“活死人”的情况下,临朝听制的太后,也是可以废太子的……

这样一想,盛思颜悚然而惊,顿时明白了太子对二皇子的忌惮和打压。

其实站在太子立场上,盛思颜还是能够体会他的无奈和愤怒。

但是王二哥站在二皇子一边,盛思颜不可避免地倾向二皇子这一边。

当然,最多只是感情上支持,她一个小小的姑娘家,是没有法子真正帮对方什么忙的。

花厅里,吏部尚书的夫人还在跟郑素馨说话。

“二皇子出家多年,真是不容易啊。”

“是啊……”

“若是你妹子没那么早死,如今也该嫁人生子了。”

“当然……”

“你说做什么有这样的祖训呢?你们四大家族里出来的姑娘。哪一个不是个顶个的好?——却无缘嫁入皇室。”

“呵呵……”

郑素馨似乎失去了往日的伶俐通透。无论李夫人说什么话。她都只有两个字对应。

盛思颜笑眯眯地看着这一幕,心下琢磨不已。

李夫人说了半天,才绕到正题上,“郑大奶奶,听说皇太孙要选太孙妃了……”

郑素馨这下子听进去了,她的脸上绽开一个笑容,举起右手,按了按右侧的发髻。轻声道:“嗯,前儿听太子妃娘娘说过一次,皇太孙今年已经十五了,也是时候要定亲了。”

律法规定,大夏皇朝的男女年满十五就能成婚。

世家大族和皇室的男女成婚的时候可以再晚一些。

比如四大家族的女儿们,经常留到十八、二十才嫁。

皇太孙夏沐本该十三岁就开始议婚。

皇太孙的婚事,跟皇帝、太子选妃没有差别。

需要从圈定的候选人中选出一正妃,两夫人。别的没有名份的女人就不用说了。

太孙妃和太孙夫人的选拔,首先要通过宗人府和四大家族共同议定人选,然后经过一道道程序选拔。最后由掌玉玺的皇帝定夺。

先前皇帝不能理事,就只有掌玉玺的太后定夺了。

皇后一直跟太后不睦。不想自己嫡亲孙子的媳妇由太后指定,因此一直压着太子和太子妃,让他们别忙着给皇太孙娶太孙妃。

因此一直耽搁到现在。

如今太子监国掌玉玺,皇太孙的婚事最后可以由太子直接定夺,因此他也是时候要议婚了。

这中间的缘由,郑素馨清清楚楚,但是没必要跟李夫人说。

“那就是真的了?!”李夫人激动不已,就差合什向西天祝祷,说一声“菩萨保佑!”了

郑素馨笑着看了她一眼,委婉地劝道:“这一次选太孙妃,可是不容易呢。”

李夫人左右看了一眼,见这里人多嘴杂,也不想再说了,只是道:“这世上哪有容易的事呢?——事在人为罢了。”

两人相视一笑,不再谈此事,直到席终而散。

盛思颜送了顶点小说人出去,才发现大理石丞夫人闵氏,还在娘亲王氏的月子房里说话呢……

盛思颜想了想,来到燕誉堂外头,让两个大丫鬟去吃饭,自己在外头坐着,呆呆地想着心事。

里屋传来婴孩的哭声,应该是小枸杞要吃奶了。

过了一会儿,小枸杞的哭声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戛然而止。

“……你歇着吧。坐月子要安心,别想七想八的。”闵氏的声音传来,似乎是要走的样子。

盛思颜站了起来。

闵氏自己打帘子出来,抬头就看见盛思颜笑眯眯地站在门口,再一看门外黑沉下来的夜空,失笑道:“时候过得真快,居然已经天黑了。”又问盛思颜,“外面的顶点小说都散了吗?”

盛思颜点点头,“都散了。您不多坐会儿?我正想让人去传晚饭呢。”

闵氏笑着摸摸她的头,怜惜地道:“委屈你了,小小年纪,就要操持家事。”

“我很欢喜。娘亲生了弟弟,我愿意帮着操持家事。”盛思颜仰头看着闵氏笑。

笑靥如夜空里闪亮的星辰,又如繁花绽放,看得闵氏心里一跳。

“真是好闺女……”闵氏的手抖了抖,笑着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去,背影很快消失在庭前的夜色里。

小枸杞的奶娘从外面走进来,对盛思颜屈膝行礼,又问里屋的王氏,“夫人,奴婢能进来吗?”

“进来吧。”王氏的声音从里屋传来,“思颜,你也进来。”

盛思颜跟在奶娘身后走进去。

就像走进了前世有中央空调的屋子,清清爽爽,而且不干不燥。

绕过屏风,盛思颜一眼就看见满脸温情的王氏正抱着小枸杞喂奶。

盛思颜忙转过头去。

王氏喂完奶,扶着小枸杞的头,竖着抱起来拍了个奶嗝。将他递给奶娘。“他要睡了。就在对面睡吧。”

他们原本的安排是奶娘带着小枸杞在王氏旁边的屋子住。中间只隔一道门。

但是因为有了这冰玉石盆景调结温度,王氏打算让奶娘带着小枸杞跟她住在一起,大人孩子都舒服。

奶娘应了,带着孩子绕过屏风,来到对面窗下的榻上。

窗子被封得严严实实,还盖着厚厚的窗帘布。

榻前还有一张酸枝木的小摇床,是小枸杞的床。

盛思颜在王氏床前坐下,笑着道:“娘。我瞧着小枸杞的样子比昨儿又大了一些。”

“月子里的孩子是这样的,一天一个样儿。”王氏笑着点头,抚了抚盛思颜的面颊,“你像小枸杞那么大的时候,可没他好命,吃得又少,我都担心养不活,恨不得一天十二个时辰抱着你给你喂奶。你虽然吃得不多,但是不哭不闹,比他乖多了。”

盛思颜讪讪地笑。她可不是真“婴孩”……

等她重新有意识地时候。发现自己成了一个还在吃奶的奶娃,不知有多尴尬!

而且不仅是吃奶的奶娃。还是个瞎奶娃!

她要不是前世大部分时间也都是在病床上渡过的,那做瞎子的五年能够让她生不如死。

所幸她都熬过来了,王氏也熬过来了。

大家苦尽甘来,只要再帮盛家人沉冤昭雪,他们一家人就了无遗憾了。

“娘,我在席上听说,皇太孙要选太孙妃了……”盛思颜将在席上听见郑素馨和李夫人说的话学了一遍给王氏听。

王氏脸上倦意渐渐浓了起来,她打了个小小的哈欠,低声道:“……江南大旱,太子还能分心给他儿子选妃。呵呵……”

盛思颜见王氏困了,忙扶着王氏躺下,给她掖了薄被,才离开燕誉堂。

……

盛家洗三不久,太子就派了特使前往江南巡查。

江南今年大旱,万亩粮田危在旦夕。

若是还不下一场雨,今年大夏皇朝的粮食收成算是毁于一旦了。

太子哪里能不着紧江南呢?

但是太后表示如果他亲自去江南,就要把玉玺收回。

两相权衡,他只好保住玉玺,派特使去江南巡查了。

江南巡查的重中之重,是蒋州道。

蒋州道是二皇子生母蒋贵妃的娘家所在地。

二皇子本人也是在蒋州的大昭寺出家。

明历二十七年的夏天,从六月开始,江南就没有下过一滴雨了。

开始还能仗着江南大大小小数千个湖泊灌溉田地。

可是时日一长,到了八月初还没有下过一场雨,江南的湖泊都快干涸了。

井水也快告急,连吃的水都成了问题。

竟是要出现传说中“赤地千里、饿殍满地”的情形。

太子着急,在江南的高僧们也很着急。

八月中的时候,江南各佛寺的高僧在蒋州大昭寺前搭筑高台求雨。

台下跪了密密麻麻成千上万的百姓,一起跪拜祝祷,希望老天开眼,降下甘霖。

太子派出的巡查特使到了蒋州,看见求雨的高台上,还有蒋州道知府,以及南州太守都在旁侍立,忍不住拂袖道:“胡闹!——这样的天气,不去督促民众打井,修堤坝,居然在这里求雨?!你们还是朝廷命官嘛!”

蒋州道知府和南州太守满面羞惭,束手垂头,不敢跟太子派出的特使硬扛。

二皇子从僧人中走出,对着太子特使合什行礼,“见过大人。”

那人定睛一看,居然是二皇子殿下,虽然光着头,赤着脚,穿着僧衣,但是龙章凤姿,俊眼修眉,一看就知道是皇室子弟。

“二……殿下,有礼。”太子特使忙跟着合什还礼。

二皇子叹息道:“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贫僧早知这样不对,但是我们已经是无计可施,退无可退了。”

※※※※※※

这是第一更。看见很快就要到粉红400了,又到了剧情紧张的时候,俺就不吊着大家,今天三更,让女主快快长大,好开展大家最喜闻乐见的戏码。~(^_^)~下午两点,晚上七点。有亲们还有粉红票的可以支援一下,另外推荐票表忘了。

。(未完待续。。)

ps:感谢浅笑轻纱昨天打赏的和氏璧。感谢亲们昨天打赏的平安符和香囊。今天三更回馈大家的粉红票。o(n_n)o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