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家满门被斩,还是明历十年的事情,如今已经是明历二十七年了。

整整十七年过去,就算那时候才刚出生的婴孩,如今都已经长大成人,甚至娶妻生子了。

而他,过了整整十七年,才给盛家添了第一个嫡子!

“爹,以后一切都会好的。”盛思颜柔声安慰泪如泉涌的盛七爷。

盛七爷双手捂着脸,就站在燕誉堂外的空地上,哽咽着哭了起来。

“……我先去隔壁的盛家祠堂给我爹娘上一炷香。让他们晓得,我们盛家,有嫡系后裔了!”盛七爷踉踉跄跄地离开了燕誉堂,离开盛国公府,往以前的盛国公府旧址行去。

那里才是真正的盛国公府,从千年前就传下来的的府邸。

但是因为盛家的三百多口棺材停在那里,整整停了十五年,那里也就不能住人了。

以前的神农府改作了盛家祭庙,供奉着盛家历代祖先和家人。

盛七爷在盛家祭庙上了三柱香,一柱给盛家先祖,一柱给爹,一柱给娘。

上完香,他又急匆匆赶回去,给熟睡中的王氏诊脉。

王氏年岁不小了,生产一次,损耗太大。

好在盛七爷得盛老爷子全部真传,再加上他于医术一道有天赋,如今虽说还不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但是假以时日,也会离盛老爷子医术鼎盛时期的巅峰不远的。

给王氏精心调配了几张月子期的补身药方,盛七爷又亲自去药房挑选药材,盯着下人给王氏煎药。

盛思颜接过管家的重任。一心一意照顾娘亲和刚出生的弟弟。

盛七爷又向宫中回报。说家里生了嫡长子。迫不及待想给刚出生的儿子请封世子。

监国的太子将他的奏章呈给太后定夺。

太后自从去年腊月里将监国之权让给太子之后,就一直在安和殿“养病”。

“太后娘娘,盛国公刚刚上了折子,说他夫人生了儿子,要给他刚出生的儿子请封世子。”姚女官端着一盘奏章从外间走进来,放到太后案头。

太后穿着一袭月白色竹叶暗纹长裙,淡蓝色鲛绡纱半臂,头上只梳了如意髻。插了一支白玉钗,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倒显得清丽绝伦。只是这半年一直在深宫养病,她脸上的肌肤没有以前那样饱满莹澈。

太后拿着一支赤金嵌丝的靶镜细细地瞧,看见眼角似乎有了细细的纹路,一阵心烦,将靶镜扔到妆台上,恹恹地道:“这些太医都是废物!将这些破玩意儿夸得天花乱坠,却一点用都没有!”说着。将妆台上一些小白瓷瓶子一推,全数划拉到地上。

幸亏碧玉嵌花的地面上铺着厚厚的羊毛地衣。那些小瓷瓶子纵然摔到地上,也没有砸碎,只是滚得到处都是。

一不留神踩到,摔个跟斗就不好了。

宫女们忙上前将那些小白瓷瓶拾起来。

姚女官低头看了看,道:“太后娘娘,这桃花蜜和天仙散都不管用吗?”

桃花蜜是太医专给太后研制的抹眼角细纹的膏体,天仙散是专门敷在脸上,据说能让肌肤白嫩的药粉。

“管用?你看看我的脸!——如果管用,就不会变得又老又丑了!”太后十分恼怒,纤长的指甲上淡粉色的蔻丹带有珠光,在幽暗的深宫里闪耀。

姚女官无语。

太后娘娘其实已经年过五旬,没几年就要到耳顺之年了。

以这样的高龄来看,太后的样貌实在是太年轻了,看上去就像三十多岁的人。

当然,太后的参照物不是三十妇人,而是先前郑素馨给她调理的二十少妇……

姚女官吁一口气,暗道郑素馨这人别的不说,一手医术真的是出神入化。她是如何给太后娘娘保养的呢?宫里这么多太医都束手无策呢……

想到宫里的太医,姚女官心里一动,她想起了盛七爷。

“……太后娘娘,要不,让盛七爷来帮您调理调理?那郑宜人也不过是学了盛家的皮毛而已。若是盛七爷出手,岂不是更厉害?”姚女官推荐盛七爷,不想给郑素馨表现的机会。

太后摇摇头,重新拿起靶镜左看右看,“不一样的。盛七精通的是治病,而郑素馨精通的是养颜。——术业有专攻,倒不好强人所难。”

放下靶镜,太后又薄薄上了一层紫茉莉花粉,才慢慢起身,“勉强还能看。”又问姚女官,“今儿都哪些事?没有重要的事哀家就不看折子了,你给太子拿回去。”

姚女官忙道:“有两件事要紧。一件是盛夫人终于产下嫡长子,盛七爷要立他为世子。一件是因江南大旱,太子想去江南巡视。”

太后咕地一笑,重新坐回书案后头,慢慢翻着那些奏章,道:“盛七那边,给他颁下赏赐。以哀家的名义,不要以朝廷的名义。朝堂那边,太子应该已经赏了。”

姚女官颔首,“确实赏了。太子一听到消息,不等盛七爷上奏章,就着人送了赏赐过去。”

“嗯,这事还算他知趣。就赏盛夫人七凤挂珠朝冠,另外赏安车代步。至于封世子,还早了些。这才刚出生,还未洗三就要封世子,他不怕这孩子承不住这么大的福气吗?”太后脸上似笑非笑,青葱玉指在书案上轻轻敲了两下。

七凤挂珠朝冠,是仅次于皇后所戴的九凤挂珠朝冠,一般是公主佩戴的,国公夫人最多只能戴五凤挂珠朝冠。

赏王氏七凤挂珠朝冠,当然是抬举她的意思。

大夏皇朝官用的车制有六等,分别是重翟车、厌翟车、翟车、安车、四望车和金根车。

重翟车最豪华,金根车是最次等的。

太后赏王氏的安车。则是排名第四。等同于郡主用车。也是表示对王氏,也就是对盛家的补偿之意。

“可是,盛七爷上了奏章请封世子,您不闻不问,是不是不太好呢?”姚女官疑惑地问道。

“没事。等盛七的嫡长子大一些了,再封世子不迟。”太后轻笑,“要急也是王氏着急,不晓得他急什么?”

姚女官的嘴角一直带着笑颜。很快一挥而就写完圣旨。

太后瞧了瞧,点头道:“不错。拿去给太子用印吧。”

玉玺在太子那里,太后自己的赏赐可以不用玉玺,但是她要赐王氏安车,却是非得要玉玺不可。

“那太子请旨要去江南巡视的事……?”姚女官小心翼翼地问道。

“江南大旱,太子身为储君,心系江南百姓是好的。但是如果他要亲自去江南,就让他把监国玉玺交回来吧。国不可一日无主。他若是出宫离开京城,哀家就不得不勉为其难,帮他照看朝堂了。”太后唇角微扬。伸手拿起笔架山上的紫竹兔毫笔,开始临摹名家法帖。

姚女官眼前一亮。赞叹都:“太后娘娘实在是想得太周到了,我们这些人拍马也追不上啊。”

“快去办你的事吧!不伦不类,学人家拍什么马屁!”太后笑骂一声,挥手让她下去。

等她走了之后,太后才放下毛笔,想了想,起身进内殿换了身常服,又叫来自己的护卫和宫女,带着他们一起微服出宫去了。

……

姚女官来到太子的东宫,将太后娘娘的懿旨交给太子查验,又道:“请太子用玺。”

太子看了一眼,见太后驳了盛七爷请封世子的奏章,却另外给王氏赏了安车和七凤挂珠朝冠,眼神一黯,立刻明白了太后的意思。一边叹息着太后手段果然圆滑,处事滴水不漏,一边又忍不住抱怨自己的母后当初没有把自己送给太后抱养,不然的话,他至于到现在这个地步吗?

“麻烦姚女官了。这是刚刚用了玺的懿旨。”太子命人将懿旨送回给姚女官,又提议,“既然给盛家夫人赏了七凤朝冠和安车,是不是给郑宜人也赏一架?好歹是皇祖母的得用之人,去年冬天酷寒,多亏她开仓施粥……”

姚女官咯咯地笑,“这我可做不了主。太子殿下若是有意施恩,可以主动向太后请旨啊。”

太子听姚女官说了“施恩”两个字,便知道这件事行不通了。

就算要施恩,也得让太后施恩。他这个太子,目前还是仰太后鼻息的……

“去江南巡视的事,太后娘娘说了,让太子殿下你交出玉玺和监国重任就行。等太子殿下南寻回来之后,太后娘娘自当奉还。”姚女官又给了太子一计重锤。

太子一听就改了主意,讪笑道:“皇祖母身子还没好,孤确实不能扔下皇祖母,去江南巡视。这样吧,孤派人去就行了,孤留在京城侍奉皇祖母。”

“太子殿下仁义孝顺,是万民之福。”姚女官笑嘻嘻地屈膝福了福,转身携着懿旨离开了东宫。

送走姚女官,太子恨恨地将书案上所有的东西推到地上,然后挥舞着双拳在书房里嗷嗷大叫。

外面看门的小太监掏了掏耳朵,无动于衷地往门前挪了挪。

另一个小太监习以为常地道:“叫啊叫啊就习惯了。”

此时微服出宫的太后已经来到了盛国公府门口。

※※※

第一更送到。下午有打赏加更。提醒粉红票和推荐票哦。亲们都不给俺三更的机会啊o(n_n)o~~

。(未完待续。。)

ps:感谢热恋^^昨天打赏的和氏璧。感谢enigmayanxi昨天打赏的和氏璧。感谢婀玖昨天打赏的财神钱罐小金猪。感谢各位亲昨天打赏的平安符~~o(≧v≦)o~~。下午打赏加更。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