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思颜气定神闲的样子,气得盛宁芳浑身发抖。

说话间下人抓了一只鸡过来,盛思颜当着盛宁妃的面,将盛宁芳带来的两碗小菜给鸡吃了。

盛宁芳脸色一下子变得雪白。

“这两只鸡如果明天能没事,我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如果有事……”盛思颜定定地看着盛宁芳。

盛思颜一向跟人说话轻言细语,很少有这样严肃不让人的时候。

盛宁芳眼神闪烁,试探着问,“今天没事,明天出事,也赖我?”

“当然。”盛思颜指了指地上的两只鸡,“你如果不反对,你带来的菜就给这两只鸡吃了,明儿看效果。”

盛宁芳笑了笑,“你以为我下毒?我有这么蠢?带了亲手做的下了毒的菜来给母亲吃?”

“我可没说这菜有毒。——是你自己说的。”盛思颜觉得自己的耐性已经用尽了。

王氏生产在即,实在不愿意看见盛宁芳在眼前晃了晃去。

盛宁芳立时大声哭了出来,道:“你诬赖我!你诬赖我!我要去见爹!我要去找母亲评评理!”一边叫嚷,一边朝盛思颜冲了过去。

盛思颜吓了一跳。她最怕就是别人跟她肢体冲撞,她一定是打不过的,仓促间只来得及往旁边一躲。

她身边的丫鬟婆子可不是吃素的,立马三三两两上前。

木槿和豆蔻站在盛思颜身前挡住她。

薏仁和另外一个婆子眼疾手快,一左一右拉住了盛宁芳。

盛宁芳力气倒是大得很,三拽两拽。居然挣脱薏仁和那婆子的拉扯。继续往盛思颜扑过去。

盛思颜站在木槿和豆蔻身后。清清楚楚看见冲过来的盛宁芳那些兴奋的面容和眼底一抹狡黠的精光,瞬间明白了盛宁芳的意图。

她的目标,根本不是王氏!

她的目标,是盛思颜!

盛宁芳这两年明显已经看得很清楚,伤害盛思颜,才能让王氏方寸大乱……

盛思颜一向不喜与人争斗,特别是这种肢体冲撞,她是能躲就躲。完全躲不开了,只好干受着,就如同上一次被吴婵娟揪着头发撞破头一样。

但是这不意味着她是软柿子,谁都捏她两下。

盛宁芳?——还不够格。

盛思颜不动声色间,已经抓住了她旁边红木小高几上的厚瓷花樽。

“……大姊你太过份了!”盛宁芳大叫着,一把又将盛思颜身前的木槿和豆蔻撞开,往她们身后的盛思颜狠冲过去。

盛宁芳这两年早看出来了。盛思颜最大的弱点,就是她娇弱的身子,真是跟美人灯一样,风吹吹就要给吹跑了。

只要能抓住盛思颜猛揍她一顿。划花她的脸,王氏肯定会气急攻心……

盛宁芳记得当初她跟涂氏还住在乡间的时候。就亲眼见过一家快要临产的孕妇,因看见她家男人突然被人打得残废了,气急攻心,一下子惊了胎,在床上死去活来一天一夜,最后生下来一个死孩子!

“盛思颜!”盛宁芳冲到盛思颜面前,也不再叫她大姊,兴奋地满脸通红,处于一种极度亢奋的状态。

盛思颜眼见盛宁芳冲了过来,再也顾不得多想,两手抱着厚瓷花樽,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用尽全身力气往盛宁芳头上狠狠砸去!

哐当!

那花樽砸在盛宁芳头上,顿时四分五裂,厚瓷片到处飞溅。

“大姑娘!”

“大姑娘!”

木槿和豆蔻惊叫着扑上去,用自己的身子护住盛思颜。

盛宁芳的侧脸上流下一道鲜血。

她只觉得脑袋嗡地一声一阵剧痛,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盛思颜看着盛宁芳扑通一声倒在她面前的地上,才松了一口气,道:“你们几个把她绑起来。”

她怕盛宁芳装晕,等她走近了,再暴起伤人。

几个吓得浑身哆嗦的婆子回过神,忙去找了绳子,将盛宁芳严严实实捆得像个粽子。

盛思颜抚额,“也不用捆成这样……”

不过既然捆了,也就这样了。

盛思颜命婆子将盛宁芳抬到窗下的长榻上,又命丫鬟打了盆水过来,给盛宁芳洗净了伤口,自己从王氏平日用的药箱里找药膏给她抹上,再用白布包扎起来。

“好了,小柳儿过来。”盛思颜朝站在门外探头探脑的小柳儿招了招手。

小柳儿是跟着盛宁芳一起过来的,但是她身份不够,一般跟在外面的廊下就停住了,没有跟进来。

见盛思颜唤她,小柳儿忙走进来问道:“大姑娘,您还好吧?”又苦着脸分辩,“奴婢不晓得二姑娘要这样做……”

“嗯,不关你们的事。”盛思颜抬头看见跟着盛宁芳的下人脸色发白,笑着安慰她们。

“多谢大姑娘。”那些丫鬟婆子忙上前行礼。

盛思颜点点头,对小柳儿道:“来,我教你,以后每三天一次给二姑娘换药,记住了吗?”

小柳儿忙点头,留神看盛思颜是怎样做的。

这只是一般包扎伤口的手法,跟外面跌打大夫会的没什么差别,不算盛家的独门手法,因此盛思颜也不怕被人学了去。

小柳儿看得仔仔细细,又动手试了一遍,确定学会了,才跟着绿玉馆的人回去。

盛宁芳当然也被抬回去了。

盛思颜嘱咐她们:“这件事,先不要上报到夫人那里。一切都等孩子满月之后才做计较。”

盛家的下人知道厉害,都应了,跟盛思颜一起屏息凝气地等着王氏生产。

事实证明,盛宁芳真会挑日子。

因为就在盛宁芳大闹卧梅轩的那一天晚上,王氏破水了。

盛七爷早有准备。不慌不忙叫醒众人。各司其职。

几个婆子将王氏抬去了早就预备好的产房。

三个有经验的稳婆已经候在那里。

盛思颜一听娘亲发动了。立即穿上衣衫跑过来,极力要求去产房陪王氏。

盛七爷拉住她,道:“你不能去!你还没出嫁呢!”

盛思颜拗不过盛七爷,只好和他一起焦急地在燕誉堂外的场院里来回走动。

从子时到日出,又从日出到正午,王氏还没有把孩子生下来。

屋里的稳婆不断派人出来向盛七爷询问该如何处置。

盛思颜心里一沉。

这样频繁地进进出出产房,王氏纵然能平安生产,生完之后也非发一顿高热不可。

更严重的。还会有各种产后并发症。

这些都是由于产房不洁净,产妇被细菌感染引起的。

盛思颜听着王氏在产房里面声声惨叫,终于受不了了,对她爹盛七爷道:“爹,我一定要进去!娘生了这么久……”

盛七爷也极想进去,但是王氏之前让他发过毒誓,一定不能进她的产房……

“好,你快进去,看看你娘怎样了。”盛七爷终于松了口。

盛思颜一进产房,里面的稳婆就要赶她出去。

“大姑娘。您还没嫁了,不适合到这污秽的产房。”

盛思颜现在对谁都不放心。她非要亲眼在旁边看着才行。

王氏疼得满头大汗,在产床上翻滚。

盛思颜忙坐了过去,握住王氏的手,低声道:“娘,您别叫得太用力。集中力气,吸气、呼气……”

盛思颜的声音抚慰了王氏焦躁的心灵。

王氏无比盼望能平安生下这个孩子。

可是越渴望,似乎上天就越是要跟她作对,居然这孩子死活不下来……

王氏握住盛思颜的小手,泪眼朦胧地看着她,像是回到了明历十五年的夏天。

那个夏天,也和这个夏天一样,酷热难忍。

她的孩子……她的孩子……

王氏的思绪飘向过往,肚子一紧,就觉得身下有什么东西奔涌而出!

然后,全身都轻松了。

一声响亮的婴啼在众人耳边响起。

“生了生了!是个小公子!”一个稳婆兴高采烈地托起一个身上黏黏糊糊的男婴给王氏和盛思颜看。

盛思颜和王氏都是又惊又喜。

王氏撑起刚刚生产过的虚弱身子看了那孩子一眼,就幸福地睡过去了。

盛思颜也匆匆瞥了一眼,就道:“劳烦这位妈妈用那边的温水给我弟弟洗一洗,然后包起来吧。——那边是用热水烫过的襁褓。”

那稳婆也是熟惯地,依言去给婴儿清洗。

另外两个稳婆按压着王氏的肚子,等她排出了胎盘,才帮她清洗,然后在她床前摆上一扇屏风,挡住床铺,再将窗户打开通风。

盛思颜这才抱着刚刚洗干净包在襁褓里面的小婴儿出去给盛七爷看。

盛七爷都快急晕了,才看见盛思颜抱着孩子出来。

“你娘怎样了?”盛七爷冲上来,第一句话居然问的是王氏!

盛思颜见爹头一个关心的是娘,而不是刚出生的儿子,心头满是欢喜。

“娘很好,刚才睡过去了。您过一会儿就能进去给娘诊诊脉,看看月子里要补什么。”盛思颜笑着道,然后把怀里的小婴儿给盛七爷看,“爹,您看,这是弟弟。”

“生了儿子?!”盛七爷这才匆匆忙忙低头看了一眼那个正闭着眼睛,皱着眉头,鼻翼窸窣,马上就要放声大哭的小萝卜头。

“这是我儿子?!”盛七爷看见这孩子,激动地甚至不敢用手抱他。

盛思颜笑着道:“是啊,是娘生的。爹的嫡长子!盛家的嫡系后裔!”她的心情激动不已,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

粉红330加更送到。亲们的粉红票和推荐票速速投来~~~

。(未完待续。。)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