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思颜默默地看了这池塘一眼,暗忖这里大概就是那位想容大文豪“诞生”的的地方吧……

离开郑想容生前住的晚晴轩,再转过一条回廊就是郑玉儿的瑶华楼。

瑶华楼虽然名字不凡,但是里面的陈设看上去低调多了,当然,这种低调也是相对于郑想容的晚晴轩而言。

四大家族嫡女的闺房,再俭朴也俭朴不到哪里去。

只是盛思颜和吴婵莹被晚晴轩里看见的豪奢震撼,久久说不出话来。

再看郑玉儿这里就不起眼了。

郑玉儿不以为意,笑着给她们沏茶,亲手捧到她们手里,道:“来,压压惊。”

吴婵莹有些不适应,她好奇地问道:“那晚晴轩里面的东西……”

郑玉儿点点头,“绝大部分都是二皇子给我小姑姑置办的。”

盛思颜坐在一旁,默默遥想着当年年少的二皇子和郑想容一见钟情,再见倾心。

他肯爱千金轻一笑。

她就赔上了一辈子。

“可是,”吴婵莹不解,“明明四大家族的女儿不得跟皇室联姻,这又不是新规矩,怎地你们家居然放任……”

居然放任二皇子跟郑想容交往。

准确来说,这条规矩从一千年前大夏皇朝立国的时候就有了,是和四大家族的血誓同时立下的。

一千年来,从来没有人敢越过这条红线。

也可能有,但是都被无声地抹杀了。

郑玉儿她们这些小姑娘不懂为什么,但是总有人知道原因。

知道原因的人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抹杀这个可能。

盛思颜对当年的事情完全不熟悉,她回归盛国公府。才一年半的时光,对这些陈年往事知道得不多。不过就算知道,她也会不以为然。——也许郑想容跟她想的一样?

对于她来说,她只认同有血缘的人不得相恋成婚。

其余的,就看各人的造化了。

但是想到郑想容就因为不能跟心上人在一起,居然抑郁成疾,最后撒手人寰,实在是太搞了,大概是琼瑶小说看多了。——盛思颜暗暗腹诽。

郑玉儿坐在一旁跟吴婵莹说话。

“我听娘提过一两次,那时候我也还小。就记得好像家里人好像开始是不知道小姑姑跟二皇子这件事的。我娘到现在都疑惑,小姑姑是如何穿破重重阻碍,离开这国公府,跟二皇子偷偷见面的?”

盛思颜听得一震。这个桥段好熟悉,她爹娘当初不也是这样在一起的?

不过再细想想,她又摇摇头。

她爹娘的情形跟郑想容和二皇子是完全不同的。

最大的不同,就是她娘亲的娘家,其实是睁只眼闭只眼,最后默认了她娘跟她爹这一起。

但是郑想容和二皇子。却完全是不可能的。

祖训所禁,就算把他们俩杀了也不会让他们在一起。

所以郑家是不可能睁只眼闭只眼默认他们在一起的。

那郑想容是如何出去的呢?

盛思颜脑洞大开,甚至连女扮男装都可耻地想到了,但是都被郑玉儿一一否决。

原来要出郑国公府。除非能变成隐形人飞出去,否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盛思颜认输。她笑嘻嘻地道:“我猜不出来了。估计只有问二皇子才能知道了。”

郑玉儿悄悄地笑,她四下看了看。见没有外人在这里,便偷偷道:“我听我娘说过。说二皇子被逼出家的时候,也曾经说过他不晓得小姑姑是如何去见他的。他还一直以为我祖父是默许他们在一起。会帮他们两人争取的。”

吴婵莹出了一回神,感慨道:“其实,二皇子对你小姑姑一片真心。你小姑姑纵然是泉下有知,也能含笑九泉了。”

盛思颜跟着点头,“二皇子能出家,也算是个至情至性之人。”

“我听说二皇子本是想自尽,追随我小姑姑而去的。但是蒋贵妃拼死阻拦他,终于让他同意不自尽,但是生无可恋,执意出家。”郑玉儿很是唏嘘。

吴婵莹却挑了挑眉,道:“我好像还听说过一种说法,说二皇子其实是被逼出家,不然就没有活路了……”

众人顿时明白说的是哪一位逼二皇子出家,都噤声不语。

几个人又坐着吃了一回点心,才离开郑玉儿的瑶华楼,回绿杨阁。

在那里又坐了坐,等着清风馆和外院的筵席都散了,各自去找自己的家人。

盛思颜一上车就跟盛七爷说起在郑家内院见到的情形。

盛七爷低声道:“郑想容这件事,蹊跷太多。当初突然传出她重病的消息,我记得那时候是明历十四年,我就觉得不对劲。我离开你们母女俩的时候,是转年的明历十五年,就在那一年,她去世了。”

明历十四年盛七爷还跟王氏住在一起,第二年他才遇到那群黑衣人,离开了身怀六甲的王氏,去那个隐秘的地方试炼药方。

盛思颜正是盛七爷离开之后,明历十五年六月初六出生的。

盛思颜琢磨了一会儿,也就丢开了。

郑想容的事情再蹊跷,也跟她无关,她觉得自己没有必要这么好奇。

“爹,我还听牛小叶说了西北边境的事儿。”盛思颜就把听到的有关周怀轩的事说了一遍。

盛七爷凝神道:“这件事我略有耳闻,但是比这个复杂多了。”

盛思颜又觉得头疼,后悔提起这个话题。

人人欲言又止,个个有秘密。

她还是缩回她的卧梅轩,跟小刺猬阿财做伴好了。

……

吴家的大车上,郑素馨也在跟吴长阁说话。

“母亲居然说娟儿生得像想容。真是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郑素馨苦笑道,“娟儿明明跟我生得相像。怎会跟想容像呢?我跟想容根本不同母。”

吴长阁想了想,笑道:“你别说。眼眸的神采确实挺像的。我说怎么看上去有些眼熟呢。当然了,面容和身形其实都不像,就连眼睛的形状都不像。——娟儿跟你一样,有一双圆而亮的眼睛。”

简而言之,吴婵娟跟郑想容是神似,不是形似。

郑素馨气结,推了推吴长阁,“喂!难道当初你也看上的是我妹妹?!”

“当然不是!”吴长阁喜出望外,头一次见到郑素馨这样拈酸吃醋的样子。他抱着郑素馨表决心:“我从头到尾眼里只有你。不过你妹妹那样的美人我要说完全不记得,那肯定也是骗你的。美好的东西人人都欣赏,我看她就跟我看爹刚赏给我的那块翠玉扳指一样,毫无瑕疵。”

郑素馨眼波流转,嫣然而笑,偎到他怀里,“这还差不多。”

……

郑国公府里,顶点小说人都走了,郑玉儿的娘亲田氏看着下人将宴顶点小说的厅堂都收拾了才回到自己住的南院。

郑玉儿在那里候着她。跟她说了今天宴顶点小说的情形。想了想,她还是把带着盛思颜她们去晚晴轩看了看的事跟田氏说了。

田氏听了盛思颜和吴婵莹两个人问的那些问题,轻轻吁一口气,看着郑玉儿道:“今天真是累着你了。回去歇着吧。”

郑玉儿福了一福就走了。

晚上郑家二爷郑星辉回来歇息,田氏悄悄对他说了白日里的事情,特别是盛思颜和吴婵莹问的有关郑想容的一些事。末了还悄悄地道:“要不,我们跟爹娘说说。将妹妹的晚晴轩封起来吧。下人们只能走后门照应,前面的大门封起来外人就不能进去了。”

这一进去。就会好奇。一好奇,就会提出很多问题。

而郑想容那件事,他们郑家最不想的就是挑起别人的好奇心。

郑星辉也觉得有道理,道:“妥当。本该十二年前就封的。我明儿亲自跟爹娘说。”

“不过爹刚过了寿辰,正在兴头上,要不再等一阵子吧。”田氏小心翼翼地劝道。

“不是我不想等,可是你看外人都有这些疑虑。一旦再掀起大家的好奇之心,我怕瞒不住了,影响玉儿和月儿两个人的名声。”郑星辉苦笑道,“玉儿已经定亲,你不想节外生枝吧?”

既然后果这样严重,田氏忙闭嘴不劝了。

当初的事情,他们这些至亲都糊里糊涂。

她这个嫂子只记得那一年,好像是明历十四年,郑老爷子和郑老夫人康氏突然说二姑娘病了,将那个晚晴轩严严实实封了起来。连菜肴和日常用品,都是从门口的小门洞里递进去的。

她以为二姑娘得了过人的病,赶紧严密看着自己的几个孩子,不让他们闯到晚晴轩那边。

然后过了一年,好像是明历十五年的五月初,京城突然冒出里无数闲言闲语,说郑国公府的二姑娘跟二皇子相恋,为大夏皇室祖训所不容。

他们大为震惊。

明明二姑娘郑想容从去年就病倒在床上了,怎地又传出跟二皇子相恋的事?!

那一晚,她夫君郑星辉铁青着脸去见郑老爷子和郑老夫人,问妹妹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本来命小厨房做了宵夜,要等郑星辉回来一起用了再睡。

但是郑星辉一晚上没有回来。

第二天他回来了,满脸土色,跟她说,“……妹妹病逝了。”

※※※※※※※※※

这是第一更。今天三更哈。下午两点,晚上7点。昨天俺说了粉红300三更滴。月底了,大家的粉红票赶紧投出来吧。下一次三更是粉红400。因为是月底了,俺知道大家粉红弹药充足滴。o(n_n)o

。(未完待续。。)

ps:感谢cadyss盟主大人昨天打赏的灵宠缘。感谢书友140717080247524昨天打赏的和氏璧。感谢亲们昨天打赏的平安符。今天肯定是三更哈。昨天让cady盟主大人等急了,不好意思啊o(n_n)o~~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