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蛮子这样凶残?那活该!活该被撕,被劈,被杀,被吃!”热血的少年郎鼓噪不已。

“我倒不知道,对蛮族凶残一点,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吴婵娟像是很维护周怀轩。

盛思颜本想张口为周怀轩说话,但是听见吴婵娟先她出口,只好垂眸不语。

李栀娘叹息道:“还有别的事,我女儿家也不好说。总之,对敌人凶残,确实没什么不对,但是这凶残,也当有个度。过了度了,就不好了。——咱们大夏皇朝讲究以仁治国,蛮族纵然是敌人,但是也当先以德行感化他们。光是打打杀杀,怎么能解决问题?”

吴婵娟张了张嘴,不知该如何辩驳。

盛思颜等了一等,见屋里没人再为周怀轩说话,才淡淡地道:“以德服人也要看对象是什么人。有的人可以被感化,有的人却只会觉得你迂腐无稽,下一次更变本加厉来打你。而蛮族,本来就是未开化的人,他们畏威不服德。对他们讲究‘以德服人’,是自掘坟墓。”

有些没有开化的民族,你跟他们讲仁义礼智信简直是对牛弹琴,完全不起作用,反而会认为你好欺负,掉过头追着打你。

但是如果你不把他们当人,一个个大耳刮子打过去,甚至打得他们死伤无数,濒临灭族的危险,他们才会牢记在心,心服口服,以后见你就跪舔。——这就是畏威不服德的涵义。

“畏威不服德?!——说的好!”

从绿杨阁门口传来一阵叫好声。

众人转头,看见神将府的周四公子周怀礼器宇轩昂站在门口,他手边拉着一个少年郎。

跟他一起来的还有郑家二房的嫡长子郑中易。是郑玉儿的嫡亲大哥。

郑玉儿忙迎了上去。笑着打招呼:“大哥。周四公子。”又看了看那笑眯眯的少年郎,道:“周六公子,前阵子不是听说你病了,这可是好了?”

那少年郎正是周怀礼的幼弟周怀信,年方十岁,是周家三房的夫人吴云姬年过三十生的嫡幼子,平时十分宠爱。

吴婵娟见了,忙带着吴兆昆过来。跟周怀礼和周怀信见礼。

周怀礼和周怀信的娘亲吴云姬便是出身吴国公家,是吴老夫人的嫡幼女,从小就跟神将府周家的嫡幼子定了亲。

吴婵娟和吴兆昆跟周家三房的三个儿子是姑表亲,以前也是常来往的。

周怀礼对吴婵娟笑着点头,又让周怀信叫表姐,对吴兆昆却不过是随便点点头了事。

好在吴兆昆才六岁,于人情世故还是迷迷糊糊,并没有在意。而且他是头一次跟着二姐来这种场合,有些怕生,总想躲着人。

周怀信跟着郑玉儿和吴婵娟进去。坐在少年郎那一桌,跟吴兆昆坐在一起。

周怀礼今儿来迟了。是特意将自己的小弟送过来的。周家别的男丁,都过了十二岁,不能来这个内院绿杨阁里,跟姑娘们在一起宴饮了。

当初他们年少的时候,对这种场合也是不陌生的。

可以说他们中很多姻缘,就是从这种少年时期的筵饮游乐中滋生的。

这就是男女之间初步的相处。

完全不认识的男女之间进行盲婚哑嫁,在大夏皇朝还没有出现过。

不过有些喜欢多管闲事的“有识人士”已经逐渐从想容女学推行的《女四书》中看见了礼教大防,开始游说那些世家大族对于女子要管束得更加严厉,极力推崇“男女七岁不同席”,还有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但是如今是太后当政,世家大族的女子地位崇高,对于那种迂腐人士的言论便没人理睬。

而入想容女学受影响的女子,又是中层家庭为主,所以如今大夏皇朝女子的地位,基本上呈两极分化之态。

上层的世家贵女更自由一些,规矩也少一些,也还没有女子无才便是德的陈词滥调。

中层家族的女子却已经开始了被重重礼教关在笼子里的日子。

而最下层的女子,却为生计所迫,无法被关在后院无所事事。很多人家有瓦遮头就不错了,哪里来的后院呢?更别说二门了……

周怀礼将幼弟交给郑玉儿带进去,站在门口又看了一眼屋里,笑着问道:“刚才是哪位姑娘说的‘畏威不服德’?实在是振聋发聩。兵部、礼部、吏部和神将府争论了数十年,也没人能把这个道理用这样深入浅出的话说出来。”

牛小叶马上用手指着盛思颜的方向,“是她,盛国公府的盛思颜!”末了又加一句,“我的知交好友。我们可是有过命的交情!”

盛思颜皱了皱眉头,苦笑道:“不敢当。这些日子我家里有事,长久不出来,往日的朋友都疏远了,还望大家不要见怪。”很含蓄地表示她跟牛小叶不是知交好友了。

况且她今日一直“牛大姑娘”、“牛大姑娘”的叫着,而对郑玉儿却是“玉儿姐姐”地叫着,明显分了亲疏。

只是她说得这样含蓄,也只有郑玉儿、吴婵莹和李栀娘这几个大一些的姑娘听明白了,别的小姑娘和少年郎依然是云里雾里,以为盛思颜是自谦之语。

盛思颜也明白她当初在人前对牛小叶太过纵容,才使得对方频频利用这一点,跟她做知己状。

这也是自己当初识人不明,所以现在一时难以扭转,她也认了。

慢慢来吧。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时日长了,大家自然就明白了。

而且太后刚嘉奖“救了盛国公嫡长女”的牛小叶,盛国公嫡长女就急急跳出来说跟牛小叶不是好友,岂不是打太后的脸?

所以这个亏。盛思颜捏着鼻子也得吃下去。

但是她也不是软柿子。

牛小叶要还不知进退。可别怪她不顶点小说气了。

盛思颜一边想着。一边对着饶有兴味看着她的神将府周四公子颔首示意。

周怀礼走过来,对她抱拳行礼道:“盛大姑娘,畏威不服德这句话,可否让周某借用一下?”

盛思颜忙站了起来还了一礼,诧异问道:“借用?请问周四公子,这是从何说起?我只是随感而发。”

周怀礼叹息道:“这是朝堂中的事,本不该说给你们听。但是如今西北蛮族未灭,朝廷却要我神将府班师回朝。还恨不得让我大哥自缚其身,回朝反省,我实在是气不过,一直在跟他们理论。但是我人笨口拙,说了那么多,都不见效,我想主要是我没有说到点子上。今日听见盛大姑娘的这一句话,如同醍醐灌顶一般,猛然明白症结所在,打算再去试一试。”

吴婵娟走过来。对周怀礼担心问道:“真的这么严重?”

“……唉,也是我大哥。造得杀孽太重。”周怀礼摇摇头,抿了抿唇角,“但是他终究是我大哥。他受辱,就是我神将府受辱。我不能让他们这样对我大哥!”

“那你快去吧。不过是一句话,盛大姑娘不会计较的,是吧,盛大姑娘?”吴婵娟转而看着盛思颜,目光中竟是哀恳之意。

盛思颜一愣,呆呆地点头,“呃,不过是一句话,要是有用,你就说吧。”

吴婵娟大喜,居然头一次看这个从来不顺眼的盛思颜顺眼起来。

“多谢盛大姑娘。”周怀礼说着,深深看她一眼,转身离去。

吴婵娟瞥见周怀礼临去时看盛思颜的眼神,心头一喜,忙过来拉着盛思颜的手,亲切地道:“思颜,以前是我小时候不懂事,太过骄横,是我不对,我给你陪礼了。你若是还生气呢,你就拿石头砸我一下,我一定不还手!”

当初她揪着盛思颜的头发往墙上撞的时候,可是气势汹汹,不肯相让,如今却为了一句话,肯让盛思颜拿石头砸她一顿!

盛思颜不知说什么好,怔了半晌,讪讪地道:“那哪行呢?若是郑大奶奶晓得了,我还要不要活了?”

吴婵娟抿嘴笑,对她低低地道:“要不,我补偿你……补偿你一个如意郎君!保管又高大又威猛还俊俏!”

“你再胡说!我可要拿石头砸你脑袋了啊!”盛思颜忙捂住她的嘴。

吴婵娟笑声如银铃,重瞳大而炫目,眸光深邃动人,每个看见这幅景象的少年郎都看得呆了,就连许多姑娘们都不例外。

吴婵娟笑了一回,垂眸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众人醒神,回味着刚才那令人难以忘怀的景像。

牛小叶眼珠转了转,低头吃了几口菜,又要向人炫耀她跟盛思颜的亲密,郑玉儿笑着打断她,“小叶,你明明跟钟家和丘家的大姑娘交情最好,为何每次都只说思颜呢?难道你不怕钟家和丘家的姑娘们知道了,不仅对你有怨言,而且对思颜也不高兴?”

牛小叶眨了眨眼,笑着道:“啊哈哈,朋友也有亲疏远近嘛?不然怎么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呢?是吧,思颜?如果有人往我身上插刀子,就像是往思颜身上插刀子一样,是吧?”

盛思颜浅浅地笑,并不接话,一幅不置可否的样子。

郑玉儿揽着盛思颜的肩,像是对亲妹妹一样,对牛小叶道:“我只知道为朋友可以两肋插刀,可没听说做朋友就要往朋友身上插两刀。”

※※※※※※※※※※

第一更送到。下午有打赏加更。周一了吧?各位的粉红票和推荐票表忘了(⊙o⊙)哦~~~

。(未完待续。。)

ps:感谢snowlyliu亲昨天打赏的和氏璧。感谢各位亲昨天打赏的平安符。下午有加更哦。亲们表忘了推荐票和粉红票。周一的推荐票很重要滴。|o^_^o|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