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玉儿就坐在绿杨阁门口不远的地方,听见了丫鬟的通传,忙过来将吴婵娟和吴兆昆接进去。

吴婵娟刚坐下,就听见鼓声停歇,那支大红的芍药落在一个身材丰腴的小美人儿手里。

她定睛一看,居然是牛小叶这个疯婆子……

五官的样子倒是没有变,但是因为瘦了许多,轮廓立刻清晰秀美。

再看身上,一袭粉紫对襟襦裙,那颜色还是渐进的,一层深似一层,到了裙底,就全是大朵大朵深雾紫的缠枝夕颜花,美轮美奂。

上身的短襦对襟边上也是同样的缠枝夕颜花,浅粉色泽,衬得胸口的形状颇为美妙。

真的是改头换面了,没有那样痴肥,完全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不过牛小叶瘦下来的样子,真是不错呢。

吴婵娟笑盈盈地看了她一眼,跟自己熟悉的姑娘说了几句闲话,问了一下大家都在玩什么,就听见牛小叶银铃般的笑声在耳边响起。

“我不会唱歌,也不会跳舞,更不会什么诗啊词啊的,要不罚我吃酒吧?我可以自罚三杯,先干为敬哦!”牛小叶落落大方说道。

少年郎们轰然叫好,对于这样豪气爽利酒量好的少女特别有好感,见她就像见哥们儿一样。

“不行不行!酒要罚,但是规矩不能乱!”李栀娘笑吟吟地用银勺子敲了敲碟子。

规矩就是,一定要说点什么,做点什么。吃酒吃菜当然不在规矩之内。

唱歌跳舞、作诗填词。甚至说个书。讲个笑话儿什么的都行。

“小叶重伤初愈。经不得累的。要不,让小叶说个笑话儿吧,我记得小叶的笑话儿说得极好。上次在吴国公府笑得我肠子疼。”郑玉儿一派主人家风范,宽厚提议。

李栀娘眨了眨眼,笑着道:“那我给玉儿面子。”转头对牛小叶说道:“先自罚三杯,再说个笑话儿吧!”

盛思颜微微蹙眉。李栀娘对牛小叶的态度不甚有礼,跟她对郑玉儿盛思颜还有吴婵娟这些人说话的态度完全不同。

但是牛小叶似乎完全不在乎,反而对李栀娘越发亲热。

“李大姑娘给我解围。我当然是恭敬不如从命了。”牛小叶豪爽地先自斟三杯,一口气喝尽,翻腕给大家看看杯底。

然后清一清喉咙,目光笑眯眯地在屋里扫了一圈,如坐春风之感扑面而来。

这样和蔼可亲,又美貌大度的少女,当然使人心生好感。

“快说快说!大家等着听呢!”几个小子急不可耐地敲碗。

牛小叶转眸之间,见屋里有些人的目光并没有看过来,心思一转,“我今儿不说笑话儿。我今儿说件咱们大夏皇朝的英雄!”

少女果然是对“英雄”两个字感兴趣的。

更多的人看向牛小叶。

牛小叶更加有兴致,她小手在半空中一挥。极有气势。

“各位还记不记得,咱们大夏皇朝的神将大人周大将军,带着大军出征打蛮族,已经去了多久了?”牛小叶中气十足地问道。

屋子里的人面面相觑,一时想不出来。

盛思颜在座位上悄悄地道:“去年年初去的,一年半了吧?”

她记得这个日子,因为那是涂氏一家人到京城的日子,也是她跟盛七爷去城门口迎接涂氏一家人的日子。

郑玉儿看了她一眼,对她微微摇头。

盛思颜忙含笑低头,抿了一口杏子红果酒。

牛小叶没有听见盛思颜的声音,她的目光和注意力都在另一个方向。

等了半晌,她以为没人记得,正有些失望,却听见吴婵娟笑着道:“是明历二十六年正月里。我记得那一天京城里极热闹,我堂哥、堂弟和表哥、表弟都去送行来着。”

“是啊是啊,就是那一天!我也去了,可是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如果不是二姐说起来,我可都忘得一干二净了。”说话的是吴婵娟的堂弟吴兆机。他今年才九岁,比吴婵娟小四岁。

吴婵娟的亲弟弟吴兆昆今年六岁,在吴家跟吴兆机关系不错。他跟着吴婵娟一进来,就被吴婵娟托付给吴兆机,坐到他身边了。

吴兆昆嘻嘻地笑,骄傲地道:“我二姐最聪明,没人比得过她的!”

盛思颜心里咯噔一下,暗暗祈祷牛小叶不要又把她拎出来丢人现眼。

牛小叶听见吴兆昆的话,果然又不放过盛思颜了,她笑着道:“吴二姑娘当然是聪明的,不过要说最聪明嘛,我可认识一个人,那才是真聪明哦!”说着她的目光投向盛思颜坐的方向。

盛思颜暗暗叹一口气,抬起头轻言细语地打断牛小叶的话,“是啊,整个京城最聪明伶俐地姑娘非牛大姑娘莫属哦!太后娘娘亲口赞过的,谁敢说太后娘娘说得不对?——你说是吧,牛大姑娘?”

她说话的时候带着浅浅笑意,温言软语,声音不大,那语调却如同一把最软的刷子,在人心头轻轻碰触,听的人一阵酥一阵麻。

牛小叶下意识反驳,“当然不是!”

“不是?你难道是说太后娘娘说得不对?”盛思颜一脸吃惊,用手捂住嘴。

屋里的人发出轻轻的“哗”的一声响,和盛思颜同震惊。

牛小叶这才脊背里冒汗,赶紧改口,“对对对!太后娘娘说得当然是对的……刚才是我没听清楚……”

“那就是牛大姑娘是最聪明伶俐的咯!以后可不能动辄把我拎出来了哦……我何德何能,能跟被太后娘娘亲口赞誉过的牛大姑娘和吴二姑娘相提并论呢?”盛思颜不动声色,又捧了吴婵娟一把。

反正人人都爱听好话,嘴乖一些总是没有损失的。

刚刚立起柳眉的吴婵娟果然脸色平复了。她笑了笑。道:“牛小叶。你就不要夹七夹八了。赶快说你的英雄是正经!”

牛小叶见盛思颜不若往日任她搓圆捏扁,心头略有不快,但是想着大哥叮嘱,还有吴二姑娘居然亲自跟她搭话,便暂且把琢磨盛思颜的心思放到一旁,将话题转回到神将府周家。

“快说快说!”众人催促。

牛小叶两手一摊,“咱们大夏的军士锐不可当,以一当十。还有咱们的神将大人周大将军勇猛无匹,智计无双,这些就不用说了,大家尽知的。”她顿了顿,目光故意在这些人中又扫了一眼,才接着道:“最重要的是,这一次打蛮子,从万军之中冒出一个新的英雄!这个人简直有万夫不挡之勇,杀敌无数,血染战袍。将一向凶残无比的蛮族人都震住了!”

盛思颜心里一动,长睫低垂。暗暗琢磨到底这个人是谁……

吴婵娟却已经激动地叫出来,“他是谁?!”

“正是我们神将大人周大将军的儿子周怀轩!——如今西北边境的军士都叫他小神将大人,对他奉若神明!”牛小叶手里只差拿块惊堂木一拍了,十分有说书先生的派头。

“好厉害!”

“杀得好!”

少年郎们发出轰然地叫好声,声震屋宇。

吴婵娟脸上陶陶然的神情一闪而过。

“原来是他。”李栀娘却撇了撇嘴。她祖父李永平是吏部尚书,朝廷官员的升迁废黜都要过李永平的手,包括军中将士的论功行赏在内。因此她对于大夏皇朝在这一次西北的战役知道得比一般人多。

牛小叶也不知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居然能知道周怀轩的战绩。

“李大姑娘,你好像有些不以为然?”吴婵娟坐在李栀娘身边,听见了她的嘀咕。

李栀娘笑了笑,道:“这一次咱们大夏皇朝确实是在西北战绩辉煌,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这样辉煌的战绩,大家为什么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然后转头又问牛小叶,“你是从哪里听来的消息?我听祖父说,这件事,朝廷不想声张。从太后娘娘,到监国的太子殿下都一致同意暂时按下此事。”

这次轮到牛小叶撇嘴。

“李大姑娘,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再说,咱们大夏皇朝大胜,有什么不能说的?都是为了咱们大夏的百姓。大家不会忘了,那些蛮族人有多凶残吧?”牛小叶不甘示弱地道。

盛思颜知道牛小叶管不住她的嘴,但是敢跟李栀娘这样的高官显宦之女叫板,好像还从来没有过。

难道是牛家的地位又上升了?

盛思颜用手撑着头,笑盈盈地看了看众人的脸色。

吴婵娟正紧张地盯着李栀娘,“为何不想声张?难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没什么见不得人的。”李栀娘淡淡地道,“就是这位周小神将,忒也凶残了,比蛮族人还凶残。你们是没亲眼见过他的狠辣。听说在战场上,可以生劈敌酋,吃敌酋肉,喝敌酋血。吓得蛮族五万大军连夜后撤五十里,一度偃旗息鼓,不敢再战。”

绿杨阁里顿时一片静谧。

只听见阁外绿杨柳枝头的黄鹂鸟莺声呖呖地叫。

盛思颜怔了怔,难以想象冰山一般俊美如天人的周怀轩在战场上会是这样茹毛饮血如同野人般的样子。

“那又怎样?”吴婵娟倔强地道,“我也听说,蛮族这一次也很凶残,是他们先把咱们大夏皇朝的边民砍了头,将人头挑在长矛之上,向咱们的军士挑衅。周小将军只是以牙还牙而已。”

※※※※※※

粉红270加更送到。俺正在努力存稿好三更哈。各位给点粉红票和推荐票鼓励鼓励撒o(n_n)o~~~



……(未完待续。。)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