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牛小叶简直跟脱胎换骨一样,盛思颜开始还以为是因为她伤得太重了,所以清减许多,轻轻叹一口气。

没想到盛七爷在旁边喜滋滋地道:“爹的医术不错吧?牛小叶肾经有损,所以一直痴肥。这次她受了伤,但是也因祸得福,让我诊得她的病因,诸方并用,不仅让她伤势痊愈,而且真正瘦了下来。”

当然不是瘦得跟大夏皇朝的标准美一样,看上去比普通还是较丰腴。

但是已经不是圆滚滚的秤砣,而是有胸有腰有臀。

再加上牛小叶比盛思颜大三岁,已经是及笄之年,身高窜得快,已经是众人眼中的醒目少女。

盛思颜纳罕,“他们牛家不过是商家,纵然是皇商,但是大夏的皇商不知有多少,像他们这样在世家大族中穿梭的倒是不多。”

盛七爷也不是很了解牛家,但是他也知道,牛家实力极为雄厚。

这一两年在京城大展拳脚,不仅标得盐铁经营权,还开了多家米铺和油铺,听说最近还要开金铺。

“……牛大朋对咱们盛家的天下药房极感兴趣,几次说要跟我们合作,帮我们盛家的天下药房更上一层楼。”盛七爷感慨道,“真是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盛思颜没有做声。许是先入为主的缘故,她对于牛家的突然崛起持保留态度,大抵不会认为是靠了牛大朋的个人才智。

而且她有过前世的经历。那时候她虽然大部分在病床上,但是热衷于看书看报,后来还喜欢上网。

牛家的实力。盛思颜当初在想容女学结识牛小叶的时候就知道一二。

绝不可能在短短的五六年间就富可敌国。

除非他们家在这五六年间挖到金矿。

不过想到他们跟王二哥的关系。以及王二哥背后的那位贵人。盛思颜的唇角禁不住翘了起来。

牛家还真的是挖到了“金矿”……

父女俩说笑着下了车。

牛大朋是个生意人,向来就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长袖善舞。

他一边招呼着自己认识的各路达官贵人,一边一转眼,就看见了盛国公府的大车,忙带着牛小叶走了过去。

“盛国公!”牛大朋长揖在地,给盛七爷行礼。“我一直说要带小叶去贵府拜访,但是送了好几次帖子,贵府上都说家里有人不舒服,不便接待,不知如今怎样了。若是您需要帮忙,尽管开口。”

牛小叶朝盛思颜身上打量一眼,见她还是一年前胖得桶形身材,笑弯了眼睛,走到她近前,亲切地道:“这么多天不见。你想我不?”

就跟她们之间从来就没有咀唔,一直是知交好友一样。

然后牛小叶又一把握住盛思颜的手。

一握之下。牛小叶一愣。

大概是胖的缘故,盛思颜的一双小手柔若无骨全身肉,握在掌心满手滑腻,真正温香软玉。

盛思颜“哎呦”一声,将手从牛小叶的紧握里抽出来,淡笑着道:“你的手劲儿可真大,捏的我喘不过气来。”

牛小叶掩袖咯咯地笑,“你可真娇气!一点都没变!”

盛思颜道:“你可变多了。这样瘦,我都认不出来了。”目光在牛小叶高耸的胸前一扫而过。

少女时期果然需要脂肪,才能满足某些地方的发育啊……

牛小叶自豪地挺了挺胸,“多亏你爹帮我治病,不然我瘦不下来。”又去向盛七爷行礼。

盛七爷笑呵呵地道:“好了就好。那药还在吃吗?”

“吃呢,一天都不敢忘。”牛大朋忙代妹妹回答。

盛思颜有些羡慕那些有兄弟姐妹的人。她一直是独女,心中禁不住对王氏肚子里的孩子充满期望。

“好好吃,吃上一年才行。”盛七爷交代了两句,就看见郑老爷子和吴老爷子向他走过来,忙迎上去。

盛思颜借着这个机会,匆匆对牛小叶说一声“失陪”,就跟在盛七爷背后去了。

“哎!等等我!”牛小叶习惯性地要跟着盛思颜过去。

牛大朋忙拉住她,“你去干嘛?人家四大家族的人说话呢,你且等一等吧。”

牛小叶嘟着嘴,紧紧盯着盛思颜的方向,看她跟郑家的大姑娘郑玉儿相谈甚欢,有些不高兴,嘟哝道:“不会把我忘了吧?亏我还救过她……”

牛大朋横了她一眼,“还敢说?!那件事是我们对不起盛国公府。盛家不计前嫌,还帮你治伤救病,你不说谢谢人家,还说这种话?!”

牛小叶闭了嘴,别过头生闷气。

“……小叶!这边来,我们前些日子还在猜你什么时候病好出来走动呢。”牛家熟悉的一些世家姑娘招手让她过去。

牛小叶见那边跟盛思颜和郑玉儿站的位置很近,摆起笑容,笑眯眯地走了过去,跟她们攀谈起来。

一边说话,她一边竖起耳朵,听盛思颜跟郑玉儿在说什么。

待听清楚了,她才放心。

这盛思颜跟郑玉儿应该不过是泛泛之交。

听她们说着什么天气、花草,还有新样式的衣衫、首饰,完全不是知交好友深入谈论的那种话题。

牛小叶心情大好,笑声格外脆亮。

盛七爷跟郑老爷子和吴老爷子拱手打着招呼,又祝郑老爷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郑老爷子笑得合不拢嘴,跟他打趣一番,就问道:“就你一个人来的?你夫人还有女儿呢?”

盛七爷说:“内子月份不浅了,不敢上门叨扰。思颜倒是跟着来了。”说着叫盛思颜过来行礼。

盛思颜走过来,屈膝给郑老爷子和吴老爷子各行一礼。抬头展颜一笑。

笑容晃花了郑老爷子和吴老爷子的眼睛。

吴老爷子诧异道:“果然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么?这才几天不见。你家姑娘竟然越长越出色了。”如果不是那么胖,应该跟他家的宝贝孙女娟儿不相上下了。

盛七爷笑眯眯地看了一眼盛思颜,又看了看站在她身后的郑玉儿,说:“思颜还小,两位谬赞了。郑家的玉儿大姑娘才是真正人材出众。”

“郑家出美人啊。你拿郑家比,不是寒碜我们吴家?”吴老爷子做出佯怒的样子。

“岂敢岂敢!”盛七爷忙拱手作揖,引来一阵大笑。

郑老爷子捻须感叹道:“孩子们都长大了,你我都老咯!”

“你老什么?你老当益壮!”吴老爷子笑呵呵地道。带着盛七爷一起进去了。

郑老爷子嘱咐郑玉儿好好招待盛思颜。

自从上一次在吴家的洗尘筵之后,盛思颜就对郑玉儿有好感。

郑玉儿性子温顺,同谁都合得来,她生得确实貌美,虽然没有她小姑姑郑想容那样的绝世之姿,但是比一般的美人要强出好多倍。

她笑着打量盛思颜,又道:“牛大姑娘都瘦了,你怎么还瘦不下来?”

旁边有个姑娘留神看着盛思颜,掩袖笑道:“盛大姑娘还是先别瘦了。如今还胖着呢,就把我们都比下去了。等瘦了还得了?都没有我们的立足之地了!”

郑玉儿忙跟盛思颜解围。“你别听栀娘瞎说。她就是爱打趣,没有歪心思的。”

刚说话的姑娘原来是吏部尚书李永平家的孙女李栀娘。

“没事。我晓得。”盛思颜笑了笑。转而夸栀娘道:“李姐姐这么说,我要无地自容了。瞧李姐姐一身冰肌玉肤,天生清香透体。我当年在乡间的时候,就听过京城有个栀娘,是天女下凡,生来就有清香哦!”

据说李栀娘出生的时候满室异香扑鼻。她小时候,就最爱栀子花香,哭闹的时候只要给她嗅一嗅栀子花香,就能安静下来。因此她祖父给她取名栀娘。

这一段往事是李栀娘最为得意的,便转嗔为喜,抚了抚盛思颜的小脸,“你真是怪伶俐的,难怪大家都疼你了。我也忍不住要疼你了。”

旁边另外一个姑娘凑过来攀住李栀娘的肩膀笑道:“思颜比咱们小得多,无论如何也抢不了你的如意郎君,你倒是在怕什么?”

“我呸!你的如意郎君才用抢!瞧我不撕烂你的嘴!”说着两人嬉闹起来。

盛思颜忙躲开一步,偏头笑着看她们打闹。

这边一闹腾,果然就有些少年郎的目光有意无意地看了过来。

众少女笑得更欢,笑容更美,声音更清脆。

等大家闹够了,郑玉儿才拉着盛思颜的手,笑着招呼大家进去。

今儿来的贵女不少。

郑国公府门前甚至用帷幕将门口一大片街区都围了起来。

下车的贵妇贵女们就不用担心被不相干的人偷窥了去。

吴婵娟跟着爹娘来的有些晚。

他们一行人下车的时候,看见这场地上没有几个人,不由道:“难道今儿没有什么人来?”

“怎么可能?一定是都进去了。”郑素馨跟着下车,张望了一眼,指着那些大车和骏马给吴婵娟看,“你看这么多车马,怎么可能没人来呢?

更重要的是,明年就是秋闱了,郑老爷子可是出题的人。

他过寿辰,天底下的读书人恨不得都来给他磕头……

“大姑奶奶回来了。快这边请!”一个下人飞快地跑过来,帮他们把车赶走,又有人领他们进去。

※※※※※※

为enigmanyanxi盟主大人打赏的第三块和氏璧加更送到。求两张粉红票和推荐票。

。(未完待续。。)

ps:为enigmanyanxi盟主大人打赏的第三块和氏璧加更送到。求两张粉红票和推荐票撒o(n_n)o。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