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历二十七年六月,才刚入夏,就酷热得不得了。

不过京城的人这一次有了准备。

因为刚刚过去的冬天极为寒冷,一般极寒之后,就是极热。

京城里的世家大族趁着极寒的冬天藏了更多的冰在冰窖里,就连一般的平民百姓家里,只要有条件的,也都搬了冰藏在冰窖。

因为这个冬天实在太冷,一阵暴雪过去,经久不化,到处都是冰天雪地,宛若传说中的极北苦寒之地。

一向乐天知命,敢于化不利为有利的大夏国民便趁机囤积冰块好消暑。

如今炎热的夏天如期而来,京城上下却没有严冬时候的惶惶不可终日。

这叫家里有冰,心中清静……

记得严寒刚刚过去的时候,京城里曾经有过疫病要流行的趋势。

刚刚从太后手上接过监国重任的太子如临大敌,派了无数人上街收殓无主的尸首加以掩埋,又家家户户撒石灰防疫。

郑大奶奶提议设立临时诊治的医堂,将有疫病苗头的病人专门放到这里隔离起来诊治。

还有盛国公府设立的药棚,免费发放甘露汤,也起到很好的防治作用。

所以这一趟疫病的趋势没有如同大雪一样涨起来,很快就被控制住。

太子算是安然无恙过了这一关,于是对郑大奶奶更加感激,提议要给郑大奶奶的夫婿,吴国公府的世子吴长阁又加一级官儿,打算让他去做户部侍郎。

但是吴老爷子把吴长阁叫去。对他说。“你已经是财神吴家的世子。以后是要跟户部尚书共管大夏钱粮。但是如今你要去户部做侍郎,给那个金胡子做下手,我可丢不起这人。你选吧,是做吴家的世子,还是去户部做侍郎?”

金胡子就是如今的户部尚书金吟同,长得一脸大胡子,因此绰号叫“金胡子”,曾经在科举考试中。得了术数一科的第一名,后来进户部,从七品小官做起,做到如今的户部尚书。

吴长阁愣了愣,但是想想又好笑,对吴老爷子道:“爹,您不是讨厌别人说咱们家是财神吴吗?怎地如今自己也说起来了?”

吴老爷子愕然地摸了摸后脑勺,仰天大笑,“忘了忘了,老听大家财神吴财神吴的。听习惯了。”又道:“不晓得是哪个促狭鬼这样捉弄咱们家,等以后晓得了。一定要好好教训他!”

吴长阁跟着笑了一回,对他爹道:“既然爹这么说,我就辞去户部侍郎的位置。”

吴老爷子见吴长阁还算听话,便道:“算你识相,还晓得轻重。你媳妇那边,救人是好事,但是不要跟太子那帮人太近了。她以前可是太后娘娘面前的红人,现在又成东宫的座上顶点小说,让人知道说她跟红顶白,有什么意思?”

吴长阁唯唯诺诺地应了,回去跟郑素馨委婉地提了提,又说自己庶务缠身,没法兼任户部侍郎的位置。

郑素馨明白了吴老爷子的意思,暗忖姜还是老的辣,一边含笑道歉:“是我没想周全。你现在是世子,确实不宜再去户部做侍郎。不过,长阁,你能力不凡,光家里的庶务怎能让你展才?不如,换去吏部做侍郎?”

去吏部,能对大夏皇朝上上下下所有的官儿有个了解。

而且吏部和刑部向来是由大夏皇朝的皇室直接执掌,四大家族本是沾不上边的。

不过以前四大家族一向很约束自己的子孙,不把手伸得那么长,只在自己能够管束的一亩三分地里经营罢了。

吴长阁有些动心,觉得只要不是户部,大概就没有关系,便应了,让郑素馨跟太子的人接洽。

结果等到六月,他们要去郑国公府赴他老丈人郑老爷子的寿宴的时候,等来了一个让他们难以置信的消息。

“……什么?吏部驳回了东宫的要求?不肯让大爷做吏部侍郎?”郑素馨十分惊讶,“那以前说好的户部侍郎呢?”

太子派来传信的内侍束着手,低头喃喃地道:“……也不行。”

“怎会如此?”郑素馨蹙起眉头,“如今是太子监国,难道那些人,还是不听太子殿下的话?”

内侍忙摆手道:“不是这样的。太子殿下让小的传话,说是吏部尚书不肯任命。因为按六部的规矩,要入部做官,一定要通过科举取士,中了进士才可以。连中举都不可以的,举人最多只能在下面的州府谋得一职,是不可以在六部任职的。”

“还有这个规矩?”郑素馨挑了挑眉,“我怎地没有听太后娘娘说过?”

那内侍只是笑,不肯说太后的一句不是。

吴长阁听见了,有些尴尬。

等那内侍走后,他对郑素馨道:“好像是有这个规矩。我的那个五品闲官,就是挂在京兆尹门下。”也算是州一级,只不过这“州”是京畿地区。

吴长阁曾经下场科举,中了举人,但是进士考了三次都没有中,后来就收手不考了。

郑素馨坐在妆台前,将一支五凤衔珠的步摇斜斜插入发髻,淡淡地道:“既然这样,那就去考一个进士。”

“你说得容易,好像我没有考过一样!当初三次落榜,前前后后九年的功夫,你道那些日子是人过的啊?!”吴长阁有些不满,坐在郑素馨身边发牢骚。

郑素馨笑道:“我当初不晓得去六部做官一定要中进士。如今晓得了,自然要为你谋划的。你别怕,今儿我爹六十大寿,咱们先去贺寿,回来就有法子了。”

吴长阁拉长脸,“回来有什么法子?我可警告你,不许逼我再去念书。我当年念的眼睛都支楞了,完全不成人形。”

郑素馨笑得眉眼弯弯。伸出青葱般的手指。在吴长阁光洁如玉的额头轻轻点了一下。“你这傻子,也不想想我爹是做什么的。有我爹在,你中个进士还不容易?”

吴长阁醒悟。郑素馨的爹郑老爷子是郑国公,掌管的是监察部御史一系和礼部,大夏的学堂都是以郑家为师祖,科举就是由郑老爷子和礼部以及监察院一系负责的。

“太好了!如果能弄来后年的题目……”吴长阁大喜过望,将郑素馨从腋下抱起,像小孩子一样凌空转了几个圈。

郑素馨一向笑不露齿。但是这一次被吴长阁逗得启唇而笑,美不胜收。

吴长阁看着无边的美色不由熏熏然,痴痴地道:“天下的美人,我看除了你妹子想容,就是素馨你了。”

说完又加了一句:“以后的大夏第一美女,就是咱们家的娟儿。如今娟儿也大了,越发地美貌。上一次带她去曹伯爵府赴宴,曹伯爵夫人对她甚是喜爱,托曹伯爵跟我说,想跟咱们家结亲呢。”

“放我下来。”郑素馨嗔着捶了捶吴长阁的手。“你没答应她吧?”

“没呢,我哪能随随便便就答应呢?”吴长阁得意地道。又叹息,“可惜咱们家的姑娘不能嫁进皇室啊,不然皇后娘娘都是咱们家的……”

“住口!”郑素馨突然喝止吴长阁,低低地警告他,“这种话不可再说了。你这是咒咱们娟儿呢?你忘了我妹妹了?”

吴长阁忙噤声,“我当然晓得,就是随便说说而已。”

“随便说说也不行!老是这样想,说不定哪一天,就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了,你可真要害死我们娘儿俩了……”郑素馨见吴长阁不以为然,急得要哭了。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不说了还不行吗?”吴长阁轻声哄着郑素馨,“来,脸上的妆都糊了,我来给你上粉。”一边说,一边却拿了眉笔给郑素馨画眉。

郑素馨噗嗤一笑,嗔道:“不是说上粉,怎地又画起眉来?”

“画眉怎么了?闺房之乐,有甚于画眉者,大奶奶不晓得吗?”吴长阁狡黠说道,俊逸的脸上色如春晓。

郑素馨嫣然回首,将头埋入吴长阁怀里,伸手抱住他的脖子,低低地叫他的名字,“长阁……长阁……长阁……”

只是叫了一声名字,就让吴长阁浑身发热。

他搂着郑素馨,强自忍耐地亲了亲她的面颊,在她耳边软语调笑,“好亲亲,你叫得我都要硬了……”

郑素馨面上发红,将他推开,“好了别闹了,咱们要走了。大家都等急了吧?”

外面的吴婵娟和吴兆昆坐在一起说话。

郑素馨的大丫鬟玉桂听见里面的窸窣之声,忙扬声道:“二姑娘和四公子已经候着了。”

吴长阁在里屋忙松了手,放开郑素馨,自己掸了掸薄绸夏袍,清了清嗓子道:“你快收拾,我先出去。”说着一溜烟去了。

郑素馨朝他背影啐了一口,又去照镜子整妆,收拾好了才带着吴婵娟、吴兆昆,跟着吴长阁去郑国公府了。

吴家三房人都收到了请帖,但是各房都是自己去的,没有一大家子一起去。

这边盛思颜也跟着盛七爷来到郑国公府门口,一眼看见了牛家的牛大朋,身边还站着一个身材丰腴的美貌少女。

“那是谁?”盛思颜奇道,见那少女的侧脸有些眼熟。

盛七爷张望一眼,道:“那是牛小叶,你不认识了?”

盛思颜诧异地发现牛小叶秤砣样的身形消瘦了不少,居然变成了个可人的小美人儿。

※※※※※※※※

这是第一更。昨天第二更的时候是不是忘了求粉红票了啊?:-(马上多求两遍,把昨天的也补上。下午有打赏加更。

。(未完待续。。)

ps:感谢各位亲昨天打赏的平安符。提醒一下粉红票、推荐票(⊙o⊙)哦。真是不提醒不行,所以大家就多多包涵,如果投过了,当没看见吧。没有投的,赶紧点一点投粉红票和推荐票的地方哦。

~~o(>_<)o=""></)o>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