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氏嗔了盛思颜一眼,“瞧把你伶俐地……”

出神半晌,还是悄悄地道:“……男人啊,跟他们讲道理是说不通的。刀不割到肉上不知道痛,非得让他们亲眼看到他们的念头是如何的没道理,他们才会醒悟。”

不然的话,还会做着不分嫡庶一家欢的美梦呢。

其实一个家里的秩序,完全在于男人。

只要这个家的男人知道好歹,知道嫡庶的差别,纵然有小妾庶子女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大夏皇朝每一个世家大族都有妾侍庶子女,但不是每一家都妻妾斗得不可开交的。

绝大部分人家都是各安其位。

极少数人家偶尔冒出件宠妾灭妻的事儿,能让大家津津乐道好久。

因为太少了,所以一有这种事,就跟了不得的大事一样,让大家觉得新奇有趣,沦为众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要知道几两银子买回来的妾敢跟三媒六聘娶回来的正妻争风,那绝对是有脑子进水的男人在背后撑腰。

不过像盛家这样的情况实在是绝无仅有,所以王氏用的是循序渐进的法子,让盛七爷逐渐意识到嫡庶不分的严重后果。

从涂氏的嚣张,到盛宁芳、盛宁松的跋扈,都是让盛七爷切切实实亲眼看见的不妥当。

而且“嫡庶不分”的情况,在妻妾上面还好点,最严重是对子女。

如果嫡出和庶出一样看待,会让庶出子女有不切实际的幻想,那不是对他们好。而是害他们。

“你记住了?跟男人不要争一时之气,更不要企图光用讲道理就能折服他们。他们只会对天地君亲师折服。不会心甘情愿听身边的女人教导。你可以懂事,可以温柔。可以撒娇,甚至可以发脾气,做戏给他看,但是千万不要讲道理。一讲道理,你就输了,也得不到任何实际的效果。”王氏语重心长地道。

盛思颜眨了眨眼,小声道:“娘,您怎么懂这么多?”

王氏笑了笑,“这是我娘教我的。我觉得很有用。所以现在教给你。”

“可是为什么不能讲道理呢?爹就很讲道理啊。只要娘说,他就会听的。”盛思颜不解地问道。

王氏笑着摇摇头,拢了拢身上的貂裘大氅,道:“女人的道理,跟男人的道理是不同的。就跟今日发生的事情一样,你看,若是我苦口婆心天天跟你爹念叨什么是嫡庶分明,他肯定不爱听,而且会和犟驴子一样。我说东,他一定想往西。就算暂时听了我的,以后他总会不甘心。但是我现在让他的庶出子女在他面前表现一下,他就立刻明白过来。在嫡庶之间,一碗水端平是不可能的。因为是人就有**,得陇望蜀是人之常情。还不如一开始就摆明车马。让庶出明白他们的位置,知道什么是他们能得到的。什么是他们不能染指的,才能让一个家里上下有序。”

盛思颜不由忧心忡忡。道:“……可惜晚了点。”

盛宁芳和盛宁松这两个人,大概是很难纠正了。

“没关系。那两个是他们不知好歹,怨不了别人。宁柏倒是挺懂事的,我会好好栽培他。”王氏说着,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盛思颜也看着王氏的肚子,道:“娘,您真打算生很多孩子?”

“能生当然要生,除非生不了了。”王氏笑着说道。

一想到生孩子,盛思颜就不寒而栗。

上一世的时候她大部分时间都在医院里渡过,身边的小伙伴们长大了结婚了生孩子了,她却只能给她们送上祝福……

盛思颜甩了甩头,将以前的一切抛开。

她现在是个健康的孩子。女人要经历的一切,她都要从头到尾经历一番,才不负这捡来的一世。

嗖!

一串美丽的烟花在夜空中绽放。

盛七爷带着小厮下人们在院门口的大场地里放起了爆竹和烟花。

那样美丽又妖娆,在夜空中闪烁着动人的神采,是盛思颜在盛国公府过的第一个年节。

……

按照大夏皇朝的习俗,初一不能走亲戚。

盛思颜在王氏房里待了一整天,到晚上才回自己的卧梅轩。

第二天初二,是出嫁的闺女回娘家的日子。

盛家只有他们一家人了,盛家的四个孩子都还小,没有定亲,当然没有陪妻子去看岳父的,也没有带着夫婿回娘家的。

大理寺丞府上倒是派人来接王氏和盛七爷,说是大理寺丞又病了,请王氏和盛七爷去“出诊”。

王家本来除了王素光,别的都是儿子。

因此初二这天正好。

王家的兄长们都陪着妻子回娘家去了,只剩下王之全老两口,在家里以“看病”为由头,将女儿、女婿接回家来做顶点小说。

盛思颜因还在“养伤”,就没有跟过去,只待在自己的卧梅轩里跟几个丫鬟学翻绳。

她的手指极为灵敏,人又聪明,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就能翻出那些花样儿,而且能够举一反三、推陈出新,翻出很多新花样。

丫鬟激动得哇哇叫,让盛思颜教她们。

木槿笑道:“大姑娘伤还没全好呢,不能伤神。”又道:“豆蔻,你学了几种?教给大家伙儿吧。”

豆蔻就是王氏派来顶海棠的缺的二等丫鬟。

盛思颜冷眼瞧着,见她倒是很聪明伶俐,很能看人眉眼高低,特别能说会道。

但是具体的人品怎样,她还是不敢打包票。

当初海棠不也是很聪明?而且比豆蔻还会来事,结果还不是为了一荷包金角子,就把她给卖了……

盛思颜琢磨着心里的事儿。将手里的翻绳递到豆蔻手里,道:“你拿去跟大家伙儿玩吧。这里的香熏得我头晕。要出去走走。”

木槿听说,忙给盛思颜拿过来乌云豹的大氅披上。关切地道:“大姑娘,外面天寒地冻的,您要去哪里?不如去让小厨房做些粥品过来当小食吃了再出去?”

天冷,更要吃饱了才能抗寒。

盛思颜道:“让他们准备羊肉锅子。等爹娘晚上回来也好吃。——你先跟我出去走走。”

木槿应了,一边让婆子去小厨房让他们准备羊肉锅子,一边又拿了一个乌云豹的观音兜给盛思颜戴上。

豆蔻跟身边的丫鬟们示范翻绳,也不忘关注盛思颜那边。

见她要和木槿出门去,豆蔻忙将翻绳塞到一个相好的丫鬟手里,匆匆忙忙跟了出来。道:“大姑娘,奴婢也跟您和木槿姐姐一起出去吧。”

盛思颜想了想,觉得多个人多个照应也好,便点头道:“那你走了,这屋里交给谁呢?”

这是把她当大丫鬟的意思,豆蔻听了心中大喜,忙道:“薏仁一直看着门呢。大姑娘放心。”

盛思颜抿唇一笑,“那就走吧。”

她带着木槿和豆蔻离开卧梅轩,走上穿山游廊。

冬日的盛国公府有些萧索。

高大的树木光秃秃的。枝丫支楞着指着半空,像是后世见过的那些画着横七竖八线条的抽象画。

盛思颜默不作声地往西南方向走着。

豆蔻看着那方向好像是要去海棠养伤的地方,有些不安地看了木槿一眼。

木槿低眉顺目地跟在盛思颜身后,似乎对她们要去什么地方无动于衷。

豆蔻只好低头不语。和木槿一样亦步亦趋地跟在盛思颜身后。

三个人后面还跟着两个婆子,一路往海棠养伤的地方去了。

守院子的婆子见是盛思颜来了,忙跑出来行礼。问她:“天这么冷,大姑娘来看海棠了?”

盛思颜点点头。“海棠近来怎样了?”

“好多了。昨儿已经起来在院子里走了几圈了。”那婆子笑着说道。

盛思颜知道海棠的伤势其实不重,但是为了太后发话。所以她不得不“养伤”。

“带我进去看看。”盛思颜朝院子里扬了扬下颌。

那婆子忙将院门打开。

盛思颜扶着木槿的手进去了。

来到堂屋,扑面就是一阵暖香袭来。

豆蔻皱了皱鼻子,道:“好香啊!”

盛思颜笑了笑。看来海棠过得真是不错。——娘亲真是下了本钱了……

木槿也忍不住抬头看了看,顿时倒抽一口凉气。——这屋子,跟大姑娘住的都不差多少了。

木槿是第一次来这里。见满屋子都是紫檀木的家私,油光锃亮。

墙角的四足高架上摆着一个白玉盆的水仙花,在热气的蒸腾下,已经开花了。

右手边的月洞门上挂着粉绿撒花夹棉门帘。

那婆子跟进来,对月洞门里面叫道:“小柳儿,大姑娘来看海棠了。”

一个七八岁刚留头的小丫鬟从门里打开粉绿撒花门帘,对外面的人一笑,“大姑娘、木槿姐姐、豆蔻姐姐。”

盛思颜微微点头,并没有进去的意思,只是问道:“海棠的伤好些了吗?”

小柳儿笑着道:“好多了。”又催她:“大姑娘进来吧。”

盛思颜摇头,“不了,我还有事。就是过来看看她过得怎样了。”顿了顿,又道:“看她过得好,我就放心了。”说着,转身就走。

小柳儿愣了愣,有些不知所措地回头看了看门里的海棠。

海棠梳着如意髻,半躺在窗边的炕上,并没有起身的意思。

豆蔻临走从小柳儿撑起来的门帘里看见了海棠的样儿,撇了撇嘴嘀咕道:“……几日不见,这小姐的架势比大姑娘还足……”

※※※

粉红240加更送到。快到月底了,大家的粉票可以投出来了(⊙o⊙)哦!另外,订阅了《原配宝典》的亲们,请打开电脑为《原配宝典》投一票完本满意票吧。就在书页面的右上角。点“投完本满意票”就可以。那个完本满意票已经在大家的账号里面了,不需要买,是订阅到一定数量系统免费赠送的,而且只能投《原配宝典》这本书。请大家高抬贵手,投一投吧。投了可以减肥哦!吃再多都不会胖哦~~o(>_<)o=""></)o>

。(未完待续。。)

ps:订阅了《原配宝典》的亲们,请打开电脑为《原配宝典》投一票完本满意票吧。就在书页面的右上角。点“投完本满意票”就可以。那个完本满意票已经在大家的账号里面了,不需要买,是订阅到一定数量系统免费赠送的,而且只能投《原配宝典》这本书。请大家高抬贵手,投一投吧。投了可以减肥哦!吃再多都不会胖哦~~o(>_<)o=""></)o>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