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秀妍掩袖轻笑,点头道:“是呢,四大家族彼此联姻多年,是亲戚不奇怪。可是令堂并不是四大家族之人。”

郑素馨脸上的笑容淡去,正色道:“我娘仙逝多年,还请二弟妹自重。”

“令堂确实仙逝多年,奇怪,令堂的妹妹早早就去世了。周大将军的夫人冯氏,是令堂妹妹的女儿,也是你郑大奶奶的姨表妹吧?这亲戚,可是不算远啊,怎么从来没有听你说过?也没有见你们走动过?”尹秀妍放下袖子,笑靥如花,一身红衣衬得她的容颜如艳丽的山茶一样如火如荼。

郑素馨没有接话,静静地看着尹秀妍。

尹秀妍单手托腮,青葱玉指轻轻扣着她轮廓精致的下颌,似笑非笑地道:“令堂早逝,确实很遗憾。令堂的妹妹也早逝。你生的娟儿,小时候生下来就多病。你姨表妹生下来的儿子,也是生下来就是药罐子里养大的。你说你们家是怎么回事?难怪……”

“难怪什么?”郑素馨眉间轻蹙,“你打听得这么清楚,难道就不知道我娘和周大夫人的娘亲,其实并不是血亲?”

“不是血亲?”尹氏眯了眯眼,这一点她倒是疏忽了。

“当然。我娘是原配所出。冯夫人,是填房带过来的女儿。”郑素馨淡淡地道。

也就是说,郑素馨的娘亲叶氏,是叶家的原配嫡女。而冯氏的娘亲,则是叶家填房跟前夫生的女儿,后来嫁到冯家。生下冯秋娴。而冯氏的娘亲虽然跟郑素馨的娘亲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是居然都一样早早过世了。

这一点确实很奇怪。

而郑素馨生的吴婵娟。和冯秋娴生的周怀轩,都是生下来就多病。

当然。吴婵娟和周怀轩的病都治好了,这一点倒是跟他们外祖母的情形不一样。

“你到底想说什么?”郑素馨有些不耐烦了。

尹秀妍眨了眨眼睛,嘻嘻一笑,道:“没什么了。我只觉得大嫂你太聪明了,太厉害了。这四大家族不知不觉中,都跟大嫂你搭上了边儿。只可惜,你样样比人强,却求不来一个儿子。”

说着,尹秀妍将身子微微前倾。凑到郑素馨耳边,用只有她们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低声说道:“郑大奶奶,我刚刚知道一件事。有人告诉我,当初周大将军突然改了主意,不与我们家结亲,并且火速娶了冯秋娴为妻,就是在跟你见了一面之后。——你的姨表妹冯氏秋娴,肯定是恨死你了吧?所以至今跟你不来往……”

郑素馨噗嗤一笑,“二弟妹。你真会联想。当初周大将军不想跟你结亲,你还念念不忘啊?你这样执着,二弟知道吗?要不要我提醒他一声?”

尹秀妍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她恨恨地盯着郑素馨,两眼像要冒出火来。

郑素馨看见尹秀妍这幅样子。心头大快,笑盈盈地坐了下来,自己给自己斟了一杯酒。举起来看着杯子里淡绿色的液体,慢条斯理地道:“二弟妹。我劝你一句,兆祥和兆中都要娶亲的人了。你就不要再抓着旧事不放了。不管怎样,你已经嫁人十多年了,儿子都要娶媳妇,你都可以做祖母了,又何必计较当初呢?还有,二弟对你情深意重,至今没有纳妾,连通房丫鬟都没有,你还有什么不足的呢?”

尹秀妍怔怔地听着,半晌抿了抿唇,笑了笑,道:“我跟长风是恩爱夫妻,但是这不意味着,你当初做的事就是对的。”

“对又如何,错又如何?”郑素馨不以为然地一口喝尽了杯中酒。

“做错了事,就要付出代价。”尹秀妍斩钉截铁地道。

“呵呵,代价。”郑素馨摇摇头,不再搭理尹秀妍。

而离她们不远的地方,吴婵娟和吴婵莹,还有三房的吴婵姐,带着五岁的吴兆昆四个人正在玩抓子儿,咯咯的笑语不时从那边传来。

三弟妹曾氏端着一个托盘走过来,笑着道:“大嫂、二嫂,喝碗雪蛤燕窝粥吧。”

郑素馨和尹秀妍不约而同露出温柔端庄的笑靥,齐声道:“多谢三弟妹!”

三个人一起坐下来喝粥。

吴老夫人坐在上首,跟几个老姨娘斗牌。

张姨娘有了身孕,没有过来,在自己的院子里带着两个小一点的孩子。

吴老爷子间或往这边瞅一眼,见一大家子人其乐融融,咧嘴一笑,跟自己的三个儿子和三个孙子闲谈起来。

……

盛国公府的腊月三十也有小型的家宴。

他们家人口简单,只有盛七爷和王氏这一房人剩下了。

盛思颜是嫡长女,下面还有涂氏生的三个孩子,盛宁芳,盛宁松和盛宁柏。

涂氏过世不到一年,盛宁芳、盛宁松和盛宁柏还在重孝当中,只过来吃一顿团圆饭,就要回房歇息。

这三个孩子一年前还是经常在外面乱跑的人,现在被拘在屋里,很是磨他们的性子。

盛宁芳本来觉得气闷,但是在绿玉馆待久了,她也习惯了,只是一直盯着盛思颜。

当初她生母涂氏老是说她不比盛思颜差,结果现在却差了这么多,她还是有些不甘心,总想跟盛思颜比一比。

“……大姊,你不是受伤了吗?怎么你都好了,牛家大姑娘都没有好?还有海棠呢?她也没好吗?”盛宁芳仔仔细细打量盛思颜,看不出她有受伤的样子。

盛思颜笑道:“我伤的又不重。”

“可是牛大姑娘听说伤得挺重的。”盛宁芳狐疑问道。

“是啊。她是挺重。”盛思颜笑眯眯地道,已经猜到盛宁芳要接下来问什么了。

盛宁芳果然问道:“你们一起受伤,怎么她伤得重。你伤得轻?”为什么不死在外头算了……

盛思颜斜睨她一眼,微笑道:“因为她救了我啊。所以她伤得重。我伤得轻。”

“啊?”盛宁芳没有想过来,“那海棠怎么也受伤了?听说伤得还不轻?”

“海棠也救了我啊。”盛思颜面不改色地说道。

“两个人都救了你?不会吧?!”盛宁芳表示不信。

“怎么不会?一个是我朋友。连太后娘娘都夸她舍己救我,难道有假?一个是我丫鬟。丫鬟救主,是份内之事,你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盛思颜淡淡说道,“不过这些话,你在家里说说也就罢了。要是出去乱说,别人会笑话你没脑子,这点简单的事情都想不过来。”

盛宁芳被盛思颜堵得咬牙切齿,一怒之下。手一扬,手边一碗甜汤就往盛思颜头上泼去。

“大姑娘小心!”盛思颜身边的二等丫鬟豆蔻迅速冲了过来,挡在盛思颜和盛宁芳之间,用身子护住盛思颜。

盛思颜和盛宁芳本是相邻围坐在一张圆桌上。

盛宁芳一动手,那碗甜汤全数洒在豆蔻的背上。

豆蔻穿着盛思颜给她们过年的新衣,淡黄色纺绸面子的羊皮小袄。那纺绸禁不起水渍,被盛宁芳泼得甜汤染得变了颜色。

盛七爷和王氏在对面看得清清楚楚,都很恼怒。

盛七爷怒喝一声:“宁芳!你这是做什么?!”

盛宁芳本来就是冲动的性子,说话说不过盛思颜。就习惯动手。刚见面的时候,就曾经想把盛思颜往车下推,后来进了盛国公府,略微收敛了一下性子。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只是忍啊忍的。总是会间歇性爆发一下。

她泼完甜汤,才开始后怕。忙战战兢兢地道:“是大姊她骂我……”

“她哪里有骂你?你本来就是脑子不清楚。”盛七爷沉下脸,“我听得清清楚楚。还想狡辩?!再说,她是嫡长,你是庶出,又是小的,她就算骂你,你也得受着!你这些天的规矩都学到哪里去了?!”

盛宁芳哇地一声哭了,捂着脸道:“你们欺负我没了娘,我要去祠堂哭我娘去……”

盛思颜本来不想理她,可是见她越说越离谱,正色道:“我娘没事,好端端地坐在那里,你不要咒她。你姨娘早死,你去城外哭你姨娘吧。盛家祠堂可没有姨娘的地儿。”

盛宁芳一想,又是自己说错话了,更加恼羞成怒,跺脚道:“要你管!你又比我好多少?!你还不如我!你这个……”

“住口!”

盛七爷厉喝一声,打断了盛宁芳的话。

“来人!把二姑娘带回绿玉馆,禁足半年。等改好了,再出来吧。”盛七爷吩咐道。

王氏使了个眼神,几个婆子上来,将哭得披头散发的盛宁芳拖走了。

盛宁松过来求盛思颜,“大姊,求求你,帮我姐求求情吧。她没有坏心思的,就是性子急躁些。你去求求爹和母亲,不要大过年的罚我姐姐好不好!”

盛宁柏耷拉着脑袋过来,站在盛宁松身边。

盛思颜虽然不想去求情,但是看着这兄弟俩为盛宁芳求情,也暗暗羡慕有亲兄弟的好处……

豆蔻在旁边气鼓鼓地道:“求什么情?刚才二姑娘差一点就把甜汤泼到大姑娘头上了,你们又不是没有看见?!”

“主子说话,哪里轮到你这个奴婢插嘴?!”盛宁松握了握拳,冲豆蔻吼道,又对盛思颜嘟哝道:“可是大姊,我姐姐并没有泼到你。何必那么狠呢……”

※※※

为enigmayanxi盟主大人八月打赏的第二块和氏璧加更送到。提醒一声粉红票和推荐票。o(n_n)o

。(未完待续。。)

ps:为enigmayanxi盟主大人八月打赏的第二块和氏璧加更送到。提醒一声粉红票和推荐票。o(n_n)o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