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老爷子的话让吴长阁若有所思。

他明白了爹的意思,回去委婉地劝郑素馨,“素馨,最近太冷了,又要过年了,你别出去了,就在家里歇一歇吧。”

郑素馨低头看着她的记名嫡子吴兆昆习字,好像没有听见吴长阁说话,伸手指着吴兆昆面前的描红薄,轻声道:“这个字写得不错,但是旁边那些就差一点。握笔的时候,手要稳,碗要悬,心无旁骛,不要老想着别的。”

吴兆昆是吴长阁的妾室张姨娘生的庶长子,已经被记在郑素馨名下,养做嫡子。

就是有了吴兆昆做记名嫡子,吴老爷子才给吴长阁请封世子。

吴兆昆才五岁,正是爱玩的年纪,很没有耐性,只是有些害怕郑素馨,才坐了这么半天写字。

“他还小呢,现在学写字做什么?你当人人都和咱们娟儿一样,三岁习字,五岁学文啊。”吴长阁笑容满面,看见郑素馨把不是她生的儿子照顾得和亲生孩儿一样,心里很满意。

郑素馨斜睨吴长阁一眼,将手搭在吴兆昆肩头,笑道:“好了,你爹给你说情,起来玩一会子吧。”

吴兆昆欢呼一声,放下毛笔,伸着胳臂道:“我要洗手!”

郑素馨叫了婆子过来领着吴兆昆去洗手。

吴长阁又把吴老爷子的话,掐头去尾说了一遍。

郑素馨怔怔地转过头,将吴兆昆刚才描红的桌面收拾干净,然会叹了一口气。摇头道:“我自然知道,不管谁做皇帝。吴家都没有事。”

四大家族跟大夏皇室的血誓可不是说着玩儿的。

“那你还帮太子?”吴长阁十分不解。

郑素馨笑了笑,拉着吴长阁的手走到一旁坐下。低声道:“……无论谁做皇帝,吴家是不会有事,但是,你有事。”

“我有什么事?”吴长阁愕然地看着郑素馨,不明白怎么说到他头上了。

“……你以为,你做了世子,这个国公的位置就是你的?”郑素馨似笑非笑地道,朝东面努了努嘴,“你当那一房人是死人啊?”

“你是说。二弟?”吴长阁的脸色阴了下来。

他有一个嫡出的二弟吴长风,还有一个庶出的三弟吴长山。这两人都已成亲生子。

吴长风住在东面攸宁堂,嫡妻尹氏秀妍,出身江左大族尹家。尹家是军中出身,多出将才,本是神将府周家的门人。

当年尹家曾打算让族里的嫡长女尹秀妍跟神将府的周大将军结亲。那时候周老爷子对尹氏很满意,周大将军周承宗也一度点了头,但是就在两家要过礼的时候,周大将军突然表示反对。并且不顾周老爷子和周老夫人的反对,一意孤行要娶家世背景一般的冯氏秋娴为原配正室,并且很快生下嫡长子周怀轩。

周老爷子和周老夫人看在嫡长孙的份上,才不跟周承宗计较。认了冯秋娴这个嫡长媳。

周老爷子和周老夫人本以为嫡长子周承宗突然悔婚,是因为跟冯氏有了私情,所以开始的时候。对她很不待见。

但是过了几年,他们发现周承宗对冯氏淡漠得很。根本就不像是婚前就有私情的样子。

而冯氏虽然不像尹氏那样出身大族,但是冯家也是有名的诗书翰礼之家。在大夏皇朝薄有文名,冯家有好几个先祖也是文豪级别的人物,他们的灵位得以配享郑家祠堂。

冯氏自幼父母双亡,是依附在伯父家里长大的。

她嫁到周家后,一心相夫教子,为了病弱的儿子周怀轩操碎了心。在周家虽然不理事,但周老爷子和周老夫人越来越看重她。

而尹秀妍后来由周老爷子保媒,说与了吴家的嫡次子吴长风。

吴老爷子和吴老夫人本来就对尹秀妍十分满意,只可惜嫡长子吴长阁已经娶妻,不然嫡长女嫁与嫡长子才是门当户对。

也因为他们觉得委屈了尹秀妍,对她越发怜惜。

这尹秀妍也争气,过门就有喜,连生两个儿子吴兆祥和吴兆中,第三年生了女儿吴婵莹。

尹氏出身好,又能生,人又能干利索,立时就成了吴老爷子和吴老夫人最看重的儿媳妇。

而先进门的嫡长媳郑素馨却一直没有身孕。

直到尹秀妍的女儿吴婵莹两岁多了,郑素馨才生下她唯一的女儿吴婵娟。

刚生下吴婵娟的时候就不用说了,一个又瞎又傻的女儿,简直让吴家上下抬不起头来。

后来郑素馨不肯放弃,一个人带着刚出生不及的吴婵娟住到吴家庄,用了一年时间精心治疗,终于治好了她的眼疾和痴傻。

先前吴家人都认为吴长阁他们这个嫡长房算是毁了,都去吴长风他们这一房趋奉。

等吴婵娟病愈归来,吴老爷子亲口说她是“重瞳之人”,对吴婵娟格外看重,吴家的风向才又变了。

吴长阁他们这一房的人才真正扬眉吐气,在吴家重新成为人人敬仰的嫡长房。

众人的跟红顶白让吴长阁记忆犹新。

他阴了脸,冷冷地道:“我们娟儿是重瞳之人,他们有嫡子又怎样?能比得过么?再说了,就算比儿子,难道兆昆不是我的儿子?我还有兆林!在我眼里,嫡庶都是一样的,我不会厚此薄彼!——对了,忘了跟你说,张姨娘又有了身孕。你再给她挑几个丫鬟婆子过去。她院子里孩子多,人手太少,照顾不过来。”

郑素馨定定地看着他,“……张姨娘又有了身孕?你什么时候去她那边了?”

她记得吴长阁说过,有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已经够了,不用再生了,因此决定不去张姨娘房里了。

吴长阁也想起自己以前说的话,讪讪地道:“这阵子你太忙了,老不着家。我喝了点酒……”

郑素馨没有怪他,眼波流转,含笑道:“张姨娘能生是福。这样吧,她又有孕,不能伺候你了,我把玉桂开了脸,给你放在房里吧。”

吴长阁忙摆手道:“不用!不用!我有你就行了,要那些丫鬟做什么?”说着,抱着郑素馨在她面上亲了一下。

郑素馨垂眸道:“二弟和二弟妹都有倚仗,就你一个人悬在那里。你以为封了世子就没事了?爹随时能把你换下来……我帮着太子,也是要给你留一条后路。以后等太子登了位,二弟他们再能干,也不可能越过你去。”

吴长阁听得心花怒放,抱着郑素馨又亲了好几下,道:“我就知道我夫人最厉害。”又道:“可惜咱们不能跟皇室结亲,不然的话,娟儿就算是母仪天下也是够格的。”

郑素馨忙捂住他的嘴,嗔道:“这些话在我面前说说也就算了,要是说出去,娟儿还活不活了?”

“好了,不说,我不说了。”

吴长阁想到郑素馨为了他,简直是殚精竭虑,心里十分感动,也不想劝她,反而在吴老爷子面前对郑素馨多方打掩护。

不过现在太子监国,郑素馨也觉得够了,便不再出去,专心在家里准备年节。

腊月三十的晚上,吴家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守岁。

吴长阁他们一家子一桌,吴长风一家子一桌,吴长山一家子也是一桌。

每一房都有儿有女,确是家业昌盛的景象。

吴老爷子心头大喜,居然也不吝啬了,大手笔给每个孙子孙女都封了大红包。

吴婵娟待遇特殊,跟着吴老夫人一起坐在上首。

吴长风和尹氏端着酒杯走到吴老夫人和吴老爷子的桌前,笑着道:“爹、娘,儿子、媳妇敬两位一杯。”

吴老爷子和吴老夫人呵呵地笑,一口喝净杯中酒。

吴长阁见二弟果然不把他放在眼里,连敬酒都不让他先敬,心里有些不高兴。

郑素馨拉拉他的衣襟,朝吴婵娟那边努了努嘴,才让吴长阁忍下这口气。

没想到尹氏瞥见他们这边的情形,抿嘴一笑,跟吴长风一起端着酒杯又过来了,道:“大哥、大嫂,我和长风敬你们二位一杯。恭喜二位马上又要添丁进口!”

吴长阁忙挤出笑容,道:“二弟妹顶点小说气了。我也祝二弟和二弟妹和和美美,家业兴旺。”说着,先干为敬。

吴长风笑道:“大哥是后来居上,我们是拍马也追不上了。”

郑素馨只是淡淡地笑,并不说话,举着杯子略沾了沾唇,并没有喝完。

红烛高烧的中堂上,吴长阁看着郑素馨淡雅如白荷,尹氏却一身红衣,明艳照人,如同怒放的玫瑰,再看看上首坐着的女儿吴婵娟,也是越来越清丽绝伦的俏脸,心头的怒气不知不觉消散了,便叫了吴长风,还有三弟吴长山一起去屏风另一边的桌子上吃酒。

吴老爷子也跟着过去了,还带着二房两个十来岁的小子。

屏风这边就只剩下女眷和五岁大的吴兆昆。

尹氏敬完酒,没有马上就走,而是笑盈盈地看着郑素馨,道:“大嫂,我今儿才知道,原来周大将军的夫人冯氏,跟你是亲戚。”

郑素馨不动声色地笑了笑,道:“四大家族彼此联姻,这么多年,亲戚多了去了,是亲戚有什么奇怪的?”

※※※※※※

这是第一更。下午尽量二更。求粉红票和推荐票鼓励。好困~~~

。(未完待续。。)

ps:感谢各位亲昨天打赏的平安符。那个,粉红票和推荐票支援一下撒!!!下午有加更。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