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是他们回到盛国公府后买的第一批下人。

本来她以为会跟着她一生一世的。

盛思颜有些怅然。她不喜欢离别,有时候甚至竭尽所能要留住别人。

但是离别总不断地接踵而来。

先是邻居,再是朋友,然后是丫鬟。

盛思颜脸上有些凄然的神色。

王氏在心里暗暗叹气。这个女儿还是心太软了……

但是王氏又感到庆幸。一个十一岁的女孩如果和几十岁的大人一样杀伐决断,把人命不当命,那也是她教养的失败了。

心里有挣扎,才是正常的反应。

盛思颜也在心里叹息,但是她知道她不得不做出决断。

“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海棠这一次,是太过了。”盛思颜轻叹道。

也许海棠真的只想帮牛小叶一个忙,当然,牛小叶提供的诱惑也足够大。

她忘记了婢女的本份,将主人家差一点带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盛家和别的人家不同,盛家已经经不起一点点的风吹草动了。

盛思颜看了看王氏的腹部,那里孕育着一个小小的胎儿。

那将是他们盛家的希望。她一定要守护这个孩子。

“是,海棠确实做得过了。你想如何处置?”王氏又追问道。

盛思颜低下头,不敢看王氏和盛七爷的眼睛,她缓缓地道:“海棠现在受了伤,外面又天寒地冻。还是让她先在家里养好伤吧。”

王氏点点头,“然后呢?”

养伤是必要的。也是给太后说的话圆谎。

“然后……然后。让她脱籍。她也算是‘救’了我一命,再让她做下人。似乎不太妥当。”盛思颜继续说道。

王氏的眼底有一丝笑意一闪而过。她的声音里多了几份赞许之意。

是的,就算海棠做的是背主的行为,但是他们作为主家,要处置她,摆脱她,并不能又打又杀,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摆脱海棠的法子有很多种,最好的法子,是以进为退。

盛思颜肯定是不能再让海棠在身边伺候了。但是贸贸然将她直接从姑娘身边的贴身大丫鬟,贬做洒扫上面的三等丫鬟,会让很多人侧目,并且产生无数的猜想。

海棠是盛思颜的贴身丫鬟。贴身丫鬟犯了大错被贬,很容易让人想到是她伺候的大姑娘出了什么事,不然为何无端端处置她?

所以公然贬斥海棠,甚至是将她送到庄子上,或者悄悄将她打杀,都不是好法子。都会让人猜想是不是盛思颜出了什么事。

从某种意义来说,姑娘们的贴身大丫鬟,跟姑娘们是荣辱与共的。

当家主母在给家里的姑娘挑贴身大丫鬟,无不是慎之又慎。

但是人心隔肚皮。就算是家生子,也会有出格的丫鬟。

比如《想容文集》里面曾写过一个叫《西厢记》的话本子,那里面的丫鬟红娘就是个不安份的。引诱她家姑娘跟外面男子鬼混,毁了她家姑娘一辈子。

在大夏皇朝。《西厢记》这个话本对于丫鬟来说是**。

因此处置海棠最正确的思路,就是先将她高高地抬起来。给她脱籍,才能不让人从最坏的方向联想,也才不会影响到盛思颜的名誉。

先养伤,再脱籍,这样就能名正言顺不让海棠在盛思颜身边伺候了。

“……但是她的家人,我觉得,还是留下的好。”盛思颜听出来王氏声音里的赞许之意,受到鼓励,抬头看着王氏笑道:“这样行不行?”

海棠他们是一大家子一一起买进来的。这种下人一般是很难脱籍的。因为一脱就意味着全家人一起脱籍。

也许海棠可以是个例外?

王氏脸上的笑容更明显了,“当然可以。再说海棠带累你受了伤,将功补过,也只够她一个人脱籍,她的家里人,当然得留下来。”

留下来作为绳子,牵着海棠的脖子。

盛思颜又想到一个问题,“这样放出去,她会不会在外面乱说话?”比如说,跟别人说,那一次牛小叶救的根本不是盛思颜?

“海棠不敢乱说的,因为这是太后亲口懿旨。她如果说了,她也逃不了一死,因此她绝对不会说一个字,她会比咱们还怕别人知道真相。退一万步说,就算她说了,别人要以此为依据,告到太后那里去,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因为从头到尾,太后都是清清楚楚的。根本就不存在欺瞒一事。”王氏胸有成竹,完全不怕海棠能翻出她的手掌心。

“那我是说对了?”盛思颜十分高兴,过来拉着王氏的手直晃悠。

王氏想了想,还是夸她道:“嗯,不错。处理的有理有据,条理清楚,也有手段,而且不留话柄,确实可喜可贺。”

盛思颜绽开一个衷心的笑容,脸上容光如同穿云破月一般,照得王氏和盛七爷两个人都呆了一呆。

这样出众绚丽的容颜……

“幸亏她挺胖……”王氏和盛七爷两个人脑海不约而同浮出这样一句话。

王氏忙咳嗽一声,镇定下来,叮嘱盛思颜:“你要记住了。贴身丫鬟,顾名思义,就是要一直跟着你的。以后再不可以冒冒失失把贴身丫鬟单独派出去了,听见没有?要派人,这家里下人婆子那么多,何必要派自己的贴身丫鬟?你知不知道,你的贴身丫鬟出了事,就是你这个小姐出事。纵然你没出事,大家也会认为你出事了。因为大家都知道,贴身大丫鬟是应该跟小姐寸步不离的。”

如果贴身大丫鬟被羞辱了,也就是小姐被羞辱,不会有别的解释。

盛思颜忙点点头。她确实没想到过这个。本以为派自己的贴身大丫鬟出去,是给牛家人面子。但是。牛小叶知道这一点吗?

盛思颜咬了咬唇,低声问道:“……大家都是这样想的?贴身大丫鬟等同于小姐?”

王氏明白她的心思。看了她一眼,淡淡地道:“当然,特别是出事的时候。不然牛小叶怎地会想出用海棠代替你的主意?”

牛小叶知道这一点,并不提醒她,还故意用海棠鱼目混珠……

当听说王氏病了,不说问一句王氏的病情,却埋怨王氏病得不是时候。

点点滴滴,盛思颜都记在心里。

将心比心,她不会对朋友做出这样的事。

但是朋友如果对她做出这样的事。那就不是朋友了。

盛思颜长舒一口气,将牛小叶这一层轻轻放下了。

“娘,是我一时心软,以后一定小心。”盛思颜将头靠在王氏胳膊上。

王氏身量高挑,盛思颜只到她胸口。

“嗯,你也累了,戴上观音兜回去歇着吧。我再给你找个贴身大丫鬟。这次可要记住了,贴身大丫鬟,跟你自己一般无二。只能好聚好散,不能行差踏错。”王氏让自己的大丫鬟甘草送盛思颜回去。

盛思颜走了之后,王氏对盛七爷道:“到底还是孩子,只想到脱籍这一层。”

盛七爷笑道:“能想到这样周全已经不错了。还是你教的好。”

王氏笑了笑。带着丫鬟婆子去海棠养伤的院子,对她和颜悦色地道:“这一次你救了大姑娘,我们全家都谢你。”

海棠别的不怕。最怕王氏笑眯眯的样儿,忙要从床上爬起来磕头。

王氏已经将屋里的下人都遣出去了。只留了大丫鬟桔香跟着她。

“……夫人,奴婢……奴婢……有罪。”海棠喃喃说道。

“有什么罪?何罪之有?大姑娘在牛家的粥棚遇到危险。多亏你奋不顾身救了大姑娘,我这个做娘亲的,更是对你感激涕零。你是大姑娘的大恩人,再让你在府里做下人,人家都要说我们盛家不知好歹了。”王氏顿了顿,笑着又道:“所以我打算给你脱籍。从今往后,你是良家子了。”

犯下这么大的错,海棠本来以为自己是死定了,想着有些不甘心,正想托人去找自己的爹娘报信,结果不但没死,还能脱籍,这简直是喜从天降!

海棠脸上的血色顿时回来了,整个人喜气盈腮。

“多谢夫人大恩大德!”海棠伏在床上给王氏磕头。

王氏又道:“但是你连累了我们盛家,这个帐我们不能不算。”

海棠磕头的动作停了下来,她怔怔地伏在床上,两只胳膊轻轻颤抖。

王氏静静地等了一会儿,确定海棠的心沉到谷底了,才接着又道:“所以你家人不能脱籍,只能你一个人脱籍。”

海棠松了一口气,身子一软,歪倒在床上。

“这都是大姑娘念在主仆一场,帮你求的情。要是没有大姑娘求情,依我的话,早把你筋都打折了。”王氏撂下一句狠话,恩威并重,“你好好歇着,先把伤养好。等养好伤了,再寻一门亲事,好好地聘出去做正头娘子。”王氏最后说道,转身扶着桔香的手离去。

海棠从床上抬起来,看着王氏的背影出了半天神,才用袖子拭了拭额头上的汗。——真是好险,好险!多亏了大姑娘求情!她就知道大姑娘心软……

海棠从贴身的小衣里掏出牛小叶给她的那个荷包,紧紧握在手里,暗自琢磨,要找个怎样的如意郎君……

王氏回到燕誉堂,跟盛七爷说了对海棠的处置。

盛七爷皱眉道:“还要成亲?”

王氏笑了笑,出神道:“当然。海棠要脱籍,但是脱籍之后,必须要嫁给咱们庄子上的佃户。这一辈子,是不可能真的离开咱们家的。”

做错了事,还想脱籍聘到外面做正头娘子?

王氏冷笑。那她这个当家主母就不要混了。——海棠这辈子都要为她一时的贪心赎罪。

盛思颜知道王氏会把这件事打理得妥妥当当,因此除了耐心琢磨王氏处事的手段,别的时候,都在不动声色观察自己身边的丫鬟婆子。

知人知面不知心这种事,她算是有了切身体会。

当然,体会更深的,是这种她要为别人的行为负责的无力感。

不像在后世,每个人都只代表他自己,犯了错,也不会牵连到别人头上,除非是同谋。

可是在这里,每个人的关系似乎都是环环相扣,牵一发而动全身。

王氏另外挑了一个二等丫鬟给盛思颜的卧梅轩送去,没说补海棠的缺,只说先顶个人手。

盛思颜没有在意,每天在屋里看书“养伤”。

没过几天,盛七爷从宫里回来,说太后病了,已经好几日起不来床,据说就是那一天出巡的时候冻着了,回宫又忙着处理政事,结果积劳成疾,病倒了。

太后见自己起不来床,担心耽误政事,就传懿旨,让太子暂时监国。

※※※※※※

第一更三千五。下午有加更。赶紧求一求粉红票和推荐票。o(n_n)o

。(未完待续。。)

ps:感谢亲们的订阅、粉红票、打赏和推荐票。弱弱滴再求求粉红票和推荐票啊。希望亲们能正版订阅。o(n_n)o谢谢~~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