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颜,你就去露露脸,不行吗?京城里的人都知道你我是知交好友,我家的粥棚,怎么少得了你们家呢?你说是吧?”牛小叶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她再接再励,企图让盛思颜回心转意。而且她知道盛思颜这人挺心软,挺好说话的。

盛思颜只是软软地笑,摇头道:“不行的。”

声音细声细气,不像很坚决,但是总在翻来覆去地重复。

不行不行不行……

牛小叶心里开始难受。

“真的不行啊?”

盛思颜想了想,委婉地道:“设粥棚是积阴德的好事,我什么都没做,可不敢贪功。”

“你是不是担心你娘不肯出粥棚的份子钱?你别担心,我跟我大哥说一声,你们那份我垫上!”牛小叶急道,她想来想去,只想到这个原因。

盛思颜说王氏生病的话,牛小叶半点都不信。

她明明听大哥说过,大理寺丞重病,盛国公夫人还亲自出诊来着……

就是昨天的事儿。

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就变得要盛思颜照料了?

盛思颜有些啼笑皆非,伸手搭在牛小叶肩上,道:“当然不是钱的问题。设粥棚能要多少钱呢?我自己的私房就够了,根本就不用找我娘要。我只是觉得不能占你们家便宜。你帮了我许多忙,我不能给你们添麻烦。”

说得牛小叶有些脸红,可是想到回去之后,家里那些鄙夷的嘴脸。就更是不开心。

她家里除了大哥,还有别的弟弟妹妹。有叔伯家的,也有庶出的。看着她跟盛国公的嫡长女成了莫逆之交,都对她羡慕得紧,当然,因羡生妒的也有不少。

因有了盛思颜,牛小叶在家里的地位也高了许多。

这一次,她来邀请盛思颜,可是她大哥亲自交代的。如果不能把她带去,就连大哥说不定都要埋怨她。

牛小叶咬了咬下唇,放软了声音。哀求道:“好思颜,亲亲好思颜,就这一次,就帮我这一次,好不好?我家里人都等着你呢!看我都答应她们了,都说出口了……”

盛思颜淡淡笑道:“以后有这种事,你该先跟我商量商量。”再好的朋友,也不能代对方拿主意。

朋友之间相处的第一要诀,应该是互相尊重。

不过盛思颜还是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因为之前是她太过顺着牛小叶,自己的分寸没有把握好,不能现在怪牛小叶代她拿主意。

因为是她先前亲手把刀递到牛小叶手里,就算被她砍一刀。也是她该受的。

盛思颜叹一口气,扬声道:“海棠!进来一下!”

她的大丫鬟海棠应声而入,“大姑娘。有何吩咐?”

盛思颜道:“你穿件大毛衣裳,跟牛大姑娘出去一趟。代我向牛大哥陪个不是,就说我家里有事。要在家里侍奉娘亲,暂时不能出去了。”

海棠应了,道:“前天大姑娘给奴婢一件莲青琵琶纹翻毛大氅,奴婢就穿那个出去,行吗?”

“嗯,就是看着最近太冷,才给你和木槿一人与了一件。如果要出去,一定要穿大毛衣裳,不然扛不住。还有厚底鹿皮翻毛靴子,也要记得穿上。这天冷得,能把你那穿着绣鞋的脚冻掉了。”盛思颜跟着嘱咐海棠。

牛小叶看这个架势,盛思颜是真的不会去了,她的心灵受到沉重打击。

这是头一次,她发现盛思颜对她居然还有说“不”的时候。

闷闷地带着海棠出去,牛小叶先上的车,坐下来抬头看着莲青琵琶纹翻毛大氅的海棠攀着车辕爬上车,头上梳着丫髻,身形跟盛思颜居然有些像!

牛小叶脑子立刻转开了。

一路去粥棚的时候,牛小叶一直盯着海棠看,越看越欢喜,寻思如果让她戴上一个观音兜,再给她脸上包上一块长条的狐皮,就跟盛思颜上一次出门的打扮差不多了。

只露出一双眼睛的海棠,不仔细看,跟盛思颜确实身形相似,说她是盛思颜,大概也没人不信。

牛小叶嘿嘿地笑,凑到海棠身边,跟她闲话。

“你是哪里人?是如何来盛家做下人的?”搭七搭八问了一圈。

海棠是个老实人,有问必答,除了不该说的,别的都说了。

“你家里人都在盛国公府?”

“是啊。我们一家都被夫人买进来了,以后就是盛家的家生子了。其实盛家以前也有家生子的。可惜盛家主子被杀,他们的下人也没一个逃出生天的。”海棠有些惋惜地道。

别人家犯了事,最多家眷和下人被发卖,盛家可是连下人奴婢都死光了。

而且盛家主子死了还有一口薄棺,下人奴婢直接填了沟壑。

牛小叶眼珠子转了转,道:“在盛家做下人,确实挺可怕的。海棠,我求你件事,只要你答应了,我可以帮你们家赎身。”

海棠忙摆手道:“使不得,使不得。我们家是上了奴籍的人,纵然脱了籍,也不知道要怎么过活。”

牛小叶气结。怎么有这样天生奴才命的人!

她又想了想,眼看快要到粥棚的所在地了,索性对海棠直言道:“海棠,你跟你们家大姑娘身形相仿,帮我个忙,就装做是你们家大姑娘,去我们家粥棚前面站一站,行不?就站一站,不用你说话,也不用跟任何人打招呼,别的事情都包在我身上。”牛小叶顿了顿,从袖底里掏出一个绣金荷包,塞到海棠手里,“你答应了,这一袋子金角子,就是你的。”

海棠反手握住那绣金荷包,抿了抿唇,迟疑着道:“……真的不用说话?不用做任何事?只是在粥棚前站一站?”

“当然。如果有别的事。你就直接拆穿我,说你不是盛大姑娘。是她的丫鬟,行不行?”牛小叶给海棠吃“定心丸”。

海棠咬了咬牙。低声道:“……可是我没有问过大姑娘。若是她生气呢?”

“不会的,思颜不会生我的气的。再说,她派你来,就是打的这个主意。我知道她的。”牛小叶只差拍着胸脯打包票。

海棠低头看了看那绣金荷包,伸手将荷包的带子解了,倒出里面的金角子瞧了瞧,确实是足金的角子,有十七八枚那么多,应该有五六两重。确实不得了。

海棠长这么大,只在盛思颜那里见过真正的金银。

不过盛思颜的金银首饰、月例和库房,都是木槿管的,海棠管的是衣物和摆件。

“……那我回去跟我们大姑娘说了,如果我们大姑娘不高兴,你要帮我说说情。”海棠缩了缩脖子,打算试一次。

牛小叶却道:“只一次而已,回去你不说,我不说。你们大姑娘就不会知道的。”

“可是,瞒着大姑娘,不太好吧?”海棠犹犹豫豫,没有牛小叶胆子大。

牛小叶不想让盛思颜晓得。嘻嘻笑道:“这有什么不好的?她如果问呢,你就说。她不问,你就不说。也不算骗她吧?——来,我把这倭刀围脖送与你。”

倭刀就是沙狐皮的边角料。不算最贵重,但是就一般富贵人家来说。用倭刀已经很了不得了。

牛小叶觉得,海棠家里世代都是给人做奴婢的,应该没见过这么好的皮料子。

海棠笑着接过来,围在脖子上,谢了牛小叶。

牛小叶一手翻开海棠身上披的大氅,一边笑嘻嘻地道:“这个大氅,是你们姑娘不要了给你的吧?我看这风毛出的一般,不如我这围脖好。”

海棠家里虽然是做奴婢,但是她爹最擅长是甄选皮货,还有一手硝皮子的好手艺。金银她是没见过多少,但是各种皮毛,她从小是看到大的。

“牛大姑娘,我们姑娘给我的也是上好的。只是照理奴婢不能穿大毛,我今儿穿出来,已是违例了。但是大姑娘也说过,这个冬天太冷,不穿大毛衣裳扛不过,所以让我们别怕,能穿就穿。——这件大氅,是天马皮,就是沙狐腹下的皮子,贵重得很呢。”

沙狐腹下的皮子,叫“天马皮”。而沙狐颌下的皮子,叫“乌云豹”,是沙狐身上最好的皮子,也是最贵重的。

天马皮仅次于乌云豹,比牛小叶给她的倭刀围脖的边角料皮子要好很多倍。

可惜牛小叶不太懂这些,不解地问道:“天马皮?难道不是马的皮子?怎么又跟沙狐皮扯上关系?不懂,不懂……”

海棠一笑,不再说话,跟她一起来到粥棚。

牛小叶先跳了下去,对在那里翘首以待的家人道:“大哥,思颜来了!不过她有些不舒服,只能站一站就回去了。”

牛大朋十分欢喜,忙道:“快请盛大姑娘过来,外面冷。”又命人赶快把锅盖打开,可以开始施粥了。

海棠脸上围着倭刀围脖,头上戴着观音兜,身上穿着一袭莲青色琵琶纹翻毛大氅,有些不好意思地地走过来。

见了牛大朋,她还对他福了一福。

牛小叶笑着将她拉到里面,道:“这里暖和。别站在风口上。”

外面求粥的人看见开始施粥了,忙挤了过来。

牛大朋忙着带人在外面维持秩序,又去命人再拿些米粮过来。

人群外有人盯着他们的粥棚,对那个跟着牛小叶进去的胖胖的小娘子有些疑惑,便派了人挤进去专门打听那人是谁。

牛小叶向家里人介绍是盛思颜,盛国公府的嫡长女,并没有着意隐瞒。

因此那人一打听就打听到了,便忙回去向自己的主子报信。

“咦,居然盛家也来淌浑水?”那人笑了笑,隔着屏风吩咐道:“就她一个人吗?”

“是的。据说盛国公府的这位盛大姑娘跟牛家的大姑娘是知交好友,两人经常同出同进。”

屏风后面的那个人想起那一天在东市的人市上,盛思颜确实只带了一个丫鬟,就跟着牛小叶跑去了,便信了八分。

过了半晌,屏风后面的人起身,淡淡地道:“牛家是什么东西,也来学别人施粥?——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让他们的手不要伸得太长……”

刚才回报的人会意,自去布置。

没有多久,牛家的粥棚前过来求粥的人越来越多。

开始大家还能维持秩序,规规矩矩地排队。

后来不知道是谁说,里面的粥快没有了,只能先到先得,后面的就没有了。

求粥的人急了,疯一样往前挤,非要做“先到”的人,才能保证吃到粥。

牛大朋没有预料到居然人来得这么多,比吴家那边的人多了两三倍还不止!

而且他们家的粥棚,可没有吴家的大。

牛大朋脸色阴沉下来,他明白过来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赶快跟大家说,就说粥还有很多,让大家不要挤。”

但是他们的人手不够,说得话没人信。

那些人还是疯一样往里挤。

牛家的人都出来帮忙了,还是顾不过来那么多求粥的人。

海棠在粥棚里面看见外面汹涌的人群,有些害怕,道:“人太多了,我还是走吧。”

牛小叶点点头,正要送她出去,就在这时,临时搭建的粥棚发出喀拉一声响,顶棚开始摇摇欲坠。

“粥棚要塌了!快跑啊!”

人群中不知谁发一声喊。

场上静谧片刻,然后无数人开始一哄而散。

有些人还往粥棚那边挤,企图捞到最后一碗粥,有些人却开始往外跑,逃命要紧。

牛小叶和海棠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粥棚的四个柱子开始歪斜。

顶棚靠门口的一根大柱子慢慢掉了下来。

“哎嘛呀!快跑!”牛小叶说着快跑,却慌不择路,居然下意识往粥棚里面跑。

海棠却要往外跑。

两人砰地一声撞在一起。

牛小叶比海棠更胖,冲力也更大,一下子将海棠撞倒在地上,她自己也跟着绊倒在海棠身上。

这时大梁已经整个儿砸了下来,重重地砸在牛小叶后背上。

牛小叶一口鲜血全喷在海棠脸上,将那倭刀围脖喷得全是星星点点的血迹!

“小叶!盛大姑娘!”

海棠被那双重的重量压得翻了个白眼,在晕过去之前,隐隐约约听见了有人狂吼的声音……

※※※※※※

第二更四千字了。粉红210加更还有多哦。快来叫俺雷锋,不谢~~~用粉红票就可以了。明天周一了吧?赶紧预定下一周的推荐票。o(n_n)o

。(未完待续。。)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