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小思颜吧?”闵氏马上说道,“快让她进来让我们瞧瞧!”

王之全也很激动,挣扎着从床上起身,跻着鞋道:“给我拿套衣裳过来,还有我前阵子准备的见面礼都拿过来!”一叠声叫着闵氏给他找衣衫。

闵氏笑着对王氏道:“上一次你们家打官司的,你爹日思夜想,希望你们能打到大理寺,这样他就能亲自为你和外孙女做主了,结果陈侍郎那家伙在刑部就解决了那三家吃里扒外的掌柜,让你爹在家好一通埋怨。后来你爹有好一阵子不给陈侍郎好脸色,让陈侍郎莫名其妙,不知道是哪里得罪你爹了,吓得请了病假闷在家里不敢去刑部理事。”

王氏又是骇笑,又是感动,还有一丝丝心酸和甘甜。她想道她爹从来就是铁面无私的青天大老爷,却为了她这个不孝女,一再地违背他做人的原则和宗旨!

这样的爹,才是真正把女儿捧在手心上的爹吧!

就连盛七对盛思颜都没有这样疼宠过。

这一瞬间,王氏决定以后要更加疼宠小思颜,把她爹的那部分都疼了,才不负她们这辈子母女一场。

盛思颜被大理寺丞的家人引到内院。

“盛大姑娘,盛国公夫人在里屋给我们老爷看诊,您在这里略等一等,很快就出来了。”那婆子恭恭敬敬将盛思颜领进来,虽然低着头,盛思颜却感觉到那婆子的目光不时落在自己身上。

盛思颜笑了笑,抬头落落大方地看向那婆子。跟那婆子带着泪光的眼神撞个正着。

那目光中带着暖意,带着怜惜。像是多年失散的亲人终于重逢,那样的眼神可以抚慰任何一颗躁动的心灵。

盛思颜的心情出奇地平静。她对她笑了笑。柔声道:“你以前见过我?”

那婆子愣了一下,忙摇头,“没有,没有。奴婢是第一次见盛大姑娘。”想要闭口不言,但是看着盛思颜乖巧的样子,巧笑倩兮的笑容,忍不住又道:“盛大姑娘,你生得真好。”

盛思颜看了看自己桶形的身材,暗忖能把这样的身形也说成“生得好”。那一定是很喜欢很喜欢她。

但是她做过什么了不起的事,让这婆子这样喜欢她呢?或者说,这婆子是爱屋及乌?

盛思颜眼珠一转,觉得有些不对劲,问道:“我娘呢?我娘什么时候出来?”

那婆子忙道:“奴婢这就去看看。”说着,往堂上右侧的月洞门里去了。

又过了一会儿,她出来道:“盛大姑娘,我们老爷、夫人请您进去。盛国公夫人也在里面。”

盛思颜有些踌躇。虽然她知道大理寺丞是出了名的正直之人,又“王青天”的美名。但是一个人去人家的内室,她还是有些不放心。

里屋传来王氏的声音,“思颜,进来吧。”

盛思颜顿时绽开笑容。拎着裙子快步走了进去。

从月洞门进去,是一间暖阁,从暖阁再往里走。就是内室了。

暖阁里没有丫鬟婆子,盛思颜只好自己动手。将厚厚的皮帘子掀开走进去。

里屋很大,当中有一座一人高的紫檀木玳瑁屏风。屏开四扇,用玳瑁和玉石拼成泼墨山水图,清雅中带着孤洁。

王氏从屏风后头转出来,笑着道:“娘一会儿就回去了,你又做什么来了?外面天寒地冻,冷得很。你自己穿得暖,还坐轿子,可是也要体谅一下抬轿子和跟出门的下人们。这种天气,你不动,就是给他们积福了。”

盛思颜有些不好意思,低了头喃喃地道:“我……我只担心娘不能回家,没想那么多。”

王氏还要再说,闵氏已经绕了出来,一把抓住盛思颜的手,笑眯眯地道:“这是你大闺女?长得真俊!”又道:“跟你小时候一样胖,就是没你高挑。”

盛思颜有些意外地抬头看了闵氏一眼,又看向王氏,好奇地道:“娘,王夫人见过您小时候?”

闵氏自悔失言,不知道该如何说话。

王氏念着盛思颜还小,不肯让娘家担这样大的风险,只是笑道:“娘的娘家,跟闵夫人娘家是世交。”

盛思颜便明白这大理寺丞的夫人姓闵,忙又行礼道:“闵夫人别见怪,我就是随便说说。”

王之全慢慢从屏风后头转出来,站在屏风旁边看着盛思颜微笑。

盛思颜抬头,看见是一个面目清隽的中年男子,虽然笑得很温和,可是盛思颜也看得出来他眉间那股刚毅之气。

是个不容妥协的人。盛思颜暗道,她飞快地睃了王氏一眼,垂下眼帘,上前给王之全行礼。

“王大人,您可要好好保养。大夏皇朝的老百姓们还等着您给他们伸冤呢!”盛思颜笑着恭维王之全。

男人一般都喜欢儿子,独王之全是喜欢女儿的。他的孩子多,女儿却只有盛思颜的娘亲王素光一个人,而且他的儿子生得也都是儿子,十来个孙子,没有一个孙女。

盛思颜这个外孙女既是女孩,又是他最疼的女儿王素光的独女,王之全看得欢喜不已,招手让盛思颜过去,对她道:“今儿第一次见面,外……我没有准备,这个东西你拿去玩吧,不喜欢了赏给丫鬟也行。”说着,手从宽袍大袖里伸出来,手掌上放着一个巴掌大的碧玉匣子。

盛思颜不敢要,回头看了看王氏。

王氏忙上前道:“王大人,诊金您已经付了,这东西太贵重了,我们不能收……”

“又不是给你的!是给我……给盛大姑娘的。”王之全瞪了王氏一眼,将那碧玉匣子往盛思颜手里塞,顺手摸了摸她的头。感慨地道:“我跟祖父盛老爷子有些交情,可惜啊。他去世了,我却什么都不能做……”

盛思颜默默地收下匣子。

其实她一看这位王大人。立刻就猜出来这是她娘亲王氏的娘家爹爹。

两人的脸盘模子长得是一模一样,特别是那管挺直的鼻子,摆明就是父女俩。

当然,王氏不肯说,她也只好装傻。

而且她也知道厉害,不会没事瞎打听。

从大理寺丞的府邸出来,外面已经全黑了。

因为天气太冷,宵禁也没人管了。

因为晚上比白天还冷,敢出来的人大部分都会被冻得七死八活。要丢掉半条命。

一行人顺利回到盛国公府,没有碰到官差。

回家之后,盛思颜对王氏顺便说了郑素馨设的粥棚的事。

王氏这一次出去,才发现外面确实缺粮缺得很厉害。

“那咱们也跟着设个粥棚吧。”王氏迟疑着道。但是又担心被人盯上。他们盛家现在毫无根基,经不起任何乱子。

盛思颜想了想,“要不等牛家设粥棚的时候,我去凑个份子吧。”她也想到了王氏的顾虑,他们盛家,现在确实应该韬光养晦。不宜太过高调。

像郑素馨和太子那样敢出来刷声望,是要底气,要后台的。

他们家么,刚刚才复爵。还是洗洗睡吧……

第二天,牛小叶又来了,这一次。她是来邀请盛思颜去她家设的粥棚凑份子的,并且还带来了宫里的消息。

“思颜。我听说,京城里有些富贵人家的粮食也吃光了。宫里太子和皇后娘娘向太后娘娘请旨。想开官仓放粮,免得饿死的人更多。可是听说太后不同意。”牛小叶神秘说道。

盛思颜愕然:“你是如何知道的?宫里最近不是不许进,也不许出吗?”

“一般人是不能进,也不能出,但是有人例外啊。”牛小叶嘻嘻笑道。

“有人?”盛思颜想了想,“你是说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住在东宫,和皇宫是一体,但是又另有门户,所以在皇城关闭的时候,东宫有些地方还是可以进出的。

不过盛思颜又有新的考虑,她摸着下颌,沉吟道:“看来,有人确实等不住了。”

太后临朝听制,这么多年都是风调雨顺,除了不时骚扰大夏边境的蛮族,还没有出过大乱子。

今年这个极寒的冬天,大概是太后娘娘遇到的第一个难题了吧?

盛思颜又想了想。就算如此,又关她什么事呢?

只要她爹能维持夏明帝的状况,他们家就高枕无忧。

不对!

盛思颜突然想起来,在下那场大雪之前,她爹盛七爷曾经说过好像找到了一味可以替换过山风蛇毒的药材!

然后就是下大雪,天气骤然变冷,她爹盛七爷一入宫门深似海了。

再也没有出来过。

不会是她爹出了问题吧?

盛思颜急得心急火燎,忙对牛小叶道:“你坐会儿,我去跟我娘说件事儿。”说着,一溜烟地跑了。

来到燕誉堂,盛思颜将牛小叶刚才说的有关宫里的话说了一遍,又问王氏:“娘,爹那边有信来吗?”

王氏摇摇头,“没有。”不过,她想得更远,“你爹应该没事。你爹要有事,就是陛下有事的时候,而太后娘娘,是绝对不会让陛下有事的。所以你别看太子在外面闹腾,最终还是要看宫里的那个人发话。”

盛思颜松了一口气,她对王氏已经是无条件信任了。

“那好,我今日就跟牛小叶去设粥棚,当做是给爹祈福了。”盛思颜改了主意,打算也要出去刷声望,但是她是要给盛国公府刷,给她在宫里孤立无援的爹刷声望!

※※※※※※※※※

为enigmayanxi盟主大人打赏的第一块和氏璧加更送到来来来,粉红票和推荐票投来吧!用手机看文的妹纸,推荐票三个字有下划线的,点一点“推荐票”这三个字就可以投推荐票了。俺每天双更,各位亲只要动一动手指就能给俺一份支持了,o(n_n)o谢谢!。好看不?情节要紧凑明快,还是温馨舒缓呢?

。(未完待续。。)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