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思颜一看,隐约想起来这是郑国公家的大姑娘郑玉儿,忙道:“多谢玉儿姐姐。”

郑玉儿笑着一手拉着盛思颜,一手拉着牛小叶,才将这场风波消弭于无形。

盛思颜对郑玉儿极是感激。

郑玉儿的话,看似两不相帮,其实却是偏着盛思颜。因为她说盛思颜是刚从乡野来到京城,不懂四大家族跟皇室的很多事情,但是吴婵娟可不是刚来京城的乡下丫头。她在吴国公府长大,又有一个因同二皇子相恋而早死的小姨,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忌讳呢?

这样一说,明眼人立刻看得出来,吴婵娟是有意为之,盛思颜很可能只是无心之失。

因郑玉儿这一席话,对盛思颜改观的人也有不少。

这一顿筵席,盛思颜一直在跟郑玉儿说话,两人以前只是点头之交,这一次坐得近了,敞开话题,居然发现很多共同之处,都十分开心。

牛小叶也在旁不时插话,三个人说得非常热闹。

渐渐地,今天来的那些贵女们,也都三三两两跟盛思颜说说话,同时对吴婵娟也凑凑趣,两不得罪,很是乖滑。

吴婵娟被郑素馨耳提面命好几次,渐渐也会收敛自己的脾气。不过看着郑玉儿和盛思颜相谈甚欢,还是憋了一肚子气。

回到家里,吴婵娟将郑玉儿的话一五一十说与郑素馨听,末了道:“娘,玉儿姐姐是我表姐。对那个盛思颜却比对我还亲,还帮着她说话!我不气盛思颜。就气玉儿姐姐!”

郑素馨笑了笑,抚着吴婵娟的俏脸。很轻很轻地道:“……不是一个娘生的都差了那么多,更何况你们又隔了一层。”

“娘,你说什么?”吴婵娟没有听清楚,偏头又问。

“没什么。你表姐也是为你好。跟你亲才说你。跟盛家大姑娘是顶点小说气,你别放在心上。”郑素馨笑眯眯说道,推吴婵娟回去歇息。

第二天,郑素馨一直在琢磨要不要回郑家一趟,却听见她的大丫鬟玉桂过来说,“大奶奶。您娘家的弟媳来了。”

“弟媳?哪一个?”郑素馨皱了皱眉头。

玉桂知道,郑老爷子很年轻的时候,原配嫡妻叶氏就过世了。叶氏只生了一子一女。郑素馨是嫡长女,还有儿子郑星宏是嫡长子。叶氏生郑星宏不足月,又是难产,生完孩子之后就得产褥热去世了。

那时候郑素馨才一岁多,郑星宏只是个嗷嗷待哺的婴儿,而且因为不足月,身体很是脆弱。多亏了盛老爷子帮他调理身体,才渡过了最危险的时期。

郑家偌大的国公府,没有女主人不行。因此郑老爷子很快娶了填房康氏。

康氏是个好生养的。她一嫁给郑老爷子,就连生三个儿子。让一直男丁稀少的郑家顿时人丁兴旺,有了兴盛之相。

郑老爷子的爹郑老太爷那时候还活着,看见自家儿媳妇连生三个大胖小子。又活泼又健康,比病怏怏的嫡长孙好多了。因此也有几分偏心。

郑老太爷去世后,郑老爷子袭了国公爵。国公府内院就是康氏当家。

康氏娘家只是个六品官,也是礼部下面的一个小官僚,是郑老爷子的下属。

郑老爷子那时候还很年轻,康氏嫁给他,其实是算高攀了。

夫妻俩这么多年一直和和气气,从来没有红过脸,感情很好。

康氏对郑素馨姐弟也极为疼惜,凡事都是让他们为先,自己的孩子靠后,并不是面子情儿。

郑素馨小时候当康氏是亲娘,很是依恋她。后来长到五六岁上,才知道康氏不是自己的亲娘,而是继母,从此就管着自己的弟弟郑星宏,不要巴着康氏。

康氏后来又生了小女儿郑想容。

郑想容长到四五岁上,就不同一般小女孩,美貌得惊人。

郑素馨也极疼这个妹子,姐妹俩比亲姐妹还亲。

郑想容五岁那年不小心掉到后院的池塘,是郑素馨奋不顾身地跳下去,将她救了起来。

从此姐妹俩更亲热了,郑素馨在出嫁之前,有好长一段时间,甚至都跟郑想容一起住在郑想容的晓晴轩里。

这些事情她们这些下人丫鬟都尽知的,郑素馨也从来没有忌讳过。

玉桂见郑素馨问起是哪个弟媳,忙笑道:“便是郑大爷的夫人。”

原来是她嫡亲弟弟郑星宏的妻子善氏。

郑素馨笑道:“让她进来吧。”

玉桂领了善氏进来。

善氏出身不错,在郑家的几个儿媳妇当中,她的娘家是最显赫的,因此才能嫁给郑国公府的嫡长子。她比郑星宏还大两岁,看上去保养得不错,就是太瘦了。

一见到郑素馨,善氏闲话几句,就道:“大姑奶奶,您有空回家坐坐,劝劝爹吧。”

“爹怎么啦?”郑素馨给她捧上一杯茶,笑着问道。

善氏撇了撇嘴,道:“大姑奶奶,您家大爷刚刚封了世子。可是我们家星宏,如今还不知道世子的位置在哪里呢。您看,他都三十多岁了,家里的儿子都能议亲了,他还是白身一个,以后可怎么处?以后被那一房的人挤兑得连站的地方都没有了。”

郑素馨的丈夫吴长阁刚刚得了世子之位,郑素馨自然是满意的。

可是娘家那边却没有这样顺畅。

她知道自己的弟弟郑星宏从小身子骨不好,也是药罐子里养大的。郑老爷子给他娶一房比他大两岁的妻子,也是希望年纪大的妻子会疼人,能够照顾他。

又因为郑星宏从小到大都身子不好,郑老爷子也没有让他出去做官,只在家里念书习字,写写东西。

郑星宏于文辞一道实在平平,不管是诗词还是文赋,他都没有出色的地方。

郑家的“文曲星”似乎只关照康氏那一房人。

除了惊才绝艳的郑想容之外,郑想容的三个哥哥郑星辉、郑星旺和郑星同,个个文采出众,写下很多传世诗篇和文赋。

若不是有郑素馨曾经拜在盛老爷子门下,后来又嫁入了吴国公府,做嫡长子的正妻,他们郑家原配这一房,都要被世人遗忘了。

郑素馨皱了皱眉头,道:“爹那里怎么说?”

“爹没说什么。但是放着好好的嫡长子不请封,还能有什么原因?当然是想留给那一房的儿子了。”善氏在家里不敢说,在郑素馨这里说了心里话。

郑素馨忙道:“可别这么说。爹是最守规矩的。我弟弟是原配所出的嫡长子,断不会允许越过嫡长子,把世子之位给填房生的儿子。”

善氏讪讪地闭了嘴,低头抿一口茶,盘算一会儿,改了话题,道:“二弟妹最近在给大姑娘相看婆家,您这个做姑姑的,不回去点个卯?”

善氏说得二弟妹,就是康氏生的大儿子的妻子田氏。郑星宏是嫡长子,康氏生的大儿子郑星辉是嫡次子,家里都叫他二爷。

而这个大姑娘,就是郑玉儿了。是田氏唯一的女儿,也是康氏的嫡长孙女。

郑素馨想起吴婵娟对她说的话,笑了笑,道:“玉儿是个好姑娘,我自然是要回去看看的。”

没两天,郑素馨就回了一趟娘家,正好赶上有个媒婆拿着庚帖过来求亲。

郑素馨跟着田氏坐了一会,将郑玉儿叫到身边好好夸了一顿,说她越长越像她小姨,说得郑玉儿不好意思地跑了。

田氏笑着道:“大姑奶奶您谬赞了。小姑奶奶是大夏第一美人,我们玉儿哪里比得上呢?”

郑素馨忙道:“玉儿确实越长越漂亮了,不是我一个人这么说。大家都说呢。”又问田氏,“给玉儿挑好婆家了吗?”

田氏顿时犯了愁,道:“求亲的人不少,可是她爹都不满意。”

郑素馨笑了笑,道:“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帮你们查一查这些人的人品如何。”

※※※※

粉红180加更送到。求粉红票和推荐票咯!亲们别闹,好好看文,乖o(n_n)o哈!

。(未完待续。。)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