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素馨听了盛思颜的话,反倒笑了,摇头道:“真是孩子,惯会说孩子气的话。”轻描淡写地将盛思颜说她“沽名钓誉”的话抹开了。

此时牛大朋派的人已经来到盛国公府,千辛万苦才见到盛国公府的国公夫人王氏。

王氏一听人市里的事,已经有几分怒气。

她对郑素馨本没有成见,但是架不住郑素馨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玩手段。

但是王氏比盛思颜见的事多,于人情世故上也老成得多。

盛思颜原本是想跟王氏串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阴郑素馨一把,让郑素馨把她泼的脏水给全数喝下去!

可是王氏明白,这件事如果她出面,他们就真的跟郑素馨,也就是跟吴国公府和郑国公府两个家族公开撕破脸了。

他们盛家才刚回到京城,并没有跟两大国公府对抗的底气。

或者说,他们犯不着为了几个贪心掌柜的家眷,就赔上盛家人跟吴家和郑家多年的交情。

她起身在堂上走了几步,对来人道:“多谢你给我们送信。我女儿就是急性子,让你们牛公子别见怪。”又道:“这样吧,我派我的大丫鬟跟你走一趟,去把这件事撕掳开了。”

那人忙应了,出去候着。

王氏命人把大丫鬟桔香叫来,对她低声道:“你去,对大姑娘说,郑大奶奶出面帮我们解决了后顾之忧,我们谢她还来不及呢,让她别跟郑大奶奶捣乱。郑大奶奶自会把赵、毛、金三家一共三百多人安置得妥妥当当。再帮我谢谢郑大奶奶。说死去的老爷子知道这事,也会谢她的。另外代我向郑大奶奶道歉。说我们家大姑娘古道热肠,又是急性子。如果说错了话。让郑大奶奶看在我们四大家族千年来同气连枝地份上,不要计较。等事情办妥了,我自会去吴家亲自面谢郑大奶奶。”又叮嘱她,“一定要原原本本说出来。”

这一番话,既圆了盛思颜的谎,又全了郑素馨的面子,还安抚了那些掌柜的家眷,更在京城人面前做了脸,实在是一箭数雕的好说辞。

桔香听了。心悦诚服地道:“夫人真是水晶心肝玲珑人儿,瞧这番话说得滴水不漏,任谁都挑不出错来。大姑娘还有的学呢!”一边说,一边离开屋子,往二门上去了。

桔香跟着牛大朋的人来到东市的人市,正看见金家大姑娘还在哭诉他们家多年的不容易,而盛思颜站在一旁,脸上带着习惯性的浅浅笑意,似乎不急不躁。可是她的一只手却下意识地拨弄着她右耳垂上带着的紫金丁香耳钉。

桔香抿嘴笑了笑,上前对郑素馨行礼,打断了金大姑娘的话,将王氏刚才教她说的话。不紧不慢、口齿清晰地说了一遍。

郑素馨容色稍霁。

盛思颜见王氏没有亲来,而是派她的大丫鬟桔香过来的,本来心里一沉。暗道难道是娘亲不赞成她的做法,所以不愿意过来?

但是后来听了桔香转述的王氏的话。盛思颜才恍然大悟,顿时对王氏更加崇拜了。瞧这番话说得。简直是要秒杀金大姑娘刚才的长篇大论!

王氏的话,既没有承认盛思颜说的是真的,也没有说她说的是假的,但是整番话都在绕着盛思颜刚才说的意思转,只是比她说得更委婉,但是下的套儿也更深。竟是直截了当要郑素馨将这三家的家眷都安置了。

郑素馨本来只看上了金家三姐妹,想买来做个帮手的。

如今被王氏这样一搅合,郑素馨起码要出多十倍的钱,才能把这三家三百多口人都安置了。

郑素馨有些肉疼那些马上要花出去的白花花的银子,暗忖王氏这个人实在太厉害了,难怪能养出盛思颜这样精乖的女儿。自己的女儿什么都好,就是一见到盛思颜,就沉不住气,简直跟天生的冤家对头一样……

一想到“冤家对头”四个字,郑素馨目光沉沉,上下打量着盛思颜,见她圆圆胖胖的苹果脸,桶形的身材,才放了心,笑着对桔香道:“你们夫人太顶点小说气了。举手之劳,何足挂齿?放心放心,我定当将他们安置妥当。”

不知怎地,盛思颜从郑素馨的话里听出了几分咬牙切齿的意思,抿嘴一笑,索性上前给郑素馨行了一礼,道:“郑大奶奶真不愧是财神吴家的当家人,出手豪阔,一掷千金,真是我辈表率!”

故意把轿子越抬越高。

郑素馨这样要面子的人,肯定不出钱就下不了台了。

牛大朋见状,也赶紧对那位官牙道:“这位官爷,这三百多人,郑大奶奶都包了,赶快带了契纸去跟郑大奶奶结账去吧!”

那官牙笑着问郑素馨:“郑大奶奶,您真的要买下这赵、毛、金三家三百多号人?”

郑素馨骑虎难下,只得点头笑道:“盛国公夫人都开口了,我怎能不从命呢?”说着,就命自己的管事去跟官牙办手续。

盛思颜拍手笑道:“今儿可要全大夏的人都知道,这些人,都被郑大奶奶包了!”

吴婵娟在二楼上看见这一幕,气得七窍生烟,但是却被郑素馨的两个丫鬟死死拉住,不能任性地冲下楼去。

楼下的空地里,牛小叶见这些人都被郑大奶奶买下了,很是可惜,摊手问她大哥,“那这些人到底算谁家的呢?是吴家的,还是盛家的?”

这话问到点子上了。

牛大朋笑着敲了敲她的脑袋,道:“这要你管?郑大奶奶菩萨心肠,又是盛老爷子的关门弟子,这番代盛国公府将这些人买下来,当然是要送回给盛国公府。——是吧,郑大奶奶?”

郑素馨笑了笑。没有理他,只对桔香道:“这里人多嘴杂。说什么话的都有。你快带你们姑娘回去吧。这里不是小姑娘来的地方。你看我女儿跟着我来看热闹,也只在二楼待着。并不曾下来。”

盛思颜往二楼上瞟了一眼,当没看见吴婵娟被两个丫鬟死死拽着的样子,笑道:“吴二姑娘天生重瞳,金尊玉贵,不是我们能比的。”

郑素馨忍不住又看了她一眼,正色道:“我们几家是世交,我才多说一句。你看旁人那里,我说过什么话没有?”一边说,一边转身带着人上楼去了。

盛思颜低下头。弯了弯唇角。

桔香过来对她道:“大姑娘,夫人让你回去呢。”

盛思颜只好对牛小叶道:“那我要走了,你走不走?”

牛小叶摇摇头,“大哥说要被我买丫鬟,我还没看上呢。”

“那我先走了啊。”盛思颜也不想再在这来待了。她要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王氏有了准备,想必郑大奶奶不敢再玩花样了。

盛思颜就和牛家人告别,跟着桔香回了盛国公府。

一回到家,她就钻到王氏房里。对她叽叽喳喳说着人市上的事情。

王氏这才完完整整听了一遍,听完摸着盛思颜的头,道:“你这孩子心是好的,也有急智。只是火候还差点。”

盛思颜抱着王氏往她怀里拱,不依地道:“娘啊,人家着急啊。再说那郑大奶奶欺人太甚……”说着。又抬起头看着王氏,担心地道:“那三家人都被郑大奶奶买走了。会不会对我们家不利啊?”

王氏笑道:“不利?他们都被赶出去了,如何对我们家不利?——要还待在天下药房才是对我们不利吧?”

“可是那三个掌柜对天下药房了解得多透彻啊。这下子全被郑大奶奶弄走了,那铺子里有什么秘密,岂不是全被他们知道了?”盛思颜想到了“商业机密”四个字,不由得忧心忡忡。

王氏忍不住哈哈大笑,捶着后背道:“你真是杞人忧天。你以为这十六年来,那铺子里有什么事情,是郑大奶奶不知道的吗?”

盛思颜一想也对。自从他们盛家神农府十六年前就被灭了满门,这天下药房,就在郑大奶奶的掌控之下了,哪有什么了不得的秘密是她不知道的?

“娘啊,您真厉害。三言两语就让郑大奶奶大出血啊……”盛思颜乐滋滋地道。

“大出血?郑大奶奶受伤了?”王氏一惊,忙拉住盛思颜问道。

盛思颜忙摇头,道:“不是真的出血,我是说,她要多花好大一笔银子,才能把这三家都安置下来!”

“哦。”王氏放了心,气定神闲地道:“那是。你以为好人是那么好做的?菩萨心肠都是银子打造的……”

盛思颜捂嘴偷笑,兴高采烈地回自己的卧梅轩去了。

“大姑娘,二姑娘今儿派人过来问了好几次,问大姑娘什么时候回来。”她的大丫鬟木槿过来跟盛思颜宽衣,一边说道。

盛思颜撑了个懒腰,道:“今儿累死了,我没功夫去看她,你使人给她送盘福橘过去吧。就说我累了,先睡了。”说着,爬到床上躺下,木槿还在给她放下帘子呢,就见盛思颜已经睡过去了。

木槿给盛思颜掖好被子和帘子,轻手轻脚走出去。

海棠今日跟着盛思颜出去了,在东市的人市上看了好大一场热闹,高高兴兴说与木槿听。

木槿当初也是主家坏了势,和主子家姑娘一起卖出来的。她生得不算漂亮,但是老实本分,又做得一手好针线活,几经辗转,最后被王氏买下,在盛国公府渐渐有了根基。

那个人市的高台,她以前也站过的。只是她还能做丫鬟,她当年服侍过的主子姑娘,最后却被卖入青楼……

海棠跟木槿不一样。海棠是全家一起被王氏收进来的,家里的爹娘和兄弟都在盛国公府当差,比在外头自己刨食要轻省多,她和木槿一样,都对王氏充满感激,对盛思颜也极为爱护。

“你当年的主家,到底是哪一家?”海棠偷偷问道。海棠家以前也是另一处权贵的家生子,但是那家坏了事。通家和主子女眷一起都被卖了。

木槿叹了口气,淡淡地道:“自从陛下突然生病。后来二皇子殿下又愤而出家,这十六年来。不知道有多少权贵人家坏了事。像四大家族这样的人家,这些年都只有夹着尾巴做人,你知道了又怎样呢?”

海棠深有同感地点点头,道:“这倒是大实话。我们做下人的,到哪里都是服侍人,可是那些做小姐的,却比我们惨多了。今儿那个金家的大姑娘,生得真是美貌。幸亏郑大奶奶把她买去,不然地话……”啧啧两声。便不再说话。

盛思颜在屋里躺了一会儿,本是想闭目养神的,但是木槿和海棠在外间说的话,却让她辗转反侧,睡不着了。

她瞪大眼睛,看着账顶的绿锦盘金绣,想着今日在人市上看见的事情,也有几分唏嘘。但是她还是不同情那些人。那些人的锦衣玉食,本来就是挖他们盛家的墙角。她才不会那么圣母。非要去同情那些贪财的“耗子”……

她有同情心,还不如用在那些本本分分的老实人身上,比如,她记得王二哥前些日子临走的时候说过。这个冬天会很冷,提醒王氏和盛七爷多准备些药材。

天冷为何要准备药材呢?

盛思颜想不通,也睡不着了。她从床上起身,撂开帘子下床。走到东墙的多宝阁前,将王二哥送她的大阿福拿下来玩耍。

……

王氏后来亲自去了吴国公府一趟。当着吴老爷子的面感谢郑大奶奶帮了盛国公府一个大忙。

吴老爷子手里把玩着两个铁石核桃,笑眯眯地道:“不碍事,不碍事。既然是帮你们盛家买下的人,就赶快给他们送回去吧。”

王氏死活不肯要,道:“郑大奶奶帮我们出面就感激不尽了,哪里能再让你们出工又出力呢?您可别让我们出门没脸见人。”到底是没有收那三家人。

王氏走了之后,吴老爷子收了笑容,对郑大奶奶道:“这三家人品行不端,又贪婪,又难缠,你买下他们,为盛老爷子结个善缘也好。但是我们家,断断不能要这些吃里扒外、背弃主子的下人。你把他们都打发了吧。”说完转身就走了。

郑大奶奶忙道:“是媳妇太心软了。爹说得对,媳妇这就把他们送走。”说着,便去命人把这些人的卖身契拿出来,交给管事,道:“盛夫人一来,老爷子就说家里不需要这些人。你把他们送到牙行转卖了吧。”

管事应了,带着卖身契出去,按卖身契将人都叫了出来,送去牙行典卖。

金家三姐妹本来以为吴家就是她们的归宿了,可是没想到还有这一层。

管事对她们道:“你们别怪我们大奶奶。要怪,就怪今儿盛国公夫人上门,找到老爷子说话,害得我们大奶奶吃了好大一顿排头,不敢收留你们。”说着,将人推上车,送到牙行去了。

郑素馨一转手,倒是把买这些人的银子又挣回来了,还有多的。她将这件事原原本本说与吴婵娟听。

吴婵娟听得大乐,拍手笑道:“有机会,我一定说给盛大姑娘听!”

果然过了几天,就是一家尚书的娘亲做寿,请了许多顶点小说人上门做顶点小说。

盛思颜和吴婵娟在人家家里遇到了。

吴婵娟故意把这件事跟那位尚书家的姑娘说了。那位尚书家的姑娘咯咯直笑,道:“好人有好报。郑大奶奶菩萨心肠,就算坏事也会变成好事。”又对别的姑娘小子说盛思颜的闲话,“有些人的心思真是坏透了。明明知道四大家族家的姑娘不能与皇室联姻,她还故意让吴二姑娘和小王爷坐在一起……”

盛思颜听了暗恼,想明明是吴婵娟先坑她的,怎么这些人都选择性遗忘了?

牛小叶听不下去了,大声将盛思颜的心声说了出来,“你们太过份了!既然你们都知道四大家族的姑娘不能与皇室结亲,那洗尘筵那天,为什么吴二姑娘一定要思颜跟小王爷坐在一起?明明是吴二姑娘有错在先!你们真是泼得一手好脏水!——思颜,我们走,不要与她们说话了!”说着,拉着盛思颜的手就要往外走。

盛思颜有些尴尬,但是更多的是感激。

在这种时候,也只有牛小叶这种人能为她仗义执言了。

屋里一片寂静。姑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站在哪一边好。

吴家是财神爷,盛家人丁虽然单薄,但是盛七爷一手医术出神入化,尽得盛老爷子真传,却是能够救命的……

在这个时候,一个俊俏的姑娘走过来,挽住盛思颜的手,笑道:“她们是说的过份了,等下我让她们与你赔罪。虽然四大家族不能与皇室联姻,但是又没有说不能坐在一起?”说着,对着吴婵娟身边的姑娘们摇了摇头,“你们啊,想得太多了。思颜是刚来京城的,从小在乡野长大,哪里知道这些事情?你们莫要怪罪她。”

※※※

第一更五千字。含为enigmayanxi盟主大人打赏的仙葩缘第五次加更送到。下午是粉红180加更。那个,推荐票啊推荐票,各位亲莫忘了。粉红票也要的。

。(未完待续。。)

ps:第一更五千字。含为enigmayanxi盟主大人打赏的仙葩缘第五次加更送到。感谢慕南枝、沫漓卿昨天打赏的香囊。感谢各位亲昨天打赏的平安符。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