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思颜听到这种颠倒黑白的话,心生不悦,但是她向来不愿与人撕破脸,特别是在这种公众场合,她更是能躲就躲。

不过今日,她大概是躲不了了。

盛思颜心情有些复杂。一方面,她觉得今天要是不出来就好了,眼不见为净,躲入小楼成一统,不用见到这些堵心的事情。但是另一方面,她也晓得,躲在家里装作天下太平的鸵鸟做法,其实是自欺欺人。

如果她今儿不出来,他们盛家的名声岂不是亏大了?!

盛思颜抿了抿唇,开始暗暗观察旁边吴家棚子里的动静。

外面的鼓噪声越来越大,牛大朋这边也有些看不过去了,他走到盛思颜身边,低声道:“盛大姑娘,这样下去不是个事儿,咱们得做点什么。”

盛思颜道:“嘴长在别人身上,要堵是堵不住的。”

“但是不堵的话,很多人不明真相,会雪上加霜的。”牛大朋忧心忡忡地道。

盛思颜笑道:“没事,咱们看着吧。总要等对方出手了,咱们才好有的放矢。等下说不定还要请牛大哥帮忙的。”

“一定一定!您有事尽管吩咐!”牛大朋拱手说道,对待盛思颜像对待一个成年人一样。

牛小叶气愤地道:“思颜,要不要我出去帮你骂那些不要脸的人一顿!太可恶了,枉我刚才还同情那金家姑娘!”

“跟她们有什么关系呢?都是可怜人。”盛思颜倒是不想迁怒于人。明摆着是有人又在刷声望了,金家不过是别人的一枚棋子而已。

牛小叶还想说话,牛大朋给了她一个严厉的眼神。牛小叶才撇了撇嘴,坐到旁边单手托腮。气鼓鼓地看着卖人台出神。

等到外面的声音大到对面卖人台上的官牙都微微皱起眉头的时候,郑素馨才缓缓起身。来到栏杆前面站定。

卖人台四周是一圈两层高临时搭建的小楼,楼顶盖着草席,就像一个个临时搭建的棚子。

吴家和牛家的棚子相邻在一起,吴家的正中,牛家的稍微偏一些,但是位置比起别的棚子,已经很好了。

盛思颜从她这边的露台偏头看过去,只看见郑素馨芙蓉柳面,素手遮天。端立在二层楼上,轻轻发出一声叹息。

盛思颜突然发现,郑素馨的容貌虽然不是顶顶美貌的,但是她着实有一把好嗓子。

郑素馨的声音虽然轻,场上却立刻安静下来,似乎很多人都在等着她这声叹息。

“你们是金家姑娘吧?可怜见的,这天冷得厉害,还穿单衣,如如何使得?来。与她们几件棉袄。我这里还有几件斗篷,都送过去吧。”郑素馨清雅的声音在这喧嚣的人市如同一泓清泉,听得人肃然起敬。

几个婆子手里拿着包袱,从郑素馨她们的棚子里走出来。往卖人台上去了。

三件月白色的棉袄穿到那三个姑娘身上,她们麻木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人气。

“郑大奶奶再生之恩,我们姐妹没齿难忘!”金家三个姑娘被这几个婆子领过来。来到吴家的棚子前跪着,给二楼露台上的郑素馨磕头。

郑素馨忙轻抬手臂。道:“起来吧,快别磕头了。我也只是跟你们的父辈有过一面之缘。只是见不得这种事情……”

“郑大奶奶是好心人,好人会有好报的。可恨那盛家!我爹,我祖父,还有我曾祖父,给他们卖了几辈子的命,居然说翻脸就翻脸,也不怕世人寒心!拿了亏心钱,这辈子花不完,带到棺材里花去!”金家大姑娘看起来是个烈性的,说起话来处处是刺。

盛思颜皱了皱眉头。她没料到金家人居然都这样是非不分。明明是她们的父辈侵占了盛家的财产,从她们嘴里说出来,却像是盛家强取豪夺,占了她们的家产一样!

眼看周围的人也被说动了,跟着帮腔,情势对盛家很是不利。盛家神农府千年以来累积的声誉简直就将毁于一旦了!

盛思颜情急之下,心生一计。“牛大哥,你过来,帮我个忙行不?”她对牛大朋软语哀求道。

“盛大姑娘顶点小说气。”牛大朋俯身过去,听盛思颜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

听完之后,牛大朋怔了一会儿,才笑着拱手道:“盛大姑娘好计策!”说着,一撂袍子,先派一个人去盛国公府给王氏报信,让她赶紧过来,然后走出去找了自己家一个能说会道的长随,对他耳语几句。

那长随是个聪明的,一点就透,听牛大朋说完小声道:“大爷放心,小的这就过去打她们的脸!”说着,从棚子的后门溜了出去,然后在人群里挤了挤,才重新转回来,走到吴家的棚子前面。

“咦,这不是金家的姑娘?哈,你们也有今天啊!你爹抢别人的东西,你当然是念着你爹的好,可你有没有想过,那被你爹抢的那一家人,有多冤屈啊!你还有脸在这里咒人家!”那长随声音特别宏亮,上来就把声音纤细的金大姑娘和郑大奶奶给压住了。

郑素馨皱了皱眉头,看着楼下的人群道:“那人是谁?怎么钻进来的?”

吴家的人忙下去对着那长随推推搡搡。

牛家的长随力气奇大,吴家的几个下人招架不住他。

那长随扯着嗓子大声接着道:“金大姑娘,你现在不能占别人家便宜了,就咒人家带到棺材里花,是不是不厚道啊?”然后又对楼上的郑素馨道:“郑大奶奶,这种忘恩负义的人,您还花钱买她们做什么?留着坑了盛家再坑吴家吗?!”

郑素馨脸色沉了沉,朗声道:“这位小哥这样说是什么意思?我只是看金家姑娘可怜而已。”

周围的人群刚才看见一个美貌的大姑娘落难,都生了恻隐之心。纷纷向着她说话。

现在听这长随一说,又觉得有几分道理。

有人想起来。金家本来就是盛家的掌柜,盛家被满门抄斩。也轮不到金家做主人吧?这金大姑娘这样说盛家翻脸,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牛家的长随在人群中道:“盛家是东家,他们家是伙计。占了东家的家财,还诅咒东家不得好死,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再漂亮我也是不敢要的。”

金大姑娘大急,从地上站起来道:“我爹是掌柜,我祖父是掌柜,我曾祖父也是盛家的掌柜!一直都是勤勤勉勉。从来就没有大意过。我爹一直说这是盛家的产业,要帮盛家人好好看着,等真正的盛家人回来了,再还给他们!可是那一家人,那一家人,他们配么?!”

盛思颜听着不对。这是在质疑他们一家人的身份啊!

乖乖,这个计策真是不错,釜底抽薪啊……

只要造出舆论,质疑他们一家人的身份。就是在众人心里埋下一颗怀疑的种子,以后总有机会生根发芽的。

不行,得把这颗种子掐死在摇篮中。

盛思颜立时求着牛大朋带她下去,走入人群中。也来到吴家的棚子前面。

郑素馨也从二楼下来了,站在金家三位姑娘身边,语带怜惜地道:“可怜见的。你们是一番好心,他们也是不容易。刚从小山村里来到京城。一大家子要吃饭,要用度。不找你们要,找谁要去?”

盛思颜听了只想骇笑。这是从何说起!

没办法了,郑大奶奶你做初一,别怪我盛思颜做十五了!

盛思颜咳嗽一声,跟着牛大朋,走到吴家的棚子前面,在郑大奶奶和金家三位姑娘前站定。

盛思颜摘下头上的观音兜,对着郑素馨和金家三位姑娘福了一福,然后怯生生地一笑,道:“郑大奶奶,我娘说托您帮着把金、赵、毛三家掌柜的家人赎出来,我来看看赎得怎样了。”

“你娘?”郑素馨皱了皱眉头,“你娘没有说过这话啊?你小孩子家,红口白牙地,尽说白话。”

盛思颜的凤眸立时盈满了泪水,她颤声道:“郑大奶奶,您怎么能这样说话?明明是我娘觉得这三家掌柜虽然有错,但是罪不及妻女,不应该让她们遭受这样的噩运,因此想亲自过来将她们赎出来。是郑大奶奶您一力劝阻,说我娘刚入了国公府,事忙,您会帮我们把这事办得妥妥当当的。还说,您是我祖父的关门弟子,您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找到我祖父的后人,将这神农府和天下药房原封不动地还给我盛家后人。我爹回来了,您高兴得不得了,还亲自在吴国公府为我爹办了洗尘筵呢。这京城半数的人都知道……”

盛思颜这番话,先是表现他们盛家是厚道人,然后表示他们一家人的身份,是郑素馨你本人都承认的,如果有人再质疑他们一家人的身份,那洗尘筵搬出来分分钟打他们的脸!

围观的人群马上明白过来,这是盛国公家的人来了。听她的口气和称呼,应该就是盛国公的嫡长女。

郑素馨却听得心头火起。她知道盛思颜这个人不容小觑,虽然年纪小,但是口齿伶俐,曾经几次把她女儿吴婵娟气得哭了。她只是没想到盛思颜居然敢当面撒谎!

“盛大姑娘,你在我面前说这种白话,不怕我告诉你娘吗?”郑素馨淡淡地道,极力保持镇定。

盛思颜心道,我刚才就求牛大哥给我娘送信去了,已经跟我娘窜好口供了,等我娘来了,有你好看!但是现在她还要硬撑着,道:“郑大奶奶,我已经使人去请我娘了,她马上就到。您一问便知。”

郑素馨盯着盛思颜看了一会儿,冷笑道:“我倒要看看,你娘怎么帮你圆这个谎!”她明明跟王氏没有来往,王氏更没有托她来赎什么人!这盛思颜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越来越高了……

盛思颜用帕子拭了拭泪,道:“我娘从不说谎,您可要白等了。”又对旁边那三个怔怔地看着她的金家姑娘道:“你们确实是遭受了池鱼之殃。但是你们的爹强占我盛家的天下药房,确实不对。我娘从小就教我,不是你的东西不能要。但是是你的东西,一定要寸步不让!”

“你说是就是?我还说是你们强取豪夺!”金家大姑娘看盛思颜十分不顺眼,决意站在郑素馨这边。

盛思颜看了看她,道:“这不是我说的,是刑部的侍郎大人判的。你要觉得判的不对,你可以把官司打到大理寺。你要没银子,我可以借给你。”

金家大姑娘一阵气闷,恼道:“你是耍我玩吧?你借银子给我去告你们家?!脑子傻了吧?”

盛思颜笑了笑,“我知道你们一定告不赢的。我怕什么?再说借银子给你们告我家,还能图个好名声,就像郑大奶奶过来赎买你们,给她自己赚个好名声一样!”

※※※

o(n_n)o哈哈~,小思颜很厉害吧~~~嗯嗯嗯,为enigmayanxi盟主大人打赏的仙葩缘第四次加更送到。加更求粉红票和推荐票咯!

。(未完待续。。)

ps:为enigmayanxi盟主大人打赏的仙葩缘第四次加更送到。感谢滿山風絮前天打赏的香囊。不好意思啊,这几天忙得天昏地暗,忘了看后台,把亲的打赏错过去了。亲别见怪哈~~~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