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素馨的手指节无意识地敲了敲桌子,许久才道:“让他们走吧。”

“可是……”白芷欲言又止。她知道天下药房现在其实是依托在他们吴国公府,郑大奶奶就是他们的后台。

自从神农府盛家倒下之后,这三家掌柜就投靠到盛老爷子唯一的关门弟子郑素馨门下了。

虽然郑素馨并没有天下药房的份子,但是这三家掌柜每年给她的孝敬却是少不了的,数目跟他们以前送到神农府盛家的分红一样多。

“去吧。照我说的做。”郑素馨看了白芷一眼,不怒自威。

白芷忙低下头,轻声应了,转身出去打发那三家掌柜。

郑素馨走到屋里,从妆奁匣子的底部暗格拿出来一沓厚厚的银票。

她低头看了看,随手又放了回去。

十六年的分红汇在一起,已经是一笔天大的数目了。

郑素馨并不知道吴老爷子已经悄悄给盛七爷送了一千万两银子,但是她知道,盛家如今来势汹汹,看样子,是要清算这些年他们盛家被人夺走的财物了。

可是这跟她郑素馨有什么关系?

那些孝敬,是赵、金、毛三大掌柜自愿送与她,答谢她这十六年来,用吴国公府的势力庇护他们生意的人情。

不然的话,天下药房早就被各地的官府给挤兑得倒闭了,怎么可能还好好地存在呢?

盛家那一家人未免也太贪心了,仗着有太后娘娘撑腰,就处处与她过不去!

郑素馨一想到盛思颜今日给吴婵娟下的套。眼神闪了闪,轻笑道:“还挺厉害……”

想了想。郑素馨将那三家掌柜的孝敬还是都取了出来,去见外院见吴老爷子。

吴老爷子还是在至乐堂打算盘为乐。

见郑素馨来了。点点头,道:“坐吧。”

郑素馨就把那些银票放到吴老爷子面前,道:“爹,这是天下药房这些年给我们吴家的孝敬。我想着,是不是要还给盛家?这本来是盛家应得的,我不过是替他们保管而已。”

吴老爷子笑眯眯地看了她一眼,笑:“这些年你为了天下药房也出了不少力,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是收些酬劳也是应该的。”

郑素馨大为意外。她还以为。吴老爷子会让她把这些银票都给盛家还回去呢!居然还能保得住……便忙道:“爹,其实我没有做什么,他们仗的,也是吴家的势……”

吴老爷子点点头,道:“那倒是。没有我们吴家,他们哪里能等到盛七这小子回来呢?——这笔辛苦钱确实是我们该收的。”一边说,一边居然伸手将那迭银票从郑素馨手边拿走了,拨着算盘珠子点起数来。

至乐堂的东稍间只回荡着噼里啪啦的算盘声响。

过了一会儿,又响起吴老爷子欢快的声音:“太好了。一共是九百二十万两!——我库里刚好腾出一个位置,让人把这些银票都兑成银子搬回来才好!”

郑素馨心里一抖,愣愣地看着吴老爷子发呆。

“怎么啦?你不愿意?那算了,你拿走吧。横竖这银子不是吴家的。就是盛家的,你看着办吧。”吴老爷子笑眯眯的道。

郑素馨却听得很明白。

吴老爷子在提醒她,这笔钱如果不在吴家充公。就要归还给盛家……

“虽然我们吴家为天下药房提供了庇护,但是以我们吴家和盛家的交情。这些不过是举手之劳,我看。咱们还是把这银子送回盛家吧。”郑素馨微笑着说道。

吴老爷子倒抽一口凉气,“这可是九百万两银子啊!不是小数目啊!你就这样白白送出去了?”

郑素馨笑得很温婉,“我在娘家的时候,我爹从小就教我,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些本是盛家的财物,我不过是代他们保管而已。当初盛老爷子收我做关门弟子,传我盛家医术,我无以为报,帮着他们看着天下药房还是力所能及的。”

吴老爷子静静地听着,许久方道:“素馨,你有这份心,着实难得。既然这样,你就赶快给盛家送回去吧。他们刚复爵,家里什么都没有,就指着这些银子过日子了。”

“嗯,登州那边有些急事要我去处理,等我从登州回来,就亲自给他们送去。我也代盛家多谢爹这些年的回护之恩。”郑素馨试探着说道。

吴老爷子爽朗地大笑道:“没什么没什么!我们四大家族同气连枝,可不是说着玩的!”一边说,一边命人将郑素馨扶了起来。

这是表示吴老爷子对盛家的天下药房不是一无所知了?

郑素馨心里又是一沉。她袖着那些银票离开至乐堂,一路沉默地回到自己的院子。

进了屋子,她才发现自己后背都汗湿透了。

每一次跟吴老爷子说话,她都要打足精神。

这一次,她知道她又过关了。

九百万两银票虽然多,但是和吴家比起来,算不了什么。

郑素馨出了一回神,就把那银票放到一个锦盒里。自己命玉桂和白芷收拾东西,跟她启程去登州。

过了几天,盛国公府告赵、金、毛三家掌柜侵吞东家店铺的案子在府衙开审。

赵家、金家和毛家求见郑素馨不得,就知道凶多吉少。但是这十六年来,天下药房庞大的利益养肥了他们的胃口,他们更习惯做主人,不想再给人做掌柜打下手。因此就算郑素馨不再见他们,他们也硬着头皮想跟盛国公府打一打官司。

这桩案子本来不需要审。因为盛七爷是太后指定的盛家继承人,众所周知,天下药房本来就是盛家的产业。从来没有听说过,东家不在了。伙计就能趁乱把药房占为己有的。

王氏已经命人多次警告过他们,但是这三家利欲熏心。居然还是拒绝交出铺子,跟他们把官司一直打到刑部。

这三家掌柜凭借的只有在官府上了档子的契纸,证明他们是天下药房的所有人。

但是盛七爷拿出来的,却是千年前他们盛家先祖首创天下药房的原始契约和印章。

在府衙的时候,这三家给府尹塞足了银子,府尹居然睁着眼睛说瞎话,说原始契约已经被新的契约替代了,不具有效力。

所以盛国公府不得不一直告到了刑部。

王氏本来已经做好充分准备,要一直把案子打到大理寺去。

结果在刑部就遇到有铁面无私之称的陈侍郎。看过所有证据之后,大笔一挥,将天下药房扔判归盛家所有,并且让这三家掌柜交出这十六年的红利一共九百万两银子。如果拿不出来,就抄家补偿给盛国公府。

这三家掌柜如丧考妣,一下子歪倒在刑部大堂。

这些年来,他们也都是养尊处优,拿着天下药房的利润过着舒舒服服的日子,多余的红利。早就孝敬了郑大奶奶了,到哪里再去找九百万两银子?!

把他们三家全抄了恐怕还差不多……

可是这是他们几代人辛辛苦苦积攒起来的家业,怎么舍得一下子散尽家财呢?

正在僵持当中,郑素馨带着锦盒赶到刑部大堂。对陈侍郎道:“侍郎容禀。这天下药房的红利,其实都在我这里。我帮盛家保管的。大人可以清点一下。”郑素馨说着,将锦盒呈给陈侍郎。

陈侍郎命人清点。果然有九百二十万两之多,很是感慨地道:“对着这样一大笔银子不动心。也只有郑大奶奶的风骨了。”一边将这银子判给盛家。

这三个掌柜见郑素馨终于出现了,还用银子保下了他们的身家。顿时喜出望外,给她磕头致谢

郑素馨却让开一步,淡淡地道:“你们的事,跟我无关。这些年,我是看在我师父面子上照看天下药房,并不是要跟你们同流合污。”说着转身走到盛七爷面前,福身行礼道:“盛七爷,素馨来迟了。这些银子,本应该早就交还给你们,可是俗事缠身,如今才物归原主,还望海涵。”

牛小叶跟在盛思颜和王氏身边看热闹,见郑大奶奶这样说,不由撇了撇嘴,道:“郑大奶奶真是贵人事忙呢。这官司就打了一个多月,您今儿才想起来。若不是盛家告到刑部,您大概是想不起来要归还盛家的银子吧!”

盛思颜知道牛小叶是直肠子,向来想到什么说什么,以前虽然给她惹了一些麻烦,但是大部分时候还是当得起“仗义执言”这四个字。

她今天的话就很犀利,犀利到郑素馨回头看了她一眼,皱眉问道:“你是谁?”

盛思颜忙道:“她是我朋友,向来直来直去,说的实话未免伤人。郑大奶奶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们小辈一般见识。”也不阴不阳地刺了郑素馨一句。

大堂上的人一想,确实是这么回事。这郑大奶奶早干什么去了?现在看见官司要输了,才出来做好人,看着郑素馨的目光未免有些微妙……

王氏也是这样想的,但是她是大人,要这样说未免显得斤斤计较,而盛思颜和牛小叶就不一样了。

郑素馨却笑了笑,柔声道:“盛大姑娘,你是个好人,但是挑朋友的眼光却不怎么好。”然后回头对刑堂上的陈侍郎道:“回禀大人,我一个月前去了登州采买,昨天才回京。今天早上才听说此事,所以来得迟了,还望大人网开一面。”

※※※

为enigmayanxi盟主大人打赏的仙葩缘第三次加更送到。加更求粉红票和推荐票咯!



。(未完待续。。)

ps:为enigmayanxi盟主大人打赏的仙葩缘第三次加更送到。加更求粉红票和推荐票咯!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