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不出头谁做主?

虽然只是一个对子,可也要看是谁说的,和在什么情况下说的。

小王爷夏止本来就是大夏皇族的王爵,从他嘴里说出来,难道是王爷夏亮本人有了怨言?

夏明帝处于“活死人”状态,如今大夏皇朝是由太后临朝听制。

只不过十六年,大夏皇朝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纵然夏明帝不在其位,也没有影响整个皇朝的运作。

抵御外侮有神将府周大将军。

内理朝政有四大国公府和朝堂尚书们共理国事。

不过自从夏明帝出事之后,神农府盛国公府被一夜之间灭了门,另外三大国公府便老实许多,龟缩回自己的领域,并不敢在朝堂上和以前一样同尚书一起共掌朝政。

于是朝堂的权力,也就是太后的权力越来越大,四大国公府的权力越来越小。

明眼人看得出来,这一局棋局是皇室和四大国公府的博弈。

如果这句对联传到太后耳朵里,王爷夏亮可是又要吃一顿排头了。

作为大夏皇城如今唯一的王爷,夏亮可是动辄得咎的存在。

从他儿子夏止嘴里说出“王不出头谁做主?”,很容易被人理解为王爷对太后干政这件事心生不满了……

特别是如今的太后,既不是夏明帝的生母,也不是姓夏,是一个纯粹的外人。

太后也特别忌讳别人提到这一点。

这十六年来,但凡有人提及此事,轻则被贬斥到蛮荒之地。重则被抄家灭族。雷霆手段,从不轻饶。

大夏宗室中人这些年都是保持沉默。只要大夏皇朝还在。坐在那个位置上发号施令的到底是谁,暂时可以不用理会。

但是随着这句对联一出。难道意味着皇朝宗室中人也不愿再忍了吗?

还是有些人急不可耐了?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王氏脑海里就闪现出一连串的前因后果。

她心里顿时乱糟糟的,半晌没有言语。

盛思颜眼看着王氏忡然变色,知道自己刚才说的话似乎有问题。她仔细想了想,除了那句对联,也没有什么出格的地方啊?

难道娘是在担心她得罪了吴家?

“……娘?”盛思颜惴惴不安地叫了一声,“是不是我说错了话?”

王氏醒神,看了她一眼,暗忖也是时候跟她说一点朝堂中事了。

世家大族的女子比一般平民人家的女子有见识。就是因为她们身处富贵场中,不可能对朝堂局势一无所知。再说世家大族的嫡女一般都会嫁到门当户对的人家做当家主母,是不可能真的只管内院,对外面的事情一无所知的。

简单一句话,世家大族的当家主母,光靠贤良淑德,或者貌美如花是当不上的。

“思颜,娘问你,小王爷说的那个对子。是他自己临时想出来的,还是听别人说的?”王氏循循善诱地问道。

盛思颜想了想当时的情形,道:“小王爷好像提了一句,说他要告诉他先生。说我对的比他的好。”然后又加了一句,“我听吴二姑娘说,他先生就是郑老爷子。郑国公府的国公爷,也就是吴二姑娘的外祖父。”

“原来是郑素馨和郑想容的爹。”王氏笑了笑。倒是放下心来。如果是跟郑家有关,那就不关他们盛家的事了。

而且盛思颜那个对子虽然有些对吴家不敬。但是如果传到太后耳朵里,倒是会因祸得福的。

王氏好笑地看了盛思颜一眼,拧了一把她红红的苹果脸,道:“你还真是个有福气的。这辈子能一直这样有福气,娘就放心了。”

盛思颜大出一口气,知道这个坎算是过了,抱着王氏的胳膊撒了一回娇,就起床去浴房梳洗。

王氏出去料理家事。

吴国公府出面帮他们盛家请顶点小说,为盛七爷的回归接风洗尘,他们盛家也不能毫无表示。

因此接下来,就是盛家回请各位世家同僚,亲戚好友。

盛思颜帮着王氏操持此事,从宴顶点小说的菜肴,到请顶点小说的名单,王氏都带着她料理。

看着王氏和管厨房的婆子算着请顶点小说的账目,盛思颜咂舌道:“这一趟顶点小说请下来,怕不是要上万两银子?怎么吃得消啊?”

国公府一年的俸禄才十万两银子。这还没有入冬过年呢。过年的时候,请顶点小说送礼更是如春日的牛毛细雨,绵绵不绝。

那银子就花得如海水一般直往外淌。

王氏看着手里的账单,也直叹气,道:“这银子放在手里都是死的,花掉一个就少一个,不能这样花。钱要生钱才可以。只是……唉……”她摇着头,在纸上又写下一笔开销。

盛思颜听在耳朵里,晚上给王氏请安之后,盛思颜悄声问:“娘,我听说,四大国公府都有自己的庄子和佃农,还有铺子生意什么的。咱们盛家的那些庄子呢?”

王氏长叹一声,抚着盛思颜的头道:“盛家十六年前被抄,府里的人不论老幼尽皆被斩,你想想,哪里还有东西剩下来?——当然都是被抄走了。”

“可是太后娘娘不是让爹袭了爵?既然是袭爵,那盛家的产业也应该由爹来承继啊。——很多东西不应该是祖产吗?娘,难道太后娘娘忘了?”盛思颜着急地问道。

王氏苦笑道:“太后当然不会贪这点子东西。但是当初抄家的时候,很多东西都被那些底下人昧下了,都没有交上去。你让朝廷如何发还?——地契、房契和铺子的契纸大半都不翼而飞,不知道肥了谁的腰包。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你爹的时候,盛家已经败了。所以就连我都不知道有那些庄子、田产和铺子是盛家的,更不晓得盛家千年的累积。都落到谁的腰包去了。”

盛思颜惊讶得合不拢嘴,良久方道:“原来不是太后娘娘一声令下。大家就纷纷归还抢走的东西啊……”

王氏本来满心愁苦,听了盛思颜的话,却被她逗得噗嗤一笑,道:“你这孩子,这会子还逗娘开心。”

盛思颜急道:“我真是这么想的!”她以前看的戏文本子上都是这样演的。

门帘掀开,盛七爷走了进来,笑道:“你们娘儿俩不用担心。我们盛家千年积累,其实不在那些身外物上。我们的东西,大半都在药山。还有我以前待的那个地方。那些人跟我家有旧,我家一半的家财,都放在他们那里。至于庄子、田地倒是要拿回来,因为都是我盛家的祭田,不能落入外人之手。铺子呢,只有天下药房是我们盛家的。以前有三个老掌柜看着,现在老掌柜过世了,下面的人已经一哄而上,将我们盛家的东西都瓜分了。”

盛思颜愣愣地听着。狐疑问道:“药山?是王家村旁边的药山吗?乖乖,那可了不得,一整座山都是我家的。”又道:“爹,您怎么知道这些的?您以前不是在和尚庙里长大的?”怎么会知道盛国公府的家底?

盛七爷感慨地道:“是我爹未雨绸缪。他在那些人那里留有一份盛家家谱。里面除了家人的姓名排行,剩下的就是记载的盛家的家底。”

看着王氏和盛思颜两个人目瞪口呆的样子,盛七爷莞尔。“你们不必惊讶。我敢说另外三大国公府也是如此,都在别的地方存有这些东西。就算没有当年的祸事。也要防着家贼和祝融。这是惯例了。”

祝融就是火神。

大夏民居都是以木结构为主,一旦起火。所有的东西都成了灰烬。

盛思颜最先反应过来,道:“爹,那我们去把那些东西取回来?”

盛七爷笑盈盈地道:“我早抄录了一份带回来了。只是复爵之后,一直忙得不可开交,没有功夫去搭理这些小事。”

王氏忍不住道:“这些是小事?我今儿才知道,原来天下药房竟是盛家产业!”

“天下药房很了不起吗?”盛思颜疑惑问道。作为一个刚从小山村村姑升级到京城顶级世家豪门嫡长女的小姑娘,盛思颜发现她要学的东西很多。

“不算很了不起。但是全大夏皇朝六成的药材都是由天下药房供给。大夏全国一共五州十三道,天下药房就开了数百间,遍布大夏五州十三道。”盛七爷淡淡地道,“这些年,天下药房主要有三家老掌柜。过几天,等咱们请完顶点小说,过了年再说。”

王氏不肯,她想了想,道:“不能给他们时间准备。你把这三家的名字给我,我明儿就让人去他们家,要他们掌柜到盛国公府说话。你看哪天有空,抽空见一见他们。就当不知道以前的事,你就是东家,看他们做何打算。”

盛七爷对王氏言听计从,忙道:“就听你的。”又对盛思颜道:“你回去歇着。看你眼睛都佝偻了。”

盛思颜笑着对盛七爷和王氏屈膝福了一福,道了晚安。

第二天,盛思颜就命丫鬟帮她留心,看看门房有没有天下药房的人过来拜访。可是等了好几天,都快要到他们盛家回请的筵会时分了,这三家掌柜居然没有一家上门!

王氏和盛七爷似乎是意料之中,没有理会,盛思颜倒是恼了。她气哼哼地对王氏道:“娘,他们怎敢如此猖狂?占了东家的财物,就真当这些东西是他们的吗?”

王氏淡淡地道:“我派人去请他们来说话,本来也就是试探一下,看看他们有没有天下药房的契纸。你要知道,当初抄家的时候,这些契纸本不知道是谁浑水摸鱼拿走的。”

盛思颜明白过来,拍手笑道:“原来如此!那就是说,如果他们来了,表示他们还不知道我们的契纸丢了。想哪一家的东家要掌柜去说话,他们敢不去呢?但是现在他们拒绝上门,就表示他们不仅知道我们没了契纸,而且这契纸应该正掌握在他们手里!所以才能如此有恃无恐!”

“正是。”王氏微笑着点点头,“看来,他们不仅趁着盛家危难的时候落井下石,而且已经去衙门上了档子了。”

大夏皇朝商铺的归属权,都有到官府登记一道手续。如果没有双方的签字画押,光靠一纸契书,还是不能将铺子归属到自己名下的。

“但是盛家当时没有人,他们是如何得到盛家同意过户的签字画押的?”盛思颜抓住了其中的漏洞。

王氏想了想,道:“大概是以为盛家人死光了,所以官府就特殊事情,特殊办理了吧。”

盛思颜眼珠子转了转,道:“那现在我爹还活着呢,能说他们之前的手续有问题,应该作废吗?”

王氏摇摇头,“这个不晓得。关键是现在没有时候去管这件事。我们还是把回请同僚好友的事情先料理了。”

盛思颜点点头,下去帮王氏拟定名单去了。

到中午的时候,她的大丫鬟木槿过来回报:“大姑娘,外面有一个叫牛小叶的姑娘拜访,说是大姑娘您当初的同窗好友。”

“是小叶啊?!”盛思颜眼前一亮,“快叫她进来!我正有事问她呢!”盛思颜记得牛小叶一家现在是皇商了,对这些商铺的事情想必很是了解。

木槿出去领了人进来。

“思颜,你忙什么呢?”牛小叶笑着跟盛思颜闲话,又问她:“我想帮我哥求一张你们家的请帖,可以吗?”

盛思颜豪气地道:“当然可以。包在我身上。”又问她:“你知不知道,如果要买一家铺子,需要哪些手续?”

“这个啊?你们家要买铺子?可以去问我哥!他可懂了,现在在京里帮江南一户富户买卖房产和田地呢。喏,就是王大哥他们家。”牛小叶倒是不经意间,将王二哥和她们家的关系说了出来。

盛思颜暗暗记在心里,跟牛小叶说了一下午的话,又跟她吃一顿晚饭,才送她出去。

盛思颜一直送她送到大门口,却看见王二哥穿着一袭天蓝色锦缎长袍,腰系着白玉带,背着手站在门口的一辆大车前面。他白皙温然的脸色,就如同皎皎天光一样莹澈温暖。

※※※

第一更四千字。嗯,周一了,求几张粉红票和推荐票。下午有加更。



。(未完待续。。)

ps:感谢哈达恢昨天打赏的香囊。感谢各位亲昨天打赏的平安符。谢谢大家支持的粉红票、推荐票,希望各位亲能设个自动订阅,包养某寒的新书o(n_n)o哈!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