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婵娟头一次听到娘亲对她这样不加掩饰地夸赞,心里高兴得不行,脸上由不得也带了出来。

郑素馨本想给她泼泼冷水,但是看女儿难得这么高兴,还是忍住了,摩挲着她闪亮的黑发,轻言细语地道:“你今儿确实做得无懈可击,就算是娘去做,也不能做得更好了。”

吴婵娟顺势偎入郑素馨怀里拱了拱,吃吃笑道:“真的吗?真的吗?”语气中的难以置信听得郑素馨都有些心酸了,她不由反省,自己是不是对这孩子太过严厉了?不管怎么说,她才十二岁,就算天资聪慧,可是阅历心机这些东西,却不是靠聪明就能弥补,而是需要从日积月累的待人处事中磨练来的。

但是思虑再三,郑素馨还是觉得严点好。在家的时候家人太宠着她了,以后嫁了人,可是要吃苦头的。

这个苦头与其让别人给自己女儿吃,还不如自己先给她吃了,至少能控制份量和难度,不会一下子打击太大……

郑素馨就又道:“这件事你只能点到为止,知道吗?过犹不及的道理你懂吧?用力太过,是会弄巧成拙的。”

吴婵娟对郑素馨这样的话早已习以为常了。她点点头,“我晓得。娘,今儿盛家人是主顶点小说,本来就应该做首席。小王爷是最尊贵的顶点小说人,他也应该坐在上首。他们俩坐在一起,是情理之中的,关我什么事呢?我若是没有让他们坐在一起,娘才应该说我几句呢。”

郑素馨满意地道:“这就对了。咱们做事。一定要有光明正大的理由,不能存坏心思。只要存心正。就能理直气壮。至于结果怎样,那就不是我们能预料的。不求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即可。”

母女俩又窃窃私语说了一番私房话,郑素馨才放吴婵娟回她自己的院子歇息。

这边盛思颜跟着盛七爷和王氏回到盛国公府,也觉得浑身疲乏,连浴房都没有去,倒在床上就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王氏就来看她。

盛思颜坐在床上,偎在王氏身边,跟她说着昨天的洗尘筵。

“……开始的时候没什么事,后来……后来……”盛思颜忐忑不安地瞥了王氏一眼。垂眸用手无意识地抓着绣被上绣着的曼陀罗花,支支吾吾地道:“王二哥来了……”

“王二哥?哪个王二哥?”王氏一愣,一下子没有想起来盛思颜说得是谁。

“就是咱们在王家村的邻居王二哥啊!”盛思颜忙提醒王氏,“他曾经帮咱们抓了很多蛇的?他们家世代都是捕蛇人的那一家!”

“啊?是他们?他们不是跟着……走了吗?”王氏马上想起来隔壁王二哥一家五年前就因为救了一位“贵人”,便跟那位“贵人”一起走了。

“娘说他们遇到贵人了。”盛思颜幽幽地道,她当年还去村口送王二哥来着,结果人家现在来了个对面相逢不相识,让她好生尴尬。

王氏眉头皱了起来。

她比盛思颜知道的多。

当初王家人让她去给那位“和尚”治伤的时候王氏就认出来那个“和尚”是谁了,但是她没有说。

当年她在娘家的时候。也曾经见过这些宫里的龙子凤孙们,因此对两位皇子的样貌很是熟悉。

只是她后来跟着盛七爷偷跑出来,在乡下隐姓埋名过日子,她的样貌变了许多。而且当初她只是众多世家小姐中不起眼的一个人,这个出家做了和尚的贵人完全没有认出她来。

“娘,王二哥的名字不是叫二柱吗?今天他说他叫王毅兴。”盛思颜又看了王氏一眼。正好看见王氏怔忡的样子,立刻敏锐地觉察到。王氏大概有事瞒着她。

王氏定了定神,打量了盛思颜一眼。看见她好奇的目光,想了想道:“大概是有事来京城了。他们离开王家村好几年了,应该是投奔了富贵亲戚,如今有别的事情要做了。”又说:“二柱那是小名,男人长大了,当然要取大名了。毅兴大概是他的大名吧。你那时候小,不懂这些的。”

盛思颜知道王氏没有对她说实话,转了转眼珠子,道:“娘,王二哥跟牛小叶的大哥好像很熟悉。要不我去问问牛小叶,看那位王公子是什么来头?”

王氏在心里叹口气,知道这个女儿是不好糊弄的,但是她也想跟她说说,好奇心不要那么重,不该她理会的事,最好能装糊涂。

聪明人不是什么事情都要知道的人。聪明人是知道什么时候需要装糊涂的人。

“你问了要干嘛?”王氏慢慢问道。

盛思颜歪着头想了想,“要干嘛?不要干嘛,就是好奇呗。”

“就为了好奇,就要去挑人家的底?万一你王二哥来京城,是有别的重要的事情呢?你这样冒冒失失去打探他的底细,被别人察觉了,会给他带来什么后果,你想过没有?”

盛思颜“呃”了一声,摇头道:“没有想过。”又问:“不会那么严重吧?我只是……只是……”

“你只是不甘心以前对你那么好的王二哥现在对你形同陌路是不是?”王氏一针见血地点破了盛思颜的小心眼儿。

盛思颜的脸唰地一下子全红了。她扑到王氏怀里,喃喃地道:“娘,其实也不是啦……”好吧,其实有那么一点点。

盛思颜很不好意思。

王氏看见盛思颜这幅样子,很是感慨。

当年那个她抱在怀里,紧紧攥着她的手指不放的小婴孩,如今也长大了,会得有自己的小心思了。

“思颜,你告诉娘,你是不是看上王二哥了?”王氏索性把这层窗户纸戳破了。盛思颜已经十一岁了。大夏皇朝的女子十五岁就可以嫁人。现在也可以开始议亲了。

当然,世家大族的女子嫁人比较晚。很多都是十八岁之后才嫁的。王氏怜惜盛思颜身子娇弱,担心她过不了生孩子这一关。本是打算将她留到二十才嫁的。

可是看她这个样子,难道已经女大不中留了?

盛思颜被王氏说得脸上更是跟蒙了块红布一样,连眼角眉梢都是红的,她连连摆手道:“不是不是!娘被想多了,我对王二哥没有那心思。——我真的没有!”重重摇头表示拒绝。

她是真的没有那种心思。她对王二哥,纯粹是邻家小妹妹对隔壁大哥哥的那种纯洁友情,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嫁给他。

嫁人这种事太遥远了,盛思颜现在一点都不想去琢磨这件事。

她还没有享受够她重来一遍的少女时光呢!

“真没有?”王氏试探着问道,“你别紧着害羞。有什么心里话,都可以跟娘说。娘一定会为你打算的。”

盛思颜忙嬉皮笑脸地道:“娘啊,过几年哈,过几年娘再问我这个问题,行不?到时候我一定跟娘说。现在嘛,我才十一岁,是小姑娘。娘怎么可以问我这种问题呢?女四书说了,非礼勿视、非礼勿言啊!”

“你不是恨死女四书了吗?怎么这会子又用它来堵娘的嘴?”王氏故意逗她。

盛思颜:“=_=”——麻麻,您很腹黑您造吗!

王氏见盛思颜囧得不行。也不再逗她了,笑着将这一层揭过,道:“好吧,王二哥就随便他吧。他若是想跟你相认。不用你去打听,他也会想办法来找你。如果不想跟你相认,你去打听消息。只会给他添麻烦,说不定把当初那点邻居的情份都磨没了。——凡事都要适可而止。知道吗?”

盛思颜连忙点头,向王氏认错。“娘,我知道了。我不会去打听王二哥的事情的。其实我先就想通了,娘不要担心我会莽撞行事。”

王氏知道盛思颜最是听话,只要嘱咐过她,她就会遵守诺言。当然,这孩子也特别会钻别人话语中的空子。每次跟她说话,王氏都要打叠起百般精神,将所有事情说得滴水不漏,不然这小丫头什么时候心血来潮就不知道了……

现在盛思颜答应不去追究王二哥的事情,王氏总算是放了心,又问她:“就这些?你在小桃坞里,还做什么呢?”

“没什么啊。”盛思颜掰着指头数她都吃了什么好吃罕见的菜肴,对吴家的豪富表示一番殷羡,然后道:“小王爷夏止挺有意思,他还跟我在席间一起背《声笠对韵》来着。后来吴二姑娘提议大家一起联句。小王爷又出了个对子让我对,我就对出来了!”盛思颜洋洋得意。

王氏听了好笑,问道:“你怎么跟小王爷一起背书去了?”她知道盛思颜不是那种喜欢出风头的人,所以对她今日毫不藏拙的举动很是奇怪。

盛思颜摊了摊手,道:“我也不想的。可是一来吴二姑娘让我坐在小王爷旁边,小王爷提出这个要求,我不好推辞。二来牛小叶那个大嘴巴一直跟小王爷说我能过目不忘,所以惹得小王爷兴起,非要跟我一起背书,然后又联句,对对子。”

“吴二姑娘让你坐了首席?”王氏笑道,“这一次倒是不小里小气了。”又问她:“对了什么对子?”

“小王爷出上联:王不出头谁做主?我对了下联:吴虽有口只谈天!”盛思颜咯咯地笑,对自己的对子很得意。

“王不出头谁做主?”王氏脸色一沉,暗道一声糟了。

※※※※※※

为enigmayanxi盟主大人打赏的仙葩缘第一次加更送到。加更求粉红票和推荐票咯!



。(未完待续。。)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