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兴听了盛思颜的问话,笑得更加和煦,语气轻缓如春风拂面,听得人都要醉了,“我确实是刚从江南来到京城。南人北来,很多规矩都不懂,若是有怠慢之处,还望各位海涵。”一边说,一边却是对吴婵娟行了个礼。

吴婵娟心下大畅。

自从她跟盛思颜相遇以来,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盛思颜总是要压她一头,憋屈得她喘不过气来,如今可是好了,她终有一次,压在盛思颜头上了!

这位浊世翩翩佳公子,居然对盛思颜这朵胖小莲花完全不在意,眼角眉梢都留意着自己这边!——果然是识货之人……

吴婵娟心里一高兴,对盛思颜也没有那么膈应了,她笑着点点头,道:“王公子谦逊了。您要是失礼,这屋子里也没人懂礼了。”然后屈膝福了一福,“大姊刚刚提醒过了,外院的酒席想是早就开始了吧?”

周怀礼背着手,倒是盯着盛思颜看了一会儿,才转头对吴婵娟道:“既如此,我们就告辞了。表妹,你帮着照看照看牛大姑娘啊。她哥可是极疼这个妹子。”

吴婵娟眨了眨眼,突然对牛家感兴趣起来了。

一个商贾之家,就算是皇商,也不过是刚上谱的皇商。他们吴家可是千年以降的世家,和户部共管钱银的。还有什么商人比他们吴家还重要的吗?

吴婵娟的堂哥吴兆祥也道:“牛大姑娘是第一次来咱们家,多多照应照应。”

“大哥放心。表哥,你就算不说这话。我也会好好照顾她的。过门来的都是顶点小说,每个人我都会好好招待的。”吴婵娟这话说得十分得体。既照顾到牛小叶,也让屋里别的顶点小说人不觉得被冷落了。

吴婵莹在旁边暗暗松了一口气。

她知道自己这个堂妹在大伯娘的教导下。本是极出挑的。待人接物都没得说,年纪比自己还小两岁,但是已经跟着大伯娘学习管家理事了。听说极聪慧,对数目字过目不忘,心算起来别人打算盘都追不上。今儿早上的失态,大概是破天荒头一遭吧。

吴婵莹这样想着,对早上抢了吴婵娟风头的盛思颜也有些不待见。

盛思颜也许是从婴儿时期就是盲女的缘故,眼神虽然不大好使,但是别的感觉特别敏锐。耳力和鼻子就不用说了。她还天生能敏感地觉察出别人对她是好感还是恶意。察觉到恶意,她就能远远地避开。

吴家这一家子不用说了,盛思颜已经做好远远避开的准备,因此不再说话,悄悄往后退了一步。——既然王二哥装作不认识她,她也装作不认识他好了。

再一想,其实也没什么。他们不过邻居,又不是亲兄妹。就算是亲兄妹,哥哥长大娶了嫂子。最疼的人总会是他媳妇,做妹妹的要明白这一点才好。不然硬是凑上去跟嫂子争风,那是要搅得家宅不宁的。

这样一想,盛思颜的心情又恢复过来。她向来是个很乐观的人。就算境况再糟糕,她总是相信,乌云总是有金边。当所有的门都关上了,不妨去看看有没有开着的窗子。

路是人走出来的。天无绝人之路。

盛思颜笑着看着那四个男子转身离去,自己跟在吴婵娟和吴婵莹后头回到屋子里面。

吴婵娟看见小王爷夏止好奇地看着她们这边。心里一动,笑着回头对盛思颜道:“盛大姑娘,你可不能再躲在那个角落里了。你是有心躲清静,可是看在别人眼里,还以为我吴家怠慢你盛大姑娘了。若是让我娘知道,我可是要被罚的。”说着,她似笑非笑地又问了一句,“好姑娘,你不会就想看着我受罚吧?”

咦,这是长进了?盛思颜在心里暗暗给吴婵娟点了个赞,然后笑呵呵地道:“就算我说想,令堂也舍不得罚啊哈哈,是吧?”

牛小叶挪了过来,站到盛思颜身边,道:“思颜,你就喜欢藏着。藏拙有那么好吗?我要是有你那么厉害,我……”

盛思颜忙打断她的话,对她眨眨眼,“小叶,这是吴家呢。你给我留些面子,不要把我以前的糗事说出来了啊。”

吴婵娟嫣然一笑,道:“牛大姑娘也来了,正好,来,两位请上座。”说着,带着盛思颜和牛小叶坐到了小王爷夏止和周家、郑家,以及吴家的姑娘小子们坐的地儿。

“盛大姑娘,今儿你是贵顶点小说,以你为首,就坐到我们小王爷旁边吧。”吴婵娟笑着安排座次。

盛思颜看了看夏止,有些迟疑。

“没关系的。小王爷很随和。”一个穿银灰色衫子的少年笑着说道,往旁边让出两个座位。

吴婵娟给盛思颜和牛小叶介绍,“这是郑国公府上的郑三公子郑中迩,那边是他妹妹,郑大姑娘郑玉儿。”

盛思颜见状,只好对那位看起来很和气的公子点点头,坐到小王爷夏止身旁的位置上。

牛小叶就坐到盛思颜身边。

一看这个桌子上的人不是王府,就是国公府的姑娘小子,牛小叶激动得不能自已。她压低声音,凑到盛思颜耳边,轻声道:“思颜,你真的是盛国公的嫡长女啊?”

盛思颜点点头,“这还有假?不然我能坐在这个位置上么?”

牛小叶忙道:“我不是怀疑你的意思。我是太惊讶了。想不到我牛小叶也有这样的好运气!——来,我敬你一杯!以后多多关照!”

跟吴婵娟相比,盛思颜当然跟牛小叶更熟。

而且这满屋子的人,她还就愿意跟牛小叶这个“旧友”说话。

桌子上的这些人她都不熟,但是她也知道,从今而后。这就是她生活的圈子,她一定要打入这个圈子。才能真正帮盛国公府重振声望。

他们盛家,在这个圈子里一度成了禁忌。

现在也到了要解禁的时候了。

盛思颜从来不是一个清高狷介的人。相反,她随分从时,十分愿意跟自己圈子里的人打成一片,便打点精神,跟这些人攀谈起来。

这个桌子上的人到底年纪还小,再加上吃酒猜拳,玩闹起来之后,那层看不见的隔阂自然就消散了。

吴婵娟做足了主人的本份。

她笑着对盛思颜一一介绍这一桌子人的姓名和在家里的排行,特别是小王爷夏止。她介绍得最为详细。

“小王爷醉心经史子集,跟着郑老爷子从师,文采出众,过目不忘,如今已经是满腹诗书,我们是拍马也赶不上了。”吴婵娟举起一只琥珀酒杯,里面装着黄澄澄的果酒,“来,小王爷。我敬你一杯!”

夏止笑着举起面前的白玉樽,也抿了一口,算是回敬。

牛小叶一直在旁边专注地听着大家说话,半天都插不上嘴。如今听到吴婵娟说小王爷夏止“文采出众。过目不忘”,忙推了推盛思颜道:“思颜,你可遇到对手了。小王爷文采出众。过目不忘,你也是文采出众。过目不忘啊!当年我们想容女学入学考试的第一名呢!后来你退学了,山长和先生都好生惋惜呢!”

盛思颜忙夹了一筷子四腮鲈鱼皮放到牛小叶面前的小菜碟儿里。嗔道:“快吃你的吧,没事说这么多话做什么?”一边又夹了一筷子银鱼紫蟹肉。

四腮鲈鱼是从南面来的,银鱼紫蟹却是北方天池里面的捕捞来的,都是难得的食材珍品,也只有吴家这样世代的权贵豪富之家,才能随随便便当小菜一样摆出来。

牛小叶吃了菜,依然不放过显摆盛思颜的机会。

“我没说错啊!那时候在学校里,你看一眼女四书,就能完完整整背下来。我听你背过的!”牛小叶给盛思颜也夹了一筷子银鱼紫蟹,“这个好吃,你多吃点。我以前在家,这东西只有我大哥孝敬给老祖宗吃,我能吃点老祖宗吃剩的。”

盛思颜也没有吃过这些东西,轻轻尝了一口,笑道:“果然好吃。”又夸吴家的厨子做得一手好菜。

吴婵娟笑眯眯地看着她们你推我让,又命人再上了一盘银鱼紫蟹。

桌上别的人没有把牛小叶说得话当真,唯独小王爷夏止听住了。他仔细看了看盛思颜,见她身量娇小,又有些胖,但是脸上的容色实在好,也许是因为胖的缘故,脸上的肌肤鼓鼓的,吹弹得破,近看都毫无瑕疵。

“盛大姑娘,你都读过什么书?”夏止好奇地问道。

“没有读过什么书,跟我娘学得几个字,不做睁眼瞎。”盛思颜笑着道。

“思颜,你看过我借给你的四大名著,你忘了?”牛小叶对她挤眉弄眼地道。

桌子上的人听到“四大名著”,都看向郑家的兄妹俩。

众所周知,这“四大名著”是郑想容的杰作,是属于郑家的。

郑中迩笑着道:“这是我们小姑姑当年的游戏之作,大家看得起我们郑家,才称一声‘好书’。——‘名著’这两个字,万万当不起的!”

牛小叶瞪着眼睛道:“你们这些人怎么这样谦虚啊?四大名著多好的书啊!全大夏皇朝都传疯了,据说有井水处,就有想容文集。卖了这么多本,还说只是‘好书’?这话可别让我哥听见,他听见非跟你急不可!”

吴婵娟呵呵一笑,点头道:“小叶就这点好,喜欢说实话。”然后又对郑家兄妹道:“表哥、表姐,小姨的书就是写得好。我娘说了,谁要说我小姨写得不好,让他来跟我娘说道说道,或者写一本更好的出来也行。”

听见郑大奶奶这样维护她死去的妹妹,盛思颜对郑大奶奶的印象又好了一点。

一个有这样深厚的姐妹情意的人,无论如何也坏不到哪里去。

更何况那郑想容又不是什么品格高大上的人物?就凭她连琼瑶奶奶都不放过的‘文抄公’行径,如果她还活着,盛思颜肯定要一生黑不解释!

当然,她去世了,那就算了。人死如灯灭,再要纠缠不放,那心胸也忒狭窄了。

盛思颜笑着转移话题,问她身旁的小王爷夏止,“小王爷平时都看什么书?”

“我看的书杂了,不过主要看郑老先生留下的功课。厚厚的经史子集看着有些头疼,平时有空,我最爱看《声笠对韵》,写诗的时候很有帮助。”夏止高高兴兴说道。

“《声笠对韵》?”

“是啊,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山花对海树,赤日对苍穹……我都会背几句呢!”牛小叶忙说道。

盛思颜笑了笑,才道:“我娘教过我……”

“咱俩一起来背吧。如何?”夏止兴致勃勃地道。

“小王爷先请。如果我背不出来,您可要提点我。”盛思颜笑着道。

“……但得恢恢存利刃,何须咄咄达空函。彩凤知音,乐典后夔须九奏;金人守口,圣如尼父亦三缄!”

一来一往间,盛思颜和夏止两人合作着背完了整本《声笠对韵》,夏止不由对盛思颜另眼相看。

吴婵娟看着小王爷夏止对盛思颜越来越感兴趣,不由微微地笑了。

桌上的人又闹着要对诗联句。

牛小叶有时候做不出来,盛思颜还帮她出主意,并不藏着掖着。

夏止见了,促狭心起,对盛思颜道:“盛大姑娘,我有个上联,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赏脸对下联?”

“小王爷你说吧!思颜一定能对上的!”牛小叶见今儿桌上的人没人比盛思颜联句更多,更是得意。

夏止就道:“上联是:王不出头谁做主?——请对下联。”

盛思颜不假思索地道:“吴虽有口只谈天!”

夏止听了,愣了半天,才轰然叫好,“好好好!明日我可要把这个对子说给先生听,比我对的都要好!”

吴家的人跟着尴尬地笑。

盛思颜猛然想到她在吴家做顶点小说呢,她这样说,可是对主人家不甚恭敬,便决定不再开口说话,忙着大吃大喝。

洗尘筵结束之后,吴婵娟送大家回花厅跟各自的家人相聚,自己去跟娘亲复命。

当听见吴婵娟特意将盛思颜安排跟小王爷夏止坐在一起,而且两人还交谈甚欢的时候,郑素馨十分满意,赞道:“真是不经一事,不长一智。你能一直这样,娘亲就放心了。”

※※※

第一更四千字。下午还有第二更。顺便求求粉红票和推荐票。

……(未完待续。。)

ps:感谢各位亲昨天打赏的平安符。下午有加更。顺便吆喝一声粉红票和推荐票。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