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婵娟深吸一口气,想要止住泪水,可是她心里的委屈竟像是无穷无尽一样,要循着泪水的痕迹宣泄出来。

郑素馨忙用帕子一下子捂住她的脸,将她拥入怀里,抬头见人都出去恭送太后娘娘去了,就道:“去娘的屋里洗一洗,你这个样子,不上点粉不行。再哭,把眼睛哭红了,怎么出去见人?”

说着又向吴婵娟道歉,“是娘不好,娘想得不妥当。你什么时候出挑不行呢?干嘛非挑今天?既然做了人情,就该做足了。是娘一时想左了,害得我儿跟着受委屈。”

吴婵娟也知道不妥,忍着难过,哽咽着道:“娘,您别这样说,怎能让您给我道歉呢?您没错,都是我不好。我都知道。本以为忍得住的,看来还是差一点。我就是心里不舒服。等我歇一歇就好了。”说着,低头跟着郑素馨的大丫鬟玉桂往她房里去了。

郑素馨便带着另一个大丫鬟白芷去送太后。

玉桂和白芷都是郑素馨的心腹,心里对自己的小主子也甚是同情,因此都闭口不言,一个带吴婵娟去梳洗,一个跟着郑素馨往外走。

来到大门口恭送完太后的懿驾,郑素馨已经恢复常态,笑容满面地招呼大家去内院坐席。

这边吴婵娟已经洗过脸,略微上了点粉,将眼睛周围有些红肿的地方尽皆遮了,居然一点都看不出来哭过的痕迹。

眼皮子上有些浮肿,不过玉桂已经拿着两片小黄瓜皮给她敷上了。

吴婵娟想了想,又把身上带的塞了干花的香囊取下来。扔到妆台上,嗤笑道:“这东西也不能带了。谁家咱们家来了只狗鼻子呢?”这是拐着弯儿骂盛思颜是狗。不是人……

刚才大概就是这个装着干花的香囊让盛思颜打了那么多喷嚏,夺去了太后的注意力……

玉桂知道吴婵娟有怨气。也没有说她,任她发脾气。

吴婵娟讥讽完后,果然觉得舒服多了。

等她重新梳好头,拿下眼皮上的小黄瓜皮,一双重瞳已经是明眸善睐,清澈见底。

玉桂拍着手笑道:“二姑娘比先还好看呢!”说着将那已经有些枯萎的小黄瓜皮扔掉。

用小黄瓜皮敷眼睛可以消肿,这是郑素馨带到吴国公府的习惯,不过她说是她妹妹郑想容教她的,从小就见妹妹在家里捣鼓这些往脸上贴的、抹的东西。她也习惯了。

郑素馨的妹妹郑想容天姿国色,十分美貌,除了文采出众,其美貌也是很多人念念不忘的,曾经也被京城的好事者称为“大夏第一美人。”

可惜那么美貌的人儿,就如树上的蝉一样,只喧嚣了一个夏季,就销声匿迹了。

吴婵娟笑着照了照镜子,道:“如果有我想容小姨一半好看。我也心满意足了。”

“二姑娘说哪里话?您可比您小姨好看多了,不说别的,就说您这双重瞳,您小姨有么?”玉桂一边说着。一边将一支点翠碧玉累丝落花簪给她插在发髻之上。

十二岁的少女身量高挑,亭亭玉立,看上去就如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很快就要迎来自己的花期了。

吴婵娟抿嘴一笑,心情已经完全恢复过来。

郑素馨让白芷过来给她们报信。让吴婵娟直接去后花园的小桃坞,说那边已经摆上酒菜。让吴婵娟去招待那些小顶点小说人。

当然,都是不到十五岁的孩子,那边的酒并不是大人喝的白酒,而是甜丝丝的果酒。

吴婵娟急忙带着自己的两个丫鬟红鹦和画眉往小桃坞赶去。

小桃坞临水而建,有五个开间,东西各有两个耳房。

正中的屋子其实是一个前后通畅的凉亭。大大的窗子占据了整面墙壁,轻纱垂帘被掖在两旁的窗棂柱子上,随风飘曳。

系着窗棂的绳带上挂着铜铃,绳带一动,那铜铃就叮当响,声音并不大,因此不刺耳,随着窗外的泉水叮咚,别有一番情趣。

吴婵娟进来的时候,屋子里正有些乱糟糟的。

里面的姑娘小子们东一群,西一圈,已经分了亲疏远近,跪坐在一起说笑玩耍。

吴婵娟拿眼风扫了一扫,已经看出来,王府的小世子夏止和周家、郑家的姑娘小子们坐在一起说话。自己家的堂姐、堂哥也跟他们坐在一起。四大国公府守望相助,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可不是说说而已的。

四家之间千年来彼此也屡有联姻,说起来都是拐弯抹角的亲戚。

另外那些圈子她也看得出来。

尚书和尚书家的姑娘小子们在一块坐着,侍郎和侍郎家的姑娘小子们又是一桌。

总之是按各自家里的品级来的。

然后嫡出和嫡出是一个圈子,庶出和庶出又是一个圈子。

尊卑高低,嫡庶分明,只看这个小小的小桃坞上房就一目了然了。

吴婵娟先走到小王爷夏止、周家、郑家和吴家坐的桌前,笑着对帮她待顶点小说的堂姐吴婵莹点头笑道:“多谢大姐援手。”

吴婵莹生得也很美貌,她娘尹氏是江左大族出身,教养得女儿气度不凡。

“二妹来得正好。我在跟周家姐姐说话,顾不得屋里别的顶点小说人了。”吴婵莹笑着起身跟她对行一礼。

吴婵娟这才看见吴婵莹身边那个怯生生的姑娘,明明比自己还大着两岁,却是一脸不敢见人的样子。一双眼睛如同惊惶的小鹿,不敢跟人对视,只略往人脸上扫一眼,就飞快地移开眼风,低头垂弄腰带。

吴婵娟心头诧异,面上笑容不改,走过去拉着那姑娘的手笑道:“你是周家三姑娘吧?”

神将府周老爷子生有三个儿子,没有女儿。大儿子周承宗和三儿子周嗣宗都是嫡出。只二儿子周继宗是庶出。

周承宗就是如今的神将大人周大将军,去年带着周家军出征打蛮族去了。长房的嫡长子周怀轩跟他随行。一起前往西北边域。

周承宗有个妾室越氏,生了两个孩子。都是女儿,此后再无所出。大女儿就是他的庶长女周雁颖,去年就出嫁了。二女儿就是眼前的周雁丽,今年十四岁,还没有婆家。

周家二房的周继宗倒是有个嫡女周雁婷,已经二十了,比长房的庶长女周雁颖还要大,周雁婷是周家大姑娘,周雁颖是二姑娘。周雁丽就是三姑娘了。

周家三房一共三个姑娘,有两个已经出嫁了,只剩下这最小的一个庶女周雁丽,平时从来不出来见人。

刚才吴婵娟没有看见她躲在吴婵莹背后,还以为周家没有姑娘来呢。

这大概是唯一一个庶女跟嫡女凑在一起的桌子了。吴婵娟默默地想着,但是想到周家地位不一般,就算自己的祖父,也要对周家退让三分,因此对周雁丽也不当一般的庶女看待。

周雁丽见吴婵娟一点都没有见外的意思。神情略展,跟她闲话几句,就好奇地盯着她的眼睛看,笑道:“成日里说重瞳重瞳的。我今儿才见着了。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没有见过的人真是不知道怎样形容它的好。”

吴婵娟落落大方地任她看,努力保持眼珠子一动不动。笑道:“快看快看,看完跟我说一声。我的眼睛都要僵住了。”

周雁丽掩袖轻笑,道:“吴二姑娘你真风趣。”

王府的小世子夏止也跟过来凑热闹。道:“眼珠站住别动啊!让我也来瞧瞧!”说着走过来歪着头跟周雁丽一起细看。

见是夏止来了,吴婵娟有些心慌,双颊微红,鼻尖上渗出一粒粒细小的汗珠,手脚似乎怎么放都不自在。

好在这几年郑素馨着力磨练她的性子,吴婵娟的养气功夫已经小有成就了。——那就是说,在没有盛思颜掺合的情况下……

盛思颜明白吴婵娟看她不顺眼,虽然她不知道这不顺眼是打哪儿来的,但是也晓得这是在别人家的地头上,要避其锋芒,便坐在一个小小的角落,跟几个五品官家的姑娘小子们一边吃茶,一边斗牌。

四大家族当中,其实就盛家人没有跟他们坐在一起。

而围坐在一起的小王爷夏止、周家、郑家和吴家人,似乎都把这一点忘了,没有人去想着叫盛思颜过来跟他们一起坐。哪怕今日的洗尘筵是特地为了盛七爷袭爵而办的,大家心目中的主人,还是吴家人,特别是吴婵娟。

可惜在吴婵娟面前,盛思颜就是想躲也躲不住。

“思颜!是你吗?好久不见了!”一道宏亮的声音打门口传来,似乎又有人来了。

盛思颜的身子僵了僵,她抬头看向门口,见一个胖乎乎的姑娘如箭一般向她这边冲过来,就她的身子而言,跑得还真快。

盛思颜知道自己是胖的,可是跟这个姑娘比起来,她又显得“窈窕”了。

“小叶,是你啊……”盛思颜捋捋裙子,慢慢地站了起来。

来人正是牛小叶,当年她在想容女学认识的朋友,盛思颜私底下叫她“八卦女王”。

可以说,只要你把“秘密”告诉牛小叶,她一定会保证把这个“秘密”传播出去。

牛小叶像一座会移动的小山一样“飘”过来,一把抱住了盛思颜,大叫道:“思颜!思颜!我就知道是你!”然后又疑惑:“你怎么这么胖了啊?”

盛思颜苦笑。她是有些胖,王氏也不让她“减肥”,说她这个年岁的姑娘,就应该胖一些才好。等大了自然会瘦下来。现在这个年纪减肥,长大会成“瘦竹竿”。

盛思颜自然明白“瘦竹竿”是什么意思,便听了王氏的话,乖乖不减肥。——她也想要前凸后翘的葫芦型身材啊,所以为了那一天,现在努力地“胖”一些吧!

但是从牛小叶嘴里说出来,盛思颜顿时觉得自己桶形的身子见不得人。

特别是她也看见了站在门口的一个男子。

那个男子真正让她瞪圆了眼睛。

怎么会是他?!——居然是五年不见的隔壁邻居王二哥!

吴婵娟也看向门口。牛小叶那人她认识,一个商户家的女儿,向来喜欢咋咋呼呼地,她一点都不在乎。

她的眼睛直直地盯着站在门口的两个身材颀长的男子。

一个是周怀礼,周家的四公子,也是她的表哥。可以说在周怀轩回来之前,周怀礼是大夏京城最风光的美男子,他的风姿可见一斑。

另一个男子她不认识,但是那一股温润如玉的风姿,却是站在周怀礼这样的美男子身边都毫不逊色!

盛思颜张了张嘴,却见王二哥只漫不经心地往她这边扫了一眼,就把目光移向正往门口走去的吴婵娟。

※※※

这是第一更。修改了一下称呼,汗,应该是郑想容应该是吴婵娟的小姨,不是姑姑。下午还有第二更。各位亲还有粉红票不?爆发需要粉红鼓励的。当然木有也不要紧,月底给某寒留着就行~~~

……(未完待续。。)

ps:感谢亲们昨天打赏的平安符。求一求推荐票和粉红票咯!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