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把娟儿叫来,我有事要与她说。”郑素馨吩咐自己的大丫鬟玉桂,又问另一个大丫鬟白芷:“天工院绣房的马婆子给娟儿做的衣裳送来了吗?”

吴家从大夏皇朝立国以来,就是顶级豪门,到现在传承了一千年,已经是说不尽的蓊蔚洇润,钟鸣鼎食之家。

在吃穿住行上,都有自己的一套规矩。

吴家又是一直跟户部尚书共掌天下钱银,历代家主又都是艰吝的性子,攒下一笔富可敌国的家业。吴家的天工院,就是专门给吴家做衣裳、首饰,还有烧制瓷器、制作家具和建造房屋、别院的。天工院里面养的匠人,只比皇室的工匠少一点,差一点而已。

郑素馨虽然也是出身四大家族之一的郑家,但是以美文传世的郑家,完全不能跟以豪富著称的吴家相提并论。

她刚嫁到吴家的时候,也被吴家的豪富吃了一惊。

当然,以吴家历代家主艰吝的性子,要养出挥金如土的后代还是比较难的。

郑素馨为人谨慎,又能勤俭持家,吴老爷子对她很是满意,很早就让吴老夫人将主持中馈的权力转给郑素馨了。

嫁到吴家十几年,郑素馨如今已经习惯了这种不动声色的富足和藏在骨子里的张扬。

玉桂领命去请吴婵娟。

白芷上前一步,陪笑着道:“回夫人的话,马婆子昨儿就把衣裳送来了,奴婢担心包在包袱里一晚上会有折痕。所以昨天就晾在那边的挂衣架上了。等下二姑娘过来,奴婢就把那衣裳取过来给二姑娘换上。”

吴婵娟虽然是大房的嫡长女。但是吴家二房的嫡长女吴婵莹比她还要大两岁。吴家老爷子和老夫人还健在,四房人没有分家。孙辈的孩子都是在一起排辈的。

家里下人都习惯叫吴婵娟是二姑娘。

“妥当,你比我想得周到。”郑素馨笑着夸了白芷一句,接过漱口茶漱了口,再去浴房整了整妆。等她出来的时候,吴婵娟已经在她房里候着了。

吴婵娟斜坐在窗前的高背软椅上,双手托腮,看着窗台上用清水养着的两颗睡莲出神。

那睡莲是淡淡的雾霭紫色,在早间的晨光里怯怯地绽放,舒展娇嫩的莲瓣。弱不胜衣,似乎清晨的阳光都有重量,将那荷瓣压得低低地,贴着紫水晶花菰里的雪山泉水颤颤而居。

紫水晶晶莹剔透,泉水清冽,如同镜子一般,映照出吴婵娟超凡脱俗的样貌。

照花前后镜,花面相交映,就是这样一幅美景吧……

特别是她的一双重瞳。那样黑沉,那样浓烈,两排长长的睫毛黑如鸦翅,横在莹白的脸上。如同两道触目惊心的弧线,却衬得她的重瞳更圆更大,眉眼更加深邃。

这是她的女儿。曾经又瞎又痴傻的女儿……

郑素馨脸上露出骄傲的微笑,有着“家有小女初长成”的淡淡喜悦。

“娘。您来了。”吴婵娟从紫水晶花菰里看见郑素馨的倒影走过来,忙回头笑道。站了起来。

和郑素馨一样,吴婵娟身材高挑,虽然才十二岁,但是已经比她十四岁的堂姐吴婵莹要高出一个脑袋。

容颜本就生得俊俏,再加上一双重瞳,放眼整个大夏皇朝的世家高门,没有一个女子能比得上她的女儿!

郑素馨笑着抚了抚吴婵娟的面颊,问她:“都准备好了吗?”

吴婵娟点点头,掰着指头数,“其实没有什么可准备的。今儿来的人都是以前见过的。周家的几位哥哥姐姐,郑家的表哥、表妹,还有京城里几位尚书家里的公子、姑娘,也不是第一次见了。”

郑素馨笑着道:“这不一样的。以前见他们,你是陪顶点小说。今天见他们,你是东主。而且……”郑素馨往左右看了看,见没人在跟前,又对吴婵娟低声道:“今儿周家的两位夫人,还有卫王妃都要过来,就连太后娘娘今儿都要出宫来咱们家赴宴。这个大好的机会,你一定要把握好。”

吴婵娟已经十二岁了,也知道家里要开始给她议亲了。

神将周家的大房和三房是嫡出,都有儿子。大房的夫人冯氏很少出门做顶点小说,今儿是破天荒头一遭。三房的夫人吴云姬是他们吴家的大姑奶奶,吴婵娟的嫡亲姑姑。吴云姬是吴老夫人的嫡幼女,嫁给神将府周老爷子的嫡幼子,是门当户对的一门好亲。她过门就连生三个儿子,一下子把嫡长房的嫡长媳冯氏都比下去了。

又因为嫡长房的嫡长子周怀轩以前一直病弱不堪,大家都把承爵的希望放到三房的嫡长子周怀礼身上,谁都没有想到,嫡长房的周怀轩,居然还有病好上战场的一天!

“总之,你要好好的招待大家,让每个人都能宾至如归,你今儿的任务就算完成了。”郑素馨最后一次叮嘱吴婵娟。

“知道了,娘。这些天您都说了多少遍了!”吴婵娟嗔道,“我不是小孩子了,您就放宽心吧。”

“你也知道你不是小孩子了,那记得不能再任性妄为了啊!”郑素馨提高声音警告吴婵娟。

当年吴婵娟在王家村的想容女学将盛思颜打了一顿的事,郑素馨这些年一直在吴婵娟耳朵旁边念叨,不想她养成这样骄横跋扈的性子。

吴婵娟这些年也很后悔。她的性子其实也很随和,也不是受不得别人激将法的人。

但是只有那盛思颜,哪怕不故意激怒她,她都恨不得扇对方几个巴掌!

这些年,她在娘亲的耳提面命之下,渐渐沉稳下来,就算再见到盛思颜,她也能淡然处之了。

“娘。今天是为盛国公举办的洗尘筵,大家肯定都是绕着盛国公的夫人女儿转的。娘您就放宽心吧。我会好好招待她们的。”吴婵娟笑盈盈地道。

郑素馨暗忖,只要盛思颜不来。自己的女儿还是能够应付这样的场面的。

只是如果王氏不肯放过这样的机会,真的带着盛思颜来了呢?

那盛思颜好像已经十一岁了,也是要说亲的年纪。

郑素馨蹙起眉头,可是一转眼,看见吴婵娟来到窗前,低头把着睡莲轻嗅,那一番柔媚婉转之态,就连自己看了心都要停跳几拍,便心下大定。

盛思颜这个乡野里长大的小丫头。今儿就算来了,也注定是自己女儿的陪衬。

郑素馨笑着起身,让吴婵娟先回去了。

大夏皇朝的筵席都是摆在天黑之后。

但是顶点小说人上门是在天黑之前。

一般是在申时中的时候顶点小说人就陆陆续续来齐了,先要去中堂小坐一番,说说闲话,等天黑了再正式入席。

太后答应了要出宫出席洗尘筵,但是她不会在外面吃东西,因此只会在天黑之前过去坐坐,然后就回宫了。

因为大家都知道太后娘娘也要去吴国公府。因此顶点小说人到得都很早。

申时未到,除了太后以外,所有拿了帖子的顶点小说人都到齐了。

吴老夫人在中堂上陪着周老夫人、王氏、卫王妃和郑素馨的继母康氏说话。因这五个人品级是一样的,按照尊卑。也当坐在一起。

王氏、周老夫人、吴老夫人和康氏都是国公夫人,正一品。卫王妃也是正一品。

周大将军的夫人冯氏是正二品的诰命,比她们这四人低一等。但是在别的女眷当中,也就她最高了。但因为她的妯娌吴氏是吴老夫人的嫡幼女。人家是回娘家,冯氏便主动把吴老夫人下首的第一个位置让给吴氏去坐。自己坐到郑老爷子的继室康氏身下首第一个位置,两人的性子相近,比别人都投缘,因此也能说上话。

卫王妃看着满屋子的夫人诰命,笑着问站在一旁的郑素馨,“郑宜人,你们家姑娘小子呢?怎么不叫出来见见人?”

郑素馨笑道:“我们家四个女孩儿,一向很少出来见人。今儿顶点小说人多,我给她们安排在差事,在后花园子的小桃坞跟今儿来的姐姐妹妹们说话呢。还有些小子,反正年岁都不大,一起打发过去了。”

大夏皇朝的男女大防还不是很严格,并没有到七岁不能同坐一张席子的程度。

一旁的吴老夫人也笑道:“我年纪大了,就爱个清静。那些小姑娘在一起叽叽喳喳地,就如同一百只百灵鸟一样,虽然叫得好听,但是耳朵受不住!”

中堂上的人都哈哈大笑。

王氏坐在卫王妃身边,并不怎么说话,只是淡淡地笑着,并不扎眼。

卫王妃道:“盛国公夫人还没有见过吴家的二姑娘吧?她生来重瞳,都说是圣人之相呢!”

郑素馨忙道:“卫王妃过奖了。她小孩子家的,哪里懂这些?我这个做娘的,只要她能平平安安过一辈子,我就心满意足了!”

正说得高兴,外面的婆子飞快地扑进来回报:“太后娘娘懿驾到了!”

屋里的人唰地一下都站了起来。

以卫王妃为首,周老夫人、吴老夫人、王氏和康氏在后面跟着,然后是别的夫人诰命,往门外迎去。

看见太后娘娘的懿驾已经到了院门口,大家便就地在院子里跪下了,乌压压地一群人。

跟着太后懿驾而行的姚女官忙笑道:“各位请起。”

她是代太后说话的,院子里的人都道“谨遵懿旨!”便都起身,迎了太后往中堂上去。

太后抬头看了看吴家的中堂,感慨地道:“哀家还是四十年前来过这里,没想到这里一点都没有变!”

郑素馨还没有来得及说两句俏皮话,姚女官已经抢着道:“太后娘娘,您又不是不知道吴老爷子是什么人?让吴老爷子掏银子修屋子,恐怕比让郑老爷子写话本子小说还难些!”

大家想了想吴老爷子和郑老爷子的样子,都跟着笑个不停。

“吴国公掌管国库这么多年,就跟那国库门前的貔貅一样,只进不出啊!”太后笑得很开心。她临朝称制这么多年,大夏皇朝风调雨顺,国库丰盈,并不比夏明帝执政的时候差。

“都是太后娘娘的福气。我们老爷只是做自己的份内事。”吴老夫人很是谦恭地说道。

一行人来到堂上坐下。

这一次,当然是太后娘娘坐了首位。

她对王氏的印象不错,招手让她过去,给她赐了锦墩,坐在太后身边,拉着她的手问她:“近来可好?看你比上次瘦了许多,可是家事太忙了?要不要哀家指个妥当人去帮帮你?”

王氏笑着道:“臣妇这么多年都在乡间,确实有些心力不足,因此日夜悬心,生怕给我们国公爷丢脸。好在如今只有我们一家几口人,还好打理。等以后人多了,臣妇打理不过来了,太后娘娘纵然不说,臣妇也要腆着脸去求太后娘娘赐几个妥当人来帮衬的!”

这番话既不动声色地将太后赐人的试探挡了回去,但又没有一下子把话说死,而是留下转圜的余地,还提醒太后盛家现在人丁稀少,当初下懿旨杀了盛家满门的太后自然不好意思再提赐人的事了。

郑素馨在旁听得清楚,忍不住飞快地瞥了王氏一眼。——一个乡野村妇而已,怎地这样八面玲珑?她倒是看走眼了……

太后听了满脸是笑,点头道:“哀家也是担心你累着了。既然你能应付得来,就能者多劳吧。”然后又转头问郑素馨:“郑宜人,你女儿呢?我们大夏皇朝第一个重瞳之人,可是个活宝贝啊!”

郑素馨微笑着道:“她年纪小,毛毛躁躁地,臣妇担心她不知好歹得罪人,就让她在后花园里招待和她差不多大的姐妹兄弟呢。太后娘娘既然想见她,臣妇这就去让她过来。”

太后转眼看见在旁边侍立的卫王妃,笑着问她:“止儿也来了?一起叫过来让哀家看看。去年过年的时候,止儿听说是出水痘,如今都好了吧?”

卫王妃忙道:“好了好了,早就好了,只是担心还会过人,所以在家里多关了几个月。如今大夫说不会有过人的危险了,才让他出来见人的。”

一边说着,外面的丫鬟婆子已经簇拥着一群不到十五岁的公子、小姐们过来了。

※※※

第一更四千字。下午有二更。顺便求求粉红票和推荐票。各位扫扫票仓,看看有木有漏网的保底粉红。

……(未完待续。。)

ps:感谢各位亲昨天打赏的平安符。另外,这个文是架空,这个大夏皇朝,不是夏商周的那个夏朝,亲别搞混了~~~还有四大家族传承千年,一直是顶级豪门,拿出一千万两银子实在不算夸张滴~~下午有加更。刚刚差点一键删除了,真是好险好险!!!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