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大奶奶给你和你弟弟送了帖子?”盛思颜很是怀疑。这个国公府被她娘王氏打理得滴水不漏,郑大奶奶是如何冲过重重障碍,将帖子送到盛宁芳和她两个弟弟手里的?

盛宁芳连连点头,“正是。那天我和弟弟去给姨娘送殡,在半路上遇到郑大奶奶一行人。她停下来跟我们姐弟说话,还命人专门拿了三张帖子给我们。”说着,盛宁芳从身边的袖袋里拿出那张请帖。

看着请帖上郑大奶奶那笔精致的簪花小楷,盛思颜皱了皱眉头,道:“还是问问爹和娘吧。这件事我做不了主。”

盛思颜命大丫鬟木槿将盛七爷和王氏请到卧梅轩,对他们道:“郑大奶奶给宁芳和两个弟弟单独发了帖子,请他们一起去吴国公府的洗尘筵。”

盛七爷和王氏对视一眼,都很惊讶。

盛七爷道:“宁芳他们的生母刚刚过世,怎么可以出去赴宴?这郑大奶奶是什么意思?”

因盛思颜跟吴婵娟以前的过节,王氏顺带对郑素馨的印象也很不好,她笑了笑,道:“大概郑大奶奶贵人事忙,随口一说而已。孩子们就当真了,也怨不得他们。”

这样说,让盛宁芳和郑大奶奶都好下台。

盛七爷接受了这种解释,点头道:“必定如此。”又对盛宁芳道:“你带着弟弟好好在家里守孝。你是生母过世,要服丧三年。”也就是说,三年之后。才能出去做顶点小说,筵饮游乐。

盛宁芳却瘪了瘪嘴。低头抚弄着衣带,小声说道:“可是郑大奶奶说。我姨娘停灵七天就出殡下葬,按理都不算是盛家人,我和弟弟不用给她服丧。”这意思就是,既然盛家没有把涂氏当做是正经主子,那也谈不上让盛家的子嗣给她服丧。

这样说也未尝不可。

王氏听了心里一跳,暗忖郑素馨你的手伸得可真长……

盛思颜想了想,道:“我在《仪礼.丧服》上没有见过这种说法。停灵多久,跟二姨娘是不是盛家人一点关系都没有。二姨娘是盛家人,是有纳妾文书为证的。律法上也没有说过停灵七天就不算是家里人。郑大奶奶这样说。好没道理。”她忍了又忍,才把“挑拨”两个字咽下去,不想再火上浇油。

盛七爷有些着恼,背着手道:“郑大奶奶?你们听她的?她算哪根葱?涂氏生了你们,就是你们正正经经的生母,是长辈。你们给生母、给长辈服丧,不是应该的吗?”

盛宁芳好像正在等这句话。

盛七爷话音刚落,盛宁芳就抬起头,看了看盛思颜。指着她问道:“那她呢?我姨娘既然是盛家人,是我们的长辈,那也是她的长辈。她为何不用服丧?为何她可以出去赴宴,我和弟弟却要在家里服丧?!郑大奶奶说。如果当我姨娘是盛家人,那她就是我们的庶母,也就是她的庶母。她虽然是嫡女。也应该为我姨娘服丧一年!”

“呵呵……”王氏笑了起来,点头道:“好一个庶母!还要为庶母服丧一年。这是哪里来的规矩?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听说过!”

盛思颜眼神闪了闪。她的记性特别好。盛宁芳一说出“庶母”这个名词,盛思颜就想到了郑大奶奶开办的想容女学里面推行的《女四书》。

“庶母”一词,据盛思颜所知,在大夏皇朝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唯一出现的地方,就是郑大奶奶提供的《女四书》!

而郑大奶奶的《女四书》,听说是“大文豪”郑想容临死前忏悔所写的,目的是要教导被她误导过的大夏皇朝女子,重新回到“男尊女卑”、“三从四德”的框框中去。

忘了说,“三从四德”,也是从《女四书》中来的。

自从想容女学开始大肆教导《女四书》以来,大夏皇朝女子的日子就有些不好过了。

盛思颜掩嘴笑道:“郑大奶奶真有趣。妾侍在咱们大夏皇朝,还没有那么高的地位。她的想法,忒奇怪了些。”

就算是在盛思颜的前世,给庶母服丧的概念,也是在清朝之后才出现的。清朝之前没有人要求给庶母服丧,只有给生母服丧。

盛宁芳听得一愣一愣地,歪头问道:“真的没有这种说法?”

“绝对没有。”王氏斩钉截铁地道,又问盛七爷:“您说,这要怎么办?”

盛七爷气呼呼地道:“要不是看在吴老爷子份上,我就不去了!”

盛宁芳听出来盛七爷是真的生气了,吓了一跳,忙道:“爹,我就是想和弟弟出去见见世面……”

盛思颜暗恼郑大奶奶,也不想去了,道:“那我就不去了吧。跟宁芳他们在家里还自在些。”

她想来想去,郑大奶奶出这一招,不过是想将她盛思颜绊住,不让她去吴国公府赴宴。

对于盛思颜来说,她可真不想去吴家。

一想到要面对吴婵娟那个被惯坏了的小姑娘,盛思颜的额头就隐隐作痛。

她曾经被吴婵娟揪着头发往墙上撞过。额头上的伤口养了很久才恢复,如今一点伤疤都不留。但是一到心烦的时候,她的额头还是会隐隐作痛,不知道是不是上一次被撞的后遗症……

王氏也明白过来郑素馨这一手明着是邀请盛宁芳和她的两个弟弟,其实真正的目的是要阻碍盛思颜去她家赴宴。

当谁稀罕似的……

王氏在心里不屑,淡淡地道:“也好,咱们娘儿俩都不去了吧。就你爹去就可以了。”

盛七爷却不同意,他忙道:“这可不行。吴老爷子亲口嘱咐我,让我将你们娘儿俩带过去给他认识认识,今儿怎么说不去就不去?帖子我都回了。不去不行。”

既然是答应了吴老爷子的,那真的是不去不行了。

吴老爷子是长辈。如果对他言而无信,那罪过就大了。

王氏只好不情愿地道:“好吧。既然是吴老爷子亲嘱。无论怎样,我都带着思颜去坐一坐。”

“那我呢?”盛宁芳可怜巴巴地问道。

盛思颜笑了笑,道:“你们别急。等你们出孝了,咱们在自个儿家里大办筵席,到时候宁芳你和弟弟坐首席好不好?”又道:“我这里有一套赤金头面,等你出孝了,也送给你。”轻描淡写地转移了盛宁芳的注意力。

盛宁芳大喜,忙道:“你说话算数哦!我可记得的!”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盛思颜和她击掌为誓。

“爹、母亲。你们带大姊去吧,我和弟弟就在家里看家!”盛宁芳很是快活地说道。

盛思颜有些无语。盛宁芳这个大咧咧的性子,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

盛七爷见事情解决了,松了口气,道:“我先走了。宁芳你不要淘气,回去好好守孝,你弟弟在外院天天念书,不用你担心。”

盛思颜送盛七爷出去。

这边王氏却拉着盛宁芳坐下。细细地问她当初路遇郑素馨的事。

从头到尾,每个细节都不放过,问得盛宁芳都有些招架不住了,只是连声道:“我不记得了。我真不记得了……我只记得这么些。”

原来郑素馨不仅给他们送帖子,说了涂氏不算盛家人,他们不用为她服丧的话。还说了如果把涂氏当盛家人,那么盛思颜这个嫡女也应该为庶母服丧。并且还问了盛宁芳,她姨娘到底是怎么死的?问得也很仔细。

所幸涂氏在众目睽睽下心梗而死。就算郑素馨当时在旁边,也无法说涂氏是被人害死的。

她只能说是自己作死,怨不了别人。

盛宁芳满头大汗地走了,和盛思颜在门口打了个招呼,就匆匆忙忙回自己的绿玉馆。

盛思颜进到屋里,看见王氏一个人若有所思坐在榻上,忙上前给她揉肩膀,笑着道:“娘,您累了?”

王氏伸手握住盛思颜给她揉按肩膀的手,苦笑道:“我人不累,心累。”

盛思颜乖巧地坐到她身边,将头靠在王氏的肩头,笑着安慰王氏:“娘,郑大奶奶胸怀天下,咱们这小小的盛国公府难逃她的法眼也是正常的。您就别多心了。最多到时候咱们见了吴老爷子就走,不跟她说话就是了。”

王氏揽住她的肩头,对她低声道:“既然郑大奶奶对涂氏的死因起疑,我也告诉你,涂氏是自作孽,不可活,跟别人无关。”

盛思颜没有做声,默默地点点头。

“你也跟我学了几年医,很多事情自己都能想明白。对于涂氏,她自己贪吃,管不住自己的嘴,能怪得了谁?你爹也警告过她,说她再胖下去,会生病的。她根本就不在乎,还说病了有七爷,不用怕……”

盛思颜深有同感地道:“是啊。其实这世上哪有什么病都能治的神医呢?远的不说,宫里的皇帝陛下,爹不是至今都束手无策吗”

“正是。你想得到这一点,可是涂氏想不到,也许她根本不愿意想。这个世上最难的事情,就是管住自己的嘴。不管是往里面倒的,还是往外面吐的,都要管住才行。”王氏一语双关,说得是两件事。一件是不要太贪口腹之欲。第二是不要乱说话。

王氏没有用任何毒药,也没有对涂氏虐待惩罚,她只是放纵,就让涂氏走上一条不归路。——对于贪心的人,贪得无厌就是他们的归宿。

盛思颜心结顿解,笑着道:“娘,其实咱们家的事,关郑大奶奶什么事呢?跟她八竿子打不着边。她不是一直说,要为她师父找回盛家嫡系后裔吗?如今我们回来了,她不时使绊子算什么事?”

王氏嗤笑道:“我们看着是使绊子,别人可不这么看。你看看这一次声势浩大的洗尘筵,不知道多少人夸郑大奶奶仁义呢……”

“可是她为什么要来这一手呢?”盛思颜撇了撇嘴,“不想让我去,不给我发帖子不就行了?”

“呵呵,不给你发帖子,让别人知道不是要说她不周全了?这样行事滴水不漏的人怎么会落下这样的把柄呢?”王氏站起来,“你歇着吧,过几天就要去吴家了,咱们娘儿俩可要打起精神。”

盛思颜“嗯”了一声,再次起身送王氏出去。

……

很快就到了吴国公府为盛国公归来举办的盛大洗尘筵的日子。

郑素馨一大早就起身,将家里的管事婆子和外院管事都叫来,再一次一一核对筵会的各样事宜,从菜肴到座次,从歌舞伎到游乐场,从外院男顶点小说到内院女眷,都要重新理一遍。

另外,还有专门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场合,就是给小姑娘、小小子们赴宴的场所。

这个场所,她是专门留着给她女儿吴婵娟的。

这一次洗尘筵,其实是她女儿吴婵娟在大夏皇朝京城的世家大族女眷们眼里正式亮相的日子。

※※※※※

为‘飞天’打赏的仙葩缘第三次加更送到。

早上眼巴巴刷了一早上屏,真是木有一张粉红票,哭晕在电脑桌前~~~

晚上木有第三更了。大家晚安。

……(未完待续。。)

ps:今天是群里两位妹纸纱纱和helenc的生日。祝两位亲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容颜长驻,青春不老!生活幸福!好运一生一世!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