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氏的大丫鬟见涂氏居然这样托大,忙对着窗子里面道:“二姨娘,夫人在这里说话,你不出来迎接,居然还大呼小叫?”

涂氏冷笑一声,道:“这是跟我说话吗?——别让我说出好的来!”又想拿王氏的把柄来威胁她。

王氏隔着漏窗,不动声色地仔细打量涂氏。

见她斜靠在榻上,将卧榻占了一多半,跟一座肉山一样庞大。

脸上白里透黄,眼仁儿都带着淡黄色,胖胖的手指上还有些小疙瘩,如同水痘一样。

差不多了……王氏默默地想着,笑了笑,道:“二姨娘,我来是跟你说件事,你大哥在外头跟人争风吃醋,被人打得只剩一口气了,才抬到外院,你要不要去看他?”

“什么?我大哥怎样了?快扶我起来!快扶我起来!”涂氏急忙叫着下人过来扶她。

两个膀大腰圆的婆子过来架起她,扶着她往外走。

来到回廊上,涂氏焦急地问站在那里的王氏,“七爷呢?七爷在哪里?七爷医术高明,一定能救我大哥的。”

王氏见涂氏脸上的血色渐渐浓郁,连眼底都出现赤红,便又加了一把火,“哦,还有一件事忘了告诉你。你派去接你爹娘和嫂子、侄儿的人回来了,说是你们老家发了大水,他们都被洪水冲走了。”

涂氏愣愣地听着,脸上越来越红,“你骗人!”

“我骗你做什么?不信你自己回去看去。”王氏转身要走。

“你站住!你……!”涂氏越来越气,突然觉得脑子里嗡地一声。似乎所有的血气都向上涌,胸口越来越闷。呼吸越来越急促,张牙舞爪要向王氏扑过来。

王氏往后退了一步。扶着涂氏的婆子松开手。

胖得像座山的涂氏重心不稳,一下子往前栽倒在地上。

“快扶她起来!”王氏忙吩咐道。

两个婆子又上前去搬涂氏,可是将她从地上翻过来,发现有鲜血从她眼睛、耳朵、嘴角和鼻子里流出来,都吓了一跳。

王氏蹲下来给涂氏诊了诊脉,然后站起来,惋惜地道:“心梗之症,可惜了。”

心梗,就是心肌梗塞。一般在比较胖,或者年纪比较大的人身上出现。

涂氏胖成这样,又被家里人的消息刺激狠了,不心梗才怪……

但是她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倒在众人面前,就连她三个孩子过来见了,都没有人觉得有异,只是围着她痛哭。

盛七爷听说妾侍突然心梗之症发作过世了,一句话都没有说,默默地收拾医箱。去太后那里告假,道:“家里出了点事,要回去瞧瞧。请太后娘娘宽容几天,容我将妾侍的丧事料理了再回来。”

太后知道盛七爷有个在乡下纳的妾侍。还生了两个儿子的,很是吃了一惊,问他:“怎么突然去了?是病了还是……?”

“她太胖了。平时说她也不听,就知道吃。”盛七爷感慨地道。“太胖的人都容易得心梗之症。另外她的脾气也不算好,动不动就在家里跟下人斗气。我夫人都让着她。”

太后无语半晌,摆摆手道:“那好,你去吧。将家里的事情料理好了再进宫。”

等盛七爷走了之后,太后去夏明帝床边静静地坐了一会儿。

郑素馨也在宫里陪着太后。她给夏明帝诊了诊脉,道:“盛七爷的医术真是高明,陛下的状况稳定下来了。”

太后点点头,“这倒是真的。哀家看着皇帝的脸色一日比一日好。”

郑素馨明白太后的意思,笑着道:“这几天盛七爷不在宫里,陛下可以暂时不用吃药了。还是等盛七爷回来再说吧。我们都不懂盛七爷的用药。如果越帮越忙就不好了。”

站在太后背后的姚女官低头咬了咬唇,暗道盛七爷的药本来就是宫里药房里的人煎的,到你嘴里就成了没人懂了。当然,她也明白郑素馨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并没有去提醒太后。

太后笑了笑,夸郑素馨,“是个谨慎人。这么谨慎,吴长阁那小子毛毛躁躁地,怎么就有那么大福气,娶了你这个好夫人。”

郑素馨的夫君吴长阁是吴国公府的嫡长子,但还不是世子,现在是个五品官。

郑素馨忙道:“太后谬赞了。”说着,给太后剥了个桔子,掰开桔瓣,一瓣递给太后背后的姚女官,一瓣送到太后手里。

太后看着姚女官吃下去了,才慢慢吃自己手里的桔瓣。

这是自从夏明帝出事之后宫里的新规矩。

主子所有入口的吃食,都有人当面试吃。

“太后,听说盛七爷从小是在庙里长大的,他哪里学来的医术呢?好像和当初我师父的本事不相上下呢。”郑素馨像是漫不经心地提了一句。

姚女官的睫毛飞快地颤了颤,跟着说道:“盛七爷是盛老爷子的嫡幼子,小时候因病舍在庙里,郑宜人不会认为盛老爷子就对盛七爷不闻不问了吧?”

这句话倒是让太后娘娘想起了二皇子夏昭。她轻叹一声,颔首道:“姚女官说得对。都是自家骨肉,就算入了空门,又怎会不闻不问呢?哀家的二皇孙,也不知道如今过得怎样了。唉,他出家,也有整整十年了。”

郑素馨正在剥桔子的手抖了抖。她没想到,一句话居然引得太后想起了二皇子夏昭。这个人可不好说,便紧紧闭了嘴。

姚女官心情大好,拿了鹅毛扇子给太后扇凉,笑道:“庙里好,有菩萨保佑,来来往往的人都清静,您看盛七爷,从小在庙里长大的,如今不也是袭了盛国公的爵位?这人啊,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很难说以后的。”

这句话说到太后心坎上。她嗔着拧了一把姚女官的面颊,道:“你这张嘴啊,越发会说了,跟抹了蜜似的。”

“太后娘娘莫怪。臣女今儿早上偷吃了太后娘娘的蜂蜜,所以才这么嘴甜!”姚女官趋奉得太后十分舒服。

郑素馨在旁跟着微笑,显得格外大气温婉。

姚女官的眼神瞥了过来,掩袖笑嘻嘻地问郑素馨:“郑宜人,听说你把你的庶长子记在名下了,是不是啊?这一次你为了盛七爷归来大筵宾顶点小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为你的庶长子……哦,不,应该叫嫡长子大筵宾顶点小说呢?”

郑素馨一向沉稳有度,很少有被激怒的时候。

这一次也不例外,她笑了笑,道:“饭要一口口地吃,路要一步步地走,凡事都有个轻重缓急。盛七爷是我师父唯一的嫡系后人,我整整盼了十五年,才盼到他出现,自然是要先为盛七爷摆酒席。至于记在我名下的昆儿,从小聪明伶俐,极为懂事,我看这孩子实在难得,养在妾室身边确实是可惜了,才跟我公公、婆母商议之后,决定将他记在我名下,养做嫡子。只是他年岁还小,先冷着些,免得小孩子家经不住捧。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的情形比比皆是,我们不得不慎重。”

吴长阁的庶长子吴兆昆今年刚满四岁,是吴长阁的第一个妾侍张姨娘所出。当年这个孩子出生的时候,郑素馨为了避嫌,还带着吴婵娟躲到吴家庄上。

后来张姨娘平安生下一个儿子,便成了吴长阁的庶长子。

“我听说你们家张姨娘确实是个好生养的,四年为你夫君生了三个孩子,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姚女官一边说,一边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不时往郑素馨肚腹处扫来扫去。

京城的世家高门都知道,吴家的郑大奶奶郑素馨是在明历五年,也就是盛家满门抄斩的那一年嫁给吴国公的嫡长子吴长阁的,到现在已经十五年了。这十五年里,她就生了一个女儿吴婵娟,此外再无所出。

吴长阁是嫡长子,肯定要有儿子的。如果没有儿子,他爹不会给他请封世子。

大夏皇朝别的爵位都规定了只有真正的嫡长子才能继承。记名嫡子是不能承袭爵位的。没有真正的嫡子,爵位会被朝廷收回。

而四大家族的爵位却是开国之初就跟朝堂订好协议的,规定四个国公爵世袭罔替,拱卫皇族,而且不得跟皇族联姻,与皇族共存亡,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不过他们的先人也意识到,在漫长的岁月里,不一定每一代都有真正的嫡子出生,因此朝廷给有特殊贡献的四大家族放宽了袭爵的条件。就是四大家族里面袭爵的必须是嫡子,但是记名嫡子也算是嫡子,不一定要真正的嫡子。

所以郑素馨虽然生不出儿子,她的地位却依然不容动摇。

张姨娘虽然好生养,但是她的儿子要袭爵,却必须养在郑素馨名下,她还得求着郑素馨。因此生了儿子之后,她反倒老实了,一点都不敢蹦跶。

太后没有那么含蓄,她笑眯眯地问郑素馨:“你还年轻,如何这么急着要把庶子记在名下养做嫡子呢?如果你以后生了儿子,岂不是让庶子占了嫡子的位置?”

因为一旦在族谱上记入郑素馨名下,张姨娘生的庶长子吴兆昆就成了正正经经的嫡长子。

郑素馨笑得十分端庄雍容:“多谢太后娘娘垂怜。多谢姚妹妹挂心。我是为了我家大爷着想。他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

※※※※※※

第二更送到。为了晚上的第三更,大家都撒两张粉红票撒,或者推荐票也行哦~~~

……(未完待续。。)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