聘则为妻奔为妾?

盛思颜霎时明白过来,为何不管她如何套问,王氏和盛七爷都对他们是如何成亲的这件事避而不谈。

也对,这要他们如何开口呢?

特别是王氏,难道要她对自己十岁的女儿说,你娘我跟你爹是私奔的……?

那也忒脑残了。

事实上,如果盛思颜不是换了瓤子,得知这个真相,足以让真正的小思颜崩溃!

盛思颜脸上露出一抹微笑。她很庆幸,自己没有逼着娘追问真相。

她就知道,若不是原因实在难以启齿,她英明神武的娘亲为何会一直瞒着她呢?

当然,这件事最大的罪魁祸首,是她那个口无遮拦的爹!——如果不是他乱说话,涂氏这个在乡下纳的妾侍如何会知道当年的事情?!

他难道不知道这种事情告诉别人,是会死人的吗?!

这种种的思量,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盛思颜的脸上除了一抹了然的微笑以外,没有别的情绪。

私奔这种事,大夏皇朝的人视若洪水猛兽。

但是对于从后世来的盛思颜来说,实在是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

她原本预想的比这个糟多了。

还好还好,事情并没有糟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盛思颜为自己脑洞大开的脑补感到羞愧,也为自己这一阵子一直惴惴不安的担心如释重负。

在她看来,再麻烦的事,只要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总会有解决的办法。

最怕的是藏着掖着,让人云里雾里。什么都看不清,只让人猜来猜去的情形。那样才真是神仙下凡也难救。

现在知道了涂氏的底牌和倚仗。就如楼上的第二只鞋子终于落了地,盛思颜反而轻松了。

涂氏看着盛思颜无动于衷的样子,很是惊讶。

涂氏以为是她年纪小,不懂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又道:“大小姐,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聘则为妻奔为妾’?”

盛思颜暗道,幸亏自己提前把屋里的丫鬟婆子都支使出去了,不然今儿的事情还真难收尾!又想,涂氏你云里雾里瞒了我这么久。让我提心吊胆,我也不会让你好过……便做出不以为然的样子笑了笑,往高背交椅上一靠,懒洋洋地道:“二姨娘啊,看来你脑子真是不好使。这种无稽之谈,你也信?”

涂氏见她的话没有起到预期的效果,心里很不舒服。

“什么叫无稽之谈?”涂氏不识字,不懂这些文绉绉的四字成语。

盛思颜跟她解释:“就是没影儿的话,编出来的假话瞎话。”

“怎么可能是假话瞎话?!是七爷。也就是你爹告诉我的。可不是别人随便瞎说的。——你爹会随便说着这种话?”涂氏理直气壮地道。

盛思颜撇了撇嘴,摇摇头,笑嘻嘻地道:“咦,二姨娘。我爹说你就信啊?”

“当然,七爷从不骗我。”涂氏扬了扬圆润的下巴,很是自傲地道。

盛思颜就等着她这句话。便慢吞吞地道:“从不骗你?这就奇怪了,那我问你。当初我爹纳你为妾的时候,可对你说过他是神农盛家的漏网之鱼吗?”

“当然没有!”涂氏断然否认。“他要说了,我爹娘不可能将我给他做妾的。他对我家里人说,他是落第秀才,因科举不成,就弃文学医了。”

“哦,那他说过他以前是在哪里长大的?”盛思颜又问。

“他说他是京城人士,从小在京里长大的。”涂氏回忆着当时的情形,脸上露出一丝娇羞的笑容。

可是盛七爷明明是和尚庙里长大的!

盛思颜猛地双掌一阖,大声道:“这不就得了?!你还说他没有骗过你?!”

涂氏美好的回忆顿时被盛思颜一巴掌打得七零八碎,她很是恼怒地道:“那不一样!”她晃着胳膊激烈反驳。

盛思颜忙站起来,往门边蹭过去。——她最怕人动手了……

“有什么不一样?”盛思颜一边蹭,一边说道,“其实原因很简单。我爹自始至终没有相信过你,没有跟你说过实话。你说你凭什么相信他说的关于我娘的事是真的?我是半个字都不信!”

盛思颜摇着头,继续忽悠涂氏,“你若是不服,就原原本本、一字不漏地将我爹说的话告诉我,让我来评评理。还有,你有何证据,也要都给我看一看,看你是不是有理由这样瞎说,败坏我娘的名声。不然的话,让我爹知道了,他老人家一怒,将你治你个‘妾犯妻’之罪,送到官府,大理寺分分钟教你如何做妾!”

涂氏大急,忙道:“我没有说谎!当初七爷喝醉了,一直跟我哭,说你娘不顾她爹的反对,执意跟着他从家里偷跑出来,过得是吃糠咽菜的日子,他却把你们娘儿俩弄丢了,悔得不得了!”

原来是这样!

盛思颜四下里一想,将涂氏的话跟盛七爷和王氏的态度对照了一下,发现都应景了,就信了涂氏的话。

但是她也不会顺着涂氏的话头去说。

盛思颜叹息道:“喝醉了的人说的话,二姨娘也信,你也真好骗。”

“人家不都说‘酒后吐真言’?如何是骗我的?”涂氏兀自气哼哼地,不信盛思颜的话。

盛思颜两手一摊,道:“人家还说‘借酒装疯’呢,二姨娘怎么又不记得了?”

盛思颜做出苦口婆心的样子,对涂氏道:“二姨娘,不是我说你,你不能只信那些对你有好处的话。有时候真话虽然很伤人,但是是事实啊。这件事不是明摆着的?你想想,那时候。我爹还是被朝廷通缉的通缉犯,一不小心就要掉脑袋的!我爹是害怕我娘的娘家受牵连。才对你暗示我娘是从家里偷跑出来的。其实怎么可能呢?你也不想想,我娘是大家出身。大家子的女儿是如何养的。你如今也在国公府住了一两个月了,知道一些端倪了吧?怎么可能跟着男人跑出去?你试试让你女儿宁芳跟男人私奔一次看看,如果能成,我送她一幅嫁妆!”

“胡说!我女儿才不会跟人私奔!”涂氏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间脸色大变。

“我就是打个比方。”盛思颜站在门旁边半人高的青花花菰旁边,心头大定,“成天有那么多的婆子丫鬟跟着,出二门还要对牌,她如何逃出去跟男人私奔?我娘又不是跟你一样是乡下农户出身?!”

涂氏的脸色顿时阴晴不定。

盛思颜继续加码。将这件事一锤定音,“总之,这件事如果抖出来,你到时候恐怕会成最大输家!”

涂氏愕然,绕来绕去,怎么亏全让她吃了?她愣了愣,反问道:“这件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如何我会成……输家?”

“怎么不会?你想想,这件事本来不是真的。但是你一定要当真事嚷嚷,会得罪谁呢?首先。会得罪我爹他老人家,他以后再不来看你了,你是不是损失巨大?其次,会得罪我娘。她是主母,她想收拾你,是分分钟的事。甚至不用等到明天。第三呢,你会得罪我娘的娘家。本来是好好的姑娘嫁给国公爷。三媒六聘,门当户对。被你一嚷嚷,就成见不得人的事了,谁乐意啊?他们一怒,让你成为最大输家也是分分钟的事!”

涂氏被盛思颜描绘的前景吓得全身抖了抖,心有余悸地道:“不会吧?”

“怎么不会?你细想想,看看我说的有没有道理。”盛思颜最后警告她,“现在不是以前。我爹不再是朝廷的通缉犯,他是世袭罔替的国公爷。姑娘能嫁给盛国公,搁谁头上都是祖上烧了高香才修来的。”这话里头的意思就是,就算当初是私奔的,这会子人家肯定要忙不迭地认亲了。你要跳出来说私奔的事打人家的脸,别怪别人不给你活路……

别的涂氏不懂,这种“见高拜,见低踩”的利益之争她却看得很明白。

就比如她自己,若不是知道盛七爷袭了国公爵,她可是不会跟他来京城的……

涂氏脸上的得色黯了下去。

“你好好想想。别怪我不提醒你,若是有一个字传出去,你还有三个孩子呢……”盛思颜临走时候扔下一句话,吓得涂氏又抖了抖。这一次,她是真的相信了盛思颜刚才说的话。因为盛思颜临走时候说的这句话,跟王氏警告她的话一模一样!

盛思颜离开涂氏的翠竹轩,在心里琢磨如何将这件事化不利为有利。

她想了想,觉得这件事除了当事人以外,应该没人会有任何证据。或者说,没有证据就是最大的证据。

因为王氏和盛七爷拿不出成亲的合法手续,就是最大的漏洞。

不过不怕,她现在知道来龙去脉,没有证据也要给她制造证据出来打对方的脸!

但是关键还是要搞定爹娘这两个没做贼都心虚的家伙!

盛思颜一路来到王氏住的正院燕誉堂。

燕誉堂一共三进,东西两个跨院,屋宇高敞绚丽,堂内陈设华贵大气。四周各有四个花台,以一年四季的应景花卉命名,一年四季都有繁花盛开。

来到王氏平日里起居的暗影楼,盛思颜说了会儿闲话,就把屋里的下人都遣走了。

王氏放下手里的活计,征询地看着她问道:“怎么啦?你有话要说?”

※※※※※※

已经连续四天三更了。今天还要不?还是打个滚求粉红票和推荐票吧~~~下午有加更。

……(未完待续。。)

ps:感谢亲们昨天打赏的平安符,还有各位亲的粉红票。这几天陆续订阅的亲们,看看有没有没有投的保底粉红票啊。上个月有订阅过的,这个月也许会有系统在月初赠送的一张粉红。麻烦投给某寒啊,支持三更嘛~~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