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思颜偏头想着涂氏的样貌,那胖胖的圆脸,高高的胸脯,还有大大的屁股,确实是个好生养的……

她忍不住笑道:“是好生养,十年生了两胎三个娃。”这样的身材,明明应该三年抱俩,十年,怎么也得生个七八个吧?

盛七爷故意绷着脸,手指曲起,轻轻弹了盛思颜的额头一下,“就知道淘气。你才多大?懂什么?快别在外人面前这么说。小姑娘家家的,还是笨点好。——你爹我过去十年很少回你二姨娘家,都在别的地方试药方呢!”

盛思颜捂嘴笑了笑,眼珠子骨碌碌地转,道:“爹,那您一定很疼很疼大丫吧?”

盛七爷愣了一下,摇头道:“没有啊。爹当然是更疼你。你是你娘的女儿……”

说更疼他,是因为她是王氏的女儿,而不是别的原因,盛思颜觉得很高兴。这是爱屋及乌的节奏,她高兴还来不及呢,哪里会生气?不过,按她刚才的意思,盛七爷说更疼她,岂不是在说她比大丫更笨?!

盛思颜皱起眉头,道:“爹啊,您不是说笨点好吗?难道我比大丫更笨,所以您才更疼我?”

盛七爷这才听明白了盛思颜的言外之意,笑着摇头道:“你这孩子,真是,尽会抠字眼儿!还是向你娘学学,她为人大气,心又宽,从来不在这些枝枝节节上下功夫。你啊,这一点真不知道像谁。你爹我是个大意的,你娘也是个心宽的。偏偏你就心思多得很,简直不是七窍。而是八窍!”

大夏皇朝之人都说“心有七窍”。盛七爷说盛思颜比七窍还多一窍,就是在说她想得太多了。

盛思颜好笑。仰头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嘛,有你们两个心宽的,必得有我这个心思细腻的帮你们把关。不然这家里就没有规矩了。”

“你哪里懂规矩?还不都是跟你娘学的。”盛七爷感叹道,又说:“等到家之后,我看把大丫也要给你娘带。你娘是大家出身,她懂的东西不是一般人能懂的。大丫跟她多学些世家大族的礼仪进退,以后也好找婆家。”

这是盛七爷头一次在盛思颜面前提起王氏的出身。

盛思颜立时兴趣大增,虽然想继续问下去,但是眼下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她是绝对不想王氏带大丫的。不是她心眼小。而是涂氏那个人,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而大丫也不是刚出生的婴儿,好教养。大丫已经七八岁了。在这个十四岁就能出嫁的大夏皇朝,大丫这个年岁的姑娘,已经早就懂事了。

“爹啊,您这话,可千万别在二姨娘面前提起来。”盛思颜婉转地劝盛七爷,“您还没看出来?这几个孩子就是她的命,她怎会愿意送到我娘身边教养呢?再说了。这三个弟弟妹妹,连您的话都不听,怎会听我娘的话?我娘身子不好,又有偌大的国公府要操持。连我都没有功夫教养,怎会有功夫去教养别人的孩子?”

盛七爷凝神听着,觉得有些道理。

盛思颜话锋一转。又道:“但是呢,若是爹您主动提出来。我娘是一定会答应的。她就算拼着自己累死,也会帮爹带孩子的。——您真想让我娘累死吗?”一边说。一边眼里已经有了隐隐的泪花。

这样一说,盛七爷对王氏和盛思颜的印象更好了。

“果然是妻子啊,这就显得不一样了。”盛七爷感慨地道,拍拍盛思颜的手,“别担心,那就不送了。让她姨娘养着,唉,可惜她姨娘上不得台面……”

盛思颜当然也不会让涂氏继续带孩子。

这人现在就有惹祸精的潜质,再让她把那三个孩子继续往歪里带,以后他们盛家还过不过日子了?!

盛思颜就道:“爹啊,其实这件事,娘也同我说过的。娘说,过几日,要给我请女先生,还有教规矩礼仪的嬷嬷,都会来咱们家。到时候,大丫就跟我以一起学规矩吧。”顿了顿,盛思颜又道:“娘还给两个弟弟请了先生和弓马教习师父,都在外院候着呢。”

盛七爷听了十分惊喜,忙道:“这太好了。我就知道,你娘是个妥当人!”能不用为家里的琐事操心,只一门心思在护理夏明帝身上,是他最高兴的事情。

“是啊。爹,大丫、大郎和二郎都多大了?这是他们的小名吧?起了大名吗?”盛思颜慢慢问道。

“嗯,是小名。大名还没有起。不像你,还没生下来,爹和娘就跟你挑好了名字了。那时候,我和你娘挑了两个名字,一个给男孩,一个给女孩。”盛七爷笑着道,“大丫和大郎都有八岁了。二郎才五岁。”

盛思颜对二郎的印象好一点,可能是因为年纪还小,还没有被涂氏影响到吧。

盛思颜羡慕地道:“二姨娘能生双生子,真是厉害。爹,盛家以前有人生过双生子吗?”

盛七爷摇摇头,“没听说过。大概是你二姨娘他们家有过双生子。”

“哦。”盛思颜眨了眨眼睛,“等回了家,爹将带着两个弟弟去外院住吧。娘说过,男孩子五岁之后就要离开内院,去外院住。这样不会长于妇人之手,以后变得婆婆妈妈的,不像男人。”

这一点盛七爷很是赞同,不过他皱眉道:“可是我大部分时候都在宫里,没有时间照顾他们。”

“哪里要您照顾呢?外院的小厮、婆子、丫鬟都有,还有先生和师父看着,我娘也不会完全撒手不管。您就放心吧!”盛思颜谈笑间将涂氏手里的筹码一一抽走,除去她以后可以兴风作浪的借口。

能在内院跟主母一争长短的妾室,都是有儿子的妾室。在主母没儿子的情况下。妾室特别能“母以子贵”。

这一点,盛思颜是心知肚明。

她和王氏不一样。她喜欢将麻烦掐死在摇篮中,不会等他们坐大之后再来手忙脚乱地对付。

盛七爷点点头。但是又心疼王氏事情太多,想了想道:“大丫跟着你学规矩,大郎和二郎去外院跟着先生和师父学规矩。你娘既忙着内院,又忙着外院,还要照顾你们四个孩子,我担心她忙不过来啊。不如这样,让你娘将一部分家务给你二姨娘操持?”

盛思颜吓了一大跳,暗道爹啊,您可不要往糊涂的渣爹那个方向狂奔而去啊!!!

给妾室管家权。您是真的不知道什么叫“宠妾灭妻”吗?!

“爹,这样不好吧?二姨娘只是姨娘,她要管了家,人家会笑话我们家的。”盛思颜只好把“人家”抬出来。大部分时候,“人家”这个借口挺好用的。

盛七爷果然想到盛国公府的脸面,忙道:“是我考虑不周。我原本只想你娘松泛松泛,就让二姨娘给她打个下手。当然,坐纛儿的还是你娘。你想你娘那么多事,而你二姨娘坐着吃饭就行了。实在是让我心疼你娘啊……”

说心疼也不行。

盛思颜在心里暗暗反对,笑着道:“爹,其实我娘是能者多劳。二姨娘那样子,您就是把这国公府的管家权完全给她。她也不知道如何操持啊!你想想,她知道什么是四时祭礼吗?知道如何给祖宗上供吗?知道供菜分几盒、几层、几款吗?她知道跟不同的府邸来往,要如何送礼回礼吗?还有。有朝堂上的官儿升迁黜降,家人红白喜事。她知道要如何应对吗?”

盛七爷老老实实摇摇头,“她绝对不懂。她家穷得要卖女儿了。是我买了她做妾,他们一家人才活下去的。”

“这不就得了!”盛思颜拊掌笑道,“就算给她操持,她最后也要一一让我娘拿主意。既然如此,又何必多此一举呢?您啊,也别操心了。二姨娘有福气做了您老的妾,就让她享享福吧。在内院什么都不用做,只要打扮得漂漂亮亮地,等您有空的时候,给您红袖添香,磨墨奉茶不好?”

盛七爷笑了笑,“她不识字。”

盛思颜被噎了一下,忙又打起精神道:“那就等您有空的时候,陪您喝酒,行不?”

“我不喝酒。这辈子唯一一次喝酒,是跟您娘成亲的时候……”盛七爷笑着看向车窗外头,像是陷入了久远的回忆中。

盛思颜握了握拳头,想要擦一把额头上的汗。——她真是被盛七爷这个油盐不进的爹打败了。

说他渣吧,他明明对王氏一往情深,对她这个嫡女也是格外偏心。但是说他不渣吧,他对涂氏也有几分感情,对涂氏所出的三个孩子更是如同嫡出一样一视同仁。

想来想去,还是算可以改造的对象,她就勉为其难,帮王氏多下点功夫吧。

父女俩一路说着,回到国公府门口。

他们下了车,涂氏和三个孩子也从驴车里下来。

看着国公府巍峨的门楣,饶是涂氏早有准备,也吓了一大跳。

不过后来再一想,这盛家原来是四大家族的那个盛家,她就释然了。

“娘,这就是我们的家?!”大丫惊喜地道。

盛思颜正好跟盛七爷下车,闻言笑道:“大丫,你该叫‘姨娘’。你只有一个母亲,就是我娘。”

涂氏挑了挑眉,看着盛思颜道:“他们在乡下一向是这样叫的。”

“那你们回乡下叫去吧。在京城这样叫,我们盛家丢不起这人。”盛七爷发现涂氏确实是很不懂规矩,甚至连嫡庶的规矩都忘了,很是不虞。

※※※※※※

为泡_沫亲昨天打赏的和氏璧加更送到。今天又是三更哈~打滚求粉红票啊。各位亲看看你们的票仓吧,看看有没有保底粉红票吧。就是月初系统赠送的一张。

……(未完待续。。)

ps:为泡_沫亲昨天打赏的和氏璧加更送到。今天又是三更哈~打滚求粉红票啊。各位亲看看你们的票仓吧,看看有没有保底粉红票吧。就是月初系统赠送的一张。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