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周围都是对着出征将士欢呼的人群,盛思颜的声音也不大,除了周怀轩,没有人听得到。

周怀轩的脚步顿了顿,他回头,对她挥挥手,做了个口型,然后指了指她后面的方向。

盛思颜一扭头,正好看见大丫在车里来不及缩回去的脑袋。

周怀轩的口型就是:是她推你!

盛思颜很是无语。这也要你提醒?当她是傻子?她会不知道是谁做的?

车里一共三个孩子,不是最小的,就是最大的两个。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知道这些人对她有敌意,而且能够动手。

盛思颜不怵动嘴皮子的人,但是她挺怕力气大的人。

原因无他,因小时候眼盲,被王氏保护过度,她自个儿一直没什么力气。后来眼睛好了之后,还是那样,练也练不成女汉子,她就认命了。

其实刚才推她的那个人大概是不知道她这个特点,所以用力过猛,差一点闯了大祸。

盛思颜不动声色地转过头,对周怀轩同样挥挥手。

周怀轩见她不以为然,皱了皱眉头,没有再理会,径直上马,跟着周大将军出城了。

盛思颜倚在车前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脑子里只在回想刚才那电光火石的那一刻,周怀轩是如何一眨眼的功夫,就来到她的车前,伸臂接住她的?

这也太快了吧!

完全超越人体运动的极限了。

虽然这里有些人也有“功夫”这种东西,一出手可以分分钟弄死普通人。

但是像周怀轩那样形同鬼魅的身形,还是几乎没有见过的。

盛思颜着意问跟车的随从之一。“刚才你看见那周大公子是如何过来的?”

那随从眨了眨眼,摸着后脑勺。疑惑地道:“他不是一直站您旁边?见您摔下来,就接住您了啊?”说着。请盛思颜上车,说大军出城,他们就可以回家了。

盛思颜心头疑云更盛。她明明记得一秒钟之前,周怀轩是在远处的战马上,怎么会站在她身边?这随从的眼神有问题吧?

盛思颜又问车夫。

车夫笑着道:“好像是在附近,看您摔下来了,就托了一把手吧?”

说了跟没说一样。

但是这些人众口一词,就是周怀轩是在她附近,不是在远处的战马上。

那他是什么时候站到她附近的?

盛思颜满心都是疑虑。愣愣地爬上车,连“凶手”就忘了。

大丫见她上来,咬了咬下唇,好奇地问她:“刚才那人是谁?长得真好看。就是眼睛太厉害了,他看着你的那眼神,简直恨不得把你给吃了。——你得罪他了?”

大丫一说话,就提醒了盛思颜。

盛思颜对大丫的问话避而不谈,反问道:“刚才是你把我推下去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大丫愣了一下,想要否认。可是她弟弟二郎已经抢着道:“我大姐是不小心!不是有意的!”

大丫只好给她赔礼:“大姐,刚才是我不好。我也想看看外头,就推了你一下,想让你腾个地儿出来。结果不小心把你推出去了。”说完又急着道:“我不是有意的!我就轻轻推了一下!我在家跟大郎、二郎,都是这样玩闹的!不信你问他们!”

大郎和二郎也跟着点头道:“是呢,是呢。我姐就喜欢跟我们玩闹。也经常推着玩,刚才是不小心。大姐你也没事。就不要跟爹爹说了,好吗?”

居然都知道如果盛思颜去告状。他们的姐姐就不会有好果子吃了……

盛思颜有些羡慕他们三姐弟的姐弟情深,但是她刚才差一点破了相,如果这样轻易就被这大丫糊弄过去,以后可是后患无穷。

盛思颜笑着道:“你的手劲儿可真大。知道你的,说是你错手。不知道你的,还以为你跟我有生死大仇呢。那样不要命地把我往外头推,栽到车下面,重则小命都没了,轻则毁容受伤。——这个错儿,实在犯得太离谱了。”

大丫听得心头犯嘀咕。她手劲儿确实大,从小如此,比她同胞弟弟都大,简直不像个女人。她娘也经常叮嘱她,不要使出全力,还说女孩子力气太大,男人不喜欢。大丫就小心翼翼地控制自己的力度。

今天她也就是想看盛思颜出个丑而已,并没有想过要让她死,也没有想过要让她毁容受伤。

“……我说了我给你赔罪了,你怎么还不依不饶啊!”大丫有些心虚地道,她是小孩子心性,更怕让爹知道了,责罚她。

盛七爷对几个孩子的规矩很看重,但是涂氏很溺爱他们,总是趁盛七爷不在的时候拆他的台。

盛七爷因此对他们更加严格。一旦犯错,惩罚的时候是毫不容情的。

对于他们来说,盛七爷是严父,涂氏是慈母。

大郎、二郎也跟着求情。

盛思颜笑了笑,道:“我还什么话都没说呢,怎地就不依不饶了?再说了……”她往那车夫和随从那边瞥了一眼,“你们在光天化日之下做的这事,别人都知道了,哪里轮到我说?——大丫,其实也没啥的。如果爹爹说你,你认个错就行了。爹爹是最好说话的人,比我娘好说话!”

大郎和二郎一起道:“骗人!爹爹最不好说话,还老是打我们手心!”

盛思颜张了张嘴,本想说两句,但是见这姐弟三人明显对盛七爷的感觉和她不一样,那些话在她嘴里转了个圈儿,就变了样儿。她笑了笑,“是吗?那是爹爹疼你们。”说着,她往盛七爷坐的驴车那边看了一眼,见另一个随从已经过去说话了。一边说,一边往他们这边指指点点。

盛七爷的脸色变得很严肃。他一边听,一边往盛思颜这边看。

涂氏脸上很焦急。似乎在劝说什么,还拉着盛七爷的衣袖,不让他下去。

盛思颜明白过来,刚才的事,发生得太过迅速,而周怀轩又更快地接住她,盛七爷估计那会子没有看到。

而她身边的随从看见这种事,却是不能隐瞒,而是要马上向家主回报的。

这都是王氏给如今新建的盛国公府下人定的规矩。

从内院到外院。都是王氏一手打理,立下各种规矩。

正是因为有了王氏,盛国公府才很快就上了轨道,有了世家大族的格局和气势。

盛思颜以前就挺佩服王氏医术高明,但是直到他们进了盛国公府,盛思颜才发现,王氏这个人,真正不简单。能屈能伸,能软能硬。能在小山村里将日子过得井井有条,也能重新撑起大夏皇朝四大家族之一的盛家的门户。

当然,王氏的出身,肯定也是世家大族出身的女子。不然的话。她不会对真正世家的各种衣食住行,以及下人的规矩安排,还有房舍的打扫布置。知道得那样仔细,管理得那样井井有条。

因为这些东西。需要的是见识和眼光,不是智商。不是光靠聪明就能知道的。一定要在那种环境里生活过,浸淫过,才能真正懂得。

所谓贵族,就是需要三、四代人一直处于富贵场中,才能称“世家”了。光是一代富贵,只能算暴发户,不能算世家。

而王氏就给盛国公府里跟着出门的下人严厉叮嘱过:凡是在外面出了事,不管主子知不知道,都要报与主子知晓。知情不报者,一律转卖出去!

因此,盛思颜知道,不用她去说嘴,她身边的下人自去回报。

这是大家子的规矩,不是人情。

没有哪一家的大家小姐需要自己去告状的,因为都有下人代劳了。主子不说,是涵养。下人不说,却是渎职了,是要受到责罚的。

大丫不是很懂这些规矩,以为只要求着盛思颜不告她状就可以了,哪知道刚才把一切看在眼里的随从已经去“告状”去了。

盛七爷听完整个过程,气哼哼地将涂氏的手推开,厉声道:“大丫才几岁,就做出这样的事!今日若是没有那周大公子,我思颜的脸面还要不要了?小姑娘毁了容,她这辈子的日子还过不过了?!”

涂氏委屈地道:“大丫心地善良,连小鸡仔儿都舍不得踩死,怎会有意做这样的事?一定是错手。”说着,她看了那过来回报的随从一眼,道:“这些下人居然敢来说主子的是非。这样的仆役,如何用得?七爷,您这是怎么挑的下人?”

盛七爷恼道:“这是他们应该做的!让他们跟着出门,就是为了主子的安危。我没有看到的事,他们看到了,就要向我回报!不然的话,主子都被蒙在鼓里,要他们何用?!”

涂氏悻悻地闭了嘴,跟着盛七爷下车,来到盛思颜他们坐的大车前面。

盛思颜忙扶着大车的门柱下来,问道:“爹,您有事吗?”

盛七爷忙拉着她的手细看,特别是盯着她的脸,看得很仔细,待确定没有一丝伤痕之后,才道:“幸亏有周大公子,不然的话,爹真是不敢想象……爹欠周大公子一个人情,待他回来,一定还给他。”

涂氏跟着道:“七爷,您医术高明,就算伤着了,您也是能治好的。不是什么大事,这些下人太嘴长了。”说来说去,不怪她女儿起心伤人,反而怪下人告状。

盛思颜眨了眨眼,道:“二姨娘真是有道理。不如让大丫也摔一跤,一定要磕破脸,然后让爹治好她,这样可以吗?”

※※※

这是第一更。看见大家的粉红票和打赏,俺干劲十足!今天继续三更!粉红票赶紧投出来吧!下午第二更,晚上第三更!

……(未完待续。。)

ps:感谢enigmayanxi盟主大人昨天打赏的仙葩缘和平安符。感谢果然多的妈妈昨天打赏的和氏璧。感谢‘飞天’昨天打赏的仙葩缘。感谢泡_沫昨天打赏的和氏璧。感谢各位亲昨天打赏的平安符。亲们真是体贴,特意留在七夕给某寒打赏飘红。|o^_^o|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