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从应了盛七爷的吩咐,跳下车,朝着盛思颜指的方向去接人。

对面有一辆驴车,里面坐着一个看上去二十七八岁的妇人。她有一张团团的圆脸,皮肤很白,就算不笑的时候,嘴角都有些上翘,看上去是幅很喜气温顺的模样。

她身边坐着一个七八岁的女孩子,一个七八岁的男孩,还有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

赶驴车的是一个嘴上两撇胡子的男人,看上去跟那妇人有些相似,像是兄妹。

那随从走过来,对他们拱手道:“请问是涂二娘吗?”

那妇人正是盛七爷在乡下纳的一房妾侍涂氏,她本来就行二,在家也是人称“涂二娘”。

涂氏笑容不变,忙道:“正是,请问您是……?”

那随从忙摆手道:“当不得!当不得!小的是国公爷的随从,国公爷和大小姐在那边候着你们了,快过去吧。”说着,擦一把脸上的汗,道:“今儿实在太热了。你们可是累了吧?”

涂氏脸上的笑容装不下去了。她咬了咬下唇,细声细气地道:“七爷为何不来接我们?”

那随从愕然,“来了啊?不就在那边?”他用手指着盛七爷和盛思颜坐的大车。

涂氏倒是不知道如何开口了,她想了想,道:“你去跟国公爷说,就说我们娘儿仨来了,大丫和大郎、二郎都极想他,想看看他。”

那随从瞪着眼睛看了涂氏一会儿,还是转身走了。

回到盛七爷和盛思颜坐的车前。那随从原原本本把涂氏的话说了一遍。

盛思颜忙抢着道:“既然知道弟弟妹妹们想爹了,她就该把孩子带过来啊。说这些废话做什么?!”说着,又转头看着盛七爷。笑着道:“爹啊,这个二娘的脑子是不是不好使啊?弟弟妹妹想早些见到爹,她拦在里头算是怎么回事?”

盛思颜知道,那涂氏就想让盛七爷亲自去迎她下车,好显摆她的体面。

可是盛思颜就是不想给她这个机会!

做妾侍就要安守妾侍的本份!

如果真的“心比天高”,怀着扶正的远大理想,对不起,走错门了。前排往左往右再往右,去宫里宫斗比较好。

在大夏皇朝。扶正这种事,在皇宫里最是名正言顺。

除了皇宫以外,上至四大家族,下到平民百姓,谁家有扶正的妾室做主母,那简直是自绝于亲戚朋友和街坊邻居。因为没人愿意跟这个扶正的妾室在宴顶点小说的时候平起平坐的。

盛七爷一向觉得盛思颜的话好听又有道理,再加上他一直觉得亏欠了王氏和盛思颜,所以对她更加偏爱几分。到了现在,已经是对盛思颜的话言听计从了。

闻言马上道:“你去让他们过来。若是涂氏不愿意过来。就把孩子带来就行了。”

那随从又去回话。这一次,随从的态度也不好了。——一个妾侍而已,也敢在外面仗腰子,果然是乡下人。不知道高低。

涂氏没法子了,只好带着三个孩子下车,来到盛七爷和盛思颜坐的车前。

一个随从撂开车帘。露出端坐在里面的盛七爷和盛思颜。

盛思颜满脸笑容,道:“这可是二姨娘?还有弟弟妹妹?”

涂氏被盛思颜一句“二姨娘”气得双唇直哆嗦。她马上道:“叫我二娘就可以了。”

盛思颜挑高了眉毛。“难道你不是姨娘?”

涂氏认真地看了盛思颜一眼,问道:“你是何人?为何出言不逊?”

盛思颜委屈地看了看盛七爷。眼里立刻泪汪汪地,“……爹,二姨娘好厉害,第一次见面就教训我了。”

盛七爷看见盛思颜委屈的样子,心疼得不得了,忙道:“她瞎说的,你别理她。”

当着众人的面,盛七爷这番话比盛思颜的话还要伤人。

涂氏气得白了脸。但是她没有再说话了,只是冷笑几声,让三个孩子过来叫“爹”。

三个孩子顿时扑上来,“爹爹!爹爹”叫个不停,叫得盛七爷心花怒放,忙道:“你们快上车来!”

三个孩子赶快爬上车。

这车并不大。盛思颜是故意挑的比较小的车,这样才好有借口不让二房那一家人跟他们坐一辆车。

结果她一个不慎,就让盛七爷把话说出口,居然让这三个孩子都爬上车了。

涂氏马上道:“七爷,这车给孩子们坐吧。您跟妾身去坐那边的车好吗?”她指了指自己的驴车,一边又埋怨盛七爷,“怎么不坐大一些的车?都是国公爷了,还怕这怕那,也不怕人笑话。”

盛七爷笑呵呵地从车上下来,对车里的四个孩子道:“你们兄弟姐妹亲香亲香,我去跟你们二姨娘坐那边的车吧。”

盛思颜没法子了,只好道:“爹,您要跟在我们大车后头,不要走丢了。”

“你这孩子!爹怎么会走丢呢!?”盛七爷嗐了一声,跟涂氏去坐她的驴车。

给她赶驴车的果然是她大哥。

盛七爷对他点点头,攀着车辕上了车。

涂氏跟着上车,道:“七爷,这是我大哥,您也见过的。”

盛七爷只见过涂氏的家人一次,就是纳她的那一天晚上请顶点小说吃饭的时候。

后来这些年都没有见过。

大概是他走了之后,涂氏就跟家里人重新联系上了。

盛七爷没有多说,只道:“麻烦你了,跟着前面那辆大车走就行。”

涂氏的大哥有些不满,看了自己的妹妹一眼。

涂氏忙道:“大哥,你先赶车吧。有话咱们去国公府再说。”

涂氏大哥应了,勒紧了驴的缰绳。

可是前面壮行酒喝完了。周大将军和周怀轩都从高台上下来,骑上马。

有人正举着剑。带领大家喊口号。

盛思颜和三个孩子坐在车里,很是别扭。

但是想着他们也是盛七爷的骨血。并没有为难他们,只是自己介绍道:“我是盛思颜。你们叫什么名字?”

那七八岁的女孩子有一双特别活络的眼睛,她看着盛思颜白里透粉的苹果颊,笑道:“是姐姐啊,我是大丫,他是我双生弟弟大郎,这边这个是我小弟弟二郎。”

好像是个好说话的,比她姨娘强多了。

盛思颜的面色又好了些,笑着跟他们说了会儿话。

那个最小的弟弟羡慕地看着盛思颜。道:“你比我姐要白,要好看。”

盛思颜笑了笑,“你姐比我好看,你不用顶点小说气。”其实涂氏的女儿长得很是一般,像是集中了涂氏和盛七爷两个人的缺点,就连涂氏白皙的皮肤她都没有继承到,和盛思颜比差远了。

但是盛思颜知道,对于女人来说,你可以说她笨。说她坏,但是绝对不能说她胖,说她丑。

这两样一说,立马跟你翻脸。

可是大丫听了并不领情。她觉得。盛思颜明显比她不知好看多少倍,却还说这种话,肯定是故意埋汰她……

盛大郎察觉到姐姐的不悦。忙推了盛思颜一把,“你往外面坐一坐。挤得我姐姐没有地方坐了。”

盛思颜只好往外挪了挪。

这时候,她听见外面的人群发出欢呼声。一时好奇,撂开帘子,往前张望过去。

她正正好好,又跟周怀轩的眸子对视在一起。

周怀轩眯了眯眼,漠然地转过头,看向前方大军开拔的方向。

盛思颜好奇地盯着周怀轩看了一会儿,就把目光移向对面涂氏和盛七爷坐的驴车。

就在这时,一股大力从她背后袭来,将她狠狠地往车下推去!

盛思颜本来手里把着车门柱子。但是背后那股推她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比先前盛大郎推她的力气大多了,她的手腕一扭,把不住车门框,整个人往车下扑过去。

车子停在路边一处瓦砾场上。她要倒栽出去,这张脸就别看了。

就在这一瞬间,本来坐在马上,看着别处的周怀轩竟像是背后长眼一样,突然从马背上消失了。

等他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是站在盛思颜的车前,一双胳膊托着她的身子,刚好将她稳稳地托在臂间!

盛思颜惊魂未定地抬头,见居然是周怀轩,顿时双手抓住他的盔甲叫道:“你刚才不是在那边?怎么一眨眼就过来了?!”

这个动作有些熟悉。

周怀轩看了她一眼,漠然道:“你太重了。”然后将她放到地上,动作倒是轻柔无比,生怕弄疼她似的。

可是盛思颜只注意到他居然说她胖!

满腔感激之情顿时被打得落花流水,她握着拳头,低声道:“要你管!”

“谁要管你?”周怀轩扯了扯嘴角,“坐在自家车里也能被人推下车,你好能耐!我不知道等我出征回来的时候,是不是要去你坟前给你上柱香?”

追着周怀轩跑过来的亲兵简直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惜言如金的大公子他他他……居然能一口气说这么多话!

盛思颜反驳道:“不用了。你去上香,我怕我不能转世投胎……”要比毒舌,谁怕谁?!

盛思颜还想更毒舌一些,可是看见周怀轩盔甲俨然,她还是将那些话语咽了下去。

不管周怀轩说的话多可恶,他到底救了她,还救了两次。而且,他要出征打蛮子。

对于民族英雄,盛思颜向来怀有一份敬意。

周怀轩又看了她一眼,深吸一口气,转身要走。

盛思颜忙道:“……在战场上要小心!我等你回来……给我上香!”说完她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子,看她都说得啥啊?!

※※※

第三更送到。保底粉红票保底粉红票啊~~妹纸表忘了哦~~

……(未完待续。。)

ps:这一章是不是有种另类的甜蜜?今天是七夕,祝大家跟有情人甜甜蜜蜜!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