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氏却是一点都不怀疑,她笑着道:“你爹也是你祖父的骨血,是他的嫡幼子,他怎会将他扔在庙里自生自灭呢?——这是人之常情。”

盛思颜有些讪讪地。好吧,她想多了……

“可惜,你爹在庙里习得盛家医术,甚至逃过一劫,但是于人情世故上,到底差了些。你要体谅你爹,不要有意跟他抬杠。他疼你的心我是知道的,比对他那几个庶子、庶女多多了。”王氏正色道,“再说,他们是庶,你是嫡。你更要拿出有礼的款来,也不要一门心思,就知道跟家里人斗。你在名份上已经高了他们一头,只要他们规规矩矩的,你就不要去为难他们。”

盛思颜非常非常想翻个白眼。她只是比较在意这些嫡庶之间的差别而已,并不是要有意去针对那些人。

只要他们不理她,她还乐得做她“贤良大度”的嫡姐状呢!

可是他们不能自欺欺人啊!

这一家子像是好相与的吗?!

盛思颜忍不住掰开了对王氏说,“娘,您也别太实心眼儿。您想想这一家子。在我们生死未卜的时候,接他们都不来。爹一袭国公爵,他们立马就来了。来了不说,还找个蹩脚的借口,让我和娘都去接他们!——凭什么啊?!这是谁给谁一个下马威啊!”

王氏听了,皱起眉头道:“是有些过份。但是又能怎样呢?一个妾室,还能翻了天?”有些不以为然。

盛思颜知道,在这个大夏皇朝。她不能用前世看小三的眼光来看这些妾室。

但是骨子里,她看得清清楚楚。这些妾室。本来就是小三。

什么是小三呢?在盛思颜看来,介入夫妻两人婚姻中的第三者。就是小三。这是一个身份概念,不是法律概念。所以不要用合不合法来偷换概念,给妾室这种古代形态的小三正名。这个时代,妾室能够合法存在,但是并不等于她们就不是小三。

凡是正室妻子,都有充分的立场不待见妾室这种小三。

比如王氏,她接受这个事实,但是并不等于她就要和和气气跟妾室做姐妹,甚至妻妾一家欢。——对于绝大多数正室妻子来说。这是做不到的。

盛思颜握了握王氏的手,“娘,您别担心,有我呢,一定不会让娘吃了亏。”

王氏听了,反而严肃地道:“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我和你爹之间的事,你不要插手。那妾室再不堪,她也是你庶母。你不要太过份。以后被人栽上一个‘忤逆’的罪名,你这辈子可就嫁不出了。”

盛思颜笑了笑,推了推王氏的胳膊,“娘。您放心,我不会的。”要比刷声望吗?嘿嘿,她前世可是行家里手……

王氏抚了抚她的面颊。看着她圆圆的苹果脸,满意地道:“最近你身子不错吧?看这脸色白里透着粉。红里透着润……”

盛思颜咯咯笑着躲开,开始问第二个问题。“娘,您是如何跟爹成亲的?”

盛思颜知道,她爹是在盛家满门抄斩之后还俗的。娶王氏,当然是还俗之后。

那时候,盛七爷连家都没有了,王氏是如何嫁给他的?

盛思颜看得出来,王氏出身极好,绝对不是一般的村姑农妇。而她们先前王家村那个住址,也不是王氏真正的娘家。

盛思颜以前特意听隔壁的王二哥说过,说她们住的屋子本是废弃的屋子。王氏是在十年前,抱着还在襁褓中的她来到王家村,说自己祖上是这个村子里的人,如今家里人都没了,才带着孩子回娘家的祖籍定居。所以王氏其实并不是在王家村长大的。王家村到底是不是王氏娘家的祖籍,还要另外考查考查。

而一个出身极好的女子,要怎样才能嫁给一个满门抄斩的姓氏里面的“漏网之鱼”呢?

那时候,盛七爷的身份,着实见不得光。跟着他,就是把自己的小命送到刀口。

以前盛思颜并不知道盛七爷的身世,所以从来没有往这边想过。如今知道了,疑团一个个接踵而来。

王氏听了盛思颜的问话,却慌慌张张站起来,假意打了个哈欠,道:“天不早了,你早些歇着吧。另外,点点你的东西,还差什么,列个单子,交给外院采买上人去买去。”说着,转身就离开盛思颜的屋子。

盛思颜没有追问,她起身相送王氏,一直送到院门口。

王氏回身摸了摸她的面颊,怜惜地道:“回去吧。天不早了,让你的丫鬟上夜。”

盛思颜笑着应了,目送王氏的身影消失在远处的抄手游廊里。

她没有立即进去,而是站在院门口,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明月。

今日是上弦月,月弯如钩,盛思颜想着就要到来的妾侍一家人,心里总有些隐隐地不安。

特别是王氏对于他们是如何成亲的这个问题避而不谈,让盛思颜也倍增疑虑。

她握了握拳,告诉自己,不管是什么情况,王氏是她娘亲,她一定要尽自己最大努力,维护王氏的利益。

……

“思颜,咱们走吧。今儿天气真好。周大将军在南城门誓师,咱们要不要去看看热闹?”到了要去接从乡下来的妾室那一家的时候,盛七爷一大早就催盛思颜出门。

盛思颜穿着一身湖水蓝的纺绸裙子,头上戴了王氏给她的一朵珠花。那珠花不大,但是三颗做蕊的珍珠有小指甲盖大小,竟是大小圆润程度一模一样。这就比较难得了。

盛思颜也没有问王氏如何能有这样精巧的首饰。

“这么早,集市的珠宝坊开了吗?”盛思颜不想这么早出去,巴巴地站在城门口等。

就算要等,也是那些人等她和爹过去。

盛七爷愣了愣,摸摸后脑勺,道:“也好,咱们等一等再去。”说着,去药房鼓捣他的那些药方和药材去了。

王氏也是很醉心医道之人,跟盛七爷说起医术上的话题,能忘了吃饭睡觉。

等到巳时初的时候,盛思颜才放下书本,跟着盛七爷一起离开盛国公府的大门。

盛七爷现在不是庙里的和尚,而是世袭罔替的盛国公。他出行,本来必得是国公爷的配置。而那妾侍在信里,也是暗示盛七爷要用国公府全副仪仗来接她。

当然,她说的比较婉转。她说的是,盛家受了这么大冤屈,如今刚刚沉冤得雪,必须得让京城的人都看得见他们盛家重新立起来了。

不过盛七爷是个省事的,本来就不喜欢出入的时候有那么多人跟着他,觉得没有以前自由自在。

盛思颜就顺势劝他,说一家人不在乎那些虚礼。就他们爷俩儿出去,就带俩随从就可以了。

反正还有一个车夫,三个孔武有力的大男人,保护他们两个人总没问题吧?

盛七爷连声赞好,就依了盛思颜所言。

他们先去集市的珠宝坊,给盛思颜买了一套首饰头面。

盛七爷对银钱不大有概念,看见好的就想买。

盛思颜却知道他们如今虽然袭了爵,但是只是个空架子。盛家的很多东西,都被封存在原来的神农府。那里做了盛家的祭庙,里面的东西当然也就留在那里,暂时还没有取过来。

“爹,就这一套赤金头面就可以了。您看,这金丝拉得多细啊,我喜欢。”盛思颜笑着挑了最便宜的一套首饰。

盛七爷见盛思颜说她喜欢,二话不说就命人包起来,大大方方地买下了。

买完首饰,上了车,盛思颜随手将首饰匣子塞到车里底座的柜子里头。

一行人往南城门行去。

那里的人越来越多,都是出来看周大将军出征誓师的老百姓。

盛家的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挤到南城门边上不远的地方。

而这个时候,已经到了午时。大军已经誓师完毕,正在喝壮行酒。喝完壮行酒,就要全军开拔,去西北打蛮族去了。

盛思颜趴在车窗口,撑着脖子往周大将军站的那个高台看过去,居然看见他旁边站着那个冰山一样的周怀轩!

他今日穿着全副盔甲,一脸淡漠地看着前方。站在杀气腾腾的周大将军身旁,他的气势却一点都不比周大将军差。细长的凤眸轻轻一瞥,就让台下的女子见了快要晕过去。

太阳有些大,周怀轩却不觉得热。他只觉得人群中浊气太浓,熏得慌。正要不耐烦的时候,他又闻到那股让他欲罢不能的甜香,丝丝缕缕飘了过来。

他顺着那股甜香飘来的方向,看向盛思颜坐的大车。

盛思颜见那周怀轩居然皱着眉头看了过来,撇了撇嘴,缩着脖子坐回车里面,问她爹:“爹,您是如何认得周大公子的?”

盛七爷这一次却精明起来,他装聋作哑地啊啊几声,掀开车帘,指着另一边的方向道:“咦,他们在那边呢。思颜,快过来,那是你二娘和弟弟妹妹一家人。”说着就想跳下车。

盛思颜忙拉着盛七爷的衣襟,笑着道:“爹啊,您可不能把我一个人丢下,我害怕……”一边说,对车前坐着的随从道:“那边是我们要接的人,你去把他们叫过来吧。”

※※※

这是第二更。晚上七点还有第三更。求大家的保底粉红票。

……(未完待续。。)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