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书的盛思颜眨了眨眼睛,慢吞吞地道:“弟弟?妹妹?——爹,我娘还没有身孕吧?我哪里来的弟弟妹妹?”

盛七爷笑着轻轻敲了她的头一下,“胡说什么呢?就算有了,这会子也还没有生下来呢。——是为父跟另一个女子生的孩儿,也就是你的弟弟、妹妹。”

盛思颜若有所思地托腮看着盛七爷,看得盛七爷有些不自在地别过头,讪讪地问她:“怎么啦?这样看着你爹干嘛?”

盛思颜马上笑道:“原来是庶弟、庶妹啊!是您妾侍生的?”

“呵呵,是啊,上次就跟你说过的。”盛七爷回头笑道,“可算是想起来了,真不容易。”

盛思颜将手边的书阖上,站起来道:“爹,既然如此,为何要我去城门口接他们?”

“为什么不能接?”盛七爷十分愕然,马上反问道。在他看来,不管嫡庶,都是他的子女,他自当一视同仁,而且盛思颜是嫡姐,更应该照顾庶弟庶妹……

“按照咱们大夏皇朝的规矩,嫡为尊,庶为次。长为尊,幼为次。不管是论嫡庶,还是论长幼,他们都当不得我去接他们。”盛思颜的声音很和软,但是她说出的话语却不和软。

盛七爷一时愣了,过了一会儿,摸着后脑勺道:“这个……这个……,你说得确实有道理,可是……可是……大家是一家人,亲亲热热在一起过日子不好吗?你们姐弟妹从来没有见过面,就算去接一接他们。尽一尽你作为嫡长女的责任,有何不可呢?”

“那我请问爹。什么是嫡长女的责任?”盛思颜头一次认真起来。她这人,其实性子极为随和。跟很多人都能和平相处。但是她也有她不能碰触的底线。

盛七爷瞪着她,一时也不明白什么是嫡长女的责任,只好跟她大眼瞪小眼地发呆。

王氏听见了,过来暗暗地横了盛思颜一眼,对盛七爷和颜悦色地道:“七爷,这件事,让我跟思颜好好说说。至于后天,周大将军要带兵出征,城门口恐人太多。会不会不太好?”

盛七爷一拍大腿,道:“就是因为人多,才要去接啊!若是走散了怎么办?他们都是乡下人,从来没有进过城的。”

盛思颜想要说话,王氏却又对她努了努嘴,示意她稍安勿躁。

盛思颜闭了嘴。

王氏打圆场:“七爷,那后天您带思颜出去买些东西,顺便去接他们,这样行吗?”

盛七爷倒是不在乎是专门去接。还是顺便去接,反正只要去接就行了。

“不能让下人去吗?”盛思颜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盛七爷愕然,“可是下人不认识他们啊。只有我才认识他们。”

“那您告诉他们地址了吗?”盛思颜不顾王氏的眼色,频频发问。不知怎地。她从盛七爷的态度里,察觉出一些别的东西,让她有些不安。所以她有些反常地跟盛七爷一再抬杠。

“说了,信里都说了。但是你二娘来信说。她从来没有来过京城,担心走错了。闹笑话,给我们盛国公府丢脸,所以想让我们亲自去接他们。”

“我们?”盛思颜狐疑反问,“我们是谁?”

“当然是我们全家人。”盛七爷一个不察,被盛思颜套出了原话。

那就是包括王氏了。看来盛七爷也觉得不妥,所以绝口不提让王氏跟着去,只撺掇盛思颜跟他一起去接。

“原来一个小小的妾侍,还想要主母去城门口接她。呵呵,好大的架子。——爹,你确定我们家果然不会出现‘宠妾灭妻’,‘以庶代嫡’的事情吗?”盛思颜心里再一次泛起嘀咕。

其实,自从盛七爷回来之后,盛思颜心里的疑团就越来越多。以前那些在她看来理所当然的东西,好像都有些漏洞,再也拼不成一副完整的图画。

或者说,在那副完整的图画里,缺失了某些部分,所以让她产生很多违和感。

王氏本来还帮着盛七爷劝盛思颜跟他一起去接这从乡下来的偏房一家人,现在听了盛七爷不小心漏出来的话语,她也沉了脸,但是忍着没有说话。

盛七爷嗐了一声,摸了摸盛思颜的头,安慰她:“别七想八想,没有的事儿。我们家里,怎么会出现宠妾灭妻?我不是没有要你娘去接她吗?你放心,我心里有数的。听话,后日跟爹去集市买东西。爹说了要给你添一套首饰头面的,瞧你头上光溜溜地,一根簪子都没有,实在是不像咱们国公府嫡长女的派头。”

王氏不等盛思颜开口,便代她应了下来,道:“那好,思颜跟你爹后日出去买首饰头面,顺便去城门口接人吧。”

盛思颜撇了撇嘴,低下头,没有反驳,算是应了。

盛七爷走了之后,王氏坐下来,在灯下叹息。

盛思颜忍不住道:“娘,爹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他是在庙里待傻了吧?”看上去很是不通人情世故,除了医术以外,别的事情都很不通情理。

王氏苦笑道:“你也知道的。你爹三岁入空门,十八岁还俗,在庙里整整十五年,他要懂得这些人情世故才怪!就连嫡庶之分,也是看了别人家里,他才有所领悟。若只是咱们家,唉……”王氏再一次摇头。

盛思颜默然。她就知道,盛七爷是十五年前盛家被满门抄斩的时候还俗的。那时候他十八岁。一个十八岁的男子,三观都已经在庙里成型了,所以出来之后,跟这个世上的人有些格格不入。

但是不对,她还有疑问。

盛思颜细细琢磨半晌,将自己的疑问一条一条理出来。开始拐弯抹角地盘问王氏。

“娘,您刚才说。爹三岁入空门,十八岁还俗。整整十五年待在庙里,那他的医术是从哪里学来的?”这是盛思颜最大的一个疑问,因此最先问。盛七爷的医术,比王氏强多了。而王氏在盛思颜看来,已经非常厉害了。

这个问题王氏可以回答。她拉着盛思颜坐到身边,对她细细说道:“这些事,娘本来就是要告诉你的。”

盛思颜听得很专注。

“这件事,你爹也是在跟我成亲之后告诉我的。他让我不要告诉别人,但是你不是外人。你是娘这辈子唯一的女儿,你一定要知道这件事。以后说不定对你有用。”王氏拍了拍盛思颜的手。

盛思颜忙道:“娘,爹回来了,您也才三十出头,以后还能生呢。”

王氏笑了笑,“咱们不说这些,还是说你爹。”顿了顿,又说道:“娘前些天偷偷与你说过,盛家的医术。是‘传子传媳不传女’。”

盛思颜点点头,很是不高兴地撅起嘴,道:“是啊,娘的医术是爹教的。我的医术是娘教的。但是因为有盛家的家规在,娘教给我的东西,是违反祖训的。所以不能让爹知晓。”

盛思颜本来跟着王氏学了五年医,而且她也很爱学这个东西。希望能有一技之长傍身。

可是自从盛七爷回来之后,王氏就让她不要在盛七爷面前提这件事。当初她教她医术。也是未雨绸缪。因为她不知道盛七爷还是不是活着,就如同盛七爷不知道她们是不是活着一样,就在外面又纳了一房妾侍,生了几个孩子。

一个是为了医术的传承,一个是为了香火的后继,都是情急之下不得已而为之。

所以盛七爷虽然知道王氏将盛家医术传给盛思颜,也睁只眼闭只眼。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活多久。而且,他跟妾侍生的两个儿子很是愚笨,怎么教也教不会,他都心灰意冷了,不想再教。

而盛思颜格外聪明,特别是医术上,简直是一点就透。盛七爷其实很想亲自传授盛思颜盛家医术,但囿于祖训,还是不敢明目张胆。

他没有和王氏谈过这件事,两人都误会了彼此。

盛思颜当然不知道她爹有意传她盛家医术,只是好奇地道:“可是祖父收了郑大奶奶为关门弟子,这又怎么说?”

如果连盛家女儿都不能传的盛家医术,为何能传给郑大奶奶一个外姓女子呢?——这说不通啊!

王氏低声道:“这件事,你爹告诉我,说你祖父并没有传给郑大奶奶盛家医术。他教给她的,都是大路货!”顿了顿,王氏又疑惑地道:“不过,郑大奶奶医术着实高明,也不知道在哪里学的。你爹前儿还悄悄对我说,以他看郑大奶奶诊病的手法,极是奇特,根本就不是他们盛家一脉的手法。”

得,问了一个问题,引出更多的问题。盛思颜很是无语,她揉了揉自己的面颊,叹息道:“可那郑大奶奶对别人说的,她的医术都是从祖父那里学来的,似乎没有人怀疑过真假。”

“别人怎能知道真假?只有学过盛家医术的盛家人才知晓。”王氏淡淡地道,“算了,不提她了。还是说你爹。你爹三岁被送到庙里,但是你祖父,其实每年都去你爹出家的庙里,教他医术,直到十五年后,盛家被满门抄斩。”

盛思颜听了很是惊讶,愣愣地道:“祖父为什么这样做?”简直像是提前预知盛家有灭门之险,有意要给自己家留下血脉一样!

※※※

第一更送到。求大家的保底粉红票,还有推荐票。今天还是三更。第二更下午两点,第三更晚上七点。

……(未完待续。。)

ps:感谢亲们昨天打赏的平安符。今天还是三更求大家的保底粉红票。养文的亲能设个自动订阅不(⊙o⊙)?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