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礼病了?”周大将军吃了一惊,“要不要请瞿太医来看一看?”

周嗣宗忙道:“昨儿就请了,就是瞿太医说要静养。礼儿今儿早上听说蛮族来袭,急得要命,非要跟着大伯父上战场杀敌。他娘亲费了好大劲才将他安抚下来。唉,大哥,真是对不住了。”

“没事,没事。”周大将军忙道,“孩子的身子要紧。这孩子也是,都不记得我说过的话了。打仗需要全副精力高度集中,带病上战场,绝对不是值得称道的行为。在我治的军里面,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周嗣宗忙陪笑着道:“大哥说得是。不过礼儿他也是担心大哥您没有家里人帮手,在战场上吃亏啊……”

周大将军听得不悦,皱眉道:“这话是怎么说的?上了战场,我万千大夏军士都是我的帮手,分什么家里人、外头人?同袍之情,不比骨肉之情要差!”说着,已经对周怀礼有些淡淡的不满。

周嗣宗瞥见大哥的神色,心里一紧,忙道:“是是是,他也是对大伯父心疼得紧。您也知道,他自小在您身边的时候,比在我身边都多。我这个做爹,都不如您这个大伯父在他心里的地位高啊哈哈!”

周大将军容色稍霁,颔首道:“怀礼确实不错,是个可造之材。你们夫妇不能溺爱他,不严不能成器,但是也不要太过严苛。——你回去跟他好好说说,就说大伯父没事的。战场上的大夏军士都是大伯父的人,都会帮大伯父。让他好好养病。以后有机会再为国效力。”

周嗣宗连连应是,然后试探着提醒道:“大哥。怀轩如今看着出息了,大哥这次何不带他去战场试炼试炼?”

周大将军捻须沉吟。过了一会儿才叹一口气,道:“我还是担心轩儿的身子……”

那一天周怀轩在宫里喝了含有过山风剧毒、甚至毒死了兔子的大药,周大将军就提心吊胆,一直担心他会不会有事。

过了这一两个月,周怀轩除了白日里有些恹恹地,看上去倒还正常,就是太过冷漠,除了去给周老爷子、周老夫人,还有他娘亲冯大奶奶晨昏定省。别的事情一概不理,一概不问。

“怀轩的身子不是已经好了吗?”周嗣宗笑嘻嘻地道,一双眼睛精光四射,十分精明强干。周家人本来都是从军的多,不过周嗣宗因是嫡幼子,自小被周老夫人溺爱,没有让他从军,只让他打理家族生意,他跟财神吴家的关系最好。

“是好了。不过……”周大将军正要说,可是一转头看见周嗣宗脸上来不及收回的笑意,心里又有些不满,便换了口气。淡淡地道:“嗯,我考虑考虑。”便端茶送顶点小说。

周嗣宗只好悻悻地走了。

……

正午时分,周怀轩从周老爷子养静的小院子出来。他穿着一袭宝蓝色长衫。腰系一条四指宽白玉腰带,更显得蜂腰猿背。鹤势螂形,再加上他天人一般俊美的样貌。就算是冷冰冰地冻得吓人,也挡不住诸多女子爱慕的眼光。

周怀轩像是没有看见一样,面无表情地从花园里的小道上穿行而过。

对于小路上掉的各样戒指、耳坠子、钗子、帕子什么的,完全熟视无睹。不仅熟视无睹,他还专拣这些掉在路上的东西踩过去,将那些戒指、耳坠、金钗踩得支离破碎,就连帕子都踩得一团狼藉,就如躲在林间树后那些少女破碎的片片芳心。

沉香跟在周怀轩身后,看见大少爷如此行事,只觉得快意无比。她不由将头抬得更高,背挺得更直。

她这个位置,曾经是周家神将府后院最没人要的位置。

周家第三代的男孩特别多,而周怀轩虽然是嫡长房的嫡长子,却从小多病。

众丫鬟都知道,跟着一个病秧子男主子,注定是没有前途的。

因此有着“不想当姨娘的丫鬟不是好丫鬟”这种雄心壮志的丫鬟们,都不愿意去服侍周怀轩。

只有沉香,听了她娘老子的话,同意被分去服侍周怀轩。

她娘老子都是周家的家生子。她爹是外院大管事之一,她娘是周老夫人手下的得力管事媳妇。

他们说服她分到大少爷身边做大丫鬟,其实是因为大少爷这里人多事少,是个养静的好地方。分的东西是上上份的,又没有那些心机深沉的对手。

她只要在这里待到二十二岁,就可以求主子脱籍,放出去自行择聘,到外头跟人做正头夫妻去了。

谁知道,大少爷一去五年,回来之后,居然脱胎换骨了!

他不仅病弱全消,而且样貌在无人能及的俊美当中,多了一丝致命的如同罂粟般的吸引力。也许有人比他更俊美,更高大,更冷峻,但是只要他出现在众人眼里,每个人眼里都只能看见他。跟他在一起的人都会惨变成陪衬。

没有青春少女能够抵抗这种致命的吸引力。

沉香也不例外。她突然不向往脱籍以后聘出去做正头夫妻的日子了。——跟着这样的主子,哪怕是一辈子做丫鬟她都是愿意的。

走到花园拐角处的时候,三房的周怀礼从小路另一边走了过来。他面色苍白,不时咳嗽几声,像是生病了的样子。

“大哥,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你了。”周怀礼见到是周怀轩走过来,十分欣喜。

周怀轩淡淡地道:“每个人都知道,这个时辰,我会从祖父那里出来。”

周怀礼被揭穿了,也不懊恼,依然笑着道:“大哥,我最近病了,好久没有去跟大哥说说话了。”

“不用。我不跟人说话。”周怀轩继续往前走。

周怀礼被噎了一下,苦笑着又跟上去,“大哥。蛮族入侵了,你知道了吧?”

“知道。”周怀轩的脚步未停。继续往前走。

“大伯父要带兵出征,大哥。我这次生病了,不能跟大伯父一起出征……”周怀礼继续说道,“大哥,你是大伯父的亲子,你康复回来了,大伯父不知道有多高兴……”

周怀轩听着不耐烦了,停住脚步,打断周怀礼的话,“有话就说。婆婆妈妈像个长舌妇。”

周怀礼被说得满脸紫涨。张口结舌了一会儿,才悻悻地道:“我只不过是想问大哥,要不要跟大伯父一起出征?”

“就这事?你何必唠唠叨叨半天?”周怀轩鄙夷地斜了周怀礼一眼,甩了甩袖子,继续往前走。

“大哥!大伯父不容易,你如果孝顺,就该为大伯父着想……”周怀礼被周怀轩训得极不甘心,在背后大声喊道。

“不劳你操心。”周怀轩扔下一句话,已经走远。

沉香跟在他后头。悄声对他解释:“大公子,您不在府里头的时候,都是四公子怀礼跟着大将军出征的。他这一次说是病了,去不了……”

周怀轩点点头。“知道了。”说着,已经大步往周大将军的外书房去了。

“爹,我要跟您出征。”周怀轩站在周大将军的书案前头。郑重说道。

他对于出征真是求之不得。他知道,他的病。大概只有在战场上才能真正“治愈”……

周大将军皱了皱眉头,“你的身子还没有好……”

“我好了。”周怀轩打断周大将军的话。“我的身子我很清楚。”说着,他一掌拍向周大将军面前的书案。

啪!

一块手掌型的木块应声飘落。

他一掌居然能击穿这张坚硬似铁的海南酸枝梨木的书案!

周大将军呆呆地看着这张被周怀轩击穿的书案,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孩子身体恢复了,出息了,他当然该笑。

可是这张书案……这张书案……

周大将军简直是欲哭无泪地一手抚上那个手掌型的破洞,一边挥手道:“去吧去吧,跟你娘说一声,回去收拾东西,咱们后日出征。”

周怀轩点点头,扬长而去。

他身后传来周大将军急切地招呼声:“来人!传最好的工匠进来!”

……

晚间,周怀轩去给他娘冯大奶奶请安,顺便说后日要跟爹出征。

冯大奶奶心疼地道:“战场上刀箭无眼,你身子受得住吗?”

“没事。”周怀轩简单说道。他的话非常少,冯大奶奶也习惯了,见四下里没人,拉着他的手,低声道:“你这孩子怎么这样淘气?你爹外书房那张酸枝梨的书案,可是他多年的宝贝,你怎地就给他一掌打坏了?娘听说,最好的工匠也没法修补呢。”

周怀轩不以为然地道:“坏了就再换一张。酸枝梨遍地都是。”

“你说得容易!酸枝梨遍地都是,可是你不是不知道,那书案是怎么得来的?你爹有多宝贝那张书案!”冯大奶奶的声音里带了股酸意。

他们家的人都知道,他爹周大将军外书房的书案,是吴家的郑大奶奶郑素馨“让”给周大将军的。

周怀轩淡淡地道:“我知道。我故意的。”

冯大奶奶愣了一下,转嗔为喜,继而拍了他的胳膊一下,“你这孩子!”

……

此时新修的盛国公府里,已经安顿下来的盛七爷喜滋滋地对盛思颜道:“思颜,你弟弟妹妹们后日就要来京城了,咱们一起去城门口接他们好不好?”

※※※※※※

第三更送到。今日三更都已更新。某寒眼巴巴地看着大家的保底粉红票(⊙o⊙)?大家给力点啊,俺明天争取继续三更!!

……(未完待续。。)

ps:第三更送到。今日三更都已更新。某寒眼巴巴地看着大家的保底粉红票(⊙o⊙)?大家给力点啊,俺明天争取继续三更!!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