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思颜跟着王氏站在离周大将军和周怀轩不远的地方。

听见这父子俩的话,盛思颜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在她看来,那个周怀轩身子不知多健康,哪里需要找太医来看诊?!

盛思颜翻完白眼,悄悄又往周怀轩那边看了一眼,结果正好和周怀轩冷冰冰地眼神对视在一起。

偷看别人却被抓个正着……

盛思颜不好意思地红了脸,忙别过头,定定地看着身边大殿的廊柱,像是对这廊柱产生了浓重的兴趣,仔细研究起来。

周怀轩对周大将军点点头,往台阶那边走去。

走过盛思颜身边的时候,他的脚步顿了顿。

盛思颜顿时心若擂鼓。

周怀轩闻到那股如同他在药里闻过的甜香一样,顿时又觉得口干舌燥。他强忍住不去看她,袍袖轻拂,从她身边擦肩而过。

盛思颜一直没有抬头,直到周怀轩离开了安和殿,她才慢慢回过头,好奇地看着周怀轩出去的宫门。

夏明帝的寝宫里,盛七爷终于将所有的药都顺着芦苇管送到夏明帝体内。

太后坐在床边,满脸关切,拿着帕子给夏明帝擦拭唇边的药渍。

郑素馨站在一旁端着铜盆,里面有刚打来的清水。

“太后娘娘,让宁姑姑来给陛下擦身吧。”郑素馨劝道。

宁姑姑是太后身边的老宫女,已经五十多了,不想出宫。打算在太后身边养老。

夏明帝这些年,都是她带着小宫女亲自照顾的。

除了负责给他喂食、擦身。还要每天给他按摩腿脚、手臂和躯干,不然夏明帝早就肌肉萎缩了。

但是这些也都是杯水车薪。在病床上不言不动躺了十五年。夏明帝已经和当初的样子差了很多。

太后站了起来,带着寝宫里面的人出去。

盛七爷和郑素馨跟在太后身后出了宫门,在大殿里候着。

没过多久,宁姑姑惊喜地跑出来,对太后道:“太后娘娘!陛下刚才‘嗯’了一声,然后手脚软多了,还能张口喝水!”

太后又惊又喜,忙忙地又往寝宫里走,连声道:“皇帝!皇帝!能听见哀家的声音吗?”

寝宫里的小宫女忙站起来给太后行礼。退到一旁。

龙床之上,夏明帝还是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并没有出声回应她,也没有动弹。

太后有些失望,回头问跟进来的宁姑姑,“你不是说,能说话了?”

宁姑姑着急地道:“奴婢是说陛下‘嗯’了一声,她们也都听见的!”说着,朝那些小宫女努了努嘴。

小宫女忙跟着应是。

盛七爷帮着宁姑姑解围。笑着道:“太后娘娘,这应该那药起了效用。但是您也知道,那药的效果,不如有过山风毒液做药引的效果要好。所以,也只能是‘嗯’一声,不可能真的开口跟您说话的。”

太后倒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点头道:“原来是这样。”又对宁姑姑笑道:“是哀家太心急了,宁春莫怪。”宁姑姑姓宁名春。别人叫她宁姑姑,太后却是唤她的姓名。

宁姑姑忙道:“太后折杀奴婢了。”一边又指着床上的夏明帝道:“盛七爷的药确实好得不得了呢。您闻闻。陛下的气息都变了,那股馊味儿一点都没有了。”

其实不是馊味儿,而是一股腐臭的气息。现在都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不用别人说,太后也看出来,夏明帝的身体状况,已经逆转了,没有继续衰败下去,而是恢复了以前的样子。

维持现状,就是太后最想要的状态。

“盛七果然不愧是神农府盛家的嫡系传人!盛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啊!”姚女官在旁边凑趣说道,故意捧盛七爷,踩郑素馨。

在盛七爷出现之前,大夏皇朝医术最厉害的,就是郑素馨了。但也是因为盛家人都被太后一怒之下砍了头,所以只有郑素馨这一个盛老爷子的关门弟子了。

郑素馨却像是一点都不介意,她的眼里甚至有了点点泪光。

“师父九泉之下有灵,知道他的嫡幼子这样出息,肯定会欣慰的。”郑素馨用手帕抹泪说道。

听见说到自己的父亲,盛七爷的脸色严肃起来,也有几分伤感。他摇头道:“论医术,我远不如家父。若是家父在这里,今日陛下早就生龙活虎了……”说着,盛七爷给太后跪了下来。

“太后娘娘,微臣别无他求,只求太后恕罪,让盛家满门入土为安!”盛七爷给太后连连磕头。

太后低低地叹口气,许久方道:“你起来吧。这件事,哀家也急躁了些。说起来,盛老爷子为我们大夏皇朝操劳了大半辈子,哀家应该给他一个说话的机会。唉,不过,他错了就是错了,让皇帝这么多年过得生不如死,你们盛家满门,理应为皇帝赎罪,你服还是不服?”

盛七爷全身一震,知道他没法要求更多了,只好低头道:“微臣知罪。”

太后唇边露出满意的笑纹,“不过,你这一次,也算是救了皇帝一命。功过相抵,哀家就准你将盛家满门安葬。还有,盛家嫡系既然只剩你一人,这国公的爵位,理当由你袭了。哀家可以让你袭爵,但是你必须亲自照看皇帝。如果皇帝走在哀家前头,哀家可是不会轻饶!”

话里的意思很明显:盛七爷得负责让夏明帝活着,直到太后身死的那一天……

盛七爷心里一紧,可是他别无选择。不管他同不同意,太后都不会让他们轻易溜走。

“谨遵太后懿旨!”盛七爷咬了咬牙,扑地拜倒。

太后微笑着抬手,“起来吧。——来人。传旨!盛七袭盛家神农府国公爵,传令天下!”

姚女官是帮太后起草懿旨的人。闻言忙道:“谨遵懿旨!”

郑素馨满脸欢喜,等盛七爷起身了。道:“我要给盛国公道喜了!还有您的夫人,您家的小娘子。”又道:“我是盛老爷子的关门弟子。盛家终于重开门楣,真是一件大喜事呢!”

太后笑着道:“郑宜人,你多年的心愿可算得偿了。你也当摆一桌酒席,请大家都来赴席才对!”

“应该的!应该的!——如果太后娘娘能赏脸,就更好了!”郑素馨打蛇随棍上,趁机邀请太后去吴家。

太后想了想,道:“也好。哀家很多年没有出宫走走了。等你摆筵席的时候,给哀家发个帖子。哀家一定去!”

郑素馨喜出望外,没想到太后真的答应了,一时欢喜得不得了,拉着姚女官的手问长问短,对于姚女官刚才故意针对她的情形,似乎茫然无知的样子。

姚女官心里暗暗吃惊,忙收了心思,也欢欢喜喜跟她说着太后的喜好。

盛七爷走出大殿,看着大殿门口惶恐不安的王氏。温和地笑道:“没事了。太后娘娘已经传旨,让我们安葬盛家满门。而且,国公的爵位,也让我袭了。”

盛思颜回过头。脸上露出喜色,“恭喜爹爹!”

盛七爷抚了抚她的脑袋,叹息道:“思颜。爹让你们娘儿俩受苦了。以后,你就是我盛国公府的嫡长女!爹一定请好的先生回来教你念书、识字!”

盛思颜笑道:“爹。娘已经教我……”

王氏突然大声咳嗽起来。

盛思颜心思灵透,顿时心念电转。改口道:“娘教我识了些字,不做睁眼瞎子罢了。”

盛七爷看了王氏一眼,道:“没事,有话咱们回去说。”

从皇宫里出去,一家三口顿时舒了一口长气。

真是跟死里逃生一样。

果然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宫里的阮同公公匆匆忙忙跑出来,对盛七爷道:“盛国公,太后说了,以前的神农府,未免有些不吉利,已经命了工部,在那神农府旁边另起一座国公府,给你们一家人居住。以前的神农府,改做祭庙,祭祀盛家满门。”

这算是委婉地向盛七爷道歉了。

盛七爷和王氏都感动得热泪盈眶,对着太后安和殿的方向拜倒在地。

盛思颜咬了咬下唇,跟着拜了一拜。——在她看来,盛家满门三百多条人命,就这样轻飘飘地一笔勾过。这样的补偿,根本就不叫补偿。但是盛七爷和王氏都满意了,她一个小丫头,没有人会在乎她的意见的。

盛思颜知道自己跟这里的人想法不一样,也没有强出头,一定要表明自己的与众不同。她只是在不敢苟同的时候,保持沉默。如果实在逼到她头上,才会努力反击。

他们回到王家村,已经是天黑了。

王氏和盛思颜都不想惊动王家村的村民。

于是盛七爷答应不把这件事张扬出去。

过了一阵子,新修的盛家国公府盖好了,盛七爷和王氏悄悄地一辆马车,带着盛思颜住进了国公府,成为京城的老牌新贵。

……

周怀轩回到家里,将养了一阵子,觉得身子比以前更好。但是那股时时干渴的状态,却更明显。

他正无计可施,突然从边关传来急报,原来蛮族经过一个冬天的休养生息,终于又一次卷土重来,攻打大夏的国境了。

边关再一次告急。

十万火急的军情如同雪片一样飞入京城太后的案头。

照惯例,是由周大将军出征。以前,三房的长子周怀礼自从满了十五岁,就开始跟他出征,去战场上磨练了。

这一次,他三弟周嗣宗却过来跟他说,他大儿子周怀礼病了,暂时不能出征。

※※※

凌晨一点是第一更,这是第二更。下午还有第三更。亲们的保底粉红投出来吧?不用养文了,追文才有意思哈。o(n_n)o~~~

……(未完待续。。)

ps:凌晨一点更了第一更,大家不要忘了看。这是第二更。下午两点是第三更。今天的三更比较早,因为是第一天上架。明天应该是正常时间更新。第一更是上午,第二更是下午,第三更是晚上。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