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看见的,未必是真的?”郑素馨缓缓重复着这句话,深深地看了盛思颜一眼。

“正是。这试药的兔子大白喝了药就死了,但是周大公子喝了那药却没事,而且,周大公子喝的剂量比大白喝的多多了。总不能剂量少的是剧毒,剂量多的才是良药吧?郑大奶奶,您也是我祖父的关门弟子,不会有这样错乱的想法吧?”盛思颜也跟王氏学了五年的盛家医术,对此胸有成竹。

所谓量变才引起质变,不可能量少的比量多的毒性还大。

郑素馨也有些不确定了。她看了看死去的兔子大白,又看了看在旁边背着双手,神情冷漠的周怀轩,双唇翕合着,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你说是怎么回事?”太后好奇地问道。她现在开始对这个小姑娘有些兴趣了。

盛思颜知道引起了太后的注意,有些头皮发麻,但是和眼前马上就要被砍头的局面相比,她还是选择站出来。现在还退缩,她就不是“韬光养晦”,而是脑残透顶!

“太后娘娘,依我的小见识来看,只有一个解释,就是这试药的兔子,不是死于这碗药,而是死于别的东西。”盛思颜指出了另一个可能。虽然只是可能之一,但是她在言辞中巧妙地将这个“之一”,说成是“唯一”。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洗刷盛七爷“企图用毒药毒杀皇帝”的罪名。

更何况她也不是无端捏造。

因为有周怀轩这个当众喝了药依然活着的人活生生站在大殿里面。

这个事实,胜于万千雄辩。

这也是郑素馨过不去的一道坎。

她无法一口咬定,那药一定是有毒的。

而世人的认知中总是有错觉。

一旁的姚女官很是见多识广。博闻强记,再说她一直跟郑素馨暗暗较劲。闻言也帮着盛思颜说话:“这话说的极有道理。臣女知道大理寺曾经审结过这样一道案子。有一家的儿子死了,都说是他伯母毒死他的。因为他死之前,正在伯母家吃饭。吃完饭就死了。但是这家的伯母拼死喊冤,绝不肯承认是她毒杀了侄子。一般情况下,这种人证、物证俱在的案子,是很好审结的,但是这个伯母在牢里撞墙而死,临死留下血书喊冤,不肯认罪。审案的是咱们大夏皇朝有名的王青天王之全大人,他见了血书之后。心生疑虑,重新查了下去。结果发现,确实不是那伯母杀的,而是那孩子的继母。她在那孩子去伯母家吃饭之前,就给他吃了一味药,那药和伯母家的一味菜肴混在一起,就成了见血封喉的剧毒之药。那伯母的冤屈才得以洗刷。”

盛思颜听得愣愣地,她可不想死了再洗冤啊!——要洗现在洗,等到人死了。再洗有什么用?

果然太后听了缓缓点头,道:“确实有这么个案子,哀家也有印象。”

盛思颜精神一振,忙道:“姚女官果然是太后娘娘的精兵强将!只有太后娘娘这样厉害的人。才能慧眼识英才,挑到姚女官这样厉害的女官!”

这一番谀词如潮,一拍就拍两个人。盛思颜年岁小。说话又语气朴实,纵然是奉承话听多了。太后和姚女官还是听得十分入耳。

郑素馨在心里暗骂盛思颜果然是巧舌如簧的马屁精……

周怀轩也淡淡瞥了盛思颜一眼。

盛七爷和王氏当然是高兴得不得了。

盛七爷道:“太后娘娘,这兔子大白的死因。可以另找人来查验,但是这药有没有毒,应该不是问题了吧?”

要说试药,兔子可以试,人也可以试。

其实大夏皇朝以前都是用人来试药的,但是郑素馨跟着盛老爷子入宫几次后,说这样太残忍,还是用动物来试药比较好。

盛老爷子因此很是赞赏她的仁慈之心,跟夏明帝说了,采纳了她的提议。

所以宫里的药房才开始养试药的兔子。

现在试药的兔子是死了,但是试药的人——周怀轩周大公子,却安然无恙地站在那里。这药有没有毒,已经是一目了然了。

太后缓缓点头,道:“那就给皇帝试一试吧。”

盛七爷看向那碗,赫然发现里面一滴药都不剩了,顿时黄了脸,对周怀轩苦笑道:“只是试药而已,你不用把整碗都喝了吧?”

周怀轩回头看了他一眼,还是没有说话。他当时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别说是那碗里的药,就连沾着一点淡淡芳香的碗他都差一点吞下去……

“既然药没了,再煎一碗就是了。你不是有方子吗?”姚女官笑着提醒盛七爷。

盛七爷更是苦笑连连,对太后拱手道:“不瞒太后娘娘,过山风难觅行踪,我们是机缘巧合,才偶尔得到这一点点过山风的毒液,都放在刚才的药里面了。”然后他看了看死去的兔子大白,还有站着岿然不动的周怀轩。

太后站了起来,惊讶地道:“没有了?就那么一点点?”

盛七爷点点头,“过山风的毒液价愈黄金,根本是可遇而不可求。”

“那怎么办?难道就治不了了?”太后的失望之色溢于言表。

郑素馨咬了咬下唇,笑着道:“不会就这么一点吧?盛七爷,您还是都拿出来吧。不然的话……”她的声音顿了顿,明显是在提醒太后。

太后明白过来,也虎着脸道:“郑宜人说得对。盛七,哀家警告你,赶快把所有的过山风毒液都拿出来,给皇帝治病!不然的话,哀家砍你们全家的脑袋!”

盛七爷没法子了,深吸一口气,道:“太后娘娘。你就算是砍了我盛七全家的脑袋,我盛七也是这句话。真的是没有了。”

过山风的毒液药效比一般的毒蛇毒液强多了。这是装也没法装的。

盛思颜听了大急,她可不想再死一次……

踌躇间。盛思颜小声说道:“爹,您不是说,没有过山风的毒液,用别的毒蛇的毒液,也可以吗?”

太后一怔,下意识问盛七爷,“是吗?”

盛七爷点点头。他带着方子回来的时候,本来就没想过能得到过山风这样剧毒蛇的毒液做药引,原本的药引。是比较容易捕捉到的一味毒蛇的毒液。

“就是效果不如过山风毒液。”盛七爷叹息道。

“有何不如?”太后问得很仔细。

“如果是过山风的毒液做药引,在下可以保证,陛下吃了之后,能够醒过来,甚至可以慢慢坐起来,还可以说话。但是没有过山风的毒液,最多只能维持陛下的生机,想要苏醒,说话。甚至行动自如,是不可能了。”盛七爷惋惜地道。真可惜,差一点点,他们盛家就能洗雪沉冤了。

盛七爷相信。他爹的那桩案子,最关键的人其实是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夏明帝。只要他醒过来,一定会真相大白。

盛七爷是怎么也不信。他爹盛老爷子,会给皇帝陛下“吃错药”!

“这样啊……”刚才有些紧张的太后却一下子轻松下来。盛七爷的话。其实正合她意。

“那就找别的毒蛇毒液代替吧。只能一步步来。”太后做了让步。

盛七爷便再去煎药。既然不用过山风的毒液,那一般毒蛇的毒液。宫里的药房都有准备,不用他从宫外带进来了。

很快药煎好了,盛七爷又端了过来。

太后径直带着他们去夏明帝住的殿房。

夏明帝自从成了“活死人”,太后为了他的安危着想,将他移到自己住的宫殿里住着,一天十二个时辰,派了无数人不间断地看着,生怕有人趁机下毒手结果了夏明帝的性命。

为了谨慎起见,他们还是用兔子试了药。这一次,试药的兔子并没有死,而是活蹦乱跳,比平日里更活跃躁动。

太后放了心,让盛七爷给夏明帝用芦苇管子将那些药顺着他的鼻孔喂了进去。

众人都候在殿外,静静地等着。

盛思颜的眼光不断飘向前面周怀轩的背影。她非常好奇,这五年间,都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周怀轩会变得如此冰冷淡漠?

周怀轩站在周大将军身后,只感觉到后背如同芒刺在背,有被人窥视的感觉。他很是不悦,霍地转身,正好看见盛思颜来不及移走的好奇的目光。

周怀轩又觉得一阵眩晕。他的眉头皱得更紧,用拳头堵在嘴边,轻轻咳嗽两声。

周大将军回头,关切地问道:“怎么啦?是不是不舒服?要不你先回去吧。等这里的事情料理完了,我再回去。”

刚才周怀轩喝了那碗药,虽然到现在都没事,但是想到那只死去的兔子大白,周大将军心里的阴影挥之不去。

和姚女官不同,周大将军最信任的人,是郑素馨。

郑素馨说这药有问题,那就一定有问题。

周怀轩也想回去歇息,便拱手道:“那儿子先回去了,爹帮儿子向太后说一声吧。”

“去吧,没事的。”周大将军温言道,“回去把咱们家惯常请的瞿太医请来,给你诊诊脉,看看有没有问题。”

周怀轩愕然。他知道他爹误会了,他觉得不舒服,不是因为吃了那碗药,而是因为被盛七爷那个女儿看得很难受……

※※※

⊙﹏⊙汗,第一更送到。发现新书不订阅就不能投粉红票?求粉红票和推荐票~~~第二更是早上八点,第三更下午两点。因为是第一天,所以更新得早一些。明天就是正常时间更新了。

……(未完待续。。)

ps:新书上架,求订阅,粉红票,推荐票。今天三更哦。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