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氏牵着盛思颜的手,沉稳地走入安和殿大殿深处。

盛思颜低眉垂目,紧紧地跟在王氏身边,努力控制着自己想要东张西望的心情。

“太后娘娘,盛七爷的妻室和女儿带到。”姚女官上前说道。

太后笑着朝盛思颜招手,“咦,你是盛家的孙女?过来让哀家好好瞧瞧。”

盛七爷的家眷居然是王氏和盛思颜!

郑素馨猛地瞪大眼睛,一只手抓住胸口的衣襟,似乎十分吃惊的样子。她万万没有想到,这盛思颜和王氏,还真就是盛家嫡系!

她明明让吴长阁去好生查探过的,为什么他们什么都没有查到呢?

她记得很清楚,那一年,盛思颜在想容女学的入学考试中考了那一片地区的第一名。卷子送到她这里后,她就让吴长阁去求他爹查一查这盛家母女的底细,看看是不是跟神农府盛家的嫡系有关。吴长阁告诉她,吴老爷子查过了,说就是姓盛而已,跟神农府盛家没关系……

郑素馨心头升起一片疑云。——恩师对她恩重如山,她可要小心谨慎一些,不能让那些居心叵测的小人钻了空子……

盛思颜听见太后唤她过去,悄悄抬头,看了看上首的方向,对着那上首凤纹宝座上的女子露出一个怯怯的微笑。——非常符合她现在的村姑身份。

一道冰冷的视线打斜里横过来,落在盛思颜面上。

盛思颜情不自禁打个寒战,目光不由自主往那道视线的方向瞥了过去。

原来是周怀轩这座大冰山!

盛思颜在心里偷偷做个鬼脸,忙收回视线,对上首凤纹宝座上的太后福了一福,然后走过去。

站在太后面前,盛思颜半垂着头,并不敢直视太后的面容。她知道,在这大夏皇朝地位最高的女人面前,她那点小聪明,还不够看的,所以她很识时务地没有做出头鸟,表现得越胆小越怯懦越好。

果然太后问了盛思颜几句话,就对她毫无兴趣,挥手让她下去,又叫过王氏寒暄几句。

王氏还是应对有度,颇有大家风范,比盛思颜强多了。

太后对这一家人的印象很不错,点头道:“只要你们能让皇帝有起色,哀家可以既往不咎。”又对一旁的盛七爷道:“盛七,你的药煎好了吗?”

盛七爷也有些惴惴不安,闻言忙拱手道:“马上就好了。”

太后看向郑素馨:“郑宜人,如何试药?”

郑素馨将审视的目光从盛思颜身上收回,笑着道:“还请姚女官去把试药的大白拎过来。”

大白就是试药的兔子的名字。宫里养了好多只,每一只都叫大白。

盛七爷看着那只拎过来的肥白的兔子,心疼地直抽抽。

“您把这药喂一勺给大白吃。”郑素馨彬彬有礼地道。

盛七爷叹口气,揭开了药盅的盖子。

一股药味飘出来,跟别的药没有什么大的不同。

这宫里的人都闻惯了,不以为意,看着盛七爷小心翼翼地倒了一小勺出来,然后喂到那试药的兔子大白嘴里。

盛思颜看着盛七爷给那大白兔子喂药,觉得浑身都难受。——这药里可是有她的血啊!就这样给兔子喝了,真的好吗?=_=

因为那一天从那条过山风的毒腺里取出来的毒液实在太少,加上放了几天之后,又干枯蒸发不少,盛七爷担心不够用,想起来盛思颜被过山风咬过,伤口里必定还有过山风的余毒,就让她把伤口里的毒血挤了一点出来,和毒液混在一起。

盛七爷这一次带来的唯一一味药,其实就是混了盛思颜的血液和过山风毒液的混合液。

大殿里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那试药的兔子大白。

没有人注意到,周大将军的嫡长子周大公子,此时的脸色突然变得比雪还白。他抬起手,捂在自己的鼻子上,努力屏住呼吸。

似乎只有他一个人能闻到,那药里有股甜香,对他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他觉得嘴里越来越渴,像是在沙漠里寻找了三天三夜的旅人,看见一股清泉在不远的地方出现,却不能跑去狂饮,只能眼睁睁看着……

试药的兔子大白蹲在桌上,红红的圆眼睛看着众人发呆。

盛思颜好奇地问:“这是不是就没事了?”

她的话音刚落,那试药的兔子大白就扑通一声,直挺挺往后仰躺,倒在桌上。它的四肢朝天蹬了几下,便一动不动了。

郑素馨走过去瞧了瞧,大声道:“有毒!这药毒死了大白!”

太后顿时震怒,翻脸道:“来人!”

安和殿内一片混乱。

脚步声、叫喊声、呼喝声,乱成一团。

就在这一片混乱中,周怀轩实在受不了了。他深棕色的眸色变得越发黑沉,背上冒出一阵阵虚汗。

那股难以抗拒的甜香越来越明显,似乎渗入了他的肌体,热气蒸腾,肺腑难捱。

周怀轩终于抗拒不了,他眼里只有那一碗放在桌上的药。他大步走过去,所过之处,衣带飘然,带起一阵寒风。

他走向了那碗药,一把端起来,仰头汩汩喝下!

“轩儿!”周大将军发出撕心裂肺地一声喊,扑了过去,却已经迟了,周怀轩已经喝完了整碗药。周大将军难以相信,自己的嫡长子,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喝下这碗剧毒的大药!

郑素馨美目流转,飞快地睃了周大将军一眼,不无苦涩地想,他……居然心里还是有着这个大儿子……

周怀轩却放下药碗,啧啧夸道:“好药!”声音润滑如上好的金丝绒缎子,醇厚香浓。

大殿里的人静了下来,愣愣地看着周怀轩,等着他如同那试药的兔子大白一样,仰头倒在地上,就此死去。

可是他们等了好久,周怀轩都没有死。

不仅没有死,他的脸色甚至渐渐红润,不是刚才那玉石一样的惨白。

太后见了这幅情形,缓缓伸起一只手,阻止外面的御林军冲进来。

盛七爷马上甩脱过来抓他的内侍的手,大声对太后道:“太后娘娘,您看,这药不会毒死人的!”

郑素馨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她下意识反驳道:“可是,试药的大白确确实实死了。”

有那么一瞬间,盛思颜想到了那条眼镜王蛇,那条咬了她的倒霉的眼镜王蛇。她没死,蛇死了……

跟现在的情形真是出奇地相似。试药的兔子死了,喝了大半碗药的周怀轩却没事……

盛思颜甩了甩头,努力不去将这两者联系起来。何况她知道,就算她说出来,除了盛七爷和王氏,这大殿里没人会信她的话。

她现在要做的,是帮她爹盛七爷洗清“企图用毒药毒杀皇帝”的罪名,这也是要挽救自己和娘亲的小命。

“太后娘娘,这药没毒。您看,周大公子吃了就没事。”盛思颜清亮的声音十分清晰悦耳。

周怀轩背着手,定定地看着大殿外的天空,眉头皱得越发紧了。

“可是,试药的大白确实是死了,这也是事实。”郑素馨看也不看盛思颜,径直对太后说道。

太后恢复了淡然的面色,既不点头,也不摇头,娥眉轻蹙,目光落在盛思颜身上。

盛思颜看了那死去的兔子一眼,道:“试药的大白是死了,但是请问您如何能证明它是被药毒死的?”

郑素馨听了这话,只觉得好笑。她转过身,看着盛思颜道:“小姑娘要诚实,不要企图狡辩。——大家都看见大白是吃了药之后才死的,难道不是被这药毒死的?”

盛思颜暗道,就等着你这句话呢,她微笑着抬头,看着郑素馨,缓缓地道:“那可不一定。再说,眼睛看见的,未必是真的。”

※※※

明天就上架了,好忐忑。请大家支持正版订阅,还有粉红票神马的,多多益善。上架第一个月,粉红30就加更~~~

……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