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宗,怀轩是怎么回事?你也不管一管?在自己家里怎么闹腾都行,怎么闹到亲戚家去了?”周老夫人轻声责怪周大将军周承宗。

周承宗没有说话,只是“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周老夫人还想再问,春分已经在门外扬声道:“老夫人,奴婢从怀轩少爷的院子回来了。”

“进来吧。”周老夫人扬声道,又让周承宗坐下。

周承宗坐得格外笔直,是明显的军人作风。

春分走进来,对老夫人和周承宗分别福了一福,才道:“回老夫人的话,奴婢刚去了怀轩少爷的院子。”

“怀轩呢?怎么没有跟你过来?”周老夫人打断了春分的话,往她身后瞧了瞧,见没有看见周怀轩的踪影,才急着问道。

春分陪笑道:“老夫人莫急。是这样的,奴婢去了才知道,怀轩少爷昨儿晚上犯病了,折腾一晚上没有睡,今天早上才睡过去。奴婢去的时候,怀轩少爷还在床上睡呢。”

“又犯病了?”周承宗和周老夫人齐声问道,都很愕然。

“沉香是这么说的。”春分将周怀轩的大丫鬟沉香推出来做挡箭牌。

周承宗站起来,道:“娘,我去看看怀轩。”顿了顿,又道:“怀轩昨夜犯病,二弟妹院子里猫猫狗狗是如何死的,想是不关怀轩的事了吧?”

“你快去吧。谁管那些猫猫狗狗……”周老夫人眉头皱得更紧。和最宝贵的嫡长孙比起来,庶子媳妇院子来的猫狗简直是不值一提。

不过春分拦住了周承宗,“大爷,宫里的阮同公公来了,正在二门上候着呢,说是太后宣您进宫。”

“啊?阮同来了?”周承宗一惊,忙转身对周老夫人道:“娘,那我先进宫了。怀轩那里,我让他娘去瞧瞧。”

“去吧去吧,公事要紧。”周老夫人忙道,“我让春分去跟你媳妇说一声。”

周承宗应了,连忙往二门上去了。

在二门上和阮同汇合,跟他一起进宫。

原来太后宣召他入宫,是让他去护送后面的神医入宫,给夏明帝诊病。

周承宗很是无语。他是戍边杀敌的大将军,不是宫里当摆设一样的御林军……

但是太后的懿旨,谁敢不从?

这可是临朝称制的太后,可不是一般的太后。

“臣遵旨!”周承宗不管愿不愿意,都要领这份差事。

从此,进宫的神医都要经过周承宗这一关。他是神将府的神将大人,一双眼睛犀利无比。心里有鬼的人被他的眼神扫一下,很难不露出马脚。

有了周大将军出面,进宫的神医总算不再有“滥竽充数”的杀手冒充神医了。

但是神医的疗效还是微乎其微,根本就没有人能让夏明帝的状况有所好转。

郑素馨这些天也日夜守在宫里,和太后在一起,负责救护夏明帝。

那些神医的药,最后都要过郑素馨这一关。她说可以试,才能送到夏明帝的嘴里。

可惜一个多月过去,没有一个神医能真正医治夏明帝的病。

夏明帝嘴里的恶臭越来越明显,甚至连呼吸中都带了些许**的臭气。

郑素馨知道,这是夏明帝的内腑开始败坏了……

如果还没有良药能起作用,他们大夏皇朝,就又要经历一次改朝换代了。

“太后,您这些天累着了,还是去歇着吧。臣妇也要回去看看孩子。”郑素馨很是体贴地劝告太后。

太后定定地看着龙床上躺着的夏明帝,低声道:“哀家不累,你先回去吧。”

郑素馨低叹一声,用帕子拭了拭眼角,低头倒退着出了夏明帝的寝宫,急匆匆回吴家去了。

在她看来,夏明帝是要薨逝了,他们吴家,要准备对新帝下功夫了。

新帝当然就是太子殿下了。

太子殿下和皇后隐忍了十五年,今年终于忍不住了。

郑素馨离开皇宫的时候,周大将军正好载着另一个神医进了皇宫。

这一次,是盛七爷带着药方和重要的一味药材进了宫。

本来他是准备了一味成药,但是这一次,郑素馨向太后进言,说是是给皇帝治病,各位进宫的神医只能带药方。药材都要用宫里准备的药材,免得有人乱来,故意在药里夹带些别的东西就不好了。

太后觉得有理,就允了她。

这个举措,确实很管用,至少让某些居心叵测的乱了阵脚。——准备了好久的“药品”用不上了,很多计划都只能半途而废……

因此恨郑素馨的人也有不少。

盛七爷去接待神医的地方报名的时候,正好遇到周承宗带着周怀轩出来走动。

周怀轩和盛七爷也算是旧识了,就向周承宗介绍盛七爷的来历。

“盛七爷?你真的是……?”周承宗以目示意,问盛七爷是不是真的跟神农府有关。

盛七爷笑道:“等将陛下救醒之后,我们再把酒长谈。”

盛七爷说得这样有把握,周承宗很是欣喜。

也许这一次,夏明帝真的有救了。

盛家人出手,总是不一般的。

上一次盛老爷子坏了事,也不是他医术有问题,而是因为他老眼昏花,给夏明帝吃错了药……

周承宗马上就带着盛七爷进宫。

周怀轩现在在他爹周承宗麾下做一员亲兵,也跟着一起去了。

来到宫里,盛七爷给太后行了大礼,口称“神农府第七十三代孙盛七叩见太后娘娘!”

太后霍地一下站起来,面罩寒霜,怒道:“盛七?你是盛家嫡系?哀家明明记得盛家第七十三代孙只有六个儿子,你这个盛七,是从哪里来的?难道有人欺君罔上,瞒骗哀家不成?!”

欺君罔上,可是要满门抄斩的节奏。

当然,神农府盛家已经被满门抄斩过一次了,再斩,也只能斩斩漏网之鱼。

盛七爷镇定地道:“太后娘娘息怒,并没有去欺瞒太后。只是微臣情况特殊。微臣从小体弱多病,家父用了种种手段,都医治不好,最后只能将微臣舍弃出家,微臣的病这才好了。”

出家之人,当然就不能算盛家人,而且他去庙里的时候还小,还没有到上族谱的时候,所以没有在盛家的族谱上。

后来一夕之间盛家被满门抄斩,太后只是让人按照盛家的族谱砍头,因此将盛七爷漏掉了。

可是怎么会这么巧呢?

太后还是有些疑虑,她看了看盛七爷头上束的发髻,讥讽问道:“……出家?和尚?”

和尚当然不会长头发。

盛七爷笑了笑,道:“微臣十五年前就还俗了。”

十五年前,当然是盛家被满门抄斩的那一年,也是夏明帝变成如今的“活死人”的那一年。

太后有些怔忡,又仔细打量盛七爷,见他清隽的样子,确实跟年轻时候的盛老爷子一模一样,便微微颔首道:“也罢,如果你能治好皇帝,我就赦了盛家的罪,让你袭爵。”

盛七爷拱手道:“袭爵不敢。不过,臣希望能让我盛家满门入土为安。”

盛家被满门抄斩,那些被杀了的盛家人,如今都躺在一具具棺材里,还放在盛家神农府内。因为太后震怒,不准安葬盛家人,要让他们如同皇帝陛下一样,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承受无穷无尽的痛苦。

太后性格坚毅,说一不二。她顿了顿,道:“先看看你要如何救治皇帝。”说完,对内侍阮同道:“去,宣郑宜人进宫,就说,盛家嫡系后人带着药方进宫了,让她来品评真假。”宜人是郑素馨的封诰,她丈夫吴长阁是五品官,五品官妻子封诰是宜人。所以太后叫她“郑宜人”。

……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