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怀轩十五岁离家,五年后回家,已经是二十岁的人。

那“活不过十八岁”的批命当然不攻自破。

周大将军的妻子冯大奶奶甚至在周怀轩回家之后,在京城大宴宾顶点小说,庆祝自己儿子终于病愈归来。

而当年那个批命的高僧,也被周怀轩从庙里拖出来,一顿乱棍给打瘸了,然后交到大理寺,让他们审查这个欺名盗世的家伙。

后来在大理寺的介入下,查出这所谓的“高僧”根本是个滥竽充数之辈,他一向是收了人家的钱财,才故意胡诌一些命好命歹的。

大理寺审出了京城许多官宦人家的内院**,吓得不敢继续审下去,一顿杀威棒直接将那“高僧”打死结案。

周怀轩刚病愈回到家的时候,家里人对他还是有些看不起。

因他从小体弱多病,是药罐子里养大的。

神将府的周老爷子一共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周承宗和三儿子周嗣宗是嫡子,二儿子周继宗是庶子。

神将府的人,都知道三房的三爷周嗣宗的大儿子周怀礼,才是神将府真正的继承人。

周怀礼在周家孙子辈当中排行第四,平时都称他周四公子。他上头还有三个哥哥。

周怀轩是大房周承宗,也就是神将大人的嫡长子,周大公子。

二房周继宗有两个儿子,周怀仁和周怀义,都比周怀礼要大,但是因为二爷周继宗是庶子,所以他的儿子不在继承范围内。或者说,在有嫡子嫡孙的情况下,二爷周继宗的儿子,都没法继承神将府的位置。

所以周怀轩虽然是嫡长房的嫡长孙,但是因为身体原因,很早就几乎被剥夺了继承权。

而那时候,在他娘亲冯大奶奶看来,只要他能平安长大就够了,哪里想过他能不能袭爵的问题?

可是现在周怀轩病愈归来,生得比老四周怀礼要高大沉稳得多,于是神将府的每一个人,心里都打起了小九九。

开始的时候,大家还在观望当中。

可是当周怀轩单枪匹马将那小时候给他批命的“高僧”拖出来,乱棍打瘸,然后送到大理寺,掀起惊天巨案之后,神将府里从上到下,再没人敢看不起他。

就连早已赋闲,成日炼丹修道的周老爷子都对他另眼相看,经常将他叫到养静的院子里谈谈讲讲。

但是据周老爷子院子里的小石头说,大公子去了老爷子那里,也只是坐着听老爷子说话,从来就不发一言。

就是这样重新在神将府赢回自己地位的周大公子,居然昨夜又犯了病?

春分一边想着,一边偷偷将自己头上多戴的那两支钗取了下来。

来到里屋,春分的眼前一暗。

她好像进了一间黑不隆冬的屋子里,伸手不见五指。

春分大急,揪着沉香的袖子道:“这是怎么回事?大白天的,这屋子怎么黑成这样?”

沉香忙道:“春分姐姐莫怕。这是我们大少爷犯病了,昨夜一晚上折腾没睡。今儿早上才好些了,刚刚睡过去。我们几个人合计着,将屋子的窗子用玄色厚布挡着,好让大少爷能多睡一会儿。”

春分拍了拍胸口,喘着小气儿道:“真是吓死我了。”又嗔道:“既然大少爷在睡呢,你让我进来做什么?”

沉香掩袖笑道:“这不是让春分姐姐亲眼见一见,好回去交差吗?”

春分在这屋里待了一会儿,眼睛逐渐适应里面的黑暗。顺着些微的光线,她的眼眸不由自主飘向那挂着柔滑似珠光的鲛绡纱帘的床头。

她隐隐约约看见,纱帘的另一头,趴睡着一个貌似天人的男子。头上黑发莹莹,更衬得他的侧脸更白,苍白得毫无血色,却带着一股致命的诱惑,就如能让人上瘾的罂粟,只要看上一眼,一辈子都戒不掉了……

春分走出大少爷的院子的时候,还有些恍惚。

“春分姐姐!春分姐姐!”二门上的小丫鬟跑过来叫她,“太后娘娘有旨,传大将军进宫呢。”

春分回过神来,用手搭着凉棚遮在眼前,似乎对眼前明媚的**很不适应。她皱着眉头道:“大将军在外院呢,你到内院来传什么话?”

那小丫鬟急道:“刚刚老夫人传了大将军进内院去了。我亲眼见大将军进来的。您老人家帮着去传个话吧。我进不了老夫人的院子啊!”

春分点点头,“哦,原来是这样。那我去了。你且候着。”想了想,又问:“来传旨的是谁?”

“是阮同,阮大总管。”

“是他?”春分加快脚步,回到周老夫人的院子。

走上台阶,她只看见屋里的人一站一坐,正在说些什么。

周大将军满脸阴郁,眉间蕴着一丝无奈。

……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