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七爷也惊呆了。他拎着刀站了一会儿,见妻子将那过山风的长虫翻来覆去地看,还掰开它的蛇头看毒牙,才相信这蛇是真的死了……

“怎么就死了呢?”盛七爷百思不得其解。他又过来给盛思颜把脉。

脉搏跳动得略微有些快,大概是刚才被吓到了。

盛七爷又抓着盛思颜的手细看,见那虎口处两个清晰的牙印,不过血已经止住了,只流了少许的血珠,甚是奇特。

“你有没有觉得头晕眼花、恶心想吐?”盛七爷关切地问道。

盛思颜有些囧,在心里暗道:爹啊……只不过被蛇咬了一口,难道会怀孕?恶心想吐,不是孕妇的标配么?

虽然心里这么想,盛思颜当然不敢口无遮拦地当着盛七爷说出来,她摇摇头,道:“没有,我什么感觉都没有。”

既不头晕眼花,也不恶心想吐,就连手上的伤口,也只有些微微的刺痛而已,就跟平时跟着王氏做针线,被针扎了那样的疼痛而已。

王氏将那死翘翘的眼镜王蛇拎起来,啧啧道:“上好的过山风,瞧这毒牙,唉,死得太快了,我得赶紧去挤些毒液出来,这可是上好的药材。”

盛七爷一听,如同被醍醐灌顶一样拍着脑袋道:“我想起来了!——我那味药,正要过山风的毒液做主料!我在那边寻了十年,也没有寻到过山风,没想到一回家,这过山风就主动送上门了啊哈哈!”笑得十分开心,又夸盛思颜,“真是个小福星,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我们盛家,这一次洗冤有望了!”

盛思颜心里一动,忙往旁边让了一步,看着王氏拎着那死翘翘的眼镜王蛇去药房处置,一边问盛七爷,“爹,什么洗冤有望?您在说什么?”

盛七爷背着手,低头直视盛思颜,脸色变得严峻:“盛家的事,你娘跟你说过多少?”

盛思颜想装糊涂,可是在盛七爷凌厉的注视下,她只得乖乖地道:“娘就说过我们跟京城的盛家有关,没有说别的。”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娘也说了,这是天大的秘密,说了我们都活不成,所以我一般都当自己没听过这话。”也就是说,她没有当自己是什么国公府小娘子……

盛七爷脸色松泛下来,他赞许地点点头,道:“你娘是个谨慎人,听她的没错。”然后对盛思颜道:“快去屋里洗一洗,看你刚才被吓着了,等下我给你煎碗安神汤,喝了你就睡下吧。”

盛思颜怎么可能睡得着?但是她心里也有很多疑问,也想独自待一会儿,理一理这些线索,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脆声应了,先进厨房烧水,然后一个人歪歪扭扭,一步三停地拖着水桶进了里屋洗漱。

药房里,王氏在精心处理过山风的毒牙,努力要从里面挤出毒液。可是她费了老大的功夫,也只挤出一点点。那毒液是金黄色蛋清样的液体,有些稠。

盛七爷在旁边看了一会儿,道:“我来。”说着,他拿出随身的小银刀,将那蛇头剖开,找到毒腺所在的地方,将整个生产毒液的毒腺挖了出来。

可惜将毒腺破开之后,他们发现,里面的毒液几乎一滴都不剩了……

“这是怎么回事?”王氏十分失望,悻悻地道:“还指望能多些毒液呢。”

过山风的毒液虽然是致命的毒药,但是也是大好的药材。它可以用来止痛、破血、散结,对于麻痹症更有奇效。

一般的蛇毒也有这些疗效,但是据说毒性越强的蛇,其毒液的疗效越厉害。

而他们手边这条“过山风”,长得已经快成蟒了,毒性更是毒中之毒。

如果用这条“过山风”的毒液入药,药性可想一斑了。

“唉,可惜,真是太可惜了。”盛七爷摇头,“不过,能挤出这一点毒液也是好的。我那味药,有了这‘过山风’的毒液,药效会更好。”

王氏抿着唇,鼻子旁边露出两条深深的法令纹,仔细地将那滴刚刚挤出来的毒液收到小瓷盒里。

盛七爷将那蛇接过去,扒下蛇皮,将蛇肉剔出来,一边道:“也对。这过山风原来正好没毒了,所以我们家思颜才逃过一劫。”

这样一说,王氏才笑了起来。她从案板上拿过刀,将蛇肉切成块,用拿水冲洗了,和自己先前宰的那只鸡放在一锅炖了,做龙凤呈祥的大菜。

盛七爷深深吸了一口气,夸道:“真是香!”

王氏笑了笑,坐到灶膛前看着火。

盛七爷也在她身边坐下,低声说起正事:“我这次回来,是听说太后很快要张榜天下,寻找能给皇帝陛下治病的神医奇才。”

王氏眼皮一跳,斜睇着他问道:“很快要张榜天下?那就是还没张榜呢,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我自然有地方知道。”盛七爷没有详说,继续道:“我在那边十年,仔细研究了不少方子,最后终于定下这个方子,只要加上过山风的毒液,一定能对皇帝陛下的病有效用。”

众所周知,皇帝陛下是在十五年前,因为被盛老爷子用错了药,才突然变得口不能言、眼不能视、身不能动,整个人跟活死人一样。

“陛下也真是不容易。这样过了十五年,居然没有死……”王氏啧啧道,不知道是在夸奖,还是在讥讽。

盛七爷横了她一眼,“十五年是不容易,大概是快熬不过去了,所以太后才张榜求能人异士。——这也是病急乱投医的意思。”

宫里那么多太医,还有郑素馨这个盛老爷子的关门弟子,杏林国手,居然都不行,还要张榜天下,可见皇帝陛下的情况是很危急了。

王氏明白过来,道:“你的药方,是专门治痹症的吧?”

痹症,就是麻痹症。

皇帝陛下的情形,他们私下里一直认为是痹症。至于是什么导致了痹症,还是众说纷纭。

痹症这种病,一般没有这样严重。但是真的严重起来,如同皇帝陛下这样,要救治也非常困难。

因为导致痹症的原因千差万别,每一种都需要特殊的药方对应。

而过山风的毒液,是公认对痹症最有效的药材。

只是这药材太难找。纵然是专业祖传捕蛇人,见到过山风这种剧毒蛇,也只有逃跑的份儿。

而且大夏皇朝这一千年来,过山风出现的时候少之又少。

没想到居然让他们在自己家的小院里遇到一条。

“……那过山风的毒液到底是被谁取走了?”王氏和盛七爷都在琢磨。

他们都认为,盛思颜能被这条剧毒的过山风咬了却没被毒死,是因为这条蛇的毒液刚刚被人取光了,还没来得及产生新的毒液。

不过,这也不能解释,为什么盛思颜一点事都没有,而过山风反而死了。

……

盛思颜洗漱完毕,坐在床上,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左手。

雪白如玉的小手虎口处,又出现两颗牙印。

那晚周怀轩突然发病,像是癫痫一样不受控制地抽搐,她情急之下,将手捏成拳头塞到周怀轩嘴里,让他咬着,免得他咬断舌头,把自己折腾死了。

就是那一咬,在她左手的虎口处,留下周怀轩的两颗牙印。

不过过了五年,她在不断长大,王氏又不断用各种药草医治她的额头和虎口处的印子,额头上的伤口已经完全消失不见,这左手虎口处的牙印也已经很淡很淡,本来都快看不出来了,可是今日被那眼镜王蛇咬了一口,那牙印又出现了,比以前更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愈合。

还有,为什么眼镜王蛇死了,她却没事呢?

盛思颜想得眉头都皱起来了。

……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