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他他……是周怀轩?!

盛思颜瞠目结舌的样子实在太夸张,盛七爷都发现了,诧异问道:“怎么了?怎么这幅样子?”

盛思颜发现自己嘴张得大大的,都能让人看见自己正在换的牙,忙紧紧闭上嘴,摇头含含糊糊地道:“他不是被贼人抓走去治病了吗?他的病好了吗?”

“贼人?治病?”盛七爷更是不懂盛思颜在说什么,“他的病早就好了。”

王氏出来打圆场,“这话说来就长了,咱们回去吧,一路慢慢说。”

盛七爷点点头,回头又看了看盛家的神农府,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

王氏的神情也很悲伤。

“这一次我回来,总要想法子,让盛家人入土为安。”盛七爷低声道,手上握着的拳头紧了紧。

盛思颜的心思都在刚才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周怀轩身上,就没有听清楚盛七爷说的话。

这一路上,她也很沉默。

王氏和盛七爷夫妻久别重逢,有说不完的话,也没有注意到盛思颜的异样,只是觉得她很乖巧安静。

盛思颜皱着眉头,双手托腮,一路看着车窗外的景色,很是不明白周怀轩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她记得,五岁那一年的腊月初八,她还是瞎子的时候,跟着王氏去京城神农府前拜祭。就是在那里,她被一个黑衣人掳劫,抓到山上,遇到了神将府的周大公子周怀轩。

那时候她还是瞎子,并没有见过周怀轩长得什么样子,但是她记得那人给她的感觉,那是一种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感觉。跟他说话如沐春风,而且他也很会照顾人,很和善,跟刚才那个神出鬼没,一出来连身边的温度都能直接降低十度的“冰山男”完全是判若两人……

难道这人其实不是真正的周怀轩?而是冒充的?!

但是转念一想,又不可能。

首先,盛七爷直接叫他“周大公子”,而且他是径直回神将府了。

如果他是假的,怎么敢大大咧咧回神将府?——他能骗得过她这个瞎子,总不能连亲爹亲娘都能骗倒吧?

如果她没有记错,周怀轩被掳走之时,好像已经十五岁了,已经是青年了。今年他应该是二十岁,虽然容貌会有差别,但和十五岁的时候不会有天差地别的感觉。

“……爹,这个周大公子,您真的认识吗?”盛思颜忍不住闻道。

盛七爷看了盛思颜一眼,“我当然认识。怎么?有问题吗?”

盛思颜想问他是如何认识周怀轩的,却被王氏打了岔,“好了好了,到家了,咱们到家再说话。”

盛思颜只好住嘴,跟着盛七爷和王氏下了车。

一到家,王氏就张罗着杀鸡,又让盛思颜去村口的河边看看,还有没有渔人在打渔,顺便买几条鲜鱼回来,说盛七爷最爱吃鱼。

盛七爷正好有话跟王氏说,也遣盛思颜出去。

盛思颜闷闷地出去了,一路走到村口的河边。

小河蜿蜒,河面上波光粼粼,盛思颜没有心思欣赏河上风光,找渔家买了几条鱼,又见有新鲜的大黄鳝,想起来王氏最爱吃炒鳝糊,就也买了几条,装在鱼篓里拎回来。

路过王二哥家的小院子的时候,盛思颜习惯性地看了看他们家的大门。

已经四年了,这大门还是锁得紧紧的。

王二哥他们一去四年,到现在音信全无。

盛思颜开始的时候,还盼着王二哥会写信回来。

后来王氏让她打消这个念头,说王二哥跟着去的那人,不会让他再跟他们这些乡里乡亲联系的。

盛思颜才收了心思,不再有期盼。

但是多年的习惯,她还是会下意识看一看他们家门口。

今天也跟往日没有不同,隔壁家还是锁着大门。

盛思颜低头推开自家小院的大门,眼角的余光突然感觉到有一道黑色的绳索一样形状的长条东西,在院子里一闪而过。

要不是那东西的颜色太深,那么快的速度,盛思颜根本就看不见。

“什么东西?”盛思颜好奇地往院子探头细看。

这时候,她渔篓里面的活鱼和黄鳝开始剧烈地扑腾起来,好像有人拿棍子在往鱼篓里面捅一样。

盛思颜忙收回目光,对鱼篓低声呵斥:“给我乖乖儿地!等下给你们一个全尸!”

那鱼篓动弹得更厉害了。

盛思颜气得将鱼篓往院子里一扔。

咚!

鱼篓在院子里滚了几下,在靠近正房台阶的地方停下来。

院子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盛思颜循声看过去,却看见是肥胖的小刺猬阿财一阵风一样从草丛里爬出来,往她这边飞快地冲过来。

盛思颜张大嘴,惊讶地道:“阿财!你真是真人不露相啊!怎么能跑得这么快?”

阿财如闪电一样从盛思颜身边掠过。

一道黑色的长绳状的物体也从草丛里飞快地梭过来,就如同在草上飘一样。

盛思颜定睛一看,顿时吓得差一点坐到地上。

那不是什么长绳,而是一条凶悍粗大的眼镜王蛇!

盛思颜这辈子虽然吃的蛇多,可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长、这样粗的眼镜王蛇!

那蛇一窜出来,看见一个人站在它的路前方,顿时高高地从草丛里跃起,张开大嘴,往盛思颜那边狠狠咬过去!

电光火石之间,盛思颜来不及想招儿,她尖叫一声,下意识抬起胳膊,阻止那眼镜王蛇扑到她脸上。

眼镜王蛇一口咬到盛思颜左手虎口处!

尖利的毒牙深深地陷入她细嫩的小手虎口,一行鲜血从她虎口处流了出来。

屋里正在说话的盛七爷和王氏推开门出来,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副骇人的景象。

只见盛思颜面无血色地立在院门口,左臂伸出,一条粗长的半人高的黑蛇几乎是直立起来,紧紧咬在她的虎口处。

盛思颜被这眼镜王蛇凶悍的近距离接触吓得两眼往上一翻,整个人往后仰倒,晕了过去。

“思颜!”王氏撕心裂肺地发一声喊,就要冲过去。

盛七爷紧紧抱住她,大声道:“那是过山风!你去有什么用?!还不是白白送命!”一边说,盛七爷一边流出泪水,心里有些懊悔。

王氏被盛七爷拉着,疯了一般地捶打他,嚎啕大哭:“都是你!都是你的错!都是你纳妾生子,看我们娘儿俩不顺眼,才招来这种恶毒的长虫!”

刚才盛七爷就在屋里跟王氏说,他离家十年,在外面又纳了一房妾室,生了两个儿子。他是担心他活不下去,又不知道王氏这边的孩子是男是女,为了给盛家留下一星香火,才出此下策的。

王氏心里五味杂陈,但是知道盛七爷说的是大义。——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她没能给盛七爷生儿子。盛七爷纳妾生子,无可厚非。

特别是他们夫妻俩分离十年,她的年岁也老大了。盛七爷这会子回来,她也生不出来了……

可是在王氏看来,就因为盛七爷说盛思颜是个女子,不能承继盛家香火,盛思颜马上就遭了过山风这种剧毒蛇的噬咬,这是报应!赤|裸|裸的报应!

她哭着喊着,在盛七爷怀里捶打着,满脸绝望。

“你怎么能这么狠心?思颜是我唯一的孩子!唯一的孩子!这孩子命苦啊!刚生下来就是瞎子,我费了五年的功夫,才将她治好了,结果她只多活了五年!”王氏想到她第一眼看见盛思颜的样子,那小小的婴孩,在她怀里睁着灰蒙蒙的眼睛,还努力对她笑,从来不哭、不闹……

盛七爷泪如泉涌,心痛地道:“我……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两人抱头痛哭。

盛思颜悠悠地醒了过来,被那哭声震得头疼。

她慢慢坐起来,看见那眼镜王蛇还挂在自己的左手虎口上,吓得连连摆手。

啪嗒!

那眼镜王蛇像条皮绳子一样被她甩脱了。

盛思颜:“=_=”肿么回事?画风不对啊?

盛七爷听见响动,忙回头一看,却见盛思颜愣愣地坐在地上,看着她身旁的地面发呆。

那旁边,正躺着刚才他们看见的那条咬着盛思颜不放的眼镜王蛇!

那蛇一动不动,全身僵直,煞是奇特。

盛七爷揉了揉眼睛,颤抖着声音问道:“思颜,你是活着,还是……?”差一点以为她“诈尸”了……

盛思颜苦笑着从地上站起来,看了看自己被蛇咬的左手虎口处。

两个深深的蛇牙印子,正好咬在当年她被周怀轩咬过的那个地方。

王氏听见声音回头,看见盛思颜好端端地站在地上,不由大喜扑过去,盛七爷拉都拉不住。

“小心!那可是过山风!”盛七爷叫着,冲进厨房拿了把刀过来。

王氏却已经上上下下打量过盛思颜,又给她把过脉,确信她没有事情,才蹲下去细看那条眼镜王蛇。

盛思颜想起来,这里还没有“眼镜”这个东西,所以眼镜王蛇这个名字,是后世人取的。在这个大夏皇朝,这种眼镜王蛇,是被称为“过山风”的。她听专业捕蛇人王二哥说起过。

乖乖,这可是剧毒蛇啊!

盛思颜忙道:“娘小心!”

“小心个头!这蛇已经死了!”王氏啐了拿着刀扑过来的盛七爷一口。

盛思颜呆住了。

这是什么状况?她被眼镜王蛇咬了一口,她没死,蛇死了……

※※※

o(n_n)o哈哈~,保证是爽文。不爽不要钱~~~

……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