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思颜应了一声,将书本收起来,去里屋澡盆泡了个热水澡。

洗完之后,她收拾了屋子,那一澡盆水却得等王氏进来处理。

她今年虽然满了十岁,但还是力气不够大,连一桶水都拎不起来。

再说王氏也心疼她,不许她做这些粗重活儿,担心她把手做粗了。

盛思颜一直把自己是当村姑的,也想要多练练力气,总不能以后长大,连一桶水都拎不起来,还真把自己当娇小姐。对于王氏的固执,她有些好笑,但是又很感动。

有王氏这样的娘亲,是她的福气。虽然家里破败了,但还是把她当大小姐养。——王氏并不知道女儿要“富养”的观念,但是她却一直在身体力行……

王氏见盛思颜洗完了,过来将脏水拎出去倒掉,和她一起歇下。

第二天一大早,王氏和盛思颜换了素色衣衫,头上戴了素白银器,两人各挎一个食盒,坐着小驴车,往京城里去。

这四年,王氏靠着给村里人治病,还有上山摘草药,晒干了到城里的药铺卖钱,还是积攒了一些银钱。

家里吃的比以前好,还添了一辆驴车代步。

马车、牛车是别想,她们暂时还养不起马,也供不起牛。

驴车也挺好。

盛思颜很会自得其乐。

一个半时辰之后,她们来到盛家的神农府前。

如同过去十五年的每一年一样,这里有民众自发来祭祀。

五年前,她们还在这里遇到了专程来祭祀的郑大奶奶。

不过郑大奶奶好像只来了那一次,后来再没有来过了。

至少后来盛思颜她们再来祭祀的时候,就没有见过郑大奶奶了。

王氏将食盒里面准备的饭菜和酒水拿出来,摆在地上,又插上三炷香,和盛思颜一起跪拜。

周围跪拜神农府的普通老百姓也很多。

盛思颜悄悄估摸着,这里的老百姓应该是把神农府当药王庙来拜,有事无事来拜拜,烧柱香,大概是“有病治病、无病防身”的意思……

王氏和盛思颜磕完三个头,正要起身,就见一个男子走过来,在王氏旁边并肩跪下,也给神农府磕了三个响头。

王氏和盛思颜都吓了一跳。

王氏侧头,瞪那男子一眼,正想吆喝他去别的地方跪拜,不要骚扰她们母女,猛然看清了那人的侧脸,不由低低地叫了一声,用手捂住嘴,全身不受控制地哆嗦起来。

盛思颜从来没有见过王氏失态的样子,一时也十分好奇地看了那男人一样。

只见那男人的样貌十分清隽,颌下一缕短须,眉秀目清,肤色白皙,很是温文尔雅,风度翩翩。身上穿着一袭青灰色长衫,倒是有些破旧了。

“……娘,你还好吧?”盛思颜轻声唤道,用手推了推王氏的胳膊。

王氏回过神,嘴里呜咽一声,喃喃地叫道:“——七爷,你回来了。”

那男人侧过头,看着王氏,温和地笑了笑,“哭什么?我这不是回来了吗?”说着,又看向正兴味盎然看着他和王氏的盛思颜,问道:“她……就是我们的女儿?”

王氏的身子又抖了抖,用帕子捂着脸,抽泣着说了两句,大概好像是在向这位“七爷”抱歉,说她没能生个儿子啥的。

盛思颜明白过来,笑眯眯脆生生地叫了那男人一声:“爹!”又劝王氏,“娘,爹现在回来了,您可以和爹再给我生个弟弟啊!”

那男人哈哈大笑,扶着王氏站起来,连连点头道:“正是呢。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既然我回来,自然不会让你们娘儿俩再吃苦了。——这些年,真是苦了你们娘儿俩。”

王氏终于平静下来,小声道:“……不辛苦。”

盛思颜却毫不顶点小说气地跟着道:“……很辛苦!”

王氏瞪了盛思颜一眼,“不要在爹爹面前胡说八道!”

“我哪有?!”盛思颜不服气地跟王氏对视,“娘啊,我们确实过得很苦啊……”

盛思颜漆黑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恨不得对王氏耳提面命:这是你男人,你有义务要向他撒娇!他有义务要照顾我们母女!你吃了苦,一定要让他知道,不然那苦都白吃了。当然,就算没有吃苦,这么多年不见,略微夸大其词一下,也没有什么的。——也是夫妻之间的情趣嘛……

那男人莞尔,拉着盛思颜仔细打量,问她:“你今年已经十岁了吧?”

盛思颜点点头,“整十岁了。”

可能是父女血缘天性使然,盛思颜对这男人一点生疏感都没有,她顺势挽住他的胳膊,悄声道:“爹啊,这么多年,您都去哪儿了?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

“以为我没爹了……”盛思颜一边说,一边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

那男人哈哈大笑,摸了摸她的头,道:“你这孩子,确实挺会胡说八道!”

王氏看着这父女俩一点隔阂都没有,立刻就自来熟了,也有些囧,讪讪地道:“有话回去说吧。这么多年不见,七爷,你过得可好?”

那男人正要说话,突然觉得一阵寒气袭来。

那阵寒气如此明显,连一向很耐寒怕热的盛思颜都禁不住打了个寒战。

怎么回事?难道要下雪了?

盛思颜抬头看了看天。

天空依然明媚,虽然是腊月里,但是并没有下雪的迹象。

再下一刻,盛思颜明白了那股寒气的来源。

因为她看见一个黑衣男子,悄没生息地,如同从地底下冒出来一样,站到了她爹盛七爷的身旁。

寒气就是从那男子身上发出来。

那男子看上去年纪不大,头顶戴着青龙冠,那冠上镶着一颗黑色的珠子,大如鸡卵,珠光盈盈。他的头发被青龙冠拢起来,披在脑后,一直垂到肩上。前额有几丝黑发垂下来,零乱地搭在他的眉间,显得他的肤色极为白皙,白到近乎透明。他的眉毛黑长,眉梢上挑,如同凌厉的刀锋。双眸有些凹陷,更显得鼻梁高直挺秀。

盛思颜忍不住盯着那男子的鼻子又看了一眼。那鼻子简直是拿尺子描出来的一样,实在是太过笔直了,真是“增一分则长,减一分则宽”。

不管是什么样的人,只要有一管挺秀的鼻子,这人就一定不会丑。

更何况这个男子不仅有一管完美无缺的鼻子,而且眉峰清越,眼眸细长深邃,一双薄唇有些苍白,但是唇形无懈可击。

整个五官组合起来,更是美不胜收。

看在大家眼里,如同彩虹贯天,白虹贯日,让人目眩神迷。

他似乎看出来盛思颜在看着他。黝黑的眸子往她那边转了一圈,便收了回去,看向盛七爷,启唇说道:“盛七爷,那我就回去了。”

他的声音低沉丝滑,如同上好的天鹅绒,听在耳朵里,非常舒服。

怎么会有这种人呢?真是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无一不美……

盛思颜在心里感叹,扭头看向别处。

果然这神农府前的人,都呆呆地看着那个黑衣男子,看来都被他的美色震撼了。

盛七爷点点头,“周大公子先回去吧。改日我再去府上拜访。”说着,拱了拱手。

盛思颜一听“周大公子”四个字,霍地一下回头,猛然盯着那人细看。

那男子似乎觉察到盛思颜一再的注视,微微有些不耐烦,对着盛七爷点点头,转身几个纵跃,兔起鹘落,黑色袍袖迎风鼓起,如同一只巨大的黑色蝙蝠,很快消失在众人眼前。

神农府前冷冷的寒意一下子消失了。

盛思颜拉着盛七爷问道:“爹,那人是谁?”

“他是周怀轩。神将周府的大公子。”盛七爷看着那人消失的背影,感慨地道。

※※※

本文女主是盛思颜,在简介上写着呢。不要搞错了。o(╯□╰)o

……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