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二哥笑着握了握她的手,跟她一起慢慢往家的方向走去。

他们家住隔壁,因此不存在谁送谁的问题。

来到盛思颜家门口,王二哥将帮她拎着的小花布书包放回她手里,叮嘱她道:“对朋友好是应该的,但是也要注意不要把自己搭进去。你今日做的事,确实能把牛小叶摘出来,但是你自己呢?你有没有想过你们家?如果郑大奶奶真的怒了,你以为你和王大娘能讨得到好去?”

盛思颜一愣。她本想说,我家不会有事。可是再一想,她凭什么这么说?——真以为自己是公主吗?(⊙o⊙)。

盛思颜极为羞愧地低下头。

王二哥见了她这个样子,反而笑了,摸摸她头上两个丫髻,“好在你运气好。吉人自有天相,这一关躲过去了,以后一定要小心,要谨言慎行,记住了吗?如果有事,先在心里多颠几个来回,想一想如果后果由自己来承担,自己能不能承受得住……”

盛思颜觉得极有道理,不断点头如捣蒜。

王二哥笑得更厉害了,“我也是闲的,跟你说这些做什么?你才六岁,能听得懂这些才怪!——好了,以后有事,就记得一条就行了。来找你王二哥,记住了吗?别一个人乱扛。你才多大,就学那些不学无术,专门游手好闲的所谓游侠儿!早知道,那些游侠故事我就不该讲给你听!”

盛思颜以前眼盲的时候,最爱就是听故事。王氏没有空闲的时候,就是王二哥照顾她,给她讲他喜欢的故事。当然,男孩子是不会喜欢“四大名著”那样情情爱爱的书,王二哥爱看的都是游侠传之类的书,因此跟盛思颜也讲了很多这样的故事。

盛思颜捂着嘴笑,轻声道:“我记住了。以后有事找王二哥。”

“记得就好。”王二哥轻松下来,探头往盛家小院的院门里看了看,疑惑地道:“这么晚了,王大娘怎地没有出来接你?她难道不担心你?”

以往一到下学的时候,王大娘就在门口候着,看盛思颜什么时候回来,今儿比平时晚了很多,居然都没有看见王大娘的人影。

王二哥想了想,走上台阶,轻轻推开院门。

王家村里住的人都是沾亲带故的,家家户户都认识,院门不关都行。

盛思颜跟在王二哥后头进了院子。

王二哥前前后后找了一圈,对盛思颜道:“你娘不在家。——知道她去哪儿了吗?”

盛思颜想了想,道:“我娘昨天好像说,要进城有事,大概是耽搁了吧。”

“进城了啊?希望赶得及回来。”王二哥看了看外面的天色。

暮色将至未至,余晖洒满小院,给素净的小院罩上一层金辉。

盛思颜看着院子里的暮色,肚子不合时宜地咕咕叫了两声。

“饿了?”王二哥看着盛思颜笑。

盛思颜不好意思,转身跑到厨房,径直来到橱柜前面,踮起脚,打开橱柜,从里面拿出一盘凉馒头,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就着凉水吃起来。

王二哥跟过来,抱着胳膊,斜斜靠在厨房门口看着盛思颜吃冷馒头,轻声笑道:“你就吃这个?还真好养活……”

盛思颜将嘴里的冷馒头咽了下去,才回头对王二哥甜甜一笑,道:“王二哥,你要不要吃?白面做的馒头,凉了也不硬的。”

王二哥家里比盛思颜她们家的家境还要好一些,白面做的馒头包子也是常吃的。

“你也不怕噎着。”王二哥走进厨房,在盛思颜头上轻轻敲了一下。

四处看了看,发现一旁的桌子上有一盆剩饭,墙角还堆着一把韭菜,几颗青葱。

“你等着我,别再吃那冷馒头了,小心胃痛。”王二哥匆匆出去,就听见外面一阵鸡飞狗跳。

然后再进来的时候,手里已经拿了两个刚从鸡窝里抓出来的鸡蛋,还热乎乎的。

盛思颜呆呆地看着王二哥现捅开灶膛里面的火,拿吹火筒吹了吹,火星子立刻窜了起来,再塞进去一堆茅草,火焰立刻熊熊燃烧。

等锅烧热了,再放点猪油进去。

嗤啦一声,肉香满屋。

再将鸡蛋对敲,金黄的蛋液流到锅里,遇到热油,很快就凝结起来,再放一点点盐巴,飞快地用锅铲在锅里划拉开。

当蛋液煎得半熟的时候,就把剩饭放进去,用锅铲飞快翻炒,将一粒粒米饭炒散了,每粒米饭上都均匀得沾上了蛋液,变得淡黄。

王二哥手势娴熟,看米饭和鸡蛋炒得差不多了,便封了灶膛,关了火。然后把切得细碎的葱花放进去,趁着热饭的余温,将葱花的香味蒸腾起来。

金黄色的鸡蛋,翠绿细白的葱花,还有淡黄色染了蛋液的饭粒,色香味俱全。

盛思颜看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她崇拜地看着王二哥轮廓分明的侧脸,感动得不行。

谁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帅?!

应该是认真做饭的男人最帅!

“吃吧。我给你烧水。吃完你去洗澡,然后上床歇着。”王二哥将蛋炒饭盛到碗里,放到盛思颜面前。

盛思颜立刻埋头苦吃。她实在是饿坏了。刚才连又冷又硬的馒头都吃,现在有这香喷喷、热乎乎的蛋炒饭,让她几乎把舌头都吞到肚子里。

王二哥在对面的灶膛重新生了火,开始烧水。

大夏皇朝的普通人家,没有那么讲究。而且烧热水费柴禾,还费水,他们夏天就用凉水擦身,冬天一个月才洗一次澡。

王氏却好像比较讲究一些,不管哪个季节,她每天都要烧水,给自己,也给盛思颜洗澡。

王二哥是她们家邻居,以前觉得奇怪,后来也习以为常了。再后来他们家也是每天都洗,不管春夏秋冬,王家的热水就没有断过。

盛思颜一碗蛋炒饭吃完,意犹未尽,忍不住捧着碗舔了舔。

王二哥抬眼看见,嘴角笑意越来越明显。但是怕臊着盛思颜,他忙低下头,不让盛思颜看见。

盛思颜放下碗了,恋恋不舍地道:“真好吃,还想吃……”

王二哥头也不抬地道:“晚上不能吃多了。一大碗蛋炒饭尽够了。——来,水烧开了,我给你舀水,提到屋里,你会自己洗澡吧?”关切地看着盛思颜,好像如果盛思颜说她不会洗,他就要挽起袖子亲自给她洗澡一样!

盛思颜想起那副情形就打了个寒战,忙道:“会的!会的!我娘教过我。我这半年都是自己洗的!”

“那就好。”王二哥拎着水桶走进她们的内室,将那个大大的松木澡盆拖出来,用布擦了擦,再将热水倒进去。

“换洗的衣裳呢?”王二哥问她。

盛思颜去衣箱里找出自己的干净衣裳。

王二哥点点头,“你去洗,把换下来的衣裳扔到屏风上。”

内室有一个一人高的屏风,将屋子隔成里外两间,是王氏不知从哪里弄来的,在王家村也是头一份。

盛思颜很是别扭,但是满澡盆的热水在召唤她,她好想马上进去泡个热水澡啊啊啊!!!

王二哥退了出去,将屋门半掩上,坐在门口的门槛上,抱腿看着星空发呆。听见从屋里传来哗哗的水声,还有院子里窸窸窣窣的秋虫鸣叫声,交织成一种叫做“幸福”的声音。

盛思颜洗完澡,穿好衣裳,将屋里又收拾了一下,发现王氏还没有回来,很是担心。

王二哥进来清理澡盆,把澡盆里的水倒了,顺手把她换下来的脏衣服也拿走了。

盛思颜很是不好意思,跟着出来道:“王二哥,我会洗衣裳,我娘教过我。”

王二哥看了看盛思颜小小的个子,细弱的胳膊,摸了摸她的头,叹息道:“没事的。你去睡吧。二哥给你们打扫打扫院子,等你娘回来,二哥就走了。”

盛思颜打了个呵欠。

刚才在澡盆里她就泡得昏昏欲睡了,而且今天一天实在是太伤神,她累得不行,也是要睡了。

“那谢谢王二哥了。”盛思颜福了一福,就转身进去了。

王二哥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看见盛思颜内室的灯光黯了下去,他才去院子里的井边打水,揪了皂角树上的皂角,揉得起了泡,开始给盛思颜洗衣裳。

院子里捣衣的声音一声声传到屋子里,听得本来已经昏昏欲睡的盛思颜又清醒过来。

她听着这捣衣声,知道是王二哥在给她洗衣裳,不知怎地,心里一酸,眼泪都流出来了。

“……娘,你到底做什么去了?”盛思颜一边想着王二哥对她的好,一边挂念着娘,终于沉沉睡去。

王二哥洗好衣裳,晾在院子里,然会回去匆匆吃了点东西,就过来靠坐在正屋门口的柱子上打盹,帮盛思颜守门,同时等王氏回来。

王二哥的爹娘当知道是王氏不在家,只有盛思颜一个小女孩在隔壁的时候,也都支持王二哥去帮盛思颜守门。

乡里乡亲的,就是要互帮互助才亲香。

王二哥本来以为王氏要天亮开城门的时候才会回来,结果半夜时分,他突然听见一阵狗吠声,然后听见院门吱呀一声响,有人进来了。

王二哥警醒地往后一缩,躲到柱子后面,再探头出去,看见却是王氏,背上背着背篓,一只胳膊用布缠了,横吊在胸前,姿势很奇怪。

※※※

昨天没有更新,今天多更点。三千字哦。o(n_n)o~碎碎念推荐票。

……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