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思颜有些摸不清郑素馨话里的逻辑,她眨巴眨巴大眼睛,脸上露出困惑的神情。

这幅神情似乎愉悦了郑素馨。她弯下腰,笑着轻拍盛思颜的小肩膀,道:“我说的是有依据的。不信你去问问你娘,看看是不是这么回事。”

郑素馨似乎对盛家的医术非常有信心。

盛思颜脑子急转,想了一想,试探着问道:“……那或许,我娘也是用的盛家的方子呢?”

郑素馨笑着道:“我也希望你们是用的盛家的方子,你又姓盛,如果你娘真的是用的盛家方子,那我可要谢天谢地了。——我当初发过誓,一定要帮我师父找到他的后人。”

盛思颜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不会吧?你是说,我们可能是盛家的后人?啊,那我们岂不是国公府的后人?!”盛思颜脸上立即露出又惊又喜的表情,完美诠释“攀龙附凤”四个字不解释。

郑素馨看见盛思颜这幅模样,倒是愣了一下,立刻打消了自己的念头,在心底暗暗摇头:看来,自己真是想多了,这家人确实不是盛家的嫡系后人。盛家人,都是有风骨的人,哪有这样一副恬不知耻、小人得志的样子?

“呃,也不能这么说。其实盛家已经没有嫡系后人了。大夏皇朝姓盛的人那么多,总不能人人都有资格跑来继承盛国公的位置。”郑素馨淡淡说道,直起身,已经对那女学的女山长吩咐道:“这个孩子很聪明,但是底子有些歪了,要好好教育,不严不能成器。”这是说盛思颜心地不好,有长歪的趋势,要好好掰正她。

女山长忙应了,一边要送郑素馨一行人出去,一边对盛思颜道:“你回自己的校舍,跟你们先生说,放学之后要留堂罚抄书。”

吴婵娟听见盛思颜被罚留堂抄书,顿时高兴起来,她得意地回头,冲一脸怔忡的盛思颜做个鬼脸,还对她挥了挥小拳头,然后得意地转头,跟着郑素馨离去。

盛思颜一个人回到自己的校舍,对女先生说了山长和郑大奶奶的吩咐。

女先生倒是松了一口气,拍着胸口道:“还好还好,郑大奶奶确实是个大善人,只是留堂抄书而已。我还以为……”还以为盛思颜因为得罪了郑大奶奶和吴大小姐,会被赶出去呢……

盛思颜却是欲哭无泪。她就是想被赶出去啊!郑大奶奶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圣母啊?!——求被开除!

天晚了,小姑娘们三三两两离开校舍,或者回家,或者回到自己在女学里住的地方。

牛小叶和几个平日里跟盛思颜聊得来的小姑娘纷纷围过来安慰她。

她刚被先生罚抄女四书里面的第一本《女诫》的头三章。

王二哥也放学了,过来接盛思颜一起回家。

来到她的校舍门口,王二哥发现盛思颜没有要走的样子。

笔墨纸砚和书本都摊开放在她的书案上,她一脸恹恹的神情,跪坐在书案后头,长睫低垂,盖住她的眸子。

几个小姑娘围在她身边说话。

看见王二哥在门口张望,牛小叶首先招手叫他进来,“王二哥,思颜今天被罚留堂抄书,暂时还不能回家呢。”

王二哥这阵子一直跟盛思颜同时上下学,跟她班上这些小姑娘也熟识了。

听说一向乖巧的盛思颜被罚留堂抄书,王二哥一惊,忙走进来问道:“出了什么事?怎么会罚留堂抄书?”

盛思颜抬眸看了王二哥一眼,乌溜溜的眸子像是会说话一样,欲言又止。

王二哥有一刹那的怔忡,然后听见耳边叽叽喳喳如同倒了核桃车子一样炸开了。

牛小叶带头,别的小姑娘在一旁补充,七嘴八舌地将今天的事情完完整整说与王二哥听。

盛思颜有些害怕,不敢再看王二哥,深深地低下头。

今天的事,她的朋友虽然是帮着她说话,疼爱她的师长也是怜惜她,但是也有别的同学指责她故意害人,口蜜腹剑,不是好东西……

盛思颜并未辩解,但是心里肯定是不好受的。

王二哥听完整件事情,脸上紧绷的神情却一下子轻松下来。

他弯下腰,摸了摸盛思颜的头,温言道:“嗯,我知道了,思颜是为了朋友……”

盛思颜猛地抬起头,大大的眼睛看着王二哥,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听见了什么?王二哥居然能从这些七嘴八舌的描述里,听出她的用意之一?!

王二哥也定定地看着盛思颜的眸子,他头一次发现,盛思颜原来有一双凤眼,又大又长的凤眼,眼角微微上扬,看人的时候,总是带了几分自得的神气。

“好了,咱们先把书抄完,然后跟二哥一起回家,好不好?”十六岁的王二哥其实是在换声的阶段,说话的声音很是粗噶,但是听在盛思颜耳朵里,却是无比甘醇熨帖。

她抬头,甜甜一笑,乖巧地点头道:“好,我很快就写完了。”说着,拿起毛笔,把她极讨厌的《女诫》抄完。

牛小叶和另外的小伙伴见有人来陪盛思颜了,便先走了。

校舍里很快只剩下王二哥和盛思颜两个人。

盛思颜写字其实很快。不过一般在人前,她都会藏拙,不比别人快,但是也不比别人慢多少,中不溜秋最好。

抄完书,等女先生来验过了,才放盛思颜和王二哥一起回去。

王二哥拉着她的小手,走在村头的路上。

夕阳从背后照过来,将一大一小两个背影拉得长长的。

“思颜你是为了牛小叶,才故意那样做的吧?”王二哥温言问道。

其实整件事的起因,不是吴婵娟说盛思颜打瞌睡,而是牛小叶口不择言,说吴婵娟眼神不好使。

盛思颜知道,吴婵娟既然拥有重瞳,而重瞳在大夏皇朝又那样珍贵,她必然以自己的眼睛为傲。牛小叶说她眼神不好使,简直是捅了马蜂窝。

得罪了吴家,牛家的日子肯定没法过了。

以吴家的权势,捏死牛家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所以情急之下,盛思颜故意说得比牛小叶还夸张,才成功地把仇恨拉到她自己身上,给牛小叶解了围。

果然,盛思颜一番做作之下,没人记得最先得罪吴大小姐的,其实是牛小叶这个八卦女王,并不是盛思颜。

就连郑大奶奶都把这笔账记到盛思颜头上。

盛思颜唯一失策的就是,她忘了真正孩童的行事方式。

当吵架吵不过的时候,真正的孩童都是会选择动手解决问题。盛思颜不是真正的孩童,当然没有注意这一茬。

所以她激吴婵娟激得过火了点儿,对方居然扑过来要打她。她只好后退一步,却没料到吴婵娟运气这么不好,青石板的平整地面她也可以绊个跟斗,将额头在书案沿子上磕破了。

这笔账也记在了盛思颜头上。

吴婵娟是无妄之灾。她盛思颜不也遭了一场无妄之灾?

这一番曲折迂回的心思,居然被王二哥一眼看穿了。当然,她还有一层心思,就连王二哥也没有看穿。就是她想凭着这次成功激怒郑大奶奶,就可以不用上学了。——她想退学,无奈王氏不肯。万般无奈之下,她只好出此下策了。如果她被女学开除了,王氏该没有话说了吧?

只可惜,她功亏一篑啊……

盛思颜顿时泪汪汪地看着王二哥。

“我知道,思颜是个好姑娘,一定不会有意去害别人的,是不是?”王二哥的眼神越发温柔。

盛思颜连连摇头。她当然不会有意去害别人,充其量,她只会自保,然后让想害她的人自作自受而已……

※※※

新书求推荐票,为嘛投的人不多呢?看的人其实不少啊,泪~~~

……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