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盛思颜?”郑素馨脸上立即露出又惊又喜的神情,她转身走了过来,在盛思颜身前站定,在她面前缓缓蹲下去,两手握着她的肩膀,轻柔地问道:“你就是那个考了第一的小姑娘?”

郑素馨的态度转变得太快了,盛思颜表示不适应。她诧异地张开小嘴,愣愣地看着郑素馨在她面前放大的那张俏丽的面庞。

“我们曾经见过面吗?我看你好熟悉……”郑素馨仔细端详着盛思颜的小脸,还轻轻抚了抚她的面颊。

那手指却是冰冷滑腻,如同一条蛇一样在盛思颜脸上滑过,让她不寒而栗,连后颈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盛思颜扭了扭头,避开郑素馨的手指,皱着眉头道:“没有,没有见过。”

吴婵娟被几个丫鬟婆子围绕着,收拾额头上的伤口,痛得头晕脑胀,却看见自己娘亲和颜悦色地去跟那个蔫坏蔫坏的小姑娘说话去了,顿时气得跺了跺脚,恼道:“娘——!”

郑素馨回头看了吴婵娟一眼,本想说她两句,可是看见她额头的伤口,还有她满脸的委屈,心里一软,站起来摸了摸盛思颜的脑袋,温言道:“你跟我来,我有话要问你。”说着,转身走向吴婵娟,拉起她的手,一起出去了。

盛思颜根本就不想跟她去,可是人家是大老板。大老板发了话,她能不去吗?

盛思颜垂头丧气地跟在吴家人身后,去了想容女学专门招待顶点小说人的一间屋子。

郑素馨先仔细查看了吴婵娟额头的伤口。

那个伤口不浅,已经看出有个坑在那里。就算伤口愈合了,破相是肯定了。

吴家的丫鬟婆子都极惋惜、心疼自己家的大小姐,对盛思颜这个“罪魁祸首”怒目而视。

郑素馨见了,反笑着劝她们:“没事的。她小孩子家不懂事,你们不要怪她。”

盛思颜抬眼看见吴婵娟额头的伤口,心里也是一跳。她跟王氏学医也有半年多了,她看得出来,吴婵娟额头上,多半是要留个“坑”了。——破相,对于这个世间的女孩子来说,是很大的不幸。

盛思颜有些内疚了,她喃喃地道:“对不住……”

吴婵娟恼道:“说对不住有用吗?你过来,让我把你脑袋砸个坑,再对你说对不住,你愿不愿意?”

盛思颜抿了抿唇,暗道明明是你自己咎由自取,我自己过意不去而已,却让你钻了空子,可见对这些喜欢得寸进尺的人,“对不住”这三个字,是万万不能乱说的。当下便紧紧闭上嘴,不再说话。

郑素馨见状笑道:“好了,你们别吵了。不过是个小伤口,没事的。”说着怜惜地捋捋吴婵娟的额发,“娘会给你治好的,包管一点伤疤都没有。”

“真的?!”吴婵娟脸色顿时亮了起来。她最怕就是留疤痕。不过娘既然说一点疤痕都不留,那就是肯定不会留疤了,她最信娘的话!

盛思颜很是吃惊。她看得出来,吴婵娟额头的伤口,应该是伤到真皮层。伤到这个层次的伤口,肯定是要留疤的。那郑素馨医术真的这样高明,连这种伤都能治得不留一点疤痕?

不过转而想到自己的娘亲王氏,还不是光用草药,不用做手术,就把自己天生的盲眼都治好了?

盛思颜淡定下来。这个世间跟她以前生活的那个世界不一样,她早就习惯了。

连琼瑶奶奶的名著都出现在这里,还有什么东西值得她惊讶呢?

“娘什么时候骗过你?”郑素馨笑着拍拍她的小肩膀,转眸看向盛思颜,又一次上下打量她,总觉得有股很熟悉的感觉,但是又实在想不出在哪里见过她。

盛思颜在心里偷偷做个鬼脸,暗道郑大奶奶你记性可没你妹妹那么好。咱们去年腊月里在神农府盛家门口不是有过一面之缘吗?我那时候是瞎子,不记得你的样貌情有可原。你可不是瞎子,怎地记不住我的样貌?

当然,她也就是在心里吐吐槽而已。她也知道,自己是个小乡村的小土妞儿,郑大奶奶那样高大上的身份,就凭那时候的惊鸿一瞥就记得她的样子才是有鬼了……

吴婵娟知道自己不会破相了,心情好了一些,对盛思颜也没有那么抵触了,不过她还是执着地对盛思颜道:“你刚才就是在打瞌睡,你可不要不承认。”

盛思颜:“=,=”。吴大小姐,咱们别提那茬儿了好不好?

跟着过来的女山长见了,忙解围道:“郑大奶奶,您大人有大量,多多包涵包涵吧。这小姑娘才入学不久,规矩还没学全呢。再说,她也是个可怜人,从生下来眼睛就是瞎的,今年年初才被她娘治好的。不然的话,她也不能上学。”

郑素馨一听这话,脸色又变了变,她诧异地将盛思颜拉过来,再一次仔细端详。

这一次,她定定地盯着盛思颜的眼睛看。

那是一双轮廓很精致的眼睛,倒是一点都看不出以前是瞎的。盛思颜还是个小孩子,脸上五官并未长开,只是看上去哪里都是肉肉的,显得特别甜美可爱。

“生下来就是盲女?”郑素馨喃喃地道,“那岂不是从胎里带来的?——从胎里带来的眼疾,可不容易治好……”

“是啊,是不容易。您的大小姐不也是从胎里带来的眼疾?说起来,你们俩还真有缘分呢。”那女学的女山长拼命帮盛思颜解围,拉近乎。她是个好人,对学校里面的学生不管出身如何,家世如何,都是一视同仁。而且对盛思颜这样贫家小户出来的小姑娘,更加照顾。

郑素馨笑了笑,道:“可是娟儿的眼疾能好,都是用了盛家的方子。”然后问盛思颜,“你的眼疾是你娘治好的?她是用的什么方子?”

盛思颜瞠目结舌,不知道说什么好。各家的方子不都是保密的吗?怎么能这样大咧咧地问别人家的秘方?

郑素馨似乎一点都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她蹙了蹙眉,又看了看盛思颜的眼睛,淡淡摇头道:“没有盛家的方子,从胎里带来的眼疾是治不好的。”

“可是我娘确实治好了我的眼疾。”盛思颜下意识反驳道。

郑素馨微笑着道:“那说明,你的眼疾不是胎里带来的,应该是生下来后染上的。”

※※※

真不想每天提推荐票啊。亲们能自己记得每天投最好了。么么哒~~~

……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